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730 我也去摘葡萄吧

第七三零 我也去摘葡萄吧(今天一万三千字,求票)

今天虽然三更,但是也有一万三千字了,大家有票的就捧个票场吧,没票的捧个其它场也好,拜谢诸位了!

虽然有说法,诺贝尔奖候选者的提名名单会被封存五十年,但那都是针对过去的说法了,在如今这个资讯急速爆发的时代,想要藏住什么秘密已经成为一种不可能。连美利坚911事件的真是策划者都能浮出水面,其他的什么秘密还有隐藏的可能吗,只是看有没有人元气去挖掘了。

对于自己被提名为诺贝尔物理学奖候选人的消息传开这件事,张辰没有做任何的表示,只要最后不会因为这个而不给他发奖,其他的就完全可以不考虑。

而在他本人来讲,这个奖项又或者没有,都不会对他的生活造成任何影响。他拿出那个金属提纯技术来,并不是为了得什么奖,而是为了给华夏找到一个可以更加强硬的支点,让华夏的声音在世界权力版图上占到更大的份额;自己也能够因此而获得一定的利益,和一些友好的团体结成同盟,这样就足够了。

一个奖项而已,拿与不拿都只是一个奖。在得知自己被提名的时候,张辰的确是感到了一些兴奋,毕竟这是全世界最大的奖项之一,也是在科学界最重要的奖项,能够得到这个奖,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个成功。

可也就是那么一个短暂的兴奋而已,他看的要比一般人更清楚和透彻,心理却要比一些利益有关这更加淡然和无所谓。从他建立中金金属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注定了结局,这个奖项对他个人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了。

说难听点的话,也是相对的大实话,真正在世界权力版图上有了更高的地位,还发愁一个什么奖吗。这回的诺贝尔奖几乎已经可以肯定有他的份了,就以他现在在世界权力版图上的地位,给他发这个奖是必须的。也就是在向他,向华夏示好。

争执从来都不是温情脉脉的,在表面的公平、公正与公开背后,永远都不可能是真正的“公”,即使在冷战的时候。不也有个“战”字在里边吗。只要是和利益有关的方面。就会存在正是的阴谋与妥协,人类社会永远都不可能摆脱阴暗面的存在,它是主流社会在面具下的缩影,也是主流社会永远不可能被分割的一部分。

张辰对这些太清楚了。虽然他确定自己的提纯技术绝对可以凭据实力获得这个奖项,但是因为有了各种利益的牵扯与加入,让这个伟大的奖项有些变了味道。所以,他对于自己得到这个奖项的提名,甚至是最终得奖。并没有什么太多喜悦的心情,反而要比不知情的人更加平淡。

这也是张辰为什么不愿意走上政治之路的原因之一,他本人不惧怕任何的银幕,但是却不愿意去玩弄阴谋权术。他玩的是文明,是大量的前人所见后人难闻的秘术,在这个行当里边他可以得到更多的快乐。子要掌握了足够的文明,掌握了足够的人类文明秘术,财富更是不在话下,他现在的财富还少吗。这里边有些事政治可以带给他的。有些确实政治本身所不具备的,所以政治这个大多数人都趋之若鹜的名利场,对于他来说反而是吸引力最小的。

在外界对这件事传的纷纷扬扬,有很多人都在讨论他和诺贝尔奖的时候,张辰却没有站出来发表任何的声音。好像他本人还不知道这件事似的。

京大和华大凭着近水楼台,想要在第一时间触摸一下张辰这轮目前最亮的明月,希望张辰能够到学校里去做一个报告,给那些莘莘学子们说点什么。鼓舞一下有些日渐消沉的学习积极性。

京大更是有自己的算计,想要趁着在这个机会聘请张辰为历史系的客座教授。张辰在收藏界的名声和地位是什么样子。现在大多数人都是很了解的,但是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名声与地位,就不是谁都能够明白的了。想要在收藏上达到一定的巅峰,就必须要对历史有全面的了解和掌握,成就越高,所需要的知识量就越丰富,这个是完全不可逆的。而张辰,在二十多岁的年纪,就达到了这样的一个高度,可以想象他在历史方面的造诣已经到了怎样的境界,那绝对不是一般的历史学界能够相比的。

如果张辰可以到京大的历史系当个客座教授,不用他讲太多的课程,甚至每学期有一、两堂大课就行,最主要的是能够请他帮着带一些研究生,去参与唐韵的研究项目。唐韵再历史和文物方面的研究实力是有目共睹的,也是业内公认最强大的,各个研究小组的成员都是收藏界和考古界的顶级权威,京大的一些教授也参与过唐韵的研究小组,深知其中的厉害。如果能够参与一到两个唐韵的研究项目,对于任何一个学生都是最难得的收获和学习机会。如果能够因为成绩不错而留在唐韵,那简直就是大机缘了,全球最大的古文明和历史研究机构啊,学习历史和考古的人所求的不就是这个吗。

外界的人不了解情况,都以为唐韵的研究中心其实是在研究古董,搞复制和技术还原;有明白一些的人也最多是认为唐韵再研究各种文物的知识,想考古那样去逆向研究历史。其实真正行内的人才明白,唐韵最大的研究课题几乎都是历史研究,以海量的古籍收藏,和涵盖各个历史时期的文物收藏,去复原历史上的一个个真相。就像研究日本天皇家族历史那样,揭开一千多年历史的真相,还世界一个明明白白。

华大也有自己的想法,希望张辰能够客座一下物理系的教授,虽不可能达到像历史系那样的效果,但是有一个诺贝尔奖提名甚至是得奖者坐镇,华大的物理系足可以月上另一个高度了。不过这个想法应该是很难实现的,张辰连科学院的院士都不干,一个华大的客座教授想来是更不会稀罕的,可万事都有例外,万一人家对于教授下一代比较有兴趣呢。

但是很可惜,几乎所有想要找张辰的人都联系不到他。张辰突然之间就消失了一样。打电话到唐韵去,张辰已经好些天没有露面了;打电话到蓝图去,张辰已经好些天没有露面了;打电话到藏协和宝协去,人家那么忙,哪有时间天天来坐班啊。你们可以去唐韵问问。

想要找张辰的人有很多。能够找到的人却很少,有些不甘心的还把电话打到了汉府酒店、游艇会、星光文化等等可能找到张辰的地方,可得到的答复却是一样的,张辰好些天没露面了。不过最后也有灵通人士想到了一个办法。也许在古玩市场可以找到张辰,可古玩市场那么多,那么大,到哪去找呢。

很多认为自己有正经事,有正经大事要找张辰的人都找不到。可田乃昘、卢俊义等没什么正经事的人,却正和张辰坐在汉府大酒店里喝着茶,准备享受一顿御膳呢。

被诺贝尔奖提名了,不管张辰怎么理解,对于朋友们来说这都是一个大事,张辰必须要豪宴群友才行。丰盛的御膳大餐,收藏级的名烟名酒,统统被摆上了桌面,张辰也笑着收了大家的一顿打趣和祝福。

庆祝后的第二天。张辰还是继续消失,钻到了郊外的实验中心去,和褚铁眼捯饬起了瓶瓶罐罐。爷孙俩商议合计了两天之后,终于拿出了一个可行的方案,挖土和泥地又弄了两天。二十多只一米高的大陶罐子从窑炉里被取了出来。

张辰在买下那座琉璃厂的院子后,看着里边满园的葡萄架子,当时就有了一个想法,准备要亲自酿造一批葡萄酒看看。如果效果还不错的话。接下来就可以年年都酿一些,在这个城市已经被被高科技和现代化严重污染了年代。能够在京城喝到自己酿造的葡萄酒,实在是一件令人身心愉悦的事。

在旅游项目的开发计划展开之后,张辰又有了在合适的项目中增加酒庄的念头,例如美利坚阿拉巴马州的那块地方就很适合种植葡萄树。今后总要建设几处不同的酒庄,如果能够有一套自己独特的酿造方法,酿出及高品质的葡萄酒来,对于整体的旅游项目和汉府酒店等项目也是一个很大的好处,现在不如就自己先尝试着做起来。

大陶罐烧制好的第二天,张辰就出现在了琉璃厂的汇德斋后院。院子里的葡萄都已经成熟了,正是采摘下来酿酒的最佳时机。

当初这院子的老主人也是个会享受的,院子里的葡萄树全部都是优质葡萄品种,其中有八个品种是最适合酿造葡萄酒的,如适合酿造红酒的赤霞珠、品丽珠、内比奥罗和桑娇维赛,适合酿造白葡萄酒的赛美蓉和雷司令。

还有几个品种是适合用来直接食用的,有欧美杂种的红瑞宝、黑奥林,也有引进的西亚原种马奶,都是相当不错的品种。另外还有少量的提子品种,和几株鲜食、酿酒皆宜的麝香葡萄。

张辰准备了二十多只大陶罐,就是按照这院子里的内容准备的。其中有十六只罐子准备用来酿造那八种最适合酿酒的葡萄品种,十只酿造红酒,留至酿造白葡萄酒。另外他还准备用其他的食用葡萄酿造一些,也许就会有新发现也不一定。

还有三只罐子是专门为无花果准备的。张辰当年曾经喝过一种用大枣酿造的高度白酒,那种一入口就从嗓子眼烧到胃里的感觉至今难以忘记。红枣酿酒之所以度数高,就是因为有足够的甜度,而无花果叶有足够的甜度,张辰想试试看,能不能酿造一种极高度数的无花果酒。

汇德斋的员工也已经知道张辰被提名诺贝尔奖了,听说张辰来了,都挨个儿跑到后院去和张辰打招呼。今天的张辰,在她们眼中是全新的,是一个颠覆了概念的人,就连看起来也和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

这件事对于她们来说还是很新鲜的,一个在古玩行里名声显赫热人物,突然之间成了物理学方面的顶尖高手,这样一个事实的确需要用一段时间来消化。

不过这并不能影响到她们对张辰的崇拜,张辰是她们真正的大老板,这一点是大家都清楚的。如果买下原来书店的人不是张辰,她们现在估计已经分别处于不同的岗位了,根本不可能还想原来一样工作在一起。更不可能拿着如今的高新。

员工的忠诚度和向心力其实也很简单,只要你愿意尊重他们,愿意把自己的利益拿出一部分来和他们分享,他们就是全世界最好的员工。张辰在这一点上做得很好,他把汇德斋的一小部分股份分给了店里的员工。让她们有了当家做主的感觉。员工当然要为了老板和自己的利益更加奋发努力了。

至于什么所谓的高品质管理,张辰根本不会用在汇德斋这样的地方,满打满算超不过五十个人的单位,搞那么多的条条框框干什么。只要让员工知道自己的利益适合汇德斋的利益绑在一起的,汇德斋的股东们都是古玩界的大拿,好好干必定会有前途,这就足够了。

在真正的系统管理,那至少都是要用在像唐韵、琳琅.艾莉娜和克威游艇会那个级别的公司才会有实际意义。甚至是再大一些的海外旅游项目才能用到。至于汇德斋这个们目前还只是一间古玩店的公司,如果郑达瓦能够把它发展成为一个古玩界巨无霸的时候,才适合用系统的管理,现在说那些都是扯淡,只会让员工认为老板太苛刻。

南瑮是所有员工中最活泼的,也是工作能力最强的,现在已经被郑达瓦提拔为汇德斋的副经理,如果再有一间店开张营业,这丫头估计又要高升了。

她是第一个跑过来和张辰道喜的。笑眯眯地对张辰道:“张总,恭喜你了哦,我以前真是想都不敢想,古玩行居然能出现一个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候选人,怎么看这件事都不科学啊。可这样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而且就发生在我的身边,还是张总您本人,我也就只剩下恭喜了。”

张辰对这个小丫头还是比较欣赏的,小小年纪就干作为大家的代表站出来帮所有的同事说话。还能够帮助比较困难的同事争取条件,单是这种担当和胆量。就足以成就她的未来。而且在后来的学习中,南瑮也表现出了不错的学习天分,对于各种知识的掌握都很快,也很稳当,所以她才有机会被郑达瓦提拔,如果没有张辰点头,谁说了都没用。

看着这个将来也许会被重点培养的丫头,张辰笑着问道:“怎么,我就不能得个把其他的奖项吗,谁说咱们古玩行的人就不能在其它方面有出头之日了。真要说起来啊,这有真才实学又博学多才的人,在古玩行里是最多了,哪一行没出头的机会,咱们古玩行也得有。”

“什么啊,张总你这可就冤枉死我了。我可没说您不能,我也没那个本事。这诺贝尔奖是多了不得的世界级大奖啊,不是说古玩行的人,就是物理学界的人,又有几个能够得到呢。我是说,如果是别人得了这个题名的机会,我兴许还会有些怀疑;但是您的能耐那是出了名的,跨界都跨到没边了,我这里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怀疑,正能是真心实意地祝贺您。您怎么能这么……”

说到这里的时候,南瑮突然说不下去了,她本来是想说个这么不识好歹,可又想到面对的是自己的老板,这不是找着挨批呢吗,谁敢这么骂自己老板啊。

“这么什么,后边没好话吧,没好话就别说了,今天罚你帮我摘葡萄。这院子里的葡萄树你也是了解的,每种都给我摘一半下来,一定要小心,弄坏了一颗,我就扣你一百块。”南瑮做事很小心仔细,有那么点张辰做事时候的意思,张辰本来就有心请她帮忙的,这时候正好顺便了,出发什么的当然只是玩笑,真要一颗扣一百块,估计南里要在汇德斋白干很久了。

南瑮刚刚说话差点说过了头,恨不得马上自动消失掉才好,这时候张辰让他摘葡萄,就想得到了大赦似的,风一般地拎起一只装葡萄的筐子就跑。

刚跑出去没多远,就撞在了一个人身上,还以为是其他的股东来了,心说自己今天真是倒霉,连连在股东和老板手里做错事,刚要抬头道歉。却发现是曲莲。

伸手拍拍胸口,压下内心的慌张,道:“莲姐,原来是你啊,还真是差点把我吓死。也得亏是你。真要是再来一个股东。我估计就不用干了。”

“嗯?你犯什么错误了,没有惹到张先生吧?你平时很稳当的啊,今天是怎么了,家里有事还是什么其它的呢?”曲莲年龄偏大了一些。是当初留下来的人中年最年长的,但是靠着自己的努力,已经是仅落后于南瑮的员工,现在都是二楼的主管了。就是因为他的努力和进步,店里所有的员工。甚至连郑达瓦都很尊敬她,员工们有点什么事也都愿意和她念叨念叨,渐渐地成了一个类似于政委的角色。

南瑮还惦记着自己的惩罚呢,虽然张辰说扣钱的事她也知道是玩笑,可是她却不能不把老板的话当回事,这个惩罚的任务还是要好好完成的。赶紧把自己刚才差点说错话的事给曲莲说了一下,然后就跑去摘葡萄了。

曲莲摇摇头,继续往张辰那边走去。张辰的优秀是所有人都了解的,这些年轻的员工们在张辰面前多少都会有些表现的意思。虽然不会有涉及到男女之情的意思,可谁不愿意在这样的一个老板面前展示一下自己呢。

张辰看到曲莲过来,也笑着和她打招呼,他对曲莲的情况也有了解,在心里也有些敬佩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活得很坚强。也活得很自在,足以作为现代女性的典范了。

她男人在几年前车祸去世,因为是责任方,还赔偿了别人不少钱。公婆因为她生的是女儿。在那之后就和她没来往了,她自己的父母去世比较早。没依没靠的,只能自己带着女儿过。期间也有不少人看上了她的姿色,提出了诸如包养之类的要求,都被她一一拒绝了,宁愿带着孩子过苦日子,也不愿意让着自己的人生染上任何的污点。

之前在书店工作做的时候,就因为长得漂亮被其他同年龄的同事所排挤,又因为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比较紧张常常被其他人挖苦讽刺,总是联合起来把最苦最累的事都留给她来做。在那样的情况下,她都没有改变自己的原则,依旧是带着孩子苦苦坚持着。之前的那位老先生和张辰说过不少曲莲在困苦条件下的坚强和拼搏,这个人品性那是没得说了,哪个老板有了这样的员工,都不会感到是一种负担的。所以张辰才会给了她一个不错的机会,让郑达瓦多多关注一下曲莲,只要能力过得去,就可以优先提拔。

曲莲对张辰的感激也不弱于对那位老先生的,她也是三十多岁的人了,经历过的事情并不少,自己能够得到重用与提拔,肯定是张辰说了话的,否则那么多年轻人都可以培养,凭什么郑达瓦单单选择她呢。要说郑达瓦看上她的姿色了,那完全就是荒谬,郑达瓦的女朋友他是见过的,绝对要比自己漂亮,那么原因就只有一个了。

“张先生,您好。我听同事们说过您的事了,能够得到诺贝尔奖的提名,可真是太了不起了,我祝贺您。”曲莲并没有叫张辰老板或者张总,而是跟着护卫队员们一样喊他“张先生”,因为他知道安镇忠那帮子人对张辰都是最忠心的,她自己也对张辰拥有绝对的忠诚,所以她觉得自己也应该这么喊。

张辰对曲莲是很尊重的,知道她专门到后院说这句话并不是表现或者讨好拍马屁,而是真的从心里祝贺,笑着道:“谢谢!那我可就借你吉言了,等我真的得奖那天,我一定请你和店里所有的同事到汉府去吃一顿,好好庆祝一下。”

曲莲和张辰随意聊了几句之后,又说起南瑮的事,道:“张先生,南瑮是个不错的员工,有能力也有干劲,她说了什么您千万别往心里去,她并没有恶意的。”

张辰都被曲莲在这这番解释给逗笑了,这绝对是个好人,笑着道:“再怎么样,我看起来真的是那种说不得话的人吗,别担心了。”

本来是想帮着南瑮说几句,却没想自己又差点说错话,曲莲暗自叹了一口气,摇摇头道:“我还是去和南瑮一起摘葡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