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七一一黑色的金刚杵

七一一、黑色的金刚杵

雍布拉康是边藏现存最古老的建筑之一,大约在公元前二世纪时候建造,是传说中边藏地区的第一位藏王“聂赤赞普”的宫殿,在松赞干布当政时被改作黄教的寺院。

佛教在变脏地区是从松赞干布时期开始盛行的,在那之前都是当地的原始宗教“苯教”作为边藏的主要信仰,聂赤赞普是在苯教徒的支持下才坐上了吐蕃王的宝座,他本人也是一名苯教徒。

这样是张辰为什么要到雍布拉康去看看的原因,虽然原来的雍布拉康已经只剩下现如今的一点点了,有成为了黄教的寺院,但是那里却留着很多苯教时期的印迹,也许就会有收获也不一定呢。

当惹雍湖的女神贡觉玛就是苯教时期的神之一,当惹雍湖也是苯教时期最重要的圣湖之一,两者和苯教时期的宫殿雍布拉康肯定有些联系的。

在当惹雍湖西边的阿里无人区,也曾经发现过比后世的吐蕃王草更加先进的文明“象雄王朝”,这就证明边藏地区的历史上其实是有过一段时间在文明方面的后退期,有很多在当时比较先进的文明都因为某些原因失传了。

再结合“当惹雍湖女神的歌声可以让藏羚羊褪绒”这句话,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在很早以前的边藏地区,人们的确是可以采集到藏羚羊绒,来制作冬天御寒的衣物。可以让藏羚羊褪绒的东西,很可能就是贡觉玛之歌这种神奇的宝石。

只是这种宝石太稀有了,又因为其特殊的性质,渐渐成为了只有贵族才能拥有的顶级珠宝。随着人类社会的不断发展进步,人类有了更加方便的御寒方式,藏羚羊绒已经不再是御寒的唯一选择。到了吐蕃王朝正式统治边藏地区的时候,贡觉玛之歌已经只剩下宝石这一种功能,但是因为其十分稀有,也被松赞干布当作聘礼送到了唐朝。

而当时相对更先进文明的代表象雄王朝,却因为各种原因导致没落。最后渐渐消亡,所以这个秘密也就失传了。贡觉玛之歌这种宝石的资源,也因为毫无节制的开采而枯竭。所以就流传下来这样的传说,因为松赞干布背离了原本的地方宗教苯教,转而开始信仰和传播佛教。当惹雍湖的女神贡觉玛从那之后就不再唱歌了。

这样一来。很多问题就能够说得通了。为什么拥有当时更先进文明的象雄王朝所在地会变成现在的无人区,为什么当时相对落后的文明吐蕃王国渐渐取代了边藏地区的统治地位,为什么藏羚羊褪绒的秘密会失传千年,这一切归根结底都是因为当时的部落战争。失败的一方最终走向了灭亡和消失,他们的文明也就随之失传了。

也许是身处与贡觉玛之歌和藏羚羊有关的环境下,更方便于对这件事进行思考;或者真的如同当地人所说的那样,边藏地区的确石油能够净化心灵的神奇魔力;总之来到变脏之后,张辰的思路就越来越清晰。现在已经能够基本确定藏羚羊褪绒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不过有得必有失,在前往雍布拉康的一路上,张辰基本搞明白了藏羚羊绒的事情。但是在雍布拉康,却没有什么特别的收获,想要到宫殿的其它方向看看是否有什么被深埋在地下了,也因为目前的意念力还不够强大而不得不罢战收兵。

在雍布拉康逗留了大约两个小时,张辰实在是找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再待下去就要在这里过夜了。一行人才离开雍布拉康,驾车返回了萨市。一顿吃喝之后早早睡下不提。

第二天主要就是去大昭寺看看,然后在外边的八廓街转一下,那里也有几间专门经营藏族古物旧货的商店,也许里边会有一些值得收藏的东西也不一定。

让张辰失望的是,在八廓街转了一整圈。也没能找到一件中意的物件。边藏地区的文物本来就不是很多,早年时候有没有系统的研究和保护,以至于很多意义重大和研究价值极高的文物没能被保护和传承下来,包括现如今边藏地区的诸多大小寺院以及博物馆中。当地文物的藏量也都不多,民间就更是少了。

没有找到合适收藏的物件。张辰也就没了继续转下去的念头,准备回酒店好好休息一下,养足了精神对付接下来要面对的严酷环境。想要找到大批的藏羚羊,就要到很远的无人区去,那地方可不是一个苦焦就能形容的,苦焦地方还有人生存呢,无人区出了高原动物之外就再没有什么了。

没有足够强大的意志力,和足够强悍的身体,想要在无人区逗留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在荒野或者海岛上待久了都能让人发疯,何况是几近于赤地千里荒无生命的无人区呢,一天下来就能让人的精神承受不了。

放下想要捡大漏的心思,张辰转身向八廓街外边走去,身后和左右跟着二十多名护卫队员,倒是不用担心会有什么意外的危险。

就在走到啦八廓街街口的时候,正对面跑过来两个大概五六岁的小孩,前边一个手里拿着意见黑不溜秋的物件,好像是一只金刚杵的样子,不过这金刚杵的样子和颜色都有些太说不过去了,黑乎乎就像刚从泥里边捞出来一样不说,还是一只独钴的金刚杵,实在没什么特殊的意义。

要不就说“无巧不成书”呢,就在前边那个拿着金刚杵的孩子跑到张辰身前两米多的时候,被一块路边的石头给绊倒了,手里的金刚杵也被甩在了地上,发出几声很特别的金属撞击声,跌在了张辰的脚边。

本来没把这只金刚杵放在心上的张辰,在听到金刚杵和地面的石头撞击发出的声音后,眼睛一亮,释放出一股意念力包裹住了这只降魔杵。在毫不起眼的黑色外表下,居然有足足十层蓝色的光芒在流动,这个发现让张辰差点就欣喜若狂了。

不过这东西是对面摔倒那个小孩的,也许孩子不知道这物件是什么,却不代表人家的家长不知道,骗小朋友玩具的事情张辰做不出来,尤其是这么珍贵的东西,那就更是不可能了。

弯腰把掉在地上的金刚杵捡起来,准备交给刚刚追上来的那个孩子,却见摔倒的孩子猛地爬起来,抢在另外那个孩子前面从张辰手里接过金刚杵,对追上来的那个孩子道:“多吉,这是我先捡到的,所以就应该是属于我的,虽然你是弟弟,但是你也不能跟我抢。”

被叫做多吉的孩子反驳道:“不对,应该是我先看到的,我看到后告诉了你,然后你才抢险捡起来的,如果按照看见的先后来定,这只金刚杵应该是我的才对。”

“应该是我的,是我捡来的,你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做。”

“你欺负我,我要去告诉父亲,请他来为我做主。”

两个孩子为了一只降魔杵都快要搭起来,他们的声音也引来了不远处摆摊的一个中年男子,处理完了手里的买卖后大步走过来,朝着两个小孩中哥哥的脑袋上就是一个爆栗子。

道:“你是哥哥,弟弟是需要你来保护的,你却因为一只小小的金刚杵欺负弟弟,有你这样当哥哥的吗,快把东西给你的弟弟。”

哥哥明显是很不愿意,能够看出来他很喜欢这件黑乎乎的玩具,但是又不能不听他父亲的话,伸手把金刚杵递向弟弟多吉,眼眶跟着也红了。

张辰以看这个情况,有门儿啊,快走两步渠道两个孩子和他们的父亲身前,对那个父亲道:“扎西德勒,朋友,他们还是小孩子,你对他们这样的教育是不是有些过火了呢,我作为一个旁观者都快看不下去了。”

“哦,客人,感谢你能够为我的两个孩子说话,我也觉得我有点太严厉了,其实我只是向让他们明白兄弟之间应该怎样去相处。”做父亲的也意识到自己对大儿子有些过了,深受把他揽过来抱在怀里,道:“登巴,对不起,我刚才脾气有点大。但是你要知道,哥哥就应该照顾弟弟,那样我们的家庭才能和睦。你把这只金刚杵给你的弟弟吧,我给你买一只新的。”

张辰心说,你可别买啊,你买了我还有戏吗,忙道:“朋友,我能看看这只金刚杵吗,我专门收集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这只金刚杵的颜色很有意思,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把它买下来,并且给你的两个孩子每人买一个心的转经筒,你看可以吗。”

大多数藏族人民还是很淳朴的,那个听张辰说要买下金刚杵,并且送给他的还以每人一个转经筒,忙摆手道:“这怎么可以呢,只不过是一件捡来的东西而已,客人如果喜欢的话就拿去吧,当作我送给你的一份礼物,祝愿你能够幸福快乐。”

“这可不合适,他们两个小家伙本来就是为了玩具才其争执的,想要解决他们的争执也只能是用玩具。这样吧,我每人送他们一只转经筒,再花一千块买下这只金刚杵。”看到对方又要拒绝,张辰忙拦住对方的话,道:“朋友,这样做是很合理的,我用一千块卖自己一个喜欢和高兴,如果不花钱的话,我的喜悦反而要降低了。”

一番推让之后,张辰还是花了一千块买下那只金刚杵,又给那两个小孩没人买了一只转经筒,才告别了父子三人,带着金刚杵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