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743章 隋唐第一超女

第七四三章 隋唐第一超女

印度阿三最终还是没能见到伯爵大人,缅甸公判结束后,张辰和宁琳琅带着孩子去往英格兰,一应的事务处理完毕后,也要在欧洲住上一段时间。

张愍夫的授勋仪式搞得很隆重,不但有为数众多的英格兰贵族参与,也有不少的欧洲其他国家的王室和贵族前来观礼,这样一个小男爵的授勋仪式,可以说是极为罕见的了,而这一切都因为这小家伙有一个好老子。

想来,这孩子长大后想要拼爹的话,还真是很有战斗力的,未满周岁就已经引起了诸多国家王室和高层关注,后边的人生也一定会更加被关注。到时候他只要站在那里喊一句“我爸是张辰”,只要他不是搞得天怒人怨,相信单凭张辰一个华金金属董事长的名头,就足以让这个世界上大多数的国家为其撑腰了,当然龙城张家的孩子也不会浑到拼爹那个程度。

在英格兰住了两个多星期,张辰也应阿布的邀请,去到斯坦福桥球场看了两场比赛。出于自己内心的一点恶趣味,张辰在看第二场球的时候,帮着切尔西把两颗射歪了的球高金了对方的球门里,创造出了英超历史上最不可思议的两颗进球。

这两场比赛都是以切尔西的胜利告终,尤其是那两颗本应该让人极为失望的射门,阿布好像是一个很迷信的家伙似的,把这两场比赛的胜利全部都归功到了张辰的身上,直说是张辰为他的切尔西带来了幸运。搞得球队总教头魔力鸟同志一阵无奈几欲跌到,如果全靠运气的话。还要教练做什么呢。其实第一场球张辰什么都没有做,第二场也没有做什么太大的帮助,只不过是个人恶趣味,其它的三个进球都和他没关系的。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去和对手对抗,运气再好也不可能最终胜利的,很显然现在的切尔西有这个能力。

在伦敦期间,张辰一家还受到阿布的邀请,去他的古堡庄园做客。这种城堡在英格兰的上流社会中是一种很重要的存在。就像每一个小女孩都会喜欢芭比一样,每一个上流社会的成员都会喜欢城堡,能够拥有的则是其中的闪光人物,而城堡越大就越是会受到尊重。

阿布本不是英格兰的贵族,但是他如果想要打入英格兰上流社会的圈子,就必须做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所以他买了一座很大的城堡。

张辰对于各种古文化都有着精深的研究。对于英格兰在古堡文化也很了解,之前没有孩子,弗雷德里克自己也有庄园,就没有想这个问题,现在才觉得自己早应该买一处这样的城堡才对。

连阿布这个外来的家伙都有了,自己的妻子贵为女伯爵。居然都没有属于自己的城堡,简直是太说不过去了。长期以来都在华夏生活,忽略了宁琳琅在英格兰的身份,虽然yinwie各种原因不会有人说什么,但是肯定会有人在背后议论的。要知道嚼舌根可是人类,尤其是女性的一大特质。没有了这一项,生活都会很无趣的。

从阿布的城堡出来回到弗雷德里克那里,张辰第一时间找到了老岳父,希望他可以帮自己打听一下有没有大号的城堡出售,他想要买那么两三处来,作为宁琳琅和儿子名下的财产。

弗雷德里克知道他们一家三口今天去阿布那里作客了,也知道女婿为什么会这么做,看到女婿这么为女儿着想,心里满是安慰,这小子的确不错。虽然买城堡的费用相当不菲,后期的维护等等费用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一般的贵族也都不会去购买,但是这小子可有的是钱,根本不会在乎三两座城堡的开销,也就笑着答应下来。

不过这城堡可不是想买就能有的,正常情况下只能是等着有人卖。弗雷德里克还建议张辰,可以去找他那些王室的朋友帮着问问,他们认识的城堡拥有者更多,消息也更灵通一些,而且知道是张辰购买的话,说不来还有有人主动要求出售呢。

张辰虽然不是很专心做生意,但是他在商业上的灵感和分析能力还是有一套的,说到购买城堡,很快就想到了自己在华夏投资的酒店项目,这城堡酒店布政使欧洲的特色吗。

对弗雷德里克道:“岳父,你为什么不在欧洲收购一些城堡,然后全部改造成为城堡酒店,做一个全欧洲连锁的城堡酒店项目呢。只要有合适的城堡买下来,这个作起来应该不是很麻烦吧,如果财务方面有困难的话,我这边还有钱可以投进来的。”

“呵呵,这个还是你们年轻人来做吧,如果你们没时间照顾的话,我帮着你们打理就好了。你要知道,有些遗产税是很高的,如果能够直接挂在你们的名下,或者是孩子的名下,那就最好了。”

避税问题一直是所有有钱人都在研究的一个课题,尤其是税率颇高的遗产税和赠与税,简直就像扒皮剔骨一样,最终自己所有的财产都会进入国家的要报,子孙手里其实并留不下多少。

弗雷德里克显然很早就再考虑这个问题了,说起来也头头是道,给张辰连解释带指点地说道:“当然,这种方法也不是最好的,只是因为孩子还小,先采取最稳妥的办法罢了。其实还有其它的方法可以操作,而且效果也要好出很多,例如通过离岸公司持股和遗产基金、保险避税等方法。”

说完见张辰点头,表示自己明白这里边的问题,又接着道:“你知道吗,我再很早以前就在操作这件事了,艾莉萨还在五岁的时候,我就在以她的名义在很多行业进行投资;在她十六岁之后,更是以她的名义办了好几个离岸公司。通过交叉持股的方式,让她对我名下所有的产业持有大量股份。真要算起来,她的财产要逼我的多太多了,只是因为不想她有太多困扰,所以没有告诉她而已。如果我或者你的岳母任何一人有一天发生了意外,另一个就会把这一切告诉她;如果我们两人都发生了以外,也会有律师来告诉她;不过现在看起来我需要改变一下了,我名下的财产需要给我的外孙来继承。”

张辰硬是没想到,原来自家老婆也是个大富婆啊。从五岁时候开始就已经家资颇丰了;自己这老岳父也是个老谋深算的,差不多在二十年前的时候,就已经在为女儿谋划未来。看来这资本主义国家里,法律也并不是那么毫无漏洞,全天下哪里都一样,只是做事的人高明不高明之区分而已。

购买城堡可不是一时之间就能办成的事,留存下来的古堡就那么多。中世纪的就更是少了,即使再有钱,没人愿意出售也是毫无办法。张辰一边拜托老岳父弗雷德里克帮着扫听,一边在和宁琳琅去欧洲各国观光的同时拜托朋友们帮忙,至于什么时候能买到,就要看机缘了。

这次来欧洲。除了儿子授勋之外,就是要陪宁琳琅到处走走看看了。再怎么说宁琳琅也还是青春年华的女孩,在这个女孩子都顾着享受青春生活的年代,她就已经为自己生儿育女了,如果还不能在其它方面做点补偿。自己这个做丈夫的也有些太失职了。

欧洲的面积是世界第二小的,却有大大小小四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两个人也没那么多时间把这些国家全部走一趟,这一次更是因为孩子还在伦敦,也就是在周边的一些国家转一转,顺便去看望一下朋友,权当是散心了。

宁琳琅很喜欢荷兰的花海,这次带着孩子回英格兰办事,正好赶上了时机,当然是要去过把瘾的。同时也要拜访一下老朋友艾克豪森王子,这位在很多事情上可没少给麦克唐纳家撑场面,张辰当然也要有些回报,一份数量不少的纯净金属许可订单,就是再好不过的礼物了。

拜访过了老朋友,送上了自己的礼物,这可是一份相当又分练内功的礼物了,足以让荷兰王室都有了动静,艾克豪森的母亲,荷兰王国女王,也亲自召见了这位华金金属的主事人,并且宋杀光了对张老爷子的问候。

有了艾克豪森的陪同看花海,自然是要比一般时候更加惬意和过瘾,王室的花田无一不是请最好的匠人精心打理的,就连荷兰的贵族们,都不一定能有这样的机会,也让宁琳琅过足了瘾。

张辰和宁琳琅都是习惯了淘宝捡漏的人,每走到一处总会去当地的旧货市场、古董店转上一圈,在欧洲的这一趟自然也不会错过了。有时候和宝贝的缘分就在一时间,这次错过了,很可能就再没有下次了,古玩行、收藏圈的人,大都有这样的习惯。

荷兰是一个相当开放和自由的国家,这里也被称为古惑仔的天堂,很多有些身份的古惑仔都会选择这里作为避难之所,或者退休之后颐养天年的所在,从几十年前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改变。

所以荷兰的华人相对还是很多的,而华人多了,华夏的物件就会多起来,逐渐形成一些汇集各种华夏物品的大商户,他们之中就有不少是以经营古旧物为主营的,到了荷兰淘宝,有些店是不容错过的。

看过花海之后,就是淘宝的时间了,张辰和宁琳琅虽然年轻,但是在古玩行理那可都是“老人”了,根据自己的经验选择了最有可能出漏的几家,一路看下去。

果然在一间叫做“富宝行”的店里,看到了一件可以说是华夏历史上绝无仅有的物件,也是一段被掩盖了一千多年的历史真相存在过的证据,一枚黄铜铸就,镶嵌着宝石的凤头大印。

张辰和宁琳琅进店的时候,那枚大印正在一位顾客的手上,那顾客翻过了大印看了看印文,念道:“飞凤大将军李莲英?”,念罢哈哈笑了几声,又道:“老板你这玩笑开的有点太大了吧,李莲英那是什么人物。一个阴阳人而已,还飞凤大将军。你这是在搞无厘头吧,不过还是很好笑的。”

老板有些不大高兴了,脸色一沉,道:“这位先生,我并没有和谁开玩笑,也没有兴趣搞社么无厘头,这东西本来就是这样的,而且很明显据那个看出来是个老玩意儿。您要是看不上可以放下,但是请别随便说否定的话……”

老板的话还没说完,顾客倒有些不高兴了,两眼一瞪,很是不耐烦地说道:“我说你这人什么意思啊,我说说就怎么了,就兴你买假货。就不兴别人说两句啊,这都什么道理嘛,真实莫名其妙,我还不买了呢,这大印你留着自己玩吧。”

说完也不再等着老板回话,直接把那大印往原本的盒子里一扔。也不怕给磕着碰着,转身扬长而去了,留下身后老板很不客气的鄙视声音。

大印还在顾客手里的时候,张辰就看到了,同时也对那枚大印仔细观察了一遍。三层红色的光芒,这是隋唐时期的物件。那为顾客自己不识货,错过了这么好的一件宝贝,却还要说老板在耍无厘头,这就是典型的和宝贝擦肩而过了。

张辰走过去指着装了大印的盒子,对老板问道:“这个我看一下好吗?”

“这可是正经老东西,两万块不讲价,如果你也认为是无厘头的话,那就请你离开吧,我这里不接待不识货的人。”老板还在为刚才那位顾客的话生气,说起话来也有些不太客气。

张辰倒是不在意这个,他的确是看上这枚大印了,也真正能够直到这大印代表的是什么,本来还准备着好好讨价还价呢,听到老板说两万欧元,登时都不知道怎么个还价了。

笑着从老板手里接过大印,再次仔细观察过后,确定完全没问题,也不管老板是否愿意,还是按照老习惯开口压价:“两万有些贵了吧,这东西是老物件不假,但是具体什么年代的却不好确定,买下来也是有一定风险的,一万块怎么样,合适的话我就要了。”

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倒是有些眼光,能看出这是个老物件,老板对张辰也感兴趣了,抬眼仔细看了看张辰,确定不是本地熟悉的华人,道:“这东西虽然说不清来路,但老东西是肯定了。本来是不讲价的,不过看你年纪轻轻的眼力倒是不错,应该也是从国内来的吧,一万肯定是不行的,一万无千欧元,不能再低了。”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张辰以一万两千欧元的价格埋下了这枚“飞凤大将军”印,又看了看确定店里没什么太值得出售的东西后,才和宁琳琅离开。

刚一出店门,宁琳琅就两眼闪着神光般地看着张辰手里的盒子,问道:“师兄,原来那个三公主叫李莲英啊,真是想不到,居然和清末的大太监同名,这名字的确是被侮辱了。”

宁琳琅是女性,思考特定问题的时候,自然会有些偏向性,对于一个太监毁了一个历史上威风凛凛女将军的名字,言语之中多少有那么一点不太畅快。

张辰也是觉得有些着实可乐,笑着道:“是啊,我也没想到,原来这位‘隋唐第一超女’居然是叫‘李莲英’,这名字真实被那太监给糟蹋了。”

“咯咯”,宁琳琅被张辰这个很具有现代感的称呼给逗笑了,嗔道:“师兄你真是的,人家是隋唐第一女英雄好不好,怎么能用‘超女’来形容呢。虽然你对历史上李渊父子的行为看不上眼,但是这位平阳三公主可是真真正正的女中豪杰,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吧。”

张辰也是呵呵一笑,道:“我这个‘超女’说的可不是选秀的超女,而是你说的那种超级女豪杰的超女。想想这李莲英带着数万的人马威震关中,在李渊和李世民父子的宏图霸业中立下了无数的汗马功劳,她死后李渊还下诏加前后部羽、鼓乐、班剑、虎贲、甲卒送葬,又赐谥号为‘昭’,如果不是对大唐江山有着天大的功劳,怎么可能有这种待遇。要我说啊,如果他不是女子,怕是烟凌阁上就要换一个人了,说他是隋唐第一号的超级女性绝对不为过。唯一有一点就是,这名字实在是让人尴尬,那死太监怎么好死不死的就去了这么个名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