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20章 受罚

第1章 生产

锦绣苑,安慕锦坐在绣架旁,一针一针的认真绣着。

林妈妈站在一旁,拿着扇子一边为安慕锦扇风,一边将那大夫告知的话转达给安慕锦听。

老大夫只是说安慕锦的嗓子肯定受了伤,至于伤在哪里,是怎样受的伤,他没有看到,自然的不知道该如何对症下药。所以林妈妈才只带回了对嗓子有好处的枇杷蜂蜜露,这东西在哪里都能找到,寻常的很,不足为奇。

安慕锦想过将老大夫带进侯府来给她看看嗓子,可一想到这件事若是让大夫人知道了。将老大夫打发出去是小,万一知道了她察觉到了自己已经找到治疗嗓子的方法了那才是大。她知道之后,肯定不会任由自己随心所欲的来,肯定会加以阻止的。

所以当下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安慕锦出府,可侯府小姐又怎么能轻易出去呢,这也让安慕锦犯了难。

“小姐,凝翠回来了。”凝烟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安慕锦连忙放下针,站起来走了两步。

凝翠掀开帘子进来,低声道:“小姐料事如神,大小姐走了之后,二姑奶奶果然去了老夫人那里告了状。老夫人听了之后很生气,已经让人去请大夫人了。”

很好很好,大夫人居然用了这么卑劣的手段阻止孔融雪进宫,这是她的报应。

前世她做的真是滴水不漏啊,居然瞒过安云瑶的眼睛,让孔融雪对安齐凌产生了感情,从而打消了进宫的念头。到最后,孔融雪错过了进宫的机会,而安齐凌那时也找不到踪影,和孔融雪断了关系。

又加上快要过年了,安云瑶只能带着孔融雪先回苏州老家。只是胆小懦弱的孔融雪一直没有将自己的这段感情和安云瑶说,所以才有了后来安齐凌娶妻生子,逍遥自在。

因为和孔融雪闹了点脾气,安慕锦中午的时候就没有过去,一直到午休醒来才去绿苑。

刚走进沁香苑,安慕锦就觉得有一股冷飕飕的气息往身上窜。

她本来是打算先给老夫人请安的,可刚走到老夫人的院子,就看到大夫人头顶着一盆水,直挺挺的跪在院子当中,吓得她再也不敢前进一步。

转身出了院子,安慕锦顺着气,想要回去却又想到这一路上的奴才都是自己往这里来的。若是他们再看到自己回去,岂不是会多想什么,还不如直接去绿苑,就当作老夫人这里她从未来过吧。

进入绿苑,就看到了孔融雪坐在凉亭里。她穿着淡雅素白的裙子,头上挽着一对双丫髻,双眼的浮肿也已经下去了,正拿着绣绷在认真的绣着一对卷荷叶。

孔融雪听到脚步声,抬头一看是安慕锦,她气的将手中的绣绷扔在了桌子上,站起身道:“你还来做什么,是不是还想看我的笑话?”

安慕锦对孔融雪笑了笑,要是平常孔融雪一定也会对安慕锦笑的。可她现在对安慕锦意见很大,看到她笑,以为是嘲笑自己,气的更加厉害了。

看孔融雪变了脸色,安慕锦也着急了,拉着她的衣袖,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张着嘴巴,只会啊啊呜呜的叫着,并不能发出其他的半点音节出来。

安慕锦本来就是一个哑巴,自己对她撒气,难道还指望她回应自己两句吗?孔融雪不禁为自己的表现感到幼稚了,她还比安慕锦大五岁呢,怎么能这样对安慕锦呢?

“都说了不让你多管闲事了,为什么你还要将这件事告诉母亲。”孔融雪还在生气,但是脸色已经好了很多。

安慕锦低头抠着指甲,将写好的话拿给孔融雪看。

孔融雪看了之后,本来微翘的嘴角一下耷拉下来,伸手将那张白纸黑字给撕了个稀巴烂,还放在脚下狠狠的踩着。

指着安慕锦的小脑袋道:“你只不过是一个十岁的女娃儿,你知道什么是良人?”

安慕锦揉着头嘿嘿笑着,伸手朝天比划了一下,然后又画了以她身高对比的高大的形象给孔融雪看,孔融雪愣愣的没有看懂。

这时凝烟走近孔融雪,小声的解释道:“姑表小姐,小姐的意思是,你的良人在宫里。”

“休要胡说!”孔融雪一把捂住了凝烟的嘴巴,随即又快速的松开了,跺了跺脚道:“谁让我不是这侯府的女儿,竟然被你这个小哑巴这样的欺负。”

孔融雪也只是气急了,一时口无遮拦才说了安慕锦是小哑巴。安慕锦听了之后,揉了揉眼睛,双眼满含泪珠的看着孔融雪,那样子要多可怜就多可怜。

“好妹妹,姐姐错了,姐姐不是有意这样说的。唉,姐姐真的是被你气糊涂了。”孔融雪着急解释道。

安慕锦抬起一双美眸,笑意盈盈的看着孔融雪。孔融雪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追着安慕锦,绕着凉亭跑了两圈,两人的关系这才好了一点。

孔融雪是想通了,她和一个十岁的小孩计较什么呢。这件事母亲已经知道了,即使没有安慕锦告状,母亲也不会让她和安齐凌怎样的吧。

想到这些,孔融雪不由得愁容满面,难道她和安齐凌真的是有缘无分,她真的要为了家族而进宫伺候皇上?

知道孔融雪不可能一下就释怀了这件事,安慕锦也没有多问,就坐在一旁安静的绣着东西。

晚饭之前,安云瑶从外面回来,抱着一架古琴,上面还带着厚厚的灰尘。

“雪儿,快过来,看母亲给你带来了什么好东西。”安云瑶一进入绿苑就大声说道。

当孔融雪看到母亲怀里的古琴时,眼泪一下就出来了。还是母亲对她好,一直记着她想练琴,不仅为她找来了古琴,还亲自抱在了怀里。

“母亲,是雪儿不懂事,让你为难了。”孔融雪走过去接过安云瑶怀里的古琴,低头认错。

“没关系,只要你明白母亲的用心就好。”安云瑶慈爱的看着孔融雪,笑着说道。

看到别的母亲这样的保护自己的女儿,安慕锦有一点点的羡慕。如果她的姨娘有安云瑶一半的厉害就好了,可惜啊姨娘只是个姨娘,胆子还小,耳根子又软……

想到姨娘,安慕锦都有好几天没有去看她了。不过现在她正是禁足的阶段,自己去看了也会被大夫人的人给拦下来吧。

“锦儿,你会弹琴吗?”安云瑶突然对安慕锦道,安慕锦走过来摇摇头。

“你雪儿姐姐的琴艺还不错,你没事的时候可以跟着她学一学。雪儿,你要好好教妹妹知道吗?”安云瑶又对孔融雪说道。

孔融雪揽着安慕锦的胳膊,笑了:“母亲,我会好好教妹妹的。”

安云瑶满意的笑了,顿了一下,看着安慕锦道:“大夫人还跪在那里吗?”

安慕锦微微愣了一下,很惊讶的看着安云瑶,那意思是在问:大夫人怎么了?怎么会给跪着?

十岁的小孩,即使装的再像,安云瑶还是看出了一点破绽。不过她也没有说什么,只要安慕锦不对孔融雪使坏,那就好了。说到底,孔融雪没有被安齐凌蛊惑去还多亏了安慕锦的帮忙呢。

吃了晚饭,孔融雪就迫不及待的坐在擦的蹭凉的古琴前,秀一秀她的琴艺了。

安慕锦端着小板凳,坐在一旁,静静的听着孔融雪弹琴。

孔融雪的琴艺真不错,那手指一动一动的,就有一串又一串美妙的声音传来。安慕锦听的都有些走神了,盯着孔融雪的手看的发呆。

孔融雪一曲作罢,在弹第二首之时,从远处飘来一阵琴音,所弹之曲正是孔融雪谈过的《蝶恋花》。

安慕锦是听不出来什么,可孔融雪却是听的分外清晰。那人的琴艺比自己高了许多呢。

孔融雪猛然收了声音,站了起来,安慕锦也跟着站了起来。

孔融雪往外走,安慕锦也慢慢的跟着,两人一直走出了沁香苑,在沁香苑外的一处亭子里看到了白衣胜雪的安慕雪,正在那里弹琴。

安慕雪在她们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她们了,等她走近了的时候才停止了弹琴,从亭子里下来。

看到安慕雪直奔她们而来,安慕锦拉着孔融雪就要走,孔融雪却像是脚下生钉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雪儿妹妹的琴弹的真好。”孔融雪笑着赞叹道。

安慕锦心里嘀咕着:有什么好的啊,不还是一个调吗?

“雪儿姐姐,妹妹在这里给你道歉了。是我二哥太不懂事,喜欢雪儿姐姐你的美貌,被你身上那种独特的气质给吸引住了,才做出了这般唐突雪儿姐姐的事情来。如今母亲为此事也受到了惩罚,二哥更是被父亲抽了二十鞭子……”

安慕雪擦了一下眼泪,“说到底这件事是我二哥对不起你,还请雪儿姐姐看在大家都是亲戚的份儿上,原谅了我二哥的鲁莽吧。”

听到大夫人受罚,孔融雪还没有觉得什么,可听到安齐凌因此事被抽了二十鞭子,她的心一下就疼了起来。现在哪里想的是什么原谅不原谅的问题,而是安齐凌被打了之后还好不好的问题。

见孔融雪又像是丢了魂儿一样,安慕锦用她十七岁的人生阅历判断这位姐姐她的春心又在乱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