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七一五七一六从荒原苦到香饽饽上下

七一五、七一六、从荒原苦到香饽饽(上、下)

正在前进中的张辰等人突然停了下来,看着前边从两台吉普车里冲出来的巡逻警,一个个杀气腾腾地举着枪向着他们瞄准,居然还看见了从车窗玻璃后边伸出来的狙击枪。

不少护卫队员都冒出了一个问题,这到底是要闹哪样啊?你们是有狙击枪的啊,那为什么刚刚那些盗猎的跑了你们不打呢。现在我们把盗猎的都歼灭了,你们反倒端起枪来耍威风了,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虽然知道对方也可能只是出于警惕,但是这种刚刚帮了忙,就要被当对手的感觉,的确是不怎么好受。真要是对他们有想法,就他们这点人手,能翻出多大的浪花来,一分钟不到就能把他们都打成筛子。

安镇忠这些年一直在负责护卫队的全面管理工作,和各种部门、人物都打了不少的交道,看事情也有了更宽的视角。见对面的巡逻警举枪,就想到他们可能是误会了,也想到了该怎么去处理,才能够做到最好。

骑着牦牛去到了前边,看了一眼对面的吉普车,声音提高了一些,却带着一种威严,道:“你们是哪个单位的,让你们的领导出来说话,我们是民安部特别行动组的。”

现在肯定是不能由张辰出面的,首先对方的级别肯定就不够,而现在又端着枪有些敌视情绪,张辰就算再大度,也不可能一点意见没有。不表现出来没问题,毕竟可能只是个误会,但是如果张辰站出来说话,又被对方顶了,那可就真的要闹大了。

安镇忠的担心并不多余,对方果然没有给面子,只是出来一个小伙子,愣头愣脑地道:“你说是民安部的就是了啊,还特别行动组,我就没听说过这个部门。还让我们领导出来说话。我们领导才是这片地方最大的,现在我们还怀疑你们是盗猎份子呢。把你们的枪都放下,然后派一个人把证件送过来,我们检查过之后再说其它的。”

这家伙的话把护卫队员们都给逗笑了,他们领导是这片最大的。那的确是不假。可这片地方最大的领导多大啊,这家伙的口气倒是很不小。安镇忠在民安部可是挂了厅级的,在外边就相当于市长级别了,你肯定大不过他去吧。没听说过特别行动组?那就对了。他要是听说过,至少也是到了处长级别才行的,没听说过很正常。

说话的这小子一看就是被发配到这里来的,连个话都不会说,想来也是个导出的罪人的主。不过话说只要是在这边看藏羚羊的。那个不是在原单位混不下去被发配来的呢。

这也算是一种悲哀了,保护藏羚羊本来是一件很有意义,也很重要的工作,但是在官场上却都把这里当成了荒蛮之地,只有得不到领导赏识的才会被调派到这里来受苦,那些没什么能耐却有一手拍马屁手艺的,怎么都不可能到这种地方来的。

常年工作在这样的地方,任何人都不会不舒服,被发配来的就更加不舒服了。对于外边来的人有些不感冒也很正常。这小子说这些话,也算是在给他们领导争面子,反正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还能比这个再惨一点吗,不可能了。所以这个面子争的很有意义,这么一想,这家伙倒是有些可爱了。

要说护卫队的这帮大头兵们,哪个去了机关上都不会混得好。如果不是跟着张辰走了这条路,也许他们之中的某人现在就正在对面和安镇忠叫板呢。

崔正男是个绝对据对的暴脾气。也是个绝对耿直的人,但是却不缺脑子。骑着一只大牦牛到了众人前面,和安镇忠并排着,冲对面的人道:“小子,我看你是要疯了吧,说起话来颠三倒四的,还是让刚才的场面给吓傻了呢。我们要是想收拾你们,就你们这几苗人,还真是不够看的,别看你们手里有八五式狙击枪,一样是不够看,我能把子弹打到你的枪管里,你信不信?”

“行了,不逗你了,我们的确是民安部特别行动组。”指了指身边的安镇忠,道:“这位是我们的安队长,正厅级别的干部,怎么样,要比你们的领导官大吧?让你们领导快出来说话,我们这边还有事呢,别瞎耽误工夫。”

车里边的队长也没听说过民安部有个“特别行动组”,直接拿起对讲机和总部联系,结果还真有这个部门,结果又被领导因为他下令用枪对着民安部来的领导而臭骂了一顿,让他赶紧去补救,有什么问题随时联系报告。

巡逻警总部就在荒原附近,领导也是被流放来的,当然知道自己是为什么到这儿来。对于下面的这些人,也就比较包容和袒护,骂完了这个队长,就开始捉摸着该怎么保他了。民安部下来的人,还是特别行动组的,那可不是好打发的,真要有点什么不合适不舒服,嘴一歪歪就有可能让这个队长去扫马路了。

总部的局长混到今天的地步不是因为不聪明,而是因为太聪明了,很多问题都能看到根本上去,为人却又相当正直,哪能有领导会喜欢他呢。要不是因为他立过不少的功劳,混了一个正处级待遇,又有很多上边的人听说过他的事情和功劳,早就被安排去看大门了。而这个野生动物保护区的局长位置,就像是为他量身订造的一样,所以他就很顺利地被因功“提拔重用”,委以了这样一份重任。

所以说这个局长真是一点关系和门路都没有,可不管怎么样,他还是要尽到自己力量的。既然这些人下来之前没有任何风声,那就应该是保密了行程的,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那么上级领导那边就不要通知了,反正他们也不会帮忙,说不定还会反过来收拾这边,而且还给了他们讨好部委领导的机会,这种事绝对不能干。

这些人既然不想让人知道,那不是有什么秘密的任务在身,就是为人过于低调;不论是哪种可能性,这都不会有坏处。除非他们也是来盗猎的,不过很显然这点可能性被排除了,因为他们第一时间把盗猎团伙给灭了。但是却没有理会被盗猎的藏羚羊皮。

局长简单琢磨了片刻之后,首先就是安排厨房做些当地特色的饭菜,当然这荒原上其实也没什么特色了,能让人感兴趣的又不能杀,只能是尽到心意就好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亲自去接应一下这些京官。给足了对方面子,希望对方的手能够松一松,放那个队长一马。

队长早就被局长给骂晕了,跳下车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安镇忠正前方。安镇忠拿出自己的证件给他看了一下后,队长马上立正、敬礼后,大声道:“报告领导同志,边藏地区藏羚羊保护区警局巡逻二队正在执行巡逻任务,应到岗十人。实到十人,请您指示。”

他这么一来,到时让安镇忠想起了一些部队上的往事,这种报告首长的戏码好久没有亲自经历了。微笑着回了一礼,道:“好,辛苦你们了。我问一下这些盗猎的人多吗,像他们这种规模的有多少?”

“报告领导同志,这样的盗猎队伍并不多,都是一些境外的商业组织雇佣的。但是他们对保护区内的野生动物猎杀最严重。零散盗猎的有很多,大多数是三到五人的小队伍。”队长并不傻,知道在这个时候表现的礼敬一些,也许自己就的麻烦就过去了,所以开口必称“领导同志”。

安镇忠哪能不知道他的想法。笑着道:“你不用这么拘谨,我们的脸上又没写着字,你们哪能分得清我们到底是盗猎者还是什么人,盘问一下是很正常的。保持该有的警惕也很对,如果你们问都不问就离开。那才是犯了错误。你刚才说三到五人的小队伍很多,那这些人好打击吗,相对于这些人数多的盗猎队伍他们的特点都是什么?”

队长见安镇忠真的不像是要追究的样子,说话也就舒畅起来了,没有了刚才的生硬和机械,道:“这种大规模的队伍,相对要好发现一些,小规模的就很难发现了。至于针对他们的打击,都不是很容易,这些人都是常年和我们打游击的,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经验,我们这边的配置又不够,打击起来难度很大。不过好在他们知道自己是贼,基本不会和我们发生正面冲突,一般都是我们追他们跑,如果真的要正面对抗起来,我们不一定有太大的胜率,遇到刚才那样带着手雷的,我们基本就没指望了。”

“哦,那你说说看,为什么会是这样一种局面呢?你们知不知道这些盗猎队伍都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怎样才能最大限度地降低他们的入境率,又该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更有效地打击这些盗猎分子?”张辰见这个队长说话很公正,并没有一见到上边下来的领导,就开始歌功颂德,也没有为自己的工作说大话,就想从他这里得到更多的消息。

队长看了看张辰,心里觉得他有些没大没小,领导还没问完问题呢,你着什么急啊。不过眼角瞥向安镇忠的时候,却听安镇忠道:“问你什么就说什么,一定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也许你们的问题很快就能得到解决了。”

原来这个年轻的才是正主啊,队长好歹也是在地方小官场上混过,这点眼力还是有的。马上回答道:“我们的边境线太长了,根本不可能全部守严防死,总会有人找到新的方法进来,而且他们在印度那边都是和军方有关系的,会得到一定的帮助;还有一小部分,则是收买了边防上的人进来的,这事在全国各地都有,并不新鲜。想要阻止这些人入境,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目前已经做得很好了,加大边境巡逻队力量不现实,定期更换驻守部队更加不现实,能做的只有在保护区加大打击力度,买卖不好做他们自然就不会来了。

至于打击盗猎这方面,我在保护区干了有五六年了,还算是有些经验吧。以我们这里目前的力量,根本就做不到,只能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工作,也算是尽人事听天命了。人手不够,装备不够,信息量不够,这么大的保护区,怎么能顾得过来呢。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信息这方面是做不到的,人手上少说也得再增加几百人,再把装备完全跟上,可以保证至少打击到八成以上的盗猎行为,那百分之十几也是因为不确定因素。现在我们能打击到的只不过才百分之二十不到呢。”

张辰真是没想到。原来藏羚羊的保护工作这么困难,效果居然这么差,就这样那些官僚们还天天吹嘘自己保护工作做得多到位,缴获了多少赃物什么什么的。都不过是瞎扯淡罢了。不亲自来看看,哪能了解到这些呢,老百姓也就只能是说什么听什么了。

“不是说常常会有捐助吗,国际组织和国内的相关部门都会给予不少捐助的啊,该不会是有贪腐现象在里边吧?”另一个护卫队员有些疑惑。不知道是在问人话,还是在自言自语。

可是有了站你跟陈的先例,队长也就不再想那么多了,直接回答道:“捐助的确是有的,也没人会吃这方面的回扣,毕竟也没多少钱,吃了还得担风险,那些当官的都精着呢。”说到这里,队长才想起来。好像面前这些人就有不少当官的,这不是指着和尚骂秃子吗。

张辰发现了他的尴尬,这家伙怪不得被发配到这里来,果然是不怎么会说话,没有领导会喜欢这样的下属。如果这人的脾气再臭一点。眼里还不揉沙子,不处理你处理谁呢。不过也就是这种人了,能够任劳任怨在这种地方一待就是五六年,给了别人早就哭着喊着要回去了。示意他继续说下去。道:“没关系,你接着说就好了。”

队长见张辰丝毫没有恼火的样子。心说不管他年轻不年轻,这人倒是个好官。继续道:“东西是都捐赠来了,可是这才有多少东西啊,四台吉普车,十二杆枪,还有十个导航定位,这些还算是有用的,防弹服、摄相机、短波电台,这些我们都能分到人手好几件了。这么多年了,每次捐赠的东西都一样,而且是几乎每家捐赠的东西都不会出了这些框框,连牌子都是一模一样的。我们正经需要的是车况更稳定的车子,像你们这样的突击步枪,高清晰夜视仪这类的东西,还有就是人手,有了东西没人用还不是和没有一样吗。”

谁要是再跟张辰说这个队长不会做事,张辰马上就能大嘴巴子抽他,这是不会做事的人说出来的话吗。这么多年以来,每家捐的东西都一样,还都是一个牌子的,这里边要是没鬼那就真的见鬼了,这家伙就是在告黑状啊。

不过这队长说的也都是实话,他们的车子都是国产的普通吉普车,手里的家伙也不怎么先进,这装备的确是差了点。就那刚才交火的盗猎者来说吧,那些人也就是比他们少了几台车,其他的装备并不比他们差多少,人数也要多出很多,手里还有大杀伤力的手雷。也就是他们占着一个理和法,否则真不一定是盗猎者的对手,这样的队伍怎么能有更高的效率呢。

张辰刚想说什么,就见巡逻警那边跑过来一个人,对着安镇忠敬了一礼,道:“报告领导,我们局长的呼叫过来了,让队长去通个话。”

安镇忠点头让对方去通话,过了一分多钟,队长又跑过来,道:“各位领导,我们局长得知诸位到来,特地过来迎接了,局里已经准备好了饭菜,还请诸位领导一定要赏光啊。而且我们局长也有一些想法,想要跟上边来的领导汇报一下,请各位移驾到我们总部吧。”

汇报个屁,还不是怕得罪了“上边的人”吗,这个队长肯定是跟局长说了什么,这局长怕自己这边对这个队长不满,回到京城后做小动作,所以就出面替下面的人挡雷来了。不管怎么说,这个局长倒是个不错的领导,也很符合被发配到这里来的标准。

不过张辰也的确是想要了解一下这边的情况,而且不论贡觉玛之歌是不是能让藏羚羊褪绒,他都要对这项工作给与支持,见一下这个局长也就很有必要了。

又和这个队长聊了有快一个钟头,张辰也了解了不少荒原这边的情况,和有关藏羚羊的消息,局长才赶到了这里。

刚停下车,局长就开门冲过来,这速度绝对要比他没来这里之前迎接领导快很多。倒不是他学会迎奉拍马了,而是他急于保护自己的手下。想要在京城部委来的领导面前留个好印象,待会儿才好说话啊。

局长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应该是有人给他介绍过情况了,跑过来之后对着安镇忠也是敬礼,才道:“领导们都辛苦了。这一路上实在太远了。又碰上了一群藏羚羊迁徙,只好远远停下来,等着它们走了之后再动,让各位久等了。抱歉抱歉啊。这么大老远的跑过来一趟可真是不容易啊,我们这地方天高皇帝远,从开门之后,还没有再见到过有京城部委的领导来视察工作呢,诸位一定要到局里去指点一下啊。”

真是很奇怪。之前不论多么执拗,多么死板的人,来到这里之后都会有变化,而且肯定会变得比以前圆滑一些,却都不想再离开这里回到原来的岗位上去,估计也是对官场有些厌倦了吧。刚才张辰和那个队长聊天的时候就了解到这些了,在人多的地方圆滑不起来,反而是到了这无比寂寞的地方才学会了,也算是一个神奇的现象了。

这位局长大人更是如此。为了挽救属下的错误,面对着一干都比他年轻的人,开口就是领导如何,闭口又是指导工作,这份能耐一点都不比那些风生水起的官僚们差。可出发点和目的却是截然不同了。

而且他也说了,因为要多一个藏羚羊群,所以耽搁了一段时间,张辰对他的感观又好了一分。这藏羚羊的胆子特别小。只要队伍被截断了,肯定就不会再往前了。羊群的数量变少,在遇到天敌的时候,就会伤亡更大。

如果是其他不了解情况的人,或者没有公德心的人,肯定不会管那么多,直接鸣笛吓走藏羚羊了事,藏羚羊群还能不能再汇集,根本不是他们关心的问题。这个局长作为保护区的保卫者,当然要以身作则,给别人树立起榜样来。这就说明,这个局长是真的在保护藏羚羊,也是真的把心思都放在工作上来了,这样的人很是要得啊。

张辰也不怕这局长拿这种事骗他。首先能够被发配到这里来的,多数都是耿直仗义和不畏权贵的人,这样的人说这种谎的可能性很小;再者就算他说谎了,也是为了保住他的手下,在部委领导面前要个好点的印象分。而且只要他说了谎,从他的言行中肯定会露出一点马脚,欺骗领导的后果可是很恐怖的,他不可能不晓得。

刚才张辰问话时候,就已经露出一些身份了,这时候更是没必要在这局长面前装什么,安镇忠在介绍的时候也重点介绍了张辰:“这位是张先生,张先生的身份比较特殊,郝局长你就直接称呼张先生好了。”

“身份特殊”这个概念在华夏可是很敏感的,这个特殊有可能是出身比较高的世家子弟,也有可能是一些神秘特权部门的人员,总之没有一个简单的。局长看张辰年纪轻轻,言谈举止之间也像是个世家公子;但是世家公子都是身娇肉贵的,哪舍得到这地方来受苦呢,貌似还有什么任务,这么一来又像是特权部门的了。

总之是不能怠慢了,不论是哪一种,能够有安镇忠这个特别行动组的正厅级组长随性的,那都不会是一般人物的,而且还是很不一般的那种。局长也算是猜对了一大半,张辰既是世家公子,又是特权部门,另外还是个大名人。如果这局长是个古玩迷的话,一定能够认出张辰来,不过他每天憋在这荒原上,哪有心思去关心那个啊。

张辰也同意去警局看看,了解一下具体情况,为今后在藏羚羊保护方面的捐助提前做做功课。再一个就是如果他不去的话,这些巡逻警优惠担惊受怕了说不来还会在附近跟踪保护,那可就坏了他的大事了。

局长本人带了两台车过来,再加上原先队长他们的两台车,把最后一排的座位也放下来,倒是差不多能都坐下了。局长又安排了其他的几个巡逻队员,负责把张辰他们的牦牛带到警局那边去,顺便还要用一些工具把那些被炸死的牦牛尸体也带回去,正好还省得去卖肉了。

枪支弹药和牦牛肉这些,张辰都交给警局这边自己处理了。他自己只要了两样东西,牦牛角是一味不错的中药材,牦牛鞭滋补养身也是一味中药材。那些盗猎者骑的都是驯化后的野牦牛,药效要比家养的牦牛更好。张辰准备各拿一部分回去亲自炮制,这次姜圣懿受伤,让他想到了很多,有些东西还是常备着的好。

回到保护区警局。又用了一个小多时的时间。饭菜早已经准备好了。这一路上大家都聊得很愉快,这时候也是真的有些饿了,当下都不客气,坐下就开始吃喝起来。酒足饭饱之后。张辰又和郝局长聊了一会儿,就要带着人告辞离开了,不过临行之前还是坚持把请客的费用自己出了,毕竟在这里都是比较清苦的,赚了钱大多都放家里给老婆孩子和父母用了。张辰可看不得别人为了钱难受。

对于保护区的事情,张辰也留下话了,两三天之后,他还会再来警局一趟,到时候会和距离好好谈一下关于保护区警力和装备的问题,到了那天,他们再请张辰,他也就能接受了。

离开了警局后,张辰等人再次骑上牦牛往上午他们遇到盗猎者的地方赶去。寻找迁徙路过的藏羚羊群。对于郝局长拨两台车给他们用的建议,张辰直接拒绝,那些车都是要用来随时应急的,他用了又算什么呢,他有什么急事。

牦牛的速度也不慢。轻轻松松一小时二十多三十公里,在太阳落山之前赶到了之前预定好的地方。扎下了帐篷,埋锅造饭,吃过之后早早休息。等待着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寻找迁徙路过的藏羚羊群。

张辰躺在睡袋里,听着同帐篷的崔正男和另外两个护卫队员沉沉的呼吸声。却知道他们睡的都没有那么沉,这是多少年养成的习惯,外边只要有些稍微大的动静,他们马上就会醒来。他们的习惯都很好,睡下之后就不会再说话了,张辰也不愿意打扰他们,忍着想要抽烟的冲动,开始吸收藏在戒子里那些石、木等物的灵气,现在他的意念力相当匮乏,必须时时刻刻地吸收,才能尽快恢复到原来的水平。

第二天一大早,简单吃过些东西后,众人就分散开了拿着望远镜开始观察北面的动静,等待着随时路过的藏羚羊群。一直到快要接近中午的时候,终于有一群藏羚羊从远处过来了,被护卫队员及时发现告诉了张辰。

藏羚羊的胆子很小,离近点照相都会把他们吓跑了,张辰可不想吓走了这一群好不容易等来的藏羚羊。让护卫队员们都远远退开,自己跑到藏羚羊必经之处,拿出了一块馒头大小的贡觉玛之歌,双手捧起来迎着正午的太阳,还稍稍加了一点意念力进去。

神奇的现象再次出现,当太阳光照在贡觉玛之歌上的那一刻,张辰周围近百米方圆之内,全部都被一片红光笼罩了,仿佛被血色所弥漫,又好像浓到化不开的红色烟雾,但是又偏偏能透过红色看到其中的张辰。

远处的一棒子护卫队员和郑达瓦都愣住了,这是怎么个意思啊,是张先生要升天成仙,还是要升天成仙啊,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张辰站在那里,身处于贡觉玛之歌散发出的红光笼罩下,才发现这玩意儿真是神奇得很,在人造光和自然光之下的反应截然不同,强光和弱光也会有不同,就连海拔高低都会大大不同。当初结婚的时候,宁琳琅也佩戴了贡觉玛之歌的首饰,却只是淡淡的一层红色光雾,而现在他站在海拔四千多米的地方,被头顶毫无遮挡的阳光直射,这玩意儿既然散发出这么大的一片红光来,当真是神奇到不得了啊。

站你跟陈一直在观察远处的藏羚羊,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判断完全是正确的,藏羚羊群中有的已经看到这边的红光了,正加快速度向这边过来,没有发现的也都被其他同伴的动静吸引到了这边,看到红光后也是加速奔来。

更加神奇的还在后面,藏羚羊一路狂奔而来,到达红光外围的时候,开始慢下来,很小心翼翼地向着红光内走去。走到最接近张辰的位置,居然四肢伏地跪了下来,接着就有越来越多的藏羚羊走进了红光。以同样的姿势跪在那里。

张辰把意念力散出去,到达自己目前可以探到的极限,仔细地观察着每一只藏羚羊的任何细微变化。果然是够神奇的,难关说女神的歌声可以让藏羚羊献上它的绒毛呢,张辰的一年里已经观察到了。这些藏羚羊身上的绒毛正在自然地脱落。并且从脖颈开始逐渐沿着背部和腹部向尾部卷过去,就像打好的羊绒似的,完全没有任何的杂质。最后,所有藏羚羊的羊绒都全部卷到了它们的尾巴上方。形成了一个像小号橄榄球一样的形状。

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神奇,张辰自己身在其中都有些惊呆了,他可是用最精细的方式看到了这一切,也是估计一千多甚至两千多年以来,第一个近距离看到这种神奇现象的人。这一切都只能用四个字来表达“不可思议”。

藏羚羊全部都褪绒结束后,张辰就要开始收绒了。这个时候的藏羚羊丝毫没有害怕和担心的样子,已经完全沉浸在红光的沐浴下,这一切对它们来说都是那么的享受。千百年来都没有出现过的奇迹,终于再次回到边藏高山上来了,从此以后藏羚羊又有了保护神,这就是它们的祖先一代一代转下来的希望,就连张辰也面露喜色,仿佛听到了它们的述说。

张辰没收走一只藏羚羊尾部的绒球。那只藏羚羊就会发出一声欢快的叫声,然后起身走到红光笼罩的范围之外去。等到把所有的这一群藏羚羊的绒球收起来,它们才结队向着南方继续前进,完成它们本年度迁徙的最后一程。

等到藏羚羊群去远了之后,郑达瓦和护卫队员们才从远处逃也似地跑过来。一个个的脸上都带着“求真相”的表情。家里就有人专门收藏羚羊绒的郑达瓦更是有些激动地问道:“张先生,这,您这是……,也太神奇了吧……”

张辰知道郑达瓦是什么意思。他自己现在也都没从那种神奇的感觉中完全退出来呢,道:“这就是贡觉玛之歌。当惹雍湖女神歌声所化的宝石,贡觉玛也是藏羚羊的守护神。”

“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藏羚羊现在只是会路过当惹雍湖,却不在那里停留和褪绒,原来就是因为那里没有宝石了,女神不再歌唱,藏羚羊当然不会褪绒了。”郑达瓦对这些都很了解,他们家人可是研究这方面的高手,只要张辰稍作点拨,他就能够自动脑补出所有的内容。

张辰让郑达瓦看过了收在袋子里的绒球,郑达瓦确定这些要比他们家收来的更好,这也再次证明了那个说法,活绒要好过死绒很多,这种藏羚羊一次性全部褪下来的鲜绒要比郑达瓦他们家收上来的零散活绒更加的好,这才是正宗的藏羚羊绒。

张辰在收绒的时候已经数过了,这群藏羚羊一共是三百七十七只成年羊,每只成年羊都褪下了一个绒球。护卫队员拿出专门带来的电子秤,一一称过之后,居然有近一百五十公斤,以郑达瓦的经验,分拣筛选之后可以得到一百三十公斤以上的羊绒,也就是说每只藏羚羊平均可以产绒三百五十克左右,是杀羊取绒的三倍还多。

接下来的两天里,又路过了三群藏羚羊,数量都没有之前的那群多,一共才有六百多只,取下的绒球在筛选之后可以有两百二十公斤的羊绒,加上前一次的就可以得到三百五十公斤左右,这差不多要赶上全世界每年的沙图什产量了,没想到居然是这么容易和简单。

有了这个收获,张辰也不再等了,直接带着人返回到了保护区警局,向郝局长确定,今后将会大力支持他们的工作。

没有见到真实效果之前,张辰还不能确定自己是否百分之百会在藏羚羊身上获取利润,他都愿意为了保护藏羚羊而拿出钱来。现在已经无比确定,藏羚羊可以为他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出起钱来就更加要大方了。

张辰的承诺是,由华研野生动植物保护研究中心和琳琅。艾莉娜珠宝共同为保护区警局捐款一千五百万美金,用于为警局购买各种需要的设备和设施,今后每年还会在想警局捐助两百万美金,用于设备的维护和更换;另外还会由华研出资五百万美金,开办一间专门研究藏灵验的实验室,为保护藏羚羊做更多的实际性工作。从今年开始,两间公司每年将会向警局提供一千万美金的奖励,作为对这些在藏羚羊保护工作中做出巨大贡献的功臣的奖励,直到藏羚羊再也不需要人类的保护,也能够繁衍兴盛下去为止。

对于保护区警局编制不到一百人的事,张辰也承诺会尽快进行操作,回京后就提出相关的建议,争取把保护区警局的人员数量扩大到五百人,达到一个可以保证工作到位的数量。

郝局长听到张辰的承诺,也是有些兴奋,这下终于不用再扣扣索索过日子了。不过这兴奋之中还带着一丝的担忧,道:“张先生,我知道这样做对保护区和藏羚羊都是有好处的,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也是好处不小,至少安全更有保证了工作更有效率了,就连赚的钱也更多了。可是我就怕这会好心办坏事啊,一下子把这么多资金投入进来,除了那个实验室之外,也要超过两亿了吧。咱们保护区警局突然从苦哈哈变成了香饽饽,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盯着这里的岗位呢,到时候这些钱怕是又要被某些人盯上了,这可不是两百万,是两亿啊,足够让无数人疯狂了。”

真是穷也发愁富也发愁,有钱的日子也不是那么好过,现在还只是想一想,就已经让人很头疼了。郝局长叹了一口气,接着道:“张先生你也知道,现在有正式编制的工作岗位有多缺,如果是一个每年可以额外领到十几万的正式工作岗位,到时候得有多少人打破了头来抢啊,咱们局太小了,招惹不起那些大魔王啊。本来你这是好心,可最后却被人搞了一大堆的空职位过来,人在其他地方享受着,还要领着这份薪水,不但事情工作没干,反而把这份善心给糟蹋了。我也不是危言耸听说丧气话,你说要买大量性能好的进口吉普车,可到时候这些车还不知道回事给谁开的呢,真正用来追捕盗猎者的没有,反倒是被用去追女孩子了。”

张辰很明白郝局长的担心,别说是他讲的那些情况了,很有可能连他这个局长,都有可能被调离这个发配的位置,另外“发配”来一个会拍马屁,会讨好领导的来。那可就真的是好心办坏事,拿钱堆出一大堆的贪腐官僚来,比说保护藏羚羊了,能在五年之内不灭绝就可以烧高香偷笑了。边藏这地方山高皇帝远的,遇上几个胆大的,说不定都敢把公用的枪支搞出去,到时候报个损毁还不是容易的事吗。

张辰在刚刚准备来边藏看看的时候就已经有想法了,现在的想法已经更加成熟。他就是要让这里的巡逻警都变成工资最高的一拨,就是要让这些不受某些领导待见,却能够在这苦哈哈的地方一待好几年,甚至是十几年的“傻瓜”们,过上比那些只会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狗腿子更加舒适的生活。

更何况这藏羚羊可是他要搞的一大事业,不但能够赚取大量的利润,可以吧这个生意留给子孙后代,也可以最好地挽救和保护濒危的藏羚羊。谁敢搅这个局,那就是和他过不去,他张辰岂是那么好说话办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