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七一二桑耶七觉士

七一二、桑耶七觉士

熟悉张辰的人都知道,张辰一旦出手肯定会捡大漏,如果在捡漏之后就迅速离开,那这个漏就应该很不小了。护卫队员们跟着张辰时间久了,这一套早已心知肚明,也不说话,跟着张辰向酒店走去。

郑达瓦跟征尘的时间还短,对张辰的各种习惯和锅具并不是十分了解,可他也是古玩行的人,只要大致想一下,就能明白张辰是什么意思了。一路跟在张辰身后没说话,只是在心理期待着,想要看看张辰这次捡到的是个什么样的大漏,这还是他第一次近距离跟着张辰收东西呢,里边要学习的知识太多了。

萨城饭店距离大昭寺并不远,走路很快就到了。回到所住的客房后,张辰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就拿出那只金刚杵来,而是把大家都喊到了客厅,拆开三包烟每人发了两根,给大家的任务就是把烟先抽了,宴会必须要磕在他指定的容器里,并且不能把烟蒂扔进去。

他自己也点上一根烟美美地抽了起来,抽过几口之后,又拿起电话拨到了餐厅,让他们以送一汤盆生的白萝卜汁上来,里边不许加水。

众人虽然知道他肯定是要处理那只金刚杵,但是又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只能跟着他一起干耗着,烟卷抽了一根又一根,等到每人抽完了三根之后,白萝卜汁也送来了,张辰这才从袋子里把那只金刚杵取了出来。

护卫队员们跟着张辰纯粹就是为了看热闹,他们对古玩这一行并没有什么兴趣,每个人都知道那么一点收藏知识,但是却又没有人真正懂行,也就是聊天的时候能侃懵几个不算内行的家伙而已。

郑达瓦可就不一样了,他到京城去就是要学习收藏的,现在有张辰亲自示范,这种实物教学的机会可是不多,他恨不得自己能多长他十双八双的眼睛,从各个角度和方位去观察和学习。

看着张辰把金刚杵放进了白萝卜汁里边。郑达瓦很是不明白,问道:“张先生,您这是要做什么啊,有什么说法吗?还有就是,您刚刚是怎么判断出这只金刚杵值得出手的呢。我怎么看都看不出它有什么稀奇的地方。也就是颜色不一样罢了。”

张辰现在已经决定要培养一下郑达瓦了,指了指自己的耳朵,道:“我是听出来的,那个小孩把金刚杵掉在地上的时候。我听到了金刚杵和地面石头碰撞的声音,听出了这只金刚杵本身的材质,所以我才决定要出手的。”

“听出来的?这也太神奇了吧,我虽然手艺还不算什么,可也看过了不少的资料和书籍。也请教过一些前辈,田哥和卢哥他们我也是常常请教的,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您这种说法啊,您能给我讲讲吗?”张辰的一句话,就把郑达瓦的兴趣勾起来了。

张辰又给大家发了一圈烟,点上后,道:“所以才会说人要‘活到老,学到老’,这世界上永远都会有我们所不了解的知识。也只有抱着这样一种心态,才能够真正成就一番事业。我为了练习听力,整整用了五年的时间,每天坚持最少一个小时,用各种物质相互敲击和碰撞。把每一种声音都记在了脑子里。

所以只要有碰撞和敲击的声音,而且又不是极为罕见的物质,我基本就能听出来到底是什么。如果我没听错的话,打造这只降魔杵的材质应该是黄金。而且还是纯金的。你们想想看,能够用黄金金刚杵的必定不会是一般人。这样的金刚杵也不可能随意就丢失或者遗漏;如果是近代或者现代打造的,那就更加不可能了。

再看看那金刚杵表面凝结的污渍和血渍,我就可以断定,这只金刚杵至少是两百年以前的物件,甚至会年代更久远。一只两百多年以前的黄金金刚杵,那得是什么人才能拥有的,这只金刚杵的价值也就很明显了。”

郑达瓦那叫个佩服啊,只不过是掉在地上响了几声而已,章辰就能够从中得到这么多的信息,从而判断出这只金刚杵具有极高的价值,果然不愧是古玩行收藏界未来第一人啊。

再想想张辰为了锻炼自己的听力,在五年的时间里天天都要用大把的时间去听那些毫无美感的声音,得是多么枯燥乏味的一件事啊,没有强大的毅力根本坚持不下来。没有一个人的成功是凭空而来的,想要有收获就必须去耕耘,只有汗水才能浇灌出最艳丽的成就。

“啧啧啧,张先生您实在太了不起了,我看古玩行再也没有谁能比您更下功夫,更执着于学习了。”郑达瓦算是找到自己努力的方向了,又问道:“那这白萝卜汁又是怎么回事呢,是一种取出污渍的方法吗?”

如果这时候郑达瓦还搞不明白白萝卜汁是干什么用的,那张辰再努力教他,也不会有什么接过了。点点头,道:“对,这白萝卜汁就是用来取出血渍的最佳手段。文玩古物都是很娇气的,如果是漆器或者玉器,那就更加娇气了,我们在清洁的时候就得千万小心注意,绝对不能用化学药液做清洁,那样就把一件好好的宝贝毁了。

白萝卜汁所含的成分能够快速软化和分解血液的成分,而且不会产生任何的化学反应,是清除一件文玩上边血渍的最佳方法。如果还有清除不干净的,我们就可以用烟灰来弄一下,你们应该都见过理发店里边焗油的吧,如果有焗油的料染在了皮肤上,只要有烟灰,就可以轻松搞定,而且不会对皮肤造成伤害,也是一种很温和的方法。”

这些都是张辰从小到大不断学习和总结而来的,汇集了陈氏门下数代人的积累,还有张辰十几年的经验,以及他翻阅了众多古籍、资料的心得,可以说是当下最顶尖的手段了。他能够把这些知识讲给郑达瓦听,郑达瓦怎么能不明白他的意思呢,心里早就乐开花了。

金刚杵放进白萝卜汁中大概半个小时后,张辰在茶几上铺开了一条毛巾,又放了一只托盘,把金刚杵捞出来放在托盘上。这时候金刚杵表面的血渍已经明显被软化或者算是融化了。耀眼的金黄色斑斑点点地露了出来,果然是黄金材质的。

放好了金刚杵,张辰又把刚刚大家磕号了的烟灰都倒进了托盘里,用毛巾的一角蘸了点白萝卜汁,再蘸一点烟灰。轻轻地擦拭着金刚杵。擦拭的动作很慢。也很小心,时间在这个时候总是过得非常慢,又是半个钟头过去之后,张辰的擦拭工作也完成了。一只金光闪闪的金刚杵出现在了大家面前。

郑达瓦款款地拿起已经用毛巾擦拭干净的金刚杵,果然是好东西啊,整体的造型和杵身上的纹饰都说明这只金刚杵的年代相当久远了,伸手感受了一下两端的钴刃的锋利,道:“这只金刚杵真是不错。可惜就是独钴的,如果能是九钴的就好了。”

张辰笑着道:“这只金刚杵好就好在它是独钴的,如果是九钴的,价值就没那么高了,你再仔细看看。收藏这一行当里,心细如发是必须要做到的基本功,否则就算眼里再有活儿,夜难眠被打了眼。”

郑达瓦马上端正了态度,双手拿着金刚杵开始仔细的端详。把手部位没什么太奇特的。就是古朴而已;但是在两头的独钴上,就有一些不同了。两端的独钴上分别都是刻着字的,一端刻着的是“嗡嘛呢呗咪吽”的六字真言大明咒,另一端刻着的是“白若杂那”四个字。

六字真言大明咒郑达瓦是很了解的了,几乎每一个边藏人都会念这六个字。但是另一边的“白若杂那”就不大明白了,好像很熟悉,又有点想不起来。沉思片刻之后,郑达瓦抬起头来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张先生。这是真的吗?”

“呵呵,当然是真的了。这次又捡了一个超级大漏啊,就凭这个,这趟边藏就没白来。”张辰对郑达瓦能够看出“白若杂那”来跟高兴,这说明郑达瓦的确是用心学过一些东西的,而不是看了几本书就要当收藏家的那种半吊子。

吴勇对这只金刚杵比较感兴趣,就想多了解一下,问道:“张先生,这金刚杵到底什么来头啊,为什么又是单头的要比多头的好呢?”

张辰把托盘里的烟灰都倒进了垃圾桶里,道:“金刚杵才出现的时候,都是独钴的,其它的样式都是后来慢慢衍生出来的。这这只金刚杵就是最早期的,那时候还没有多钴的,所以说它要比那些多钴的好很多。

另外一点就是,这只金刚杵的主人不简单,给这只金刚杵增色很多。你知道边藏有大昭寺和小昭寺吧,都是边藏地区最早的寺院,但是你却不知道边藏地区的第一座寺院桑耶寺。桑耶寺要比大昭寺和小昭寺晚建设几十年,但是却被称作边藏地区的第一座寺院。

因为佛教的寺院都必须要供养三宝,大昭寺和小昭寺这类的寺院,在修建完成之后都只是供奉了佛像,并没有佛法和僧人这两项,所以不能称为严格意义上的寺院。而桑耶寺呢,则是边藏地区最先供养佛、法、僧三宝的寺院,当时是从印度请来了高僧,专门剃度了七位贵族子弟为僧人。

这七个人僧人就是边藏地区的第一批僧人,因为他们都是在桑耶寺出家爱的,所以就被称作‘桑耶七觉士’,他们分别是巴.赛囊、巴.赤协、白若杂那、杰瓦却阳、款.鲁益旺波、玛.仁钦却和藏勒智。这只金刚杵的主人就是桑耶七觉士之一的白若杂那,也就是说这只金刚杵是边藏地区佛教历史上最早的一批金刚杵之一,你说它的价值得有多高才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