淘宝人生

七零八你到底是不是专家上

七零八、你到底是不是专家(上)

血燕的事情搞定,张辰的心情也好了不少。同时也在心里佩服自己这个老岳父的活动能力,即使没有自己的帮助,他将来也不难跻身欧洲真正的上流社会,需要的只不过是时间而已。

有了菲律宾的成果做前提,张辰索性把格林兰和挪威之外,其它印度、加拿大、非洲、南美洲等地的圈地营生,以及聘请动植物保护和研究专家的事,也都拜托给了弗雷德里克,有老丈人帮忙,这些事运作起来就容易多了。如果是他自己出面的话,恐怕就没有那么好谈了,实话实说,欧美国家在国际上还是很有话语权的。

用于和皇家海峡国际贸易公司合作的艾丽罗薇生物研究所,弗雷德里克也已经帮着在开曼群岛注册了。弗雷德里克知道张辰和那个传说中的“印尼反政府组织”常常有贸易往来,特别帮他多注册了几间离岸公司,为将来可能出现的转账方面的问题扫清障碍,为了这个女婿,老麦克唐纳可是煞费苦心啊。

有了弗雷德里克帮忙,张辰也可以放心地去做其它事了。他在国内也是要搞野生动物保护研究的,当然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顺便惠及一下同样希望可以享受到各种美味的其他消费者,但是因为还没有具体的研究和好糊对象,这个计划目前还不能执行。

至少要等到他完结束边藏的行程,确定贡觉玛之歌的确可以让藏羚羊主动褪绒,然后才能开始执行国内的计划。名字都已经想好了,到时候将注册一个专门在国内使用的“华研野生动植物保护研究中心”,同样托管在蓝图的旗下,他本人尽可能地去做甩手大爷。

接到弗雷德里克电话的第二天,张辰带着大好的心情出门而去,他要去和郑达瓦说一下去边藏的事情。边藏地区是郑达瓦的主场,同时也是一个很容易发生民族纠纷的地方,有很多事情都依靠他这个地头蛇才能顺利进行。

郑达瓦对张辰的边藏之行也很期待,张辰是古玩行和收藏界的顶级高手,又是武道方面的顶级高手,郑达瓦对张辰的羡慕和敬仰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尤其是这次张辰为了救姜圣懿而身受重伤功力全失的事,更是让天生就有英雄侠义情怀的郑达瓦对他佩服不已,总想着什么时候能够把张辰这个英雄式的人物介绍给自己的亲人和家乡的朋友,让他们看看自己跟随的事什么样的人物。

对于张辰到边藏去干什么,郑达瓦多少也猜到了一些,最主要的就是两件事,憋宝和观察藏羚羊,这两件事正好就是他在边藏最常干的,由他来安排是最合适不过了。

两人聊完了去边藏的事宜,张辰到汇德斋的后院去看了看。满院的葡萄架子和无花果已经是绿油油地练成了一片,野玫瑰开得正艳,海棠也结出了满枝的果子;信步游走于红花绿叶青果子之间,夏日的炎热瞬间远去,一股股清凉迎面扑来,这院子原来的主人还真是会享受啊。

郑达瓦外形上比较刚猛,可内心里也是个喜欢雅致的主。他入主汇德斋之后,见到后院里还有一片不小的空地,在征求得张辰的同意后,挖出了一块差不多三十个平方两米多深的大池子,里边续上了深井水,还专门搞来了塘泥栽上荷花,养了几尾不错的淡水鱼,让整个院子又多了几分活力和灵气。

郑达瓦还别出心裁地把这片荷花池搞成了一个钱袋的形状,通过水位高低的自然动力,让钱袋子里的水通过代扣外边的提绳变成了流动的活水,寓意“纳福聚财”;袋子开口向外,底部斜对着后变的居所,则是要把所有的财运和福分都留在这座院子里。虽说有些迷信的成分,却也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彩头,可见郑达瓦对这份事业是相当用心的。

做生意的,尤其是做古玩生意的,对这方面的讲究很在乎。一般的店面中都会有关二哥、赵公明、观世音等等不同的塑像,冠以“驱邪纳福、招财进宝”的功效,还有的会用上照妖镜之类的东西压制其他同行。

郑达瓦在这方面更是做得绝对,有了张辰和张沐这样的背景在,也更是舍得下狠手。直接在汇德斋门口蹲了两只两米多高的石狮子,店内的掌柜位两边则是光吃不拉的貔貅;关二哥手提青龙偃月刀,姿态威武地站在了风水极佳的位置上……

如果这些东西真的能够带来财运和福运,那郑达瓦无疑就是布下了一座招财纳福大阵,全琉璃厂街的钱怕是都要被他给会去到这里来了。不过这家伙也很讲究,并没有上那些让同行憎恨的镇压手段,他也怕汇德斋成为行业公敌呢。

汇德斋在郑达瓦的经营下搞得有声有色,刚刚开业不到半年的时间,就已经隐隐有直追槐荫山房和荣宝斋的架势,也许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在这琉璃厂大街上成为领军人物,这是张辰的的确确没想到的。

说定了去边藏的事情,张辰也要准备一下了。虽然郑达瓦这个地头蛇可以安排好一切,可张辰也不能完全不当回事,人家辛辛苦苦准备,他轻轻松松享受,以他的性子还真做不到那样。

临去藏区之前,还有一件事事要办的。张辰已经有些日子没上博古藏谈了,这可是他自己的事业,总不能完全靠别人给顶着,即使别人都毫无怨言,他也得关心一下自己的生意。而且在所有的鉴定嘉宾中,他的呼声也一直是最高的,他这半年来都没有参与节目,已经有很多观众打电话来询问了。

是不是张辰不在“博古藏谈”干了啊?节目组和张辰是不是闹矛盾了啊?等等的问题千奇百怪,甚至还有人说如果张辰不在“博古藏谈”,那他就不在看这档节目了。

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每天都要面对这些咨询电话,嘴皮子都快被磨破了。这“博古藏谈”的老板就是张辰,他怎么可能会和节目组闹矛盾呢,可观众们不吃你这套啊,他们就是要看张辰。

张沐不止一次地和张辰说过,要他也把精力往节目上放一点,传播古文化可是他的追求,他自己都不关心了,拿别人是不是也可以不关心了呢。

虽然张沐的话都是专门说给张辰听的,可也都是站在他的角度去为他着想的,张辰本来就打算抽出时间来参与录制几期节目的,现在闲下来了,正好可以趁着去边藏之前的时间多录几期。

新的几期节目开始录制的当天,当主持人严秋介绍到当天的鉴定嘉宾张辰的时候,录制现场的观众中竟然传出了一声欢呼,张辰差点就激动地对观众们喊上一句:";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我想死你们了。”

张辰的出现相当抢风头,也相当抢镜头,几乎所有来鉴定的藏友都会在进场后把自己的物件交给张辰,现场观众的提问也大多数都是问张辰的,搞得张辰都有点不好意思面对其他的几位嘉宾了。

也许是张辰最近的风水不大顺,前两天的节目录制很顺利,但是在第三天的时候,却出现了专门搅局的人。

第三天的上午第二场,一个四十多岁的藏友带来了一件宋代的龙泉窑开片黑胎青瓷葵口盘,同样是摆在了张辰的面前。

张辰拿起盘子来看了看,然后又交给其他的几位嘉宾也看过了,把盘子放在面前的长案上,对藏友道:";这位藏友,请你先自己说说你这只盘子吧。”

带来葵口盘的这位藏友油光满面,双唇薄而长,镜片后的距离不短的一对小眼睛带着一抹固有狡猾,几缕头发遮盖在已经掉光了了脑门前,形成一个典型农村包围城市的地中海发型。

神兽扶了扶搭在脑门上的头发没确定没有破坏形象,道:";我今天带来的是一件南宋年间的龙泉窑青瓷葵口盘,其有色均匀而没有杂质,瓷胎细腻且薄厚均匀,开片更是特别的罕见。而且这只葵口盘央视精美,品相一流,传承清晰有序,是一件不可多得的顶级珍藏瓷器。”

这家伙还挺会说的,张辰看了看案上的盘子,又看了看这位藏友,问道:";那你这盘子是怎么来的,拍卖会还是民间交易?”

“都不是,这盘子是我家里祖传的,我爷爷小的时候我们家就有这只盘子了,据说这盘子在我们家已经有两百年左右的时间了,要不怎么能说是传承清晰有序呢。”藏友说到这个的时候,脸上的自豪和骄傲十分明显,连眉毛都扬起来了,声音也提高了一个八度。

张辰听他说完笑了笑,又道:";那你先跟我说一下,这瓷器是在怎么个传承有序的。就像你说的,这盘子在你们家有两百多年了,那这两百多年以前,又是在什么人的手上收藏的,都有哪些人收藏过这只盘子,你知道吗?” 不跳字。

藏友一时间还真的是答不来这个问题了,两百多年前的事谁能知道呢,琢磨了半晌之后,才道:";两百多年前的事我可真不知道,怕是我爷爷也不可能知道。不过这传承有序肯定是没问题的,两百多年的收藏难道还不能证明吗,那这天下间怕是就没有多少传承有序的东西了。”

张辰看着这位藏友并没说话,一边的卢俊义却先开口了,笑着道:";那你们家这老祖宗还真是够能耐的,都把二十一世纪的东西带回到两百多年前了,还弄出个传承有序来,这是我见过最有意思的传承有序。”

听了卢俊义的话,藏友顿时间就怒了,不悦道:";这位专家,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说握着盘子是假的吗?我们家收藏了两百多年的东西,你一张嘴就能说成是假的,你凭什么这么说啊?”

鉴定节目最烦的就是这种人,拿着假东西上来想要投机,希望能够骗得过鉴定专家,然后给自己的假货换一张鉴定证书,好找个冤大头卖高价。可那些嘉宾既然能够坐在台上鉴定,那是随随便便就能糊弄得了的,真要是那样的话,还要专家干什么呢。

这些人带着不良的心思而来,肯定会失望而归的,可他们的心里接受不了被识破,一旦被鉴定专家识破了,就会表现出一副你没能耐的表情,以此来掩饰自己的骗局。

《博古藏谈》开办这么久以来,这样的藏友并不在少数,早已经见惯不怪了,也有专门对付这种人的办法。那就是当众揭穿他的骗局,然后再完整播出去,甚至还会给他几个特写镜头,让他被所有看过节目的人都认准了,以后难以在古玩行业立足。

对于这些歪门邪道和不正之风,《博古藏谈》是绝对不会容忍的,鉴定嘉宾们也不会容忍。藏协甚至还专门对这种事开会讨论过,一致决定要把这种人赶出收藏界去,要求所有藏协的成员,在参加鉴定节目的时候,必须多这种人给予严惩。

张辰看着已经有些进入状态的藏友,脸上微笑着,声音却是沉沉的,道:";这位藏友,你这只葵口盘是南宋时期的样式,也是南宋瓷器的烧制工艺,用的釉料也是按照南宋时期同样的釉料调制的,但是却不能证明这盘子就是南宋时期的。

你这盘子的造型是宋代瓷器中的皇家造型,也就是说这种盘子应该是进贡给皇家使用的;但是你这盘子用的釉料,却是民间瓷器才会用的釉料;你自己想想看,这种错误五会有出现的可能吗。

而且你这盘子做旧的痕迹太明显了,连砂布打磨过的很久都没能完全掩饰起来;这边还有用老醋擦洗过的痕迹,开片的裂纹中也渗进去不少的醋液。而且你看看你这盘子的底,支钉烧的手法太差劲了,这瓷胎都明显露出北方瓷器太直才有的特点了。

如果现在用热水泡一下,你这盘子马上就会有醋味儿飘出来,如果你还要坚持的话,我们大可以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