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七一三彪悍的盗猎者上

七一三、彪悍的盗猎者(上)

收了一件藏传佛教最早期的法器,而其还是传说成为大能的桑耶七觉士之一的白若杂那的法器,这对于藏传佛教来说绝对是意义极为重大的一件文物,张辰是打心眼里的高兴。前段时间还想着到边藏来捡漏呢,哪知道今天就见了这么大一个漏,看来这次的边藏之行一定会大有收获的。

得了白若杂那的金刚杵,张辰也算是满意了,第二天起来后,就开始整装出发,前往当惹雍湖。这次要走不少的山路,奔驰肯定是开不动了,全部换上了大切诺基,一路风驰电掣。开了有一天多的车,总算是到达了万里羌塘上的文布荒原,这里也就是汽车的终点了,接下来还想要前进的,就得依靠其他的动力或者牲口驼拽了。

当惹雍湖所在的文布荒原是世界上最有名的无人区之一,平均要好几个平方公里才能有一个人,在这里随便找十种动物出来,至少有九种数量都会比人多。当惹雍湖附近更是荒僻,七八十公里长,二十多公里宽的湖周围,只有一个几百人的村子,其他地方尽皆是荒野。

即使这样,也是因为当惹雍湖的水面下降了百八十米,否则这无人区的面积还会更大一些,人口也会更少一些。

到达当惹雍湖后,郑达瓦先带着张辰去看了他们家收藏羚羊绒的栅栏,其实就是用栅栏为起来一个超级大的场地,等着藏羚羊进入到招揽后再关起来,直到藏羚羊褪绒之后,再把它们放走,来年的时候再继续这样干。

这完全就是采用最笨的办法,但也是目前来说能够采用的最安全,对藏羚羊最没有伤害的办法。也就是放在边藏这种极度地广人稀的地方了,真要是在一些中原省份,想要圈出一块这种栅栏场地来都不可能,更别说是郑达瓦家这种十几、二十个了。

虽然这方法比较笨。但是张辰却因此对郑达瓦家更高看了一眼。他们家能够有这种优势条件,却没有依靠这个去非法牟利,更是没有伤害到任何一只藏羚羊,面对如此大的诱惑而没有动了杀心,这家人的品质以更改时绝对靠得住的。

来之前张辰还发愁如果真的能够让藏羚羊褪绒。那边藏这边的事情交由什么人来负责和处理。这人必须得是和自己有一定关系,在当地也有一定的地位,而且还要保证有一定的人品。现在他可以决定了,这个合作者就选郑达瓦家了。和这样的人合作他才能放心,也才敢把军方的资源介绍给他们,而不怕他们利用这种关系办私事。

在张辰原来的计划中,它是要下一趟当惹雍湖底的,去看看那里都有点什么东西。是不是还能找到贡觉玛之歌,还有没有其它的什么宝贝。要知道边藏地区可是一座超级大宝库,亿万年来孕育了不知道多少的自然宝藏在这里,随便发现一点什么宝贝就是大事件。

奈何他现在的意念力延伸出去连五十米都不到,根本无法观察到当惹雍湖底的情况,在这种极其恶劣的环境下,想要玩摸着石头过河的那一套,和找死基本没什么差别,即使他有意念力傍身也不行。只能是寄希望于返程的时候意念力的储量能够再进一步。让他可以观察到湖底的情况,有机会下去走一趟看看。

边藏地区最不缺的除了山就是湖了,大大小小的湖泊遍地都是,成百上千第汇聚在了这一方土地上,为便藏民族的文化带来了灵气。在边藏民族的历史传说和各种神话中。湖神和山神是最多的,边藏民族也因为各个山头都有不同的守护神,而分成了无数个不同的大小部族。这些部族在过去的数千年间,不断相互吞并和反叛。战争也一直延续了若干年,期间不知道被毁灭了多少的文明。

张辰站在当惹雍湖边上。看着一眼望不到边的湖水,被蔚蓝的天空映成了同样的蔚蓝色。远远看起来,湖边的地势要比远方湖水的平面低出一大截,好像那些湖水随时都会大量地倾覆过来,把岸上的一切都吞噬个干干净净似的。

当惹雍湖和南岸的达尔果山是边藏原始宗教苯教最重要的神山和圣湖,湖畔还有一座据说是苯教最古老的寺庙,虽然现如今苯教已经落寞了,但每年还是会有大量的苯教徒前来朝圣。他们朝圣的方式也很有意思,出了在寺庙中修行外,就是为这湖和山转圈,被称为“转山”和“转湖”,整个转一圈下来大概要一个礼拜左右的时间,这种虔诚在全世界的信仰中也算得上顶级了。

当惹雍湖作为象雄文化最繁盛时候的都城所在,也留下了大量的象雄文化遗迹,只是现在想要寻找却并不容易了。当初应该就是在这里,数十上百万的藏羚羊集结而来,在湖边褪下了它们的底绒,该是怎样一种场面,现在也是一样见不到了。

在当惹雍湖停留了两天,看过了苯教的神山和寺庙,张辰等人在郑达瓦的引导下,骑着牦牛向更远的荒原深处出发了。想要知道贡觉玛之歌是不是真的能够令藏羚羊褪绒,还得去荒原深处的绝对无人区才行,毕竟当惹雍湖那里偶尔还是会有朝圣者和游客到来,这种事被太多人知道了并不好。

骑着牦牛走起来就要慢多了,连着在野外露营了两天之后,一行人终于到达了真正的无人区,这里是藏羚羊产仔后返回的必经之路,在这里试验贡觉玛之歌功效就完全不用担心了。

这里是无人区,也是藏羚羊的必经之路,同样也是盗猎者的天堂。张辰他们这支队伍的牦牛刚刚停下来,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蹄声传来,当所有人都以为是遇到大批藏羚羊途径这里的时候,却又听到了“砰”的一声枪响,隔一会儿之后,又是“砰”的一声,距离也越来越近了。

“盗猎者”,几乎所有人的脑子里都在同时蹦出了这个词,这些偷猎者中只有很少一部分是边藏地区的人,主要还是以印度人为主,还有一些其他国家的人,通过各种渠道非法入境,猎杀藏羚羊之后在带着皮毛离去。

张辰个人的确是喜欢吃一些新鲜和稀罕的东西,但是他绝对不会把自的私欲建立在一个快要灭绝的种群身上,否则他也不会想着法儿地去在全世界或买或租,拿下那么多的岛屿来搞生物养殖研究了。

听到连续的枪响,张辰的脑海中想到的是那篇叫做《藏羚羊的跪拜》的文章,那只为了孩子而跪下的藏羚羊母亲。

继而再一想,心里的火气就更盛了。这里可是华夏啊,是华夏人自己拥有主权的地方,不时百年前的那个半殖民时期了,这些人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心理和胆量,才能够让他们跑到华夏的地面上来这么肆无忌惮地撒野。

对于这种人,张辰是绝对不会和他们讲道理的,也没什么道理可讲,以他的话来说,直接开打就是了。来一个干掉一个,来两个干掉一对,总之只要是被他碰上了,那就别想再有命活着回去。

又一声枪响后,张辰猛地跳起来骑在了牦牛背上,从后边的枪筒子里把专门配备的fnc抽出来,“喀喇”一声拉动枪栓把子弹上了膛,对身边同样也抽出枪来的郑达瓦和护卫队员们道:“这些狗日的盗猎者,跑到咱们华夏来撒野,今天算他们命不好,被咱们给碓上了,那就一个都别让他们离开,也让他们知道知道华夏的小便宜不是那么好占的。”

说完就催动**的牦牛向前冲去,护卫队员们也一个个赶紧催动牦牛跟上去,张辰这家伙有个毛病,对老外动起手来太狠,有时候一兴奋就怕他以身犯险,必须有人跟在身边,在必要的时候提醒他一下或者阻拦一下才行。

护卫队员们也就是担心张辰会不慎受伤,只要保证在一个适当的距离上,想要让张辰受伤可就没那么容易了,这厮的身手可是要比907陆战队的人还彪悍得多呢。

至于那些盗猎者,没有人会担心他们的死活。如果是在城市里,即使他们犯了大罪,也还有外交方面的问题,会牵扯到很多的方面。但是这里是无人区,哪怕是死上千把人,也不会有太大的动静,外交官哪能顾及得到这地方的事呢。

而且这里不但是无人区,晚上还会有野狼群出没,他们的尸体很快就会变成一堆骨骸,甚至连骨骸都剩不下完整的,他们死了就跟人间蒸发差不多。

张辰用枪托拍打着牦牛的屁股,催促**的牦牛加速前进,刚刚接近一个山脚的拐弯,就看到另一边也冲出来不少骑着牦牛的人。

看长相就知道这些是印度人了,狗日的印度阿三,张辰第一反应就是举起枪来干掉这些印度阿三。

可他的枪还没有举起来,对方却先开口了:“快跑,快跑啊,巡逻队的来了,两台吉普车,在不跑可就完了”这狗日的汉语还挺流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