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七一八沙图什引发的烦恼

七一八、沙图什引发的烦恼

感谢:盗海大侠、心之龙、long880229同学的打赏!

感谢:心之龙、long880229同学的月票支持!

感谢:long880229同学的好评票!

还是没有求到五票,是在悲催的很啊,好在总算是把欠的都补上了,有啥算啥吧。

感谢大家的支持!

今天只不过是搜索了湖堤的一小部分而已,当惹雍湖那么大的面积,真要搜下去号不知道搜到什么时候了呢。现在意念力不济,暂时也只能到这里了,再下一次来的时候,意念力一定恢复了,到时候也不用下湖了,只要不是太大的物件儿,都可以通过意念力收起来,也省得这么提心吊胆的,怕被当地的藏民看到。

到现在,边藏的事情基本上算就算是确定了,只要返回萨城的时候和郑达瓦家商量好了,下一步就能够准备操作了。至于郑达瓦家是不是愿意,张辰觉得他们肯定会愿意的,这可是跟白来的好处一样,怎么可能会没人要呢。实在不行还可以找军方合作,那样其实更方便,只不过是需要有人专门来盯着罢了。

接下来就是要搞一个“沙图什”的加工基地,来生产各种沙图什的产品了。只是这个加工基地不能设在边藏,原材料和加工都在一地,有时候并不是什么好主意。尤其是这种相当于垄断的行业,还是在少数民族的地盘上,想要不发生摩擦和矛盾,就要把原材料和生产加工都分开,绝对不能允许两者共存在同一区域。

就算是采绒的这个环节,也要由当地的军方配合才行,张辰准备回到京城后就找人联系这件事,用每年给当地驻军捐赠两千万,来换取部队上的支持,在采绒和三个月里。所有藏羚羊的迁徙路线上,都要有部队的人帮忙巡逻和看守。这个巡逻和看守不仅仅是防范和打击盗猎者,同时也在防范那些想要打沙图什主意的人,在华夏任何人都不会主动和军队发生冲突,那后果可不是开玩笑的。那些当兵的手里端着的可不是烧火棍。是正正经经的杀人利器。一梭子子弹突突十几条命跟玩似的,和军队抗膀子就等同于找死。

边藏这边的任务,就是每年的七、八、九三个月负责采绒,然后把绒球送到加工基地去接着完成其余的工序。最后把成品送到琳琅.艾利娜。进入最后的销售环节。

在销售方面,张辰早就已经想好了,只能在琳琅.艾利娜独家销售。其它的不论是代销还是加盟,都不接受,至于直销机构。那就更是不能接受了,那会毁了这个牌子的。

这不是想要吃独食,而是要保护核心机密,只要有人参与进来了,就会开始一步步地进行蚕食,直到获得核心机密后,就会踹开这个合作者另立炉灶重开张,这样的是不论在历史上还是在现代社会,这种事情从来就没有少过。

而琳琅.艾利娜现在已经在全球大多数国家开设了分支机构。或者是有了代理商,只要依托于这些枝枝干干,完全能够让这个羊绒奢侈品牌成为全球最成功的羊绒品牌。

今年首次筛选出来的一千公斤左右的羊绒,将会被制作成为第一批进入市场的推荐产品,款式也不仅仅局限于围巾和披风。就像郑达瓦他们家搞的那样,内衣什么的都可以搞,甚至还可以搞被子之类的家居用品,相信那些世界各国的富豪和明星们一定会趋之若鹜的。

这个品牌的名称就定为“沙图什”。既然已经有了这么好的底子,不拿来用那不是傻瓜吗。印度阿三在华夏盗猎了那么多的藏羚羊,现在只不过是让他们出点利息,把“沙图什”这三个字交出来而已。说难听话,他们也没有注册这个商标啊,法律都规定谁先注册就归谁使用,这个是毫无争议且无可非议的。

为了更加打响“沙图什”这个品牌,让这个品牌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奢侈品,还需要采取一些其它的有效手段进行引导和烘托。

华金金属可以提炼纯净金属,张辰本人又是华金金属的董事长,那就从这方面做文章好了。纯净金属现在是全世界范围的一个热门话题,琳琅.艾利娜也开始销售纯净金属的首饰,只不过售价相当昂贵,一般人成熟起来还是有困难的。

普通的千足金首饰三百块一克,而纯净的黄金首饰则是买到了一千四百块一克,一枚差不多的戒指买下来,就要一万块以上,都能能买到便宜点的钻戒了。也正是因为纯净金属的稀缺性,和这种令人乍舌的价格,如今的纯净黄、铂金已经成了有钱人追逐的目标,限量销售也让很多人头疼不已。

如果能够把纯净黄金的戒指和沙图什搭配着一起买,那无疑将会让这两样东西同时成为被追逐的目标,风行、风靡,都不会是梦想,很快就可以实现。

“沙图什”因为质地柔软轻薄,一条围巾可以从戒指中穿过,所以又被叫做“戒指羊绒”。那就把最棒的戒指和最棒的“沙图什”放在一起,每买一件“沙图什”产品,就可以同时购买一枚纯净黄金的戒指。

这枚戒指也不会简单了,正是因为纯净金属的稀缺,除了华金金属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够拿得出来,所以用纯净黄金打造的戒指作为“沙图什”的防伪,那是再合适不过的了,没有人能够仿造出纯净黄金,真假“沙图什”也就很好分辨了。

除了这第一批的少量“沙图什”产品外,从明年开始想要购买“沙图什”产品的,就需要提前订购了。而琳琅.艾利娜也只接受最长两年期限内的订单,每一位消费订购“沙图什”的可回都会被记录详细的个人资料,而这些资料将会被反映在和“沙图什”产品同时售出的戒指上,作为“沙图什”产品的证书。

在戒指的外圈上,会有用英文和买家当地文字阴刻的“请保护藏羚羊和其它野生动物”字样;在戒指的内圈,则是**刻某年某月某日,某地的某先生(或小姐、女士),以及所购买的“沙图什”产品编号,如果有特殊要求。例如生日快乐之类的文字也可以代为加工。

这枚随着产品被卖出去的戒指,将会是“沙图什”消费者的荣誉,每为购买了十件以上“沙图什”产品的顾客,都将获得一只额外的纯净黄金手镯,重量会在三十克到一百克不等。同样也会作为一种荣誉。让“沙图什”的消费者享受到那种人无我有的优越感。

当然这种优越感和荣誉并不只是拿来炫耀的,其最大的作用还是在于保护“沙图什”这个品牌,保护藏羚羊。

因为收绒是完全不需要伤害到藏羚羊的,所以这其中的费用就会少很多。而且又是大批量生产制作,这种正宗的活绒“沙图什”产品,却要比盗猎的死绒产品更加便宜。

购买更便宜更好的产品,还能获得一种荣誉和优越感,也不用再担心走在路上遇到动物保护主义者来质问你披风是怎么来的。有了这么多的好处,谁还会再去购买非法的死绒产品呢,这样就会最大程度地降低盗猎藏羚羊的现象。

再配合保护区警局的严厉打击,着急了抓住就直接干掉,用不了三年到五年的时间,藏羚羊的保护将不再是一个难题。而藏羚羊的数量,也会得到大幅度的回升,那时候兴许能吃几顿藏羚羊肉也不一定呢。

就像张辰说的那样,这是一件于国于民。于人于己都有利的事情。他的目的就是把“沙图什”这个品牌打造成为像爱玛仕柏金包那样的产品,想要购买就必须提前两年预订,而且在全球各地的许可销售数量都有严格限制。通过这种品牌的胜利,来从另一个方向打击盗猎藏羚羊的行为,从而获得最后的成功。用兵法上的话来说,这就叫“围魏救赵之计”了。

第二天返回了萨城,张辰也和郑达瓦家的人见了一面,这次要谈的是大事。郑达瓦的堂哥就不能做数了,出面的是郑达瓦的老爹郑海民。一个中规中矩的生意人,从他的身上就能看出郑家的发展壮大靠的就是这种中规中矩的底蕴,在实实在在做生意的人面前,花招轨迹永远上不了台面,也玩不倒别人,最后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和郑海民谈得非常顺利,仅仅是一顿饭的功夫,张辰把“沙图什”的各个环节和各种好处讲了一下,又提出了需要郑家配合的地方,郑海民想都没多想,当下就拍板答应了。

不怕他不痛快,想要这个痛快的人多了去了。按照目前的藏羚羊保有数量估计,每年大约会有十八万只左右的藏羚羊会迁徙产仔,这十八万只藏羚羊都是可以褪绒的。只做保守估计,取其中十五万只藏羚羊的羊绒,大约可以得到羊绒五万两千多公斤。

张辰负责提供三块贡觉玛之歌宝石,由郑家派人到藏羚羊的三个产仔地点必经之路上取绒,张辰每年只取保底的四万公斤羊绒,其余的都按照五千块一公斤的价格从郑家的手里购买,但是只能卖给张辰。随着藏羚羊数量的增多,或者“沙图什”市场的价格变动,张辰的收绒量和郑家的交易价格都会有相应的变动,但是总体上还是不会降下来的,毕竟“沙图什”产品是独家买卖,只能越来越畅销。

也就是说,郑家每年只要安排人帮着去收绒,就可以得到最少六千万的利润,这样的一个超级大面包,郑家怎么可能会拒绝呢。

有了郑家这个地头蛇参与其中,又有了当地军方的保驾护航,这个生意就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

在张辰的预算中,每年都会有一部分的羊绒被留作库存,没练内功年的库存会更换一次,这样也就保证了即使郑家会闹出什么小麻烦来,也不可能影响到整个“沙图什”的运作,可以确保万无一失了。

而张辰本人也会在这个生意中赚钱赚到疯。每件“沙图什”的围巾定价为两万美金,比盗猎产品要便宜一万美金;每年的五万多公斤羊绒,可以生产相当于三十五万条围巾的产量,每条围巾两万美金,也就是七十亿美金的销售额,除去捐赠给军队和巡逻警的很少一部分,以及各地代理商的利润,还有驴来马往的费用。少说可以赚取五十五亿美金。

当然不可能所有的羊绒都做了围巾,那是绝对卖不出去的,还会有其他的产品推出,价格上也就会更高一点,张辰赚的也就会更多一点。这厮现在根本就已经对钱没概念了。

边藏的事情彻底搞定。张辰也就不再多逗留了,第二天就返回了京城。他接下来还要处理一下相关于“沙图什”的事宜,例如找人联络当地的驻军之类的,各种注册和申请的事情就要扔个宋武和沈宪波两人了。他在下一阶段的目标是美利坚。

有一句话叫做“计划赶不上变化”,也可以说是“天不遂人愿”,总之章辰就遇到这样的事了。本拉埃已经订好了要去美利坚的行程,张辰甚至连各种可能会用到的用具都准备好了,一件突如其来的事却把他给拦了下来。

张辰从边藏回到京城后。参加了一期访谈节目的录制,和几集唐韵自制国宝纪录片的录制,其他时间基本上都是配宁琳琅了。不过全区古玩市场到底是谁陪谁,就不大能说得清楚了,总之宁琳琅不会有意见就是。

史蒂芬妮娅终于接拍了一部小制作的电影,现在正在疯狂忙碌中。一位来自意大利的年轻美女导演,要拍一部华夏题材的片子,这种文化上的巨大反差也给这部片子带来了一个很大的热点,让这部名为《往事莫如烟》的电影备受关注。

当然这里边有很大的成分都是张沐在炒作。她最早就是专门做娱乐公司的,旗下阿也有不少的艺人,这种事情干起来当然是轻车熟路。史蒂芬妮娅才刚刚接拍第一部片子,就已经被炒到如此的火爆,隐隐有碾压同年龄段所有导演的势头。连一些比较大的青年导演也都感觉到了压力,这影视圈是要刮洋风了吗。

但是斯蒂芬妮娅的心态很好,面对众多媒体的追捧和热炒,她并没有失去那颗为艺术去追求的心。并没有丢掉为了什么去奋斗的理想。

这洋丫头现在都快成华夏通了,忽悠人的本事也是见风长。一张巧嘴把她的这部电影说得天花乱坠,还加入了许多华夏神秘和伟大的地方,居然从她的老家意大利忽悠来了一个很不错的摄影师,还从她原来的同学中忽悠来了一个音乐制作,两人也心甘情愿地给她当牛做马,这让张辰很是惊讶了一番。

在张辰前往美利坚之前,史蒂芬妮娅已经带着她的剧组前往影视基地了,丫头一门心思想要派出好作品来,把自己的出山第一战打得漂漂亮亮的,如果能拿一两项奖回来就更好了,哪怕是小一些的奖都行,这个队信心的建设很有效的,绝对是正能量。

张辰送走了史蒂芬妮娅,看着“漂亮母亲”号穿过云层,转身返回到家里,开始整理他自己的东西,这一趟的美利坚之行不会太轻松,话说老美的便宜没那么好占的。

去到美利坚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实地观察一下,看看到底有没有真正的古遗迹在那里。确定之后接着就要开始买下那块土地了,这个过程也许需要三天,也许需要一个月,总之会是一件相对麻烦或者绝对麻烦的事情。

买下土地之后,就要开始建筑围墙了,为强要尽量建得高一些,能够在三米甚至五米以上是最好了,然后再搞一个大大的纱网天蓬。这样就能够完全把外边的视线遮挡起来,包括远处大楼上的望远镜,还有也许会路过的飞机。

他要在那里边干的可是挖坟掘墓的事,虽然说这种事在美利坚是合法的,只要你在自己的土地上就没问题,挖出来的东西也会归个人所有。但是他要挖的是什么,美利坚境内很有可能是为一的古文化遗迹,这要比发射卫星差不了多少,美利坚缺社么,缺的不就是历史和曾经的文明吗。真要是这件事被别人知道了,张辰说不得又得去联邦调查局喝杯茶了,在那里它将会逼迫签署那块土地的转让协议,如果不签的话,那就连命都不会留下。当然程序上是这样,遇上张辰。就不一定了。

张辰需要准备的东西太多了,需要带的人也太多了,到了那边以后说不定还得雇佣一个小型的工程队,搞他那所谓的沿河游乐场开发计划。

就在张辰办妥了一些事务,准备第二天就前往美利坚的时候。电话响了。拿起来看看,是史蒂芬妮娅的号码。这丫头不时刚刚去到影视基地没多长时间吗,这是又有什么事呢。

“辰,这里有人不讲规矩。我被他们欺负了,他们不许我们的剧组进场……,呜呜呜……,辰,你快来救我啊……”接通电话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张陈旧听到了史蒂芬妮娅在电话那边的哭述。

这丫头一向都是很坚强的,这时候哭成这样子,得受了多大委屈啊。张辰忙问道:“妮娜,你遇到什么苦难了,慢慢跟我说一遍好吗,我会很快赶到你那里,放心,不会有任何时的。”

听着史蒂芬妮娅在电话那边哭哭啼啼的说了半天,张辰总算是明白了。她们的剧组本来已经预订了影视基地的一个片场。但是在去到影视基地的时候,却被告知那个片场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有人使用了,史蒂芬妮娅拿出自己的租用协议来讲理,结果却被对方蛮横拒绝了。说什么外国娘们儿跑到华夏来撒野,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真以为影视基地是好惹的吗?

这个片场是史蒂芬妮娅精挑细选才定下来的,最适合这部片子的拍摄,为了配合这个片场,剧组已经完全按照这个片场之多和购买了大量的道具。如果这时候换别的片场,不只是经济方面会有损失。就连影片本身的质量也会大打折扣。有时候一部电影的好坏,很可能会取决于任何一个不曾注意到的小细节,取景就更是重中之重了。

史蒂芬妮娅可不是什么好欺负的,当下就要打电话报警,说是遇到了诈骗,结果对方却像没事人一样,只是告诉史蒂芬妮娅,那个片场是人家在半年以前就定下来的,办事的人没有记录在案,所以才有第二次租给了她,就算是去法院打官司,也只是那个办事人员的问题,和影视基地没有任何关系,想报警就随便。

史蒂芬妮娅不会不讲理,但是却也不是随便就能骗了的,一个月前来定片场的时候,已经把所有的问题都考虑到了,其中就包括有没有重复租用,对方还问过了所有的工作人员,表示没有任何问题,现在为什么就提前半年租出去了呢。

这丫头来华夏这半年多,也学会了不少的东西,先把剧组的成员安排了,然后自己换了一身装扮,混进了影视基地去。到了她定下的片场那里,大门紧紧地锁着,里边连个虫子叫都没有,哪来的剧组呢。又装作找不到片场的演员,在附近问了好几个工作人员,都说那片场就闲着呢,从去年开始就没用过,也没听说有人在半年前就定下,如果是那样的话,公司就会有通知的。

丫头终于火大了,跑出去和工作人员开始争论,里边明明是空着的,也没有租出去,为什么要违反合同……

对方影视基地的人反正就是那副半死不活的语气,道:“你这人怎么就没脑子呢,你说这事是我能管得了的吗,我只不过是一个办事的小员工而已,这事你跟我说有什么用,我也是人家说什么我说什么,你要是想闹市,那就去找能做主的闹去。”

这话倒是提醒了史蒂芬妮娅,直接找到了影视基地的老总,说明了情况后,要求对方遵守协议规定,否则她就要去法院打官司。

影视基地的老总再次给史蒂芬妮娅做了解释,钠原子的确是别人半年前就租下了,但是人家一直没有用,可钱却是交着呢,所以者用不用的就是人家的事了,影视基地也没有办法。

总之是闹来闹去扯了半天下来,史蒂芬妮娅总算明白了,对方就是在故意刁难她,专门给她设置障碍,让她的这部电影拍不成。哪怕是打官司,对方也无所谓,大不了就是赔偿史蒂芬妮娅一点定金而已,可她的电影却是没办法开拍了。

史蒂芬妮娅气坏了,一个人坐在影视基地大门外边哭了一气,这才想起来给张辰打电话。张辰在史蒂芬妮娅的严重那简直就是无所不能。只要张辰出马,任何时都能够妥善解决。

张辰冷静分析了一下史蒂芬妮娅现在的情况,影视圈里的人就像一部电影一样,也是好人、坏人、烂人,什么人都有。有些人为了挡住别人扬名立万的机会。不惜下血本打官司、住院多恶心的事都能干出来,只要能拖住对方的脚步就好,哪怕是损人不利己,也要比别人出名强太多。

史蒂芬妮娅现在遇到的。应该就是这种情况了,她只是一个新出头的导演,在影视基地这些地方还没有设么人脉和影响力,想要欺负她是很容易的。如果后边再站着一个有高人支持的年轻导演或者演员,那影视基地就更有底气了。总之最后这件事还是会不了了之的。一个年轻的导演,得罪就得罪了,有什么了不起的,全华夏的年轻导演那么多,想要出名还早着呢,真要是出了名,那大不了去道个歉那就好了吗。

可是这回头一想又觉得不对,史蒂芬妮娅这段时间以来都是在跟着大牌导演学习,又有张沐力挺热炒。只要不是傻子就能够看出来,这丫头的来历没有那么简单。现在的人都精着呢,这么炙手可热的新人,所有人都巴不得捧她,还会有哪个年轻导演或者演员能不开言道这种地步。把史蒂芬妮娅得罪的死死的,结下这么深的仇怨。

要知道影视圈的仇怨是最难消散的,没见那么多影视圈里的大仇家吗,二十年、三十年过去了。还是一见面就会爆发。就像某两位天王一样,当年因为一些小时。某人就说了谁谁谁和我不时朋友这样的话,结果两个人到现在也互不待见。

史蒂芬妮娅这种现在就能看出来,将来必定会火得一塌糊涂的人,你现在得罪了她,还得罪的这么死,这不就是给今后埋雷吗。不说以后的事情,就说眼前吧,她背后明显就站着张沐,得罪了张沐那是什么概念,影视圈没有人会不知道吧。

所以这件事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在背后给史蒂芬妮娅下绊子的应该不是影视圈的人,影视圈的人还没那个胆子得罪张沐呢。

可是史蒂芬妮娅在京城或者在华夏并没有什么仇家啊,也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哪来的这么大仇恨呢,要把这丫头辛辛苦苦弄到现在,已经搞定了三分之一的电影给毁了呢,这人到底是什么居心啊。

左思右想都没有个结果,张辰也不能让史蒂芬妮娅就那么干等着,只好时先暂时放下去美利坚的事,把这件事处理了再说吧。这件事背后肯定不简单,也许就又是一个什么政治阴谋也说不定,总之那些卑鄙的家伙们现在总是盯着龙城张家,盯着自己,就盼着能找到个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情,然后大做文章呢。

张辰让史蒂芬妮娅先回酒店等着,他会在最短时间内赶到湖城影视基地,在他去之前不要再和影视基地有任何联系,如果对方主动联系,就说会有专门的人来处理的,总之别搭他们的茬就好了。

放下电话后,张辰就给张沐拨过去,问道:“小沐姐,湖城影视基地是怎么回事,有什么背景吗?”

“啊,你不知道这个?亏你还是那么大文化公司的老板呢,连这个都要问了别人才知道,说出去得多丢人啊。湖城的影视基地是赣南岳家人搞的,不过不时岳家本家,是分枝的一个外姓亲戚,你知道融西投资吧,就是湖城影视基地的母公司。你怎么好端端问起这个来了,在那边有事?对啊,妮娜就是去湖城拍片去了,该不会是那丫头在湖城影视基地出事了吧?”

“可不就是吗,那丫头刚才给我来电话,哭的那叫一个惨啊,我都听不下去了……”张辰简单把史蒂芬妮娅在影视基地遇到的事情说了一下。

张沐也觉得这件事情有点怪,道:“要我着这后边一定有阴谋,而且很可能还是针对你的阴谋,你仔细想想,最近有没有什么不对劲或者犯了错误的地方,岳家那些人可是恶心到极点了,就跟水蛭一样,随时都在等着机会往别人身上钻,然后就是开始吸血了,你可得小心应对了。我觉得这件事不简单。你最好是回家里跟长辈们商议一下,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风吹草动的,或者是岳家最近又盯上什么事情了。”

张辰觉得张沐哟点过于紧张了,笑着道:“我知道是岳家就行了,我身上无官无职的。就算他们想针对我。也得找到个合理的借口吧。总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就因为我帮着妮娜说两句话就要把我怎么样了,不说龙城张家的为例,就是我自己现在也不是那么简单了。他们干什么都要掂量掂量。”

“要不你还是去美利坚吧,湖城的事我去跑一趟好了,别误了你的正经大师。”张沐知道张辰这两天是要去美利坚的,这时候如果去了湖城,美利坚的行程肯定就要推迟的。

张辰隔着电话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总感觉这件事和我又设么关系,不亲眼看看总是放心不下。你忙你的吧,手上一摊事还没着没落呢,再跑一趟湖城,你真能忙得过来吗。”

和账目的电话结束后,张辰就直接去到了机场,安排航班到湖城去。这件事越想越让人觉得神秘,好像这一切的背后有一个什么事情在牵扯着似的。不把这件事搞清楚,张辰真的是没心思去美利坚了。

在酒店见到了史蒂芬妮娅,这丫头得知张辰要来帮她处理这件事,在就已经把烦恼忘得一干二净了,正抱着果盘在那看电视呢。

把张辰让进客房后。欢快地道:“辰,你快进来,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是有什么解决的办法了吗?”

张辰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件事并不是因为史蒂芬妮娅才闹出来的,而最有可能的那个人应该是他本人。

搓了搓手。道:“妮娜。我必须要给你道歉了,因为这件事很可能是因为我得罪了一些人,或者是他们有什么目的要在龙城张家身上实现,所以那些人就把主意打到你头上了。”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不是一家人吗,他们这样做是对的,如果是针对别人的话,还有什么意义呢。”这丫头倒是个能想得开的,笑呵呵地道:“现在我们最重要的就是把他们的目的挖出来,然后再一举击破他们的阴谋诡计,那样他们就完全落空了,这不是很好吗。”

张辰在心里暗叹一句,丫头你行啊,现在知道说这些了,刚才也不知道是谁哭哭啼啼地向我求救,总不会是换人了吧。

既然对方时在这样耍赖的,那么就看看他到底要耍个什么,张辰再次和史蒂芬妮娅去到了影视基地,见到了影视基地的老总。

那老总应该是认识张辰,或者说是他手里有张辰的照片什么都,第一次见面就很热情地向张辰伸出了手,道:“张先生你好,远道而来辛苦了,今天这件事实在是不好意思啊,那位顾客的确是在……”

张辰可不想听他废话,直接伸手拦住他,道:“我不是来听你后说废话的,那片场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妹妹交了定金却用不上,或者说怎么样才能让她用上本该属于她的片场,你也不用想太多有的没的,实话实说就好了。”

对方显然没想到张彻一上来就这么直接,有点一下自反应不过来了,这还像是在谈判吗,不都是因该你拿出一点来,我再拿出一点来,大家就这么相互拿着,直到最后某人没货可拿了为止的吗。为什么这个张辰一上来就是这样的态度呢,实在让人受不了啊。

张辰就是要让他受不了,这样他才能最快说出真正的目的,否则还真要像谈判那样,你来我往唇枪舌剑才行吗。

“呃,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前两天刚从边藏回来,据说那边的藏羚羊很漂亮,而且据说现在已经有人在做藏羚羊绒的生意了,我那个朋友也想靠这个生意发点小财,张先生这边有什么好的建议吗?”影视基地老总还是没能实话实说。

张辰给他补充道:“你那个朋友姓岳吧,他年龄那么大,应该去不动边藏了,应该也是听别人说的。所以他听错了,这件事上据我所知,没有任何插手的余地。所有的事情都是那个开发商一手策划和搭建的,台子稳不稳只有他自己清楚,换了别的人上去。怕是一步都没走就被摔死了。你要劝劝你那个朋友啊,有的事差不多就行了,老是死缠烂打的多没意思,非要跟在人家屁股后边捡芝麻,为什么不自己想想办法呢。

我听说你那朋友在年前的时候就想要告人家公司的黑状。结果差点被判了个诬告。还搽脸个连坐了,现在怎么又跑出来想占人家便宜了,真不怕吃得太多消化不了给撑死吗?”

岳家的消息很灵通啊,这才几天的时间呢。就已经被他们得到消息了。这家人也真够贪婪的,还想要在沙图什的事情上插一手,搞什么联合开发。[9398]

你能开发什么,是开发市场还是开发沙图什啊,人要是无耻到这种程度。还真是无救也无敌了。本来就是水火不相容的两家,你自己是什么德行自己不清楚吗,为什么会被龙城张家列为不欢迎的家族你自己不明白吗,现在居然还能这么不要脸,明白这就是要来从人家的口袋里抓钱啊,实在是没有形容词可以用了。

还美其名曰什么联合开发,就你们赣南岳家那几苗蒜,能开发出什么来,你们最大的能耐就是把吃下去的东西开发成肥料。除此之外在没有特别突出的贡献。

影视基地老总没想到张辰这么直接,而且还夹枪带棒的讽刺了岳家好几句,也用上了威胁的语气,道:“张先生,你可要考虑清楚了啊。那个买卖不时谁一个人就能干的了的,大家一起发财才是硬道理啊,何必高的两败俱伤呢?”

张辰点上一根烟,不屑道:“切。两败俱伤?就凭你们岳家也配说这四个字?你们有什么资格能两败俱伤,就凭你这么个破影视基地还是凭你那个狗屁投资公司呢。我看也是个皮包吧。合作开发,那你说说看你们能提供什么资源,能提供什么技术,能提供多少资金?

那个开发计划纵沟投资超过了三百亿美金,再加上特有的技术,整个项目价值几千亿美金,不是我看不起你们岳家,你们能出得起这个钱吗?其实我真的挺恶心你们的,没事干就知道在别人屁股后边搞鬼,有什么时候哦偶你们也站到前面来,堂堂正正干点啥呀,真实让人看不起,鸡鸣狗盗就是为你们岳家专门定制的。”

因为说话比较块,猛地停下来抽烟也便快乐,一口就把剩下的小半截都给抽了,张辰又点上一根,才道:“你就这么点能耐了吧,用这么一小小的破影视基地就要为难我妹妹,真实想高兴想疯了。听说你的那个什么狗屁投资公司是在港岛上市的,对吧;这个影视基地也在投资公司名下,对吧;那好,老子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财大气粗。”

转头又对史蒂芬妮娅道:“妮娜,你先别着急,用不了三天的时间,这间影视基地就是我们公司的了,到时候你随便在哪里拍都可以。”

拍了拍史蒂芬妮娅的肩膀,拿出电话来拨了出去,对面接电话的正是沈宪波,很少有人知道,他还是一个绝对的操盘高手,而且认识不少这方面的朋友呢。

“老沈,快点开始吧,对方已经等不及了都,三天时间够吗,我给你最大的权限,想用多少钱用多少钱,只要能在三天之内把这个什么投资公司给我砸下来就行。好,我挂了。”

说完张陈旧拉起史蒂芬妮娜往外边走去,边走边对影视基地老总道:“我说你不想打开电脑欣赏一下吗,你们的股票也会告诉你一个成语,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