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七一七边藏是个好地方

七一七、边藏是个好地方

“这个问题郝局长你不用担心,我既然要做这件事,就绝对不允许有人破坏。”张辰摆了摆手,很是霸气地道:“从捐助的协议签订之后,这里就将不再归属原来的上级管理部门,所有的人事关系和行政管理都将进入民安部,由部委直属管理。”

晚上躺在帐篷里怕吵醒了别人不好抽烟,取绒的时候又不能抽烟,好不容易到了郝局长这边,没风也没雨的,张辰可是过足了瘾头。说着就把手上的烟头掐了,又点了一根,继续道:“至于人员的安排,全部都走部队退伍下来的,必须要求能够吃苦耐劳,能够扛得住这里的各种危险和工作,干够五年货十年后可以选择继续干还是回原籍,这边再从不对的退伍兵中招收新人。各种捐助资金的使用,也会有专门的账户,购买设备的购买设备,发放奖金的发放奖金,都会有专门的会计来进行审核,绝对不会让一分钱进入贪腐官僚的腰包。”

磕了磕烟灰,又道:“我这人从来不会做有损华夏利益的事,但是也不会做吃亏受气的事,而这正式意见于国于民、于人于我都大有好处的事,那我就必须要做成了。谁要是敢从中搞破坏,或者耍阴谋手段,那可就要看看他的脖子够不够坚硬了。”

郝局长静静地看着张辰,心道这位张先生看起来温文儒雅,又待人和善,可现在又是这样一副绝对不容冒犯的样子。这么大的一件事他说干就要干,而且还决不允许别人染指,单是这份气魄就让人佩服了。前两天见面的时候虽然已经尽量高估他的能量,但是照现在看来,还是有些太低估了啊,而且他的身份也绝对要更加神秘。

不过这人的能量虽大,却不是那种胡作非为的官僚,从它愿意为保护区警局做这些事上就能看出来,此人心胸之大实在难得,绝对是一个真正做大事的。即使他在这里是有利可图的。但是以他的能力,就算不做这些事,也不可能会影响到他,做这些只不过是出于本心本性的善念而已。

站起身来,正面对着张辰。郝局长深深给张辰九十度鞠了一躬。道:“张先生,不论结局如何,我代保护区警局所有的同仁谢谢你,也代表所有被保护的藏羚羊谢谢你。”

“郝局长你太客气了。我所做的这一切并不是我一个人会做,还有很多人都会像我一样去做的。只不过是我比较凑巧,比别人更早一些看到了这个情况,所以才会由我来做了而已。”张辰这到不是有多谦虚,他说的也的确是大实话。世界上搞动物保护和研究方面慈善工作的人有很多,只是因为各种原因没能做到这里而已,他本身又有利益述求在其中,还真不敢这么就接受了郝局长的感谢。

现在说什么都是空的,等到张辰承诺的事情都搬到了,捐助的款项也打入了指定账户,那才算是这件善举真正完成了,那时候再接受感谢也不迟。

当然他要做藏羚羊绒的生意,也会在很大程度上降低对藏羚羊的盗猎行为。有了品质更好。价格相对还要便宜一些,又不会违法的沙图什,谁还会去购买哪些各方面都存在不足的呢,除非是打雷劈到脑子了。没有了消费者和市场,现在的那些沙图什作坊也就生存不下去了;再加上巡逻警火力全开的打击。盗猎的成本将变得犹如几何一般暴涨;那时候还会有谁愿意在这样的事情上花心思呢,藏羚羊自然就安全了。

离开保护区警局后,张辰又带着人去到另一条藏羚羊的必经之路上待了三天,这里的藏羚羊群要大很多。三天下来又收取了能够筛选出七百多公斤好绒的绒球,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这片无人区。返回到那曲的当惹雍湖去。

返回到当惹雍湖地区后,张辰再次看着远处蔚蓝色的湖水,总觉得自己应该下去看看。好歹自己也算来过当惹雍湖了,却没能到湖底去看一看,实在有点太说不过去了。

意念力不到位没关系,可以一边下一边来探查的啊。而且也不要探查太多的地方,只是为了下一次进入湖底探探路,很快就可以上来的,否则不就是自己怯懦了吗,这个是绝对不可以的。

只是这件事不好让郑达瓦知道,否则恐怕会闹出一些不好解释的误会,一旦让郑达瓦产生了怀疑,那可真就是黄泥巴掉裤裆里了。贡觉玛之歌被称作当惹雍湖女神的歌声所化,就产自当惹雍湖,那张辰下到当惹雍湖底不是找宝石又是干什么去了呢,想要垄断所有的贡觉玛之歌就是唯一合理解释就是,张辰想要垄断了贡觉玛之歌,从此以后藏羚羊绒的生意就只能有他一个人做了。

所以张辰绝对不能让郑达瓦发现他去到当惹雍湖了,而且也绝对不能在当惹雍湖地区逗留太久,郑达瓦也是个心思细腻的人,只要都留超过两天,他一定会有所怀疑。

本来是没有的事,下去也只不过是要找一下看看,可不可能会有其他的宝贝。结果让现在刚刚建立了不错关系的郑达瓦产生了不信任的情绪,接下来汇德斋的事情该怎样去处理,边藏这边的藏羚羊绒又该找什么人来操持,总是很麻烦了。

人的心理就是这样,如果是你本来的,他不会有什么想法,最多只是会认为你命好而已。可是如果你又知道了哪里还有,却没有带他而是自己去捡了,这就会让他认为你这个人太独自,不适合作为朋友。也许郑达瓦不会那么想,不会那么想不通,但张辰还是会谨慎一些,以免让他真的想不通了。

其实从一定意义上和一定层度上来说,即使别人真的得到了贡觉玛之歌,也不一定能够做得成这个生意。羊绒不是得到绒球就可以了,还要经过很严格的筛选成为细绒,接着还有编织和纺织的工作,这两点如果没有专业的技术那是一样也做不来。

张辰能够做这个,也是得益于一些古籍的记载,古代的游人或者官吏、僧人等等,总是会把一些美好的和先进的东西带到他们所去的每一个方,每一个时期人类文明的传播和繁荣都有他们的功劳。

张辰研究文玩古物。需要了解的东西太多,只要是看到古籍善本什么的,张辰就会想办法弄来读一读,有时候遇到一些好的内容还得抄下来,分门别类地记录好了。以便于将来的学习和查阅。

这筛选藏羚羊绒。并且纺织和加工的工艺技术,就是他在几本古籍上看到后总结起来的。可以这样说,张辰总结出来的工艺结合了前后五百多年间的工艺精华,然后再去陈出新。郑达瓦家里的技术要比印度阿三手里的技术好一些,而张辰这边的工艺则是要比郑达瓦家里的更好,也可以说是目前最好的。

不说这工艺有多难,即便是别人能够得出纺织出合适的沙图什,也还是要面对诸多的困难。有没有人为你保驾护航。让你能够保得住这个生意;有没有足够大量的市场去销售沙图什,给自己带来足够的利润;怎样处理好和保护区的关系,怎么样防止别人盯上保护区警局,怎么样让其他势力不打这个生意的主意,这些都是要为这个生意所做到的,没有实力那是想都不要想了。

郑达瓦家里显然是没有这种实力的,所以说如果真的让他们得到了贡觉玛之歌,能够轻松得到绒球,不但不会给他们带来幸福。反而还会害了他们家。“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没有任何保护的能力,却在手里抓着这样一支发财利器,除了被人觊觎和抢夺之外。再不会有其他的结果了。

在当惹雍湖,张辰只打算住一天,能有机会就下去一趟,如果没机会就只能是等以后了。想要下去。也只能是在夜里,当所有人都睡了以后。悄悄摸出去。所以有时候为了别人好,还得偷偷摸摸的,这个世界其实并不是那么方正。

好在因为要收绒,郑达瓦家的人在这里修建了不少的房子,否则张辰夜里想要出们就很危险了。如果睡帐篷的话,就得四个人一顶,张辰想要出去必须先用意念力把同屋的其他人都弄睡过去,他出去以后再把里边的人恢复原来的状态,可是这样一来就容易被发现了。

好不容易等到入夜,张辰把意念力释放出去。过了这么十来天的时间,意念力的恢复很有效果,已经能够观察到八十米以外的地方了,他能够很清楚地观察到其它屋子里的动静。

在他左侧的屋子是郑达瓦和崔正男还有另一个护卫队员,右侧的屋子里是安镇忠、吴勇和另一个护卫队员,另外的也都是三人一间,可能前些天在荒原上实在有些乏了,今天刚刚回到当惹雍湖这边,除了必要的警戒之外,都已经是熟睡过去了。

张辰从自己的屋子出来,蹑手蹑脚地躲开了护卫队员们布置的外围警戒,一个人摸到了当惹雍湖的湖边。这天气太好了也不完全就是好事,现在张辰就觉得这样的天气实在不怎么样,明月当空,群星闪耀,五十米内完全能够看得清任何人和物的轮廓,这要是有个什么意外,让人怎么藏身啊。

张辰也不敢多耽搁,他只有今天夜里有机会,而且还不能全部用在湖里,从戒子中取出潜水服快速换好了,嘴巴上叼了一个浓缩氧气瓶,弯腰扎进了湖水中。

当惹雍湖不愧是边藏第三大的,张辰把意念力散出去,沿着湖堤向下潜行,过了差不过二十分钟后,向上浮出水面回头看去,居然只不过才离开岸边最多一公里的样子。张辰暗叹一声,这里的湖水也有点太深了吧,当年的地壳到底是在怎么运动的,就运动处这么个地形来,这根本就不是坡底,完全就是锥底嘛。现在都已经这么深了,如果在以前,当惹雍湖南北纵一百九十公里的时候,那得有多深啊,也不知道这湖的最深处得有多深,慢慢往前看吧。

半个小时候,张辰感觉自己还在向下走,并能没有到达当惹雍湖的湖底,而意念力探出去也依然只能看到向下延伸的斜坡。张辰当机立断,不能再这么往下继续了,要不然还不知道得走到什么时候呢。

借着就开始左右横向移动,开始寻找类似于贡觉玛之歌一类的宝石,号去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东西方向个搜索了接近一千米的距离,张辰也没有找到一块有宝石样子的东西。

宝石没有找到,倒是找到了不少的石雕,有人物也有动物,个体巨大却雕刻的栩栩如生,在这盐水湖中浸泡了不知道多少个年头,却依然没有受到盐水的腐蚀,真不知这是什么材料做成的。

张辰心想,没有找到其它的,这些石雕也不错啊,出现在这里的应该是象雄文明的作品了吧,应该对研究象雄文明有不少的用处,也算是给唐韵多增加了几件藏品。

释放出意念力去观察一下石雕的具体年代,却发现这石雕居然大部分都有八层银色的光芒,还有少数几件是六层银色光芒的,果然是淘到宝了啊,按照西方的纪年来算,这应该是史前文物了,意义重大得很啊。

意念力继续观察过去,张辰的眼睛都瞪大了,在其中两件石雕的下面,居然各压着几块绿油油的东西,以张辰在玉石方面的眼力,一眼就看出来了,这绿色的块状晶体是宝石啊。

张辰把那两件近三米高的石雕像收进戒子里,摆动着脚蹼,伸手拿起一块绿色宝石来。通过意念力的观察,这宝石的组成结构和贡觉玛之歌相似度在九成以上,连外部表现都很相似,这应该就是传说中都不存在的贡觉玛之舞。

这东西绿油油的,不知道在光线的作用下会是个什么样子,只是现在还不敢随便试,万一动静太大了,把周边的藏民们都引过来可就麻烦了,这里是圣湖啊。

继续折腾了大约半个钟头,张辰把二十多件巨型石雕收进了戒子里,又在周围用意念力连续搜索了不小的范围,共找出绿色的宝石大约四十多公斤的样子,这也是个不小的收获了。

张辰收了绿色宝石之后,看看潜水表已经是深夜快要四点了,当下立即返回到了岸边,换好了衣裳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去。

躺在**,张辰琢磨着那些绿色的宝石,实这种宝石就是因为地壳运动挤压而成的,融合了当地很多种的矿物质才形成,和贡觉玛之歌的一样,都是偶然之下的产物,也许永远都不会再有机会生成了。

不过这边藏真是个好地方啊,藏羚羊绒是个好事业,捡到了桑耶七觉士的金刚杵,今天又找到了这么多的石雕和宝石,嗯,的确是个好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