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729章 榜样的力量无穷大

第七二九章 榜样的力量无穷大

美洲是一个相对没有什么文明历史的地区,所谓的美洲三大文明,其实也就是美洲三大文化,玛雅文化、阿兹特克文化、印加文化,都是不足以称之为“文明”的。这三家的文化,都是脱胎于奥尔梅克文明,或者接受了大量的奥尔梅克文明,才得以发展和兴盛。确切地说,奥尔梅克文明才是美洲文化的根源。

而这些文明或者文化,都是在中美洲或者南美洲出现的,北美洲并没有什么文明和文化。能够在美利坚境内机缘巧合地出现这么一处古文明遗迹,足以令所有人惊讶万分。

张辰到阿拉巴马州来,就是为了亲自确定并且取走这座奥尔梅克文明遗迹,如今已经是大功告成,也就没有再留下去的必要,及早回国才是硬道理。

阿拉巴马州的事情他都已经安排妥当了,工程的事根本不用他操心,蓝图的人会全部都搞得妥妥帖帖。遗迹也会有印尼反政府组织的人来取走,他只需要在第二次引回之前再来一趟阿拉巴阿马州,把这处工地搞塌了,消灭所有的罪证就万事大吉了。

而遗迹捐赠的事情,也都早已经在他的计划之中,这处遗迹将会被一些已经不知其名的人,在三百多年前的时候,从法属路易斯安那省挖出来带走,人后辗转流离落到了捐赠方的手里,再捐赠给张辰的唐韵。

遗迹被取走的时候,这块地方还不属于美利坚呢,美利坚人想要也没有什么理由和借口。他也可以吧时间再往前推移一点,定在法兰西人统治这里之前,但是拿呀昂的话,就享受不到从别人手里搞走东西的快乐,也不能结结实实地抽当年那些列强的脸,所以法兰西这块是必须留下的。

可说到最后,这些东西也不是法兰西的,归属人早已经搞不清了。又是失踪了两千多年的遗迹,还是有人捐赠的,也就只能是属于唐韵了。这样做不过就是为了恶心一下某些国家而已,想要回去也不是不行,把当年从我们这里偷走抢走的宝贝都送回来。也许会分你一点无所谓的东西回去。否则一切免谈。

结束了阿拉巴马州的事,张辰还要去一趟洛杉矶,朋友之间就是要相互有走动才能叫朋友,否则那就只能叫熟人了。别说什么君子之交淡如水。二十年不见依旧如故,那些都是扯淡的话,只有在没办法相见的条件下才有可能成立,却也不是一定的事情,有机会走动而不走动的。那就根本不能叫朋友了,甚至连熟人也算不上。

另外张辰还要亲自了解一下琳琅.艾莉娜在美利坚的经营状况,据说是因为有三大明星代理和亲自代言,火爆的不得了,京城那边接收的订单也一直没有断过,他很想看看这牌子在美利坚是怎样的一种火爆疯狂,也为下一步的“沙图什”品牌进军美利坚探探风水。

在洛杉矶待了两天之后,张辰返回了京城。这下可算是有空了,好像又回到了当初刚刚来到京城的时候。每天早起锻炼、吸收灵气,然后出门去憋宝捡漏,或者在家里看看书写些东西,倒也过得轻松自在。

九月十五号,又一个好消息传来。让张辰小小得意了一把。他因为发明负压力下的份子状态提纯技术,得到百分之百纯净的物质,被提名为零六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候选人。得不得奖的不好说,不过这入围就算是肯定。至少面子是大大滴有了。

其实它能够被提名也是很正常的,他本人就是瑞典皇家理工学院和挪威的奥斯陆大学的荣誉博士。瑞典皇家理工学院有不少的教授都是瑞典皇家自然科学院的院士,而瑞典皇家自然科学院的院士和挪威的奥斯陆大学都具有提名的资格。

现如今世界范围内的高校排位之争一直都如火如荼,一个能够拥有诺贝尔奖得主的学院,不论这个得主是荣誉博士还是正牌博士,只要有这么个人在,其排名也会大大提前。张辰又是瑞典和挪威王室成员的朋友,彼此之间关系很要好,给他提名也算是卖了王室一个面子。于公于私,他们都有理由给张辰提名,这是双赢甚至多赢的买卖,不干的是傻子。

像这种消息,一般都会传得很快,比长了翅膀还要快很多。没过两天的时间,张辰得到提名的事情,就已经在华夏各大高校、国家科研部门、政府高层之间传遍了。甚至连三晋省都有些要沸腾的样子,这个被提名的人可是从三晋出去的啊,张镇云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恭维一句:“张省长,你们家的那外省可真是了不得啊。”

最先得到消息的是华夏科学院,华夏境内出了这样一个人才,怎么能不让人兴奋呢,这可是大大的荣耀啊。科学院高层紧急开了一个碰头会,决定要把张辰这个年轻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候选人吸收到科学院的队伍中来,必将对科学院的发展起到重大作用。

三晋大学里已经传疯了,走出一个获得诺贝尔奖提名的人,而且还是很难得到提名的物理学奖,几乎所有的晋大学生都开始寻找张辰在晋大的痕迹了。可找来找去,却没有在历届的物理系毕业生中找到有张辰这个人,该不会是肄业的吧。

不过很快就有最新消息传来了,这个张辰不是晋大物理系的,而是历史系和金融系的双学士,和物理系根本不沾边。原本有些兴奋到快要发狂的物理系学生们,发现这位师兄原来并不是物理系的,并不是自己的正牌师兄,顿时间那点兴头落下去不少,这种打击不要太严重才好。

反倒是历史系和金融系的学生们欢腾起来了,原来物理系也不算什么吗,还得我们历史系和金融系的为你们去争光,今后可要多多努力了啊,别给学校丢脸,别给我们两个系丢脸。

那些听过张辰在晋大作报告的学生,明显要比其他的学生更加兴奋,他们是曾经近距离接触过张辰的。尤其是见识过张辰怒斥马艳萍的学生,耳边再次响起张辰当时的话,从这时候开始,张辰已经成为了唯一的偶像,什么明星歌手之类的全部都弱爆了,完全没有存在感。

晋大附中的校长和老师们换了一大批人,因为有了之前的教训,现在的校风严谨得很,学习氛围也大有进步。他们也得知了这个消息,谁曾敢想到,晋大附中居然出了一个诺贝尔奖提名的人,这对一所学校来说,无异于是天大的骄傲之一了,不次于走出一位国家领导人啊。

附中的老师们很想庆祝一下,也很想跟学生们说一说,激励一下学生们的学习热情,可是想起当初张辰的话,附中并没有教会他什么有用的东西,这时候拿人家来庆祝,这不是找不痛快吗。

最后还是新任的校长鼓足了勇气,拨通了人教厅长的电话,希望厅长大人能够请示一下张省长,附中是不是可以搞一个庆祝。

张镇云哪能不知道张辰当初是在火大什么,那些话又是说的什么意思,现在那些害群之马已经被全部清退了,附中本身并没有什么错的,庆祝一下当然是毫无问题的了。

毛爷爷的话果然没错,他老人家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这句话再一次得到了证实。自从张辰得到诺贝尔奖候选人提名的消息传开之后,在很多的中学和高校,都展开了相关的讨论和学习。

尤其是在张辰学习过的晋大和附中,更是激起了一阵努力学习争当栋梁的热潮,很多学生都把张辰当做了学习的榜样和目标。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晋大的附中的学习质量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为社会贡献了大量的精英人才,成为了成材率最高的学校。而晋大的历史系和金融系,也成为了第二年高考学子填报志愿最多的,让晋大的校领导和两个系的老师们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关于科学院提出申请,吸收张辰进入科学院的事,最后还是拿到了张镇寇的桌案上,这个是别人都不好发表意见,正能是让他这个张辰的大舅来发愁了。

张辰那小子什么都好,干什么都能干出彩来,只要不是和他有什么仇怨的,每一个认识他的长辈都会很喜欢。可就是太不愿意受约束了,一个政治二局的大校特别观察员,还是老武和老姜联合设计施压才让他应承下来的,这回再让他近科学院去,怕是根本不可能了。

实话说张辰还真是不愿意,他的主业是什么他自己清楚,搞这些东西其实就是玩票性质的,不可能向别人一样全身心地投入进去,有那功夫还不如去研究一下那些古人流传下来的秘技呢,但有所获就会比搞这些有意思。

张镇寇也很明白,这是根本不用去和张辰说,那小子根本就连考虑都不会考虑,很委婉地替张辰谢过了科学院领导的厚爱。至于进入科学院的事,是一个字都没提,让科学院的一干领导们郁闷无比,难道我们这个华夏最高等的研究机构就这么没有吸引力吗。

张辰的主攻方向就是历史文化和古文明,要是科学院在古文化方面有强大的研究体系,并且能够超越唐韵,兴许还有那么一星半点的机会,否则一切免谈。

如果科学院的领导们能够愿意放下架子,去到唐韵的研究中心看看,就会知道,张辰真的是看不上他们。和唐韵的研究中心相比,科学院也许足够的“权”,但是在“威”方面就要差太多了,半官僚主义的学者,真的能干出什么大动静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