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744章 单挑王与西楚霸王

第七四四章 单挑王与西楚霸王

两人一边说着隋唐超女的问题,一边继续向前逛过去,不多时看到了一座中式风格的建筑,门前的牌匾上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华武堂”。

看到前面的华武堂,宁琳琅也来了精神,道:“师兄你看,那边就是华武堂了,老板家里有家传的长拳和谭腿,据说最擅长的是虎鹤双形,早荷兰的华人圈里很有名声和地位,不过我没有见到过他们授徒。只是知道他们家开武馆的同时也做古玩生意,外公就曾经在他们家店里捡了大漏呢,我们快进去看看吧。”

两人进了华武堂正门边上的一间店面,也就是宁琳琅所说的古玩店了,只是里边的确没什么漏可捡,唯一能让张辰看上的,也就是摆在书架角落里的一本古籍了,书衣上只有两个字“无量”,看来应该是道家典籍了。

张辰本就是道家弟子,对于道家典籍自然会有一种亲近的感觉,走过去翻开,却发现里边大有乾坤。这居然是一部道家音乐典籍,而且里边的内容还是上古时代传下来的,就连张辰这种正经读书破万卷的,都没有见过听过,更别说是看过了。

这部古籍虽然只是北宋刻本,内容却是上古道家音乐典籍,张辰看着里边的内容,的确有很多生奥的地方,甚至有些文字在张辰看来都很生僻了,不由得暗暗想道:如果所料不差的话,这应该是一部孤本了,这样的东西流失海外实在可惜。虽然现在还在华人或者说是华裔手里,谁又能保证迟一天不会流传到洋人手上呢。

道家上古典籍被洋人收藏。那得是多大的耻辱啊,张辰是绝对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的,不论要花多少钱,这本典籍一定要带回华夏去。

这可不是淘宝捡漏,而是要保护祖宗蒙典,切不可犯了见到文玩古物时候那种就想着捡大漏的毛病,否则可就愧对祖宗了。

张辰不停地提醒着自己,两手问问拿着典籍《无量》走上前去。问店内的服务员,道:“你好,这本书多少钱?”

“先生您好,这是古代刻本的古籍,具体年代不详,但应该是明代时期的,售价十万欧元。”虽然到现在还没人能搞得明白书里的内容。但是却不妨碍有人能够看出这本典籍的年代,服务员对于价格记得很清楚。

十万欧元还真是不贵,一点都不贵,也差不多符合一般明代中期文稿的价钱。但是真正的价格,可就不是这么一点了,北宋刻本能够保存得如此完整。一点不比当初在吴世璠宝藏理的那些宋版古籍差,而且还是上古典籍,十万后边加个零都不够啊,没想到还是给捡漏了。

买下这本《无量》,张辰就准备要和宁琳琅离开了。却听到后边门外传来一个声音:“今天就给你们上第一课,看到在这边架子上的兵器了吧。在这些都是华家先人从深山中找到的,每一件的分量都不清,至今还没有谁能够耍得动。我华家祖上也留下话来,如果谁能够耍得动一百招以上的,那件兵器就归谁所有,你们如果有不信的,可以上来是这耍一下,不过要是砸着了,我可不负责任,自己找地方治去,因为那是你自不量力……”

张辰听到这话,也有些好奇了,祖上从深山中招到的兵器,还谁耍动一百招就送谁,看来这兵器不是简单物件啊。

有些动心的张辰停下迈出去的步子,转身问店里的服务员:“你们后边应该是练武场吧,我刚才听说有什么兵器,谁能耍动就送谁,真有这么一回事吗?”

服务员看了看张辰,这身体看起来倒是还不错,可是要比起华武堂的几位大弟子来,就真的不够看了,连他们都耍不动,你去了也不过是看看就算了,能不能抬起那把十多斤的大铁枪来都是问题,更别说耍了。

不过对待客人的规矩还是懂的,服务员并没有把自己的心思表露出来,客气道:“这位先生,的确是这样的。我们这里本身只是一间武馆,古董生意并不是主业。我们华武堂在鹿特丹经营已经有六十多年的历史了,是荷兰最大、弟子最多的武馆,我们最大的招牌就是信守承诺,如果您真的能耍得动,就可以把兵器带走。如果您向试试看的话,我可以安排人带您到后院去。”

这服务员还真是不错,随时都不忘了给武馆做做广告,不过话里边的那种自信,却是表露的再明显不过了。

宁琳琅看这个服务员笃定认为张辰耍不动他们的兵器,就忍不住想笑,张辰的力气有多大她是很清楚的,单臂就有吃哦阿果两千斤,双臂就更可怕了。她曾经亲眼看着张辰一只手抬起了唐韵一只近三千斤的大鼎,耍个百八十斤的兵器还不是玩似的,看来这间武馆今天留不住他们的镇馆兵器了。

和张辰交谈的那个服务员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叫了一声师爷,有把张辰想要到后院练武场去实施那几件兵器的事情说了一下,然后又“嗯、嗯”了几声,挂了电话后就亲自带着张辰和宁琳琅去往后院了。

来到后院练武场,张辰看到大约有三四十个穿着黑色练功服的年轻人正站在那里排着队,一个个挨着上前去举一下一个兵器架上的几件兵器,但是在举过之后,确实没有一个人敢耍上两招的,显然那些兵器的分量相当重。

张辰仔细看着兵器架上的五件兵器,分别是剑、槊、枪、戟、弓,侧柱上还挂着一壶箭,大约二十来支的样子,边上一只人形的架子上则是一套全身的铠甲;包括那壶箭在内,每一件兵器都泛着乌光。就像是刚刚打造出来似的。

看着看着,张辰眼里都快跑出星星了。这些兵器可都是真正的宝贝啊。在意念力的作用下,所有的几件兵器表面都流动着六层护着七层银色的光芒,兵器的材质也不是一般的金属,或者说并不是地球上应该有的金属。也就是说,这几件兵器都是两千多年前有人用陨铁打造的,而且通过材质可以看出来,这些兵器是一套的。

陨铁分为很多种,能够两千多年不生锈不腐蚀。甚至连一点氧化都没有的,却是极为罕见。能够找到这么大量的罕见陨铁,打造成为一套兵器,这兵器的主人绝对不会是个小人物,而且还是个很不一般的大人物。

再仔细观察几件兵器的表面,通体乌黑,锋刃处在乌光中伴随着一阵阵的寒意。让人看到了就有些发冷的感觉,不用试也能知道,这些兵器的锋刃达到了怎样恐怖的程度,吹毛立断应该是小菜一碟了。

在每一件兵器上都有一个相同的标记,剑身、弓臂、槊杆、枪柄、戟杆和头盔、护心镜上,都刻着“霸王”两字。从字体嵌入的程度和材质的硬度来看,应该是在打造的同时完成的,否则不可能这么整齐。同样在每一件兵器上“霸王”两字的相背一面同样位置,则是刻着“问首”、“擎天”、“夺魂”、“天龙”、“追魄”和“龙鳞”的字样,应该就是这兵器的名称了。

两千一百年前到两千二百二十年千之间的这一百二十年中。能够耍得这种超级重型兵器,并且能够耍得好这么多种兵器。且又能搞到这么些同样材质陨铁兵器,还能够敢用“霸王”这个称呼的人,除了西楚霸王项羽之外,还能有其他人吗?

想到这里,张辰是满心的欢喜和兴奋啊,只要能耍得动一百招就给你,看来这些兵器就是专门给自己留着的啊。正所谓“天予不取,比遭横祸”,怎么说今天也要把这些宝贝东弄走了,除非这武馆的人自食其言,当然也不能白要,钱还是要给的,赠与的东西可以收回,卖出去的就不能了,张辰在这方面意向讲究,绝不留下后患让自己闹心。

张辰心里正美着呢,就听练武场边上一个有如洪钟一般的声音响了起来:“不知是哪里来的朋友,要试试我华家的‘霸王武库’,这可是二十多年来的第一次,希望不要让老朽失望啊。”

张辰转头看去,场边上站着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身形高大,孔武有力,一看就知道是功力有成之人,这应该就是“华武堂”的馆主了。别看这老人已经七八十岁,即便是十来个身强力壮的年轻人,也远远不是他的对手。

主人家发问了,张辰也礼貌地上前去,朗声道:“华夏陈氏门下弟子张辰,张晋伯,见过前辈。刚才在前边店里,听到练武场上说,如果能够耍得动这里的兵器一百招,就可以得到兵器,晚辈也是习武之人,想要试上一试。”

“哦,陈氏门下弟子,你师父是哪位,冕之先生是你什么人?”看来这是个和士们有渊源的,又喊太师叔陈志远的表字“冕之先生”,想来应该不是敌对的了。

张辰想到对方可能是师门长辈的朋友,当下执弟子礼见过这位老人,道:“家父是敬之师祖的二弟子。”

“哈哈,真是想不到啊,数十年之后,在这异国他乡居然遇到了故人之后,实在是有缘。我当年和冕之先生曾有一面之缘,奈何却是我即将随家父远渡重洋,如今想起来真叫人唏嘘不已啊。冕之先生可好?”

“回前辈,太师叔他老人家精神矍铄,每天还要打一个小时的拳,偶感风寒也会很快回复,身子骨健朗如昔。”

“好好好,昔日故人大多都已经去了,我远走他乡,甚至连声音都没能再听到,当真是叫人惋惜。我有生之年,还要再回华夏故土,生于斯、长于斯,自然也要葬于斯;你这次回去先待我向冕之先生问好,待我回到华夏后,还要亲自去拜望冕之先生。”

老人听到昔日古人依然健在的消息,心中也是激动不已,连“生于斯、长于斯、葬于斯”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可见身在异国他乡的人有多么思念家乡祖国。

随即又仔细看了看张辰。眼神中带着意思疑惑,道:“晋伯啊。我看你气根沉稳,隐隐外散而不见消损,难道你已经内气小成了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许还真能耍上几下,你来试试看。”

张辰闻言也不客气,向老人抱拳行礼,道了声“请前辈指教”。就走向架着盔甲的架子,开始一件件披挂起来。

看到张辰并没有直接取用兵器,而是先要披挂盔甲,老人不由得到吸了一口凉气,这年轻人看来是真有两下,居然敢于披挂上阵,看看他到底能耍几招。

张辰披挂妥当之后。先是取了名字叫做“问首”的双手剑,这对剑每一柄重三十七斤多,张辰双手使剑,就像抓着两把轻飘飘的木剑一般,丝毫不见有吃力的样子。

一套八八六十四式的浑天剑法刷了两遍,一招一式都是那么标准。没有拖泥带水,没有后力不继,也没有一点点的生疏,行云流水地就打完了。

本以为张辰披挂上阵会用大家伙,却没想到他选的是剑。让一边有些期待的老人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沉默了。但是张辰一套剑法耍下来,各种的正确和标准。让老人的双眼中又焕起一丝神采。

本以为张辰耍玩了剑法,就应该把铠甲也解下来了,却没想到他又拿起了擎天槊,又是一百多招耍下来,脸不红气不喘,就像刚刚来到后院时候一样的神态,最容易乏力的双臂和双手,也都依然稳健如初。

这还没完,张辰放下擎天槊,又拿起了八十一斤的夺魂枪,放下夺魂枪又拿起了八十九斤的天龙戟,都是一百多招耍完了款款放回原位后,再拿起另外一件来。

到了耍最后一件追魄弓的时候,因为在院子里实在不好开工,配备的箭支也都是异常珍贵的宝贝,张辰当然不会舍得败家到那种地步,直接拉开弓做引箭待射状,然后再放松弓弦缓缓回到原位,这可是要比单纯的射箭难多了,让弓弦复位时候的难度最大,需要拉开弓弦时候至少三倍以上的力道,这么着一百下玩下来,足以说明张辰能够驾驭这把弓了。要知道这可是一把五石弓,重六十五斤,就算最熟练和最力气大的箭手,也不可能来这么一百下的,而张辰却能够在穿着一百斤左右铠甲的前提下,连续把四件重量及兵器各耍了一百多下之后,才开始拿起这把弓的。

耍玩之后,张辰来了一个收功式,紧接着又是一招漂亮的“霸王卸甲”,把铠甲整整齐齐脱了下来又整整齐齐地又挂在了架子上。

“华武堂”的馆主老人有些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身后一干弟子们更是都被惊呆了,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啊,也太夸张太变态了吧,我们连一件都耍不动,他却能够连着耍了至少六百招,还要不要让人活啊,这么多年的功夫都练到狗身上去了。

片刻之后,关注老人才恍如梦醒一般,喃喃自语道:“我毛成龙活了一辈子,今天总算是开眼了,这小家伙岂止是内劲小成,明显就已经是大成了啊,江山辈有人才出,我华夏武道后继有人了,后继有人了。”

接着又是失神片刻,才又走到场中,对已经气定神闲地站在那里的张辰道:“好,好啊,晋伯你不愧是陈氏门下的弟子,年纪轻轻就达到了这种境界,让老朽佩服啊。既然你能够耍得动这里所有的兵器,那我就依照我毛家祖上的规矩,将这套兵器悉数赠与你。希望你能够把这套武器好好保护下去,也把华夏武道一代代传承下去,老朽代华夏武道同仁拜托你了。”

张辰当然不能就这么收下,左推右搡之下,还是以五十万欧元的价格买了下来。这位毛老爷子没说的,可谁能保证他家的后代中不会有人不满意呢,这时候用钱交易了,以后就不用担心各种麻烦了。

拿下了这套兵器之后,张辰又留在“华武堂”和毛老交流了一会儿,相互留下了联系方式后,才告辞离开,这时候也就没空再去逛了,直接准备回酒店去。

路上,宁琳琅文张辰:“师兄。这套兵器上都有‘霸王’的字样,该不会真的是西楚霸王项羽的兵器吧。我对兵器这方面没有什么研究。尤其是枪和戟这类的长兵器,也只是大致了解一点而已。可我总觉得这套兵器不简单,敢用‘霸王’在兵器上留字的,应该不会有别人了吧。”

张辰点点头,这套兵器一般人还真就看不出来,首先材质上太过特殊,根本没有可以借鉴的判断经验;再者兵器上的纹饰太少,有一些也都是很生僻的东西。同样没有什么可借鉴的记录。如果自己不是有意念力能够看出年代,又有大量的典籍和资料可供自己学习参考,也同样是看不出来的。

道:“这的确是楚霸王项羽的兵器,不过却不是一套,至少还却一把刀呢。史料中曾有记载,说董卓曾经得到过一把刀,刀上没有铭文。只有隐隐约约的云山纹,可切金断玉,锋利无比。后来董卓飞黄腾达后,拿出这把刀来给蔡邕看,蔡邕认出那就是项羽的佩刀。我猜测董卓得到的那把刀应该之前还有人持有过,把上边的铭文给磨掉了。否则也不会专门提一下没有铭文的事。至于楚霸王项羽还有没有其它的兵器,就不得而知了。”

同车的崔正男是个标准的武人,对这些兵器之类的故事是最感兴趣了,忙问道:“师兄,我记得我看过的一本书上写着。项羽的兵器不是一把方天画戟吗,怎么会有这么多兵器呢?”

“呵呵。你看的那本书一定是借用了《项羽本纪》中的文字,原文是‘汉有善骑射者楼烦,楚挑战三合,楼烦辄射杀之。项王大怒,乃自被甲持戟挑战。楼烦欲射之,项王瞋目叱之,楼烦目不敢视,手不敢发,遂走还入壁,不敢复出’。”以张辰对史书的熟知程度,只要有人说出问题来,他就能马上给予解答,道:“那是读史书的人断章取义,直接从字面意思取理解了,本来的意思应该是,项羽随便拿起一杆长戟就去出战,但是根本不用他开打,单凭他的气势和显赫威名,就足以让人闻风丧胆了;所以才会说‘楼烦目不敢视,手不敢发,遂走还入壁,不敢复出’,这一天就恰恰说明了项羽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对阵一个极度危险的弓箭手,居然随便拿一件兵器就出去了。”

崔正男对自家师兄那是相当信服的,师兄说什么就是什么,绝对不会再有一点点的怀疑。又问道:“那师兄你说说看,这历史上的英雄好汉中,哪一个最厉害呢。到底是关公战秦琼比较有卖点,还是项羽战吕布更精彩呢,我觉得李元霸也是个厉害角色,隋唐第一条好汉,应该不必项羽差的吧。”

听你到崔正男说“隋唐第一条好汉”,宁琳琅就想起了张辰嘴里的“隋唐第一超女”,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眼睛却也看向了张辰,想要知道他怎样回答这个问题,点评不同时期的大将那个最厉害。

张辰笑笑道:“你说这些话,应该是大小评书演义听太多了,把脑子给迷糊住了。评书里对任务的描写都是很有针对性的,正面和反面都是进行极端描写,完全做不得真。招评书里说的,项羽二十八骑打不过五千汉兵,宇文成都连李元霸的一招都抗不住,按说应该是李元霸最厉害了,就连赵云七进七出才杀了多少人啊。

可事实上呢,李元霸真的能使得动一尺多大的铜锤吗,那得是多种,两把加起来怕不得由近千斤,就是他吃得消,**的战马也吃不消啊。又说李元霸在四明山把十八反王的一百八十万人杀的剩下六十四万,我们不妨想想看,要杀一百一十六万人,就算一秒钟杀一个,也得不歇气地杀十三天又十个小时十三分钟,十三天不吃不喝地杀过去,累不死也饿死渴死了。几遍李元霸真的在四明山杀了那么多人,也是带着部队的好不好,一个人闯进去用不了半天就得被干掉。

真要说起来,历史上关羽、吕布、真实的李玄霸等人,他们可都是战败和投降过的,而项羽一生从未投降过,就连最后倒了乌江岸边上,都是自刎而亡,那一身霸气就不允许任何人侮辱和践踏。项羽在巨鹿之战中,生擒王离,斩杀苏角,九战九胜,一直打到各路诸侯见他不敢抬头,一路膝行而去;刘邦更是被项羽打到连老婆孩子都不敢相见,临死之前都没人敢靠近他。

真要说武力值的话,项羽无疑是最高的一个,传说中的李元霸也不过是双锤而已,西楚霸王可是举鼎的人物,谁厉害就不用多说了吧。项羽,西楚霸王,绝对是华夏历史上真正的单挑王,一对一绝无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