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七一四彪悍的盗猎者上

七一四、彪悍的盗猎者(上)

感谢:心之龙、盗海大侠同学的打赏!

感谢:搏海浪子同学的月票支持!

今天去医院复检了一趟,又处理了一点琐事,更新有点少了,大家见谅。

虽然发少了,单还是想求下票,如果月票能多五票,俺就四更爆发。

习惯了用意念力搞定问题的轻松,现在张辰还真有点不习惯了。看到印度阿三骑着牦牛跑过来,第一反应居然是释放意念力去控制对方的枪支,可对方还在百米开外呢,意念力根本到不了那么远的距离去。

前面弯道处拐过来的印度阿三还在叫嚷着,他们把张辰这些人也当作来盗猎的了。本来大家都是同行,应该相互之间有些不对付,可现在也顾不上讲究什么冤家不冤家的,屁股后边可就是巡逻警啊。

再说张辰等人正好堵在了他们逃跑的路上,如果张辰等人不走开,他们根本就过不去。眼看着前边不到两公里的地方就是崎岖路段了,吉普车也没有用武之地,只要逃到那里就能安全。

盗猎者队伍中的首领冲在了最前边,**的牦牛正被刺激得疾速狂奔,却看见前房的路被堵死了,牦牛也不是完全的傻子,当然会减缓一些速度。牦牛的速度降下来,被捉的可能性就会大增,这下盗猎者可就更急了,再次冲着张辰等人呼喊,连汉语带英语地叫嚷着。

张辰骑在牦牛背上冷冷地一笑,迅速举起手中的步枪,对准了为首的盗猎者,朝着他的心脏部位就是一枪。既然后边有巡逻警在追,自己等人又赶巧在前边赌上了,要是不把这帮盗猎者全部拿下,可就要把华夏人的脸都丢光了。

盗猎者的首领被张辰一枪干掉,其它的盗猎者们都被吓了一跳,前面这些人看起来也不像是巡逻警啊,骑着牦牛大量出现在这里的只能有一种人。那就是盗猎者。

虽说盗猎者们遇到一起的时候也会相互争斗,可大不了就是把对方手里的货都抢了,还没有出手就要命的例子发生过呢。谁都不愿意在这个地方多树立仇人,也许那天自己就会在这无人区里遇险,只要碰上其他的盗猎者就能活下去。可你要是杀过对方的人。可就没人救你了,还得给你补上一枪呢。

后面的巡逻警都追过来了,他们想着的居然还是杀了人抢货,面对如此不讲究的同行。盗猎者们也都愤怒了。在二首领的指挥下,盗猎者们马上停下牦牛,一个个都把牦牛横在自己前面,形成一个有效的牛肉沙袋,举枪对准了前方的张辰等人。

这个过程用去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可见这些盗猎者们还算是训练有素。估计干这行的时间也不短了,彼此之间的默契度也比较高,后边的盗猎者并没有在第一时间下牦牛,而是骑在牦牛上朝着前边张辰等人放了几枪,等冲在前边的盗猎者先把毛牛横过来,形成了有效防护之后,后边的才下了牦牛,在原地形成一个以牦牛为肉盾的圆形防护,他们就躲在里边准备和张辰等人还有巡逻警对抗。

可就在这一分不到的时间里。三十多人的盗猎者就被张辰这边叮掉了六个,枪枪都正中心脏。张辰的那一枪就是标准,护卫队员们都开始有样学样,专朝着心脏部位打。盗猎者那边倒是也开了几枪,可他们手里的家伙什不行。基本都是些土制的猎枪和小短枪,想要打中一百多米开外活动着的目标,完全就是浪费子弹和火药。

张辰这边的人也是被对方的反应给闪了一下,本来已经准备好了要打个运动战的。没想到对方主动防守起来了。FNC的射程最远可到四百五十米,这是他们强于盗猎者的一大优势。现在对方主动防御了,想在前进中消灭对方已经不可能,只好也是停下来打防御,有了射程上的优势,防御打起来也不困难。

用韩大嘴的话说,盗猎者现在是“前有追兵,后有堵截”。谁都比他们能耗得起,等后边的巡逻警追过来,他们就是想要跑也没路可走了。

盗猎者的二首领剑张辰这边也停了下来,在牦牛围墙内大声喊道:“对面是哪里来的朋友,我和桑吉老大有交情,请各位让出一条路来,我们愿意交出手里的货和全部武器。巡逻警马上就要追过来了,到时候咱们可就都走不了了,大家都是吃这碗饭的,只要你们吧路让出拉埃,今天的事就当没有发生过,大家交个朋友怎么样。”

这家伙到现在还以为张辰他们也是盗猎的呢,也不想想看,盗猎的人能有这么好的装备吗,能有这么好的枪法吗。张辰都有些怀疑,是不是因为长期在这片地区盗猎藏羚羊,让他们的脑子都有些退化了,只知道有盗猎者和巡逻警两种人。

盗猎者当中也有脑子不迷糊的,检查过被击毙的几个人后,对二首领道:“阿布舍克大哥,情况有些不大对啊,你来看看打中巴克强首领的子弹,把他的胸膛都打穿了,其他人也是被同样的子弹打中的,这说明他们用的都是同一种枪支,而且威力很巨大。对方应该不是我们的同行,更像是当地政府派来的人啊。”

二首领被手下这么一说,也有些反应过来了。可反应过来了又能怎么样呢,对方的武器先进,枪法也很准,正面打是肯定不行的;想要打对方的后面又没路,退走的路上还有巡逻警赶来,难道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他还没来得及想完这些问题,就听到后边汽车的声音了,那是什么人他很清楚,不用看也知道是追击他们的巡逻警到了。这下可真的成了两头堵,死在这里连个发现的人都没有,也许过了今天就会成为一坨坨的野狼粪便,没有比这个再惨的了吧,或许投降是个不错的主意。

看了看身边的其他人,二首领更是想要投降了。就凭这些家伙,杀藏羚羊还行,想要和巡逻警对抗都没把握,多半只能落个逃跑的下场。现在有来了这么一帮搞不清来历的人,武器先进。枪法又好,连逃跑都没可能了。主动投向了,对方还会因为国际公约不能把自己怎么样,了不得就是被引渡回国去,到时候不是一样没事吗。也就是在这边可能会吃点苦头而已。

二首领缸想要站起来投降。就被他身边的那个小子给拽住了,手里拿出了几颗黑乎乎的家伙,道:“阿布舍克大哥,咱们如果想要逃命的话。就要用到这个了。这次相互来的时候,老板专门给我带了五颗这种东西,威力相当的大,足够把这些人和巡逻警都干掉了。巡逻警要比这些人好对付,等下我们吧四颗用在这些人那边。巡逻警那边只用一颗就好了。如果能够碰巧把他们的车子炸掉,更是可以省事很多,你看怎么样?”

二首领看着这小子手里的东西,嘴巴张开都快合不住了,这他妈是手雷啊,看过电影的就都认识这玩意儿,果然是天不绝人,自己又能够活下去了。

看大盘手雷的二首领马上抛开了投降的念头,在他看来手雷要比国际公约可靠多了。拍了拍拿出手雷那小子的肩膀,道:“嗯,你说的很不错,现在先把手雷发给力气大能扔远的人,等后边的巡逻警来了。我们再同时动手,把这些家伙都炸到天上去,哈哈哈哈……”

笑了几声后,又看看这个拿手雷的小子。果然是老板身边的人啊,连这么牛的东西都舍得给他装备上了。老板每年可没少从沙图什上赚钱。自己这些人都是在边藏这边干了好几年的,却从来没有得到过老板的笑脸。都说这小子是老板派来监视的,看来所言不假,要不是这会儿遇到了生命危险,他怎么可能会暴露出来呢。

不过这会儿还不是琢磨这个的时候,先合力把前后的敌人都干掉,逃出去之后再想办法收拾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当初他刚刚加入这支队伍的时候还是个毛头小子,自己和首领可没少照顾他,有好几次的危险都是大家没有丢下他才让他有命活到今天的,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是这样的人,是老板派来卧底的内奸。

内奸刚刚发完手雷,巡逻警的车子就追到了,停在了距离盗猎者五六十米的地方。巡逻警的队长坐在副驾驶位上,看着前边的局面满脑子问号,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啊,堵在盗猎者前边的那些人是什么来头,该不会又是一拨盗猎的吧,这要是那样的话,今天可就要危险了。自己这边的人全揪出来也才有十五个,真要是面对这么多人数的盗猎者,怕是讨不了好,属不来今天就得挂在这里了,不说其它的,还是先通知了总部再说吧。

张辰这边就是在等巡逻警的到来,把这些盗猎者的后路都堵死了,这样才能保证让这些高斯的印度阿三把命都留下来。只要跑出去一个,就会被印度其它的国家利用起来,通过歪曲事实和各种卑鄙的概念,来对华夏发难。

现在正式华金金属分划销售目标,拉拢了分解国际上各方面势力的关键时刻,是绝对不允许出现问题的,如果不能全歼这些家伙,就一个都不能杀。既然已经开了头,已经干掉了好几个,那就要一个不剩地全部干掉,这个时候必须得心狠手辣了,否则就是更大的麻烦。

如果只是张辰他们碰上这些盗猎者,打了也就打了,毕竟他们不时官方的身份,甚至也可以装成盗猎者来缴获他们的物资,那样他们就不会把事情想到华夏政府方面区,只能是当作一场普通的江湖恩怨,就是跑上几个也没关系。

可是得知这帮盗猎者是被巡逻警追逃的时候,张辰的想法马上就改变了。印度阿三的卑鄙程度是难以想象的,只要有一点点警方的消息被掺进去,他们就能编造出更加让人惊恐的“事实”来,如果再加上美利坚和法兰西这种超级卑鄙选手,还真就不怕把事情闹大。所以这些人一个都不能跑了,甚至连活口都不能留下,必须全部都当场击毙了。

现在所处的地理位置非常好,左右两边都是陡峭的山坡,靠人力想要快速通过根本不可能,盗猎者的后面则是由巡逻警堵死,说是瓮中捉鳖倒也很相似了。

巡逻警一到,张辰这边的二十多人马上开始动作。“喀喇、喀喇”地把枪栓都拉动了,然后就开始举枪寻找前方牦牛圈子中的盗猎者,瞄准了准备开枪。盗猎者也不过就是三十多人,刚刚已经被干掉了七个,现在剩下的还不够他们打两轮呢。以护卫队员们的枪法。都用不着两轮。开过一枪之后还有谁能开第二枪,那就要看运气了,谁逮着算谁的,手慢点的就没戏了。

巡逻队队长拿起卫星通话器。正要跟总部汇报情况,却发现最前面的那帮人已经准备攻击了。他通过望远镜看得很清楚,那装备要比巡逻警都好多了,如果这真的是来盗猎的,今后这藏羚羊的保护工作可就更难做了。

护卫队员们举起了枪。那些盗猎者却都趴在了牦牛圈子里边,想要速战速决还真是有些困难了。张辰也发现了这个问题,看了看牦牛围起来的小圈子,那些家伙居然围了两圈的牦牛,躲在后边隐蔽的很。

想要靠巡逻警基本是不可能了,他们的装备比起自己来差了不少呢,更是不可能有什么办法。

反正等下打起来也会伤到牦牛,左右也是个死,先死后死还不一样吗。也不差那么一分半分钟的了吧。对身边的护卫队员们道:“先打牛吧,打准点,别让它们太痛苦了,把围着的牛打出一个缺口来,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干掉里边的印度阿三。记住一个活口都不能留下。”

护卫队员们应声之后就要瞄准开枪,还没有来得及扣动扳机,就见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牦牛圈子里飞了出来,而那个扔东西的家伙已经被一枪打烂了脑壳。

大家都是当过兵的。当然知道飞过来的那是什么玩意儿,当年可是没有少见过。也没有少玩过,队伍中有几个前段时间在捆蛋的老窝还玩过呢,不是手雷又是什么。

不过这一百多米远的距离,想要把手雷扔到这边来,可是不太容易啊,不光是力气大就可以了。哪怕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军人,能够扔一百多米的也是极少数,角度和高低等因素都会影响到距离,这盗猎者怕还是第一回玩吧。

说是这么说,护卫队员们也一样不敢大意,万一对方的人里边有个力大无穷的呢,在运气好点蒙对了角度,扔过来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护卫队员们不会去躲避,后排的人依旧瞄准着前面的牦牛,前排的则是举枪顺着手雷飞行的轨迹瞄准,等到一个适当的机会后,开枪吧手雷打回去。

不过这个盗猎者明显没有很么好运气,力气也只是一般的比较大而已,这可手雷让他彻底费掉了。他可能是认为要扔的高一些,然后才能仍得更远,但是他忽略了手雷是圆的,可有一边却带着凸起的。手雷在他扔出来之后,据开始越飞越高,已经离开了最佳的抛物线轨迹,这可手雷注定要在空中爆炸了。

说时迟,那时快,第一颗手雷还没有炸响,就又有一个家伙从牦牛圈里站了起来,手里一样拿着一颗手雷,正要拔了环往外扔呢。护卫队员这边可就有些急了,那边巡逻警离你们那么近,老子们离你这么远,你为啥就非要针对我们呢。

盗猎者们今天注定是不可能高兴得起来了,也注定走不出这片荒原了,被他们引以为是成功逃离必杀技的手雷,今天彻底变成了自杀技。

张辰的意念力虽然欠缺了不少,但是经过意念力淬炼的身体还在,前段时间更是经过了又一番改造,其彪悍程度已经到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境地。

就在第一颗手雷被扔出来的时候,张辰就已经看到了那个扔手雷的家伙,先是一枪把他干掉,然后开始瞄准手雷。看到手雷已经被废之后,就在此把枪口对准了牦牛圈子里边,等着第二个人站起来,既然有手雷,那就绝对不会是一颗。

果然第二个人站起来了,不过张辰这次没有打人,二十紧紧地盯着他手里的手雷,就在他刚刚扔出来的时候,已经把枪口调整到了手雷飞行的必经之处。算准了时间一枪打出去,正好击中了飞过来的手雷,这时候正好赶上第一颗手雷在空中爆炸。

爆炸点距离张辰他们还有四十多米。完全不可能造成任何的杀伤力。当所有人都被这声爆炸惊了一下的时候,也就是张辰的子弹打中第二颗手雷的时候。手雷被子弹的冲击力打得向后倒飞过去,落在了牦牛圈子里,发出“咚”的一声响。

二首领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是一颗手雷。刚准备问问是谁不小心把手雷掉在地上了。就发现这可手雷已经没有拉环了,这是一颗已经扔出去的手雷啊,这家伙的脑子当时就轰地爆开了,所有的念头都变成了一句话“今天看来是必死无疑了”。

第二个扔手雷的人。在他扔出手雷的同时,就已经被盯着牦牛圈子里的护卫队员看到了,一枪过来正中心口,歪歪斜斜地倒在了地上,就在那颗他已经能扔出去。却又飞回来的手雷旁边。

“轰”地一声巨响,手雷在牦牛圈子里炸开了,盗猎者们围了和张辰等人打防御战,希望这些牦牛可以帮他们挡住飞射而来的子弹。现在却变成了阻碍他们逃走的一到壁垒,两圈啊,每个人都面对着两圈牦牛,想要逃走根本就没有机会。

手雷一炸,三十来人没有一个躲得过去的,或多或少都被弹片照顾到了。也有的盗猎者比较灵活。想要从牦牛的肚子下面爬出去,这些家伙就更惨了,不但被手雷的弹片击中,又被已经惊到了开始狂躁和奔逃的牦牛来了几蹄子,当下就趴在那里动不了了。

牦牛四散奔逃。也有几只伤到了关键部位,倒在地上已经是起不来了,其中一只的身下还压着一个盗猎者。最初当作保护层来用的牦牛,现在却成了压垮他生命的巨石。这时候命运和其公正啊。

张辰这边看到手雷爆炸,毛牛奔逃。仔细往原本牦牛圈子的位置看过之后,发现盗猎者差不多都受伤了,现在正式冲过去的好时机。不过想想刚才的手雷,谁知道这些家伙还有没有能够扔得动手雷的,还是稳妥一些的好。

对护卫队员们道:“不要冲过去,原地开枪击毙,还是那句话,一个活的都不要。”说完不等其他人动手,自己这边就开始瞄准开枪了。

巡逻警那边的队长刚刚跟总部汇报到一半,就听到了手雷的爆炸声,连着两声“轰、轰”地传来,着实是被惊了一下,连对讲机都没拿稳掉在了地上。第一时间警惕地从腰间把枪拔了出来,问身边的司机道:“怎么回事,谁他妈扔手雷呢,对面那么多人,还有在两百米开外的,这他妈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队长,不时咱们的人,是那些盗猎的自己打起来了。”司机也被经得不轻,缓了一下神,解释道:“咱们之前追的那帮盗猎的,不知道为什么被前边的那帮子给堵住了,他们被堵住肯定是跑不了了,可是咱们还在后边追着,这会儿咱们又追过来了,他们在前边堵着,他们又想跑,他们就拼命了,朝他们扔过去手雷,结果没有炸到他们,反而把他们自己炸了……”

队长直接在司机脑袋上给了一掌,怒道:“你他妈说什么呢,什么他们、他们的,到底是那个他们啊,说清楚点行吗?”

司机还准备组织一下语言重新说一遍呢,就又听见前边传来的枪声了。这里的地势很空旷,这时候手雷爆炸的硝烟已经散的差不多了,司机和队长听到枪声就往前边看去,却发现之前他们追赶的那帮盗猎者已经被全部击毙,而被他们认为是另一帮盗猎者的张辰等人,已经骑着牦牛向这边过来。

队长以看这可了不得啊,两边火拼之后,这些盗猎的的不但没离开,反而是向着巡逻警来了,这些家伙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当下也顾不得再跟总部汇报了,拿起另一个对讲机来,给自己的队员发布命令:“全体都有,枪上膛,目标前方盗猎者,准备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