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七零九你到底是不是专家下

七零九、你到底是不是专家(下)

七零九、你到底是不是专家(下)

感谢:心之龙、盗海大侠同学的大赏!

一般情况下,鉴定出是赝品之后,藏友及时心里不爽,觉得被识破了而恼羞成怒,也不会有太强烈的反应,大多数都会言辞灼灼地说保留意见,了不得说一句专家也不一定每次都看得准,然后就会带着的离开了。

可这位却不一样,从刚刚进来的时候就表现的很张扬,那是想要通过的表现震一下台上的鉴定专家,后边还说出了传承有序这样的话,属于是心理暗示的一种。卢俊义最看不上的就是这种人了,睁着眼睛说瞎话,连的爷爷都不放过,不给他点难看还能行吗。

如果这位藏友在卢俊义说完那段话后就离开,哪怕是说两句不太合时宜的话,也不会让台上的鉴定嘉宾们反感,古玩行收藏圈里这样的人还少吗,早就不稀罕了,只要能把搞清楚了就算不了。

可这位也不是了,逮着卢俊义就不放了,卢俊义说了那句话就像是刨了他们家祖坟似的。作假做到他这样的,也算是很罕见了,难不成还想笔者鉴定嘉宾给你开一张鉴定证书吗。

张辰是所有鉴定嘉宾中年龄最小的,这时候有些话就要由他来说了。张辰自然是不会客气,直接就把他的给说白了,再加上几个清晰的特写镜头,这人在古玩行算是完了。

只是这家伙好像还没反应,依旧在为辩解和掩饰着你说就是吗,我就你们这些专家都靠不住,你这么年轻的就更是靠不住了。我还不在你们这儿鉴定了呢,全华夏给人鉴定的地方多了去了,我找别人鉴定去,就不信没有个识货的。”

貌似义愤填膺地说完了这段话,他才一台摄像机正对着他近距离拍摄呢,指着摄像机道我告诉你,别拍了啊,你们的节目也不许把我播出去。你们我妹夫是谁吗,吴天华吗,有名的律师,你们要是敢把我播出去,我就上法院告你们去。”

嘉宾中年龄最大的是一位藏协的理事,五十多岁的年纪,很有些温文儒雅的感觉,这时候也忍不住了,道我们不你的妹夫是谁,也没有必要,我们只是谁,只要恪守的操守和道德。你在上节目之前应该签了文件的吧,如果你觉得的签字可以无效的话,那你就去告吧,我法院也不会歪曲事实的。”

现场观众中也有看不下去的了,站起来指着这家伙道我说你这人回事,拿着一件明显就是赝品的上来,还非要人家专家给你做个真品的鉴定,也太过份了点吧。我本人就在法院工作,节目组的协议就是我们法院的人帮着完善的,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像你这样的案子是不可能告赢的。如果你不在乎出诉讼费用,也不在乎节目组的赔偿要求,那你就去告吧。”

这位一看形势不对,放狠话也没用了,可又不愿意就此失了气势,道这是狗屁节目,这么好的都鉴定不出来,我一定会吧你们的无能告诉所有我认识的人,让更多的人你们这到底是个样没水准的节目,让你阿门的节目再也没人看。我也不管你们那狗屁协议,我一定会告你们的,京城法院不行我就上最高院去告你们,我就不信这世上没讲理的地方了。”

撂下一句他都不会的假话,这位抱着他的南宋龙泉窑葵口盘灰溜溜地走了,惹得节目录制现场的观众一阵哄笑。《博古藏谈》是如今最当红,也是最敢说真话的鉴定类节目,如果连这个节目都不可信了,那鉴定节目就没有可信的了,可能会因为他传播几句谣言没人看了呢。

一个小闹剧之后,节目很顺利地录制完成了,中午休息一段后,还有最后两期要录制,这次算是突击任务,三天足足录了三个月的节目。

节目的第一期同样也是顺利完成,第二期节目录制到接近尾声的时候,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准备捉摸琢磨录完节目到哪里去放松一下的时候,意外状况在此出现了。

倒数第二名进场的藏友抱着一直大盒子走到了嘉宾们的面前,但是场外的工作人员却这位藏有之前抱着的那只盒子还留在场外,那他手里抱着的会是呢。

这时候最紧张的就是护卫队员了,从去年十月份在美利坚遭遇了联邦调查局事件之后,张辰和他的家人就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中,护卫队员们也时常保持着警惕直到捆蛋被抓之后,才放松了一点。

可是这一放松麻烦就来了,怀着孕的宁琳琅差点被撞到,如果不是姜圣懿冒死相救,很可能就是一尸两命了。那样会给张辰造成多严重的打击,谁都没法想象,但绝对不会轻了。

如今再次加强了护卫力量,却又出现了这样一个无法控制的意外,如果这个家伙是和开车撞伤姜圣懿的人是一伙的,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丁志强在得知出现问题的的第一,就抢过一只耳麦准备通知张辰注意,话还没有出口,就从显示器上看到抱着盒子的藏友已经去到了鉴定嘉宾们所坐在的长案前,把盒子放在长案上打开了。

这个动作让丁志强的心都快从嗓子眼蹦出来了,脑子里传来“轰”的一声,瞬间就求遍了满天的神佛,祈求那只盒子里装着的就是一件古玩,而不是其它的。

满天神佛好像听到了丁志强的祈祷,又好像没有听到。张辰坐在太师椅上,看着藏友走上前来把盒子放下,打开,差点就给愣在那里了,这也算得上是文玩古物吗,手里也有过这样的老物件,可眼前这个明显就是新新的啊。

盒子里装的并不是炸弹或者攻击性武器,而是一块篮球大小的翡翠毛料,这块毛料的表现不,一眼看上去就是出顶级翡翠的样子。而且张辰在不久前还见过这块毛料,在上个月的缅甸公盘上,被标出了四百多万欧元的高价。

看到这块毛料的时候,张辰的大脑也在飞速运转着,这块毛料出现在《博古藏谈》绝对不会是一个偶然现象。他很清楚这块毛料的故事,这块毛料是这届公盘表现最好的十块毛料之一,正是他和几位翡翠联盟的成员全力托盘,才被一个炒家花了高价标下来的。

这块毛料的表现的确是足够出众,绝对配得上四百多万欧元的价格,按照毛料皮壳的表现来看,这里边很可能就是一块玻璃种,而且有很大的可能性会出上好的颜色。只要能解出拳头大小的一块来,少说也在七千万左右,如果皮壳薄一点的话,怕是就要上亿了,花四百多万欧元标下来一点都不亏。

可实际上呢,这块毛料不过是一个银样蜡枪头一般的,里边只有很小的一块翡翠,鸡蛋大小的豆青种,中间还带着两道明显的大裂纹,可以加工的最大成品不过是戒面,能值回千分之一的成本就可以偷笑了。

买家是不可能翡翠联盟战略的,更不可能里边的内容,今天逮着毛料上节目来,应该就是想要借光来的。通过他这个玉狮子的鉴定,来抬高这块毛料的价格,同时也就抬高了这个买家手里其它毛料的价格,这算盘打得可真够精细。

坐在张辰身边的卢俊义也看到这块毛料了,他本人就是推高这块毛料价格的托手执意,心中笑道:原来这个家伙就是那个冤大头炒家啊,如果不是对翡翠联盟的成员有信心的话,还真就以为这家伙是来找张辰评理的呢。

不过这位买家明显是来地方了,张辰千方百计地好不容易才把炒家的势头暂时打压下去,可能给他们抬头的机会呢,那不是自废武功,跟过不去嘛。

看着盒子里的毛料,张辰做出一副很不明白的表情,道这位藏友,我想你是来地方了吧,我们这个节目叫《博古藏谈》,是鉴定文玩古物的,不负责鉴定这种。”

抱着石头来的这位很认真地点了点头,道我,您不是玉师嘛,玉石界就数您眼力最好了,就没您看不出来的石头。我来就是想让张您帮我看一下,我这块毛料到底样,大致能出块料子,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是能给估个价钱。”

说着又讨好似的,讪笑着道张,您看我这大老远的来一趟也不容易,为这个还花了不少钱买了个号,您就帮着给看看吧,我这边必有重谢。”

真是不得不佩服这些炒家们的脑瓜子,方法都能想出来。如果这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赌石玩家,张辰给他看看也无所谓,可要是炒家的话,那就绝对不能够了。

摇了摇头,道对不起了,这个我真的无能为力,而且珠宝玉石界也没有帮着别人看毛料的说法,你这样做本来就已经是违反行规了,我作为珠宝玉石界的医院,更是不可能帮着你违反规矩。”

对方见张辰执意拒绝,心下也着急了,干脆就用上了激将法,希望能够刺激到张辰。这回从公盘标下来的毛料中,已经垮了二十多块了,他也是无奈之下才想到了这么一个办法,希望能够接着张辰的名声来挽回一下,光是这个入场鉴定的号就花了他二十万,能忍受无功而返呢。

道你不是叫玉狮子吗,不是赌石界的第一高手吗,不会是虚有其名吧,其实就是缅甸公盘推出来的一块招牌而已。你到底是不是专家啊,如果是的话,那就用你的实力来证明一下,也让这个节目的观众来为你做个证,样?”

张辰看着这个炒家忍不住在心里暗笑,就没见过这么急着主动找死的,既然你碓到枪口上来了,要是不成全你,那我不就是个坏人是个托儿了吗。

装模作样地看了看盒子里的石头,道我本来是为你好,所以才坚持不给你看的,既然你连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我干脆就给你一个痛快好了,免得你还心存幻想。”

炒家一听这个话,心里当时就感觉拔凉拔凉的,好像三九天掉进冰窖那样的感觉,这下可全完了。这叫,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啊,人家不给看,非要让人家看,甚至还说出那种话来逼着人家给看,这不是找死是呢。

张辰的话一字一句,就像一把见到戳在了他的心头,又像一把大锤,一下一下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脑袋里我对这块毛料还有印象,是这届公盘上标下来的,应该就是四百六十五万欧元的那块吧。当时我为没有买吗,就因为这块毛料的欺骗性太强了,只要是被它的表现蒙蔽了,就只能等着大垮特垮了。

我现在就来给你说一说,这块毛料看起来相当不,松花、蟒都很好,就连地下的那块癣都很有表现力。但是,在好的表现也没用,因为这种表现本身就是一种天然的假象,位的就是增加它自身的欺骗性。”

说这又指了指毛料上的一角,道摄像给这里一个特写,对,就是这里。如果当时能够在这个角上擦出一片天窗来,你也许还能看到一层薄雾下面的玻璃种,但也就是那么薄薄的一层,都干不了。在那层玻璃种的下面,还会有另一层石皮,那里才应该是这块毛料真正的外在表现。

也就是说,这其实是两块毛料,一块小一点的垃圾毛料,包在了一块大一点,但是表现很好的毛料里边。外边这块毛料的确是玻璃种的,也很符合它的表现,但是只有很小的薄薄一片,不会大过一张扑克的面积。里边的那块毛料,我目前还无法断定是怎样的表现,但是绝对不会好,如果是一块好料子的话,外边这层的表现就不会存在了,基本上不会超出豆青种,是干青种也说不定。”

“张,您一定要救救我啊,我的全副身家都投在这次的公盘上了,那可是一亿啊,我还节了不少的债务呢。如果我这次彻底赌垮了,我这么多年的心血可就全完了,还要背上一屁股的债,您一定要救救我啊。”炒家差点就心脏病犯了,抓着张辰的手,就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央求张辰出手救他。

张辰摇了摇头,面带不悦,道我救你,帮你说假话卖掉手里的毛料吗?赌石这种事本来就是在天上地下之间盘旋,这一刻还在天堂,也许下一刻就跌进地狱了,既然你踏进了这个圈子,就要在享受成功的同时也能承受失败。

如果我没猜的话,你应该是专门要炒翡翠的吧,你本心就不正,希望通过破坏市场秩序来发财,你的发财理想本来就是建立在让别人痛苦的基础上的,我可能会帮你呢。如果我帮了你,那就是害了更多的人,也会害了整个翡翠行业,甚至会影响到珠宝玉石界。你能这么自私呢,为了不受损失,不惜吧别人拉下水,还要用更多人的失败来弥补你的误,来填补你的损失,你还有良心吗。”

今天这个鉴定播出去之后,这块价值四千多万国币的毛料就彻底成为一块石头了,这个炒家手里的其它毛料价格也会跟着狂跌。只不过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从当初准备要炒翡翠的时候,就应该想到有今天的可能性。

也幸亏在张辰和翡翠联盟的成员们一起制定了这样一个计策,逼着炒家们不得不吧毛料解出来卖,至少也得擦出了半天窗才行,否则这块数千万的顶级垃圾毛料说不定就已经出手了,受害的只能是在公盘上没有收获,急着想要拿到好料子维持生意的珠宝玉石商家。

招了招手,叫一台摄像机,张辰又道借着今天的节目,我也顺便说两句吧。现在有不少的人都在尝试着玩赌石,也有一部分准备带着巨款去做发财梦的,我在这里不得不给大家泼一盆冷水,让大家都降降温了。

赌石要比股市的风险更大,更加无法预测,更加无法抗拒,如果不是相当专业的人士,能不参与就不要参与了。赌石是现今世界上最没有定律可循的一种赌博方式,翡翠毛料的表现千变万化,要比彩票的组合还复杂无数倍,没有任何两块毛料的外在表现是相同的。参与赌石,一定要谨慎,谨慎,慎之又慎,一刀切下去就有可能会满盘皆输。

也许你今天还是千万富翁,甚至是亿万富翁,但是你只要赌垮两块毛料,你当时就会变成负翁,都用不着到第二天,最快也就是一两个钟头的事。如果只是有兴趣,想要参与一下,感受一下翡翠从石头里被取出来的感觉,这个没问题,以的经济实力为标准,几千块或者几万块都可以,大富翁们也能玩个几十万的,但是再多就不好了,人类的赌性有时候并不能完全受自身意志控制,到时候可就要面对惊涛骇浪了。

就像今天节目里的这块毛料,在缅甸公盘上被人以四百多万欧元的价格买下,但是它的真实价值连四万块国币都不到,千分之九百九十九以上的损失率啊。如果还有人想要通过赌石来发财,不放就先想想今天这块毛料,如果你能够承受得起这样的打击,在迈出踏进赌石市场的那只脚。好了,不再多说,请下一位藏友进来吧。”。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