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9章 抱怨

第1章 生产

在老夫人那里坐了两盏茶的功夫,只听安慕雪一个人在那里和老夫人说笑着,偶尔拉上安慕锦说两句。安慕锦听到了就应一声,听不到就笑着,反正脸上的笑容一直都在的。

老夫人笑累了,扬扬手让大家都散了。

安慕锦揉揉腿,她最喜欢听到这句话了。

还未走两步,安慕雪从后面追上来,亲昵的拉住安慕锦的胳膊笑道:“锦儿妹妹,你真是好福气呢。雪儿姐姐一来,你就霸占了去,也不让我们见见雪儿姐姐吗?”

昨晚安云瑶是怎么教导孔融雪的,安慕锦是不知道。可今早看她那刚消肿的眼睛又肿起来了,安慕锦知道她昨晚肯定没有少哭。

安慕雪这时候让她带着她们去看孔融雪,岂不是让孔融雪对自己的误会更深。

“咳咳……”安慕锦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嗓子里发出的声音还是浑浊的。

凝烟在一旁立刻道:“小姐,你昨晚就说头疼,是不是又着凉了。先和奴婢回去将药喝了,再来和姑表小姐讨论刺绣吧。”

安慕锦歉意的看了看安慕雪,当做这么多人的面,安慕雪自然的不会为难安慕锦,体贴道:“既然锦儿妹妹的身体不舒服,那我们就自己去打扰雪儿姐姐了。锦儿妹妹,要是吃了药头还疼,就先躺在**歇一歇吧。”

安慕锦回了安慕雪等人一个微笑,捂着头慢步走出了沁香苑。

绿苑里,安云瑶让人守在门口,无论谁来都给打发了出去。

虽说她是嫁出去的女儿,可这里到底是她生活了十几年的家。自己的女儿出了这样的事情,大夫人不想办法将此事给掀过去,还让安慕雪带着众姐妹来找孔融雪的麻烦,这件事她一定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安慕雪没有想到她们还未进入绿苑一步呢,就被这些守在门口的丫鬟婆子给拦住了。

安慕雪生气倒是生气,可也没有表现在脸上,好声好气的和婆子们说她们是特意来给姑母请安的。

婆子们听到这话,相互看了几眼,随即就跟没有听到似的,跟个门神一样站在门口,就是不让她们进去。

见婆子们的态度坚决,安慕雪说了几句问候的话,带着妹妹们离开了。

从沁香苑分开,安慕雪和玉姐儿走到了一起,看到周围没人,快速去了大夫人的房里。

大夫人正喝着茶等待着安云瑶那里的反应呢,安云瑶当年执意要嫁的那么远,现如今夫家不行了才想着来投靠安平侯府,用女儿保孔家未来的繁华。她安云瑶以为这还是她未出嫁时的侯府吗,她想怎样就怎样?

“给母亲请安。”安慕雪和玉姐儿一到,大夫人立刻放下了茶杯,看着两人道:“别请安了,快说说她们是什么反应。”

“母亲,姑母不让我们进去。”安慕雪一进门就卸下了所有的伪装,大大咧咧的坐在大夫人的旁边,用打小报告的口吻将安云瑶拦着不让她们进绿苑添油加醋的给说了一遍。

看到女儿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也没有,大夫人的脸上只有疼爱,并没有其他。玉姐儿将大夫人的表情收在眼底,心里一阵的冷笑,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大夫人没有那么好的教养,所以安慕雪才会天生的教养不好吧。

“玉姐儿,你先回去吧。”听完安慕雪的叙述,大夫人冷炎对玉姐儿说道。

玉姐儿颤颤巍巍的对大夫人福了福身,这才转身去寻找丫鬟的手,好像是很害怕大夫人的威严一样。

见玉姐儿对自己如此害怕,大夫人满意的笑了,还只是一个孩子而已。现在慢慢的调教她,等她长大了就能成为自己的帮手了。

“母亲,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安慕锦那个小贱人在背后捣的鬼。”没有其他人在,安慕雪在说起安慕锦三个字也没有了往日的欢喜,有的只有恨。

“这话怎么说?”大夫人不是很相信,二姨娘已经被禁了足,一个刚满十岁的小哑巴能有什么能耐在背后捣鬼啊。

“在我说要和她一起去绿苑的时候,她的丫鬟就说她头疼。可是在我去绿苑之后,我分明看到她的另一个丫鬟凝翠就在院子里。平时这两个丫鬟可都是跟在她的身边,一刻不离身的,所以我怀疑是凝翠向姑母提前告了状。所以姑母才会派人在门口守着,硬是不让我们进去的。”安慕雪说的咬牙,好像安慕锦做了多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一样。

大夫人沉思了一会儿,这的确是她没有想过的。难道说二姨娘受不了她的压迫了,对安慕锦说了实话,所以安慕锦才想着联合安云瑶一起对付她。

想到这里,大夫人的心里不仅没有气,反而又生了一计,笑着对安慕雪道:“雪儿你也累了,先去休息吧。”

“母亲你什么时候才能收拾了那个小贱人,每次看到她,我都要和她装亲密,好累啊!”安慕雪快要走的时候还忍不住抱怨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