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21章 装病 谢谢冰冰的捧场

第1章 生产

安慕锦是不会说话,而且这时候说了也不见得起作用,唯一能起作用的就是蛮干。

当着安慕雪的面,她要是直接将孔融雪给拉走了,她想明天她的姨娘肯定会接受大夫人的“礼待”吧。

“小姐你怎么了?”见安慕锦弯下了腰,凝烟和凝翠慌忙扶着她关心的问道。

安慕锦用力咬着腮帮子上的肉,疼的冷汗直流,手却是捂着肚子的。

“哎呀,姑表小姐,小姐肯定是吃坏了肚子了,这可怎么办啊?”凝烟慌的六神无主了,俨然没有一个侯府大丫鬟的风范。

这里孔融雪的年纪最大,她本来还想问安慕雪关于安齐凌的事情,可一见到安慕锦这样,她也只好扶着安慕锦往屋里走。

安慕锦这个时候肚子疼,是巧合还是故意为之?

安慕雪不想相信安慕锦是故意的,可她又觉得这个巧合有些太蹊跷了。眼看着孔融雪就要上当了,却因为安慕锦那个小贱人给打断了,真是气啊!

咬牙跟上,安慕雪忙中不乱的打发了人去请大夫人,又去叫人请了大夫来。

一时间绿苑又热闹起来,安慕锦躺在**,眯着眼睛看着床前的老夫人,大夫人,安云瑶,还有那个侯府大夫。

大夫隔着细丝线给安慕锦把了脉,除了嗓子那里,其余地方都没有什么大问题。想着这次二小姐肚子疼,可能是和嗓子有关,可一想到大夫人所交待的,大夫还是说了一句无碍。

如果只是大夫人在这里的话,恐怕大夫就能蒙混过去了,可今天在场的人不止大夫人一个。

“怎么会无碍呢?大夫,你看这孩子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安云瑶淡淡的笑着。

在大夫起身的时候,莫名的看了大夫人一眼,安云瑶就猜出来了,八成这个大夫是大夫人的人。安慕锦的身上有病,大夫还这样说,多数是受了大夫人的意思了。

只要是大夫人的意思,她安云瑶一定会加以阻止!

她在侯府长大,虽然最后嫁的很远,门第也不如侯府,但是在苏州她至少过的心安。不像这个侯府,看似光鲜亮丽,其实里面肮脏不堪。

“回二姑奶奶的话,二小姐的身子的确是无碍,老夫猜她会肚子疼,估计和快来葵水有关系。”大夫看似淡然的说道,其实背后都开始出汗了,心里呐喊着:大夫人你快说句话啊。

“母亲,这个大夫是我们侯府的大夫吗?为什么他的医术这么糟糕,竟然连锦儿为何肚子疼都看不出来,还用猜测的?再说了,锦儿才十岁,哪里那么快就来葵水了。”安云瑶向老夫人告了状。

老夫人看了看这个大夫,这个大夫是大夫人进门后五年亲自选的。这些年来,侯府的人都是经由这个大夫看病,听说是京城的名气也非常不错,应该不会……

略微思索一番,老夫人觉得这个时候讨论大夫的问题不是个好时机,咳嗽一声道:“大夫说没事就没事吧。女孩子十岁也是有来葵水的,孙妈妈先送大夫回去吧。”

孙妈妈哎了一声,领着大夫出去了。

在大夫出去之后,老夫人走上前来看了看安慕锦,摸着她的头,感觉一片冰凉,手又放在她的肚子上揉了揉,问道:“还疼吗?”

安慕锦小手擦着头上的汗,眨着眼点点头,那样子看着又乖巧又可怜的。

“唉,可怜的孩子。”老夫人只是叹了一句,再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让大夫人和安云瑶都离开了。

这些大人一离开,孔融雪就坐过来,拉着安慕锦的手道:“锦儿妹妹,你好一点了吗?”

安慕锦点了点头,她哪里是肚子疼啊,她是嘴巴疼,疼死了。

为了不让人发现她是装的,她使劲的咬着腮帮子的肉,还尝到了腥腥的味道,肯定是流血了。

安慕雪也来看了看安慕锦,还未说上话,徐妈妈来叫安慕雪回去。

“妹妹,姐姐明天再来看你。”安慕雪走的时候,关切的对安慕锦说道。

安慕锦昂着头对安慕雪笑了一下,心中想着最好你永远都不要来找我,因为每次看到你,我的心都是疼的。

“唉,都是我的错。晚上的时候就不应该让你喝那凉茶,母亲一直说女孩体寒,喝凉的对身体不好。听说将来生孩子的时候也会很疼很疼,所以锦儿妹妹,以后你莫要再喝凉茶了。”

孔融雪对安慕锦说完,又对她的两个丫鬟一番嘱咐。

陪着安慕锦说了一会儿话,孔融雪就回去了。

孔融雪一走,安慕锦这才松了一口气,捂着胸口坐了起来,凝翠已经化好了枇杷蜂蜜水。安慕锦仰头一口喝下,然后就张着嘴巴啊啊的叫着。

离八月十五那天的大选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安慕锦打算都和孔融雪呆在一起,一直到她去参加了那选秀再离开。

可林妈妈却带来了一个不算好的消息,说那个老大夫要在十天后离开京城,准备去游历一番。

据林妈妈说,那个老大夫的医术了得,他若是走了,恐怕再难找到那样厉害的大夫了。所以安慕锦要在这十天内,想到一个办法,成功混到外面去。

她每天在给老夫人请安的时候,都在认真观察着老夫人的脸色,真希望趁着哪天老夫人心情好,她就将自己要出府的事情和老夫人说一说。可老夫人每天看上去心情都不错,让安慕锦根本就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机会。

时间不等人啊,转眼就过去八天了。林妈妈再次来提醒的时候,安慕锦才有一种火烧屁股的感觉。

真是愁啊,她要怎样才能出去呢。

正在踌躇着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孔融雪走了过来,笑容满面的对安慕锦道:“锦儿妹妹,明天姐姐可以出去一趟,你想吃什么,姐姐给你带。”

安慕锦一听,觉得有希望了,就拉着孔融雪的衣袖撒娇,眼巴巴的看着孔融雪。

和安慕锦接触久了,孔融雪也能从她的一颦一笑间猜到她想做什么了。一见她如此,就知道她是想跟着自己出去了。

“不行啊。外祖母本来就不怎么高兴我出去,还是母亲特意为我争取的,说我没有见过京城的风光,外祖母这才准许我出去半天。所以,锦儿妹妹,对不起了。”

哭啊,安慕锦能说她长这么大也没有见过京城的风光吗?整天就呆在这四四方方的大院子里,闷也闷出个病来了。

好容易等到这次孔融雪能够出去的机会,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的。

哭,用眼泪让孔融雪心软。

安慕锦只哭了一会儿,孔融雪就心软了,“好吧,带着你是可以,不过你得穿上丫鬟的衣服。就像我在苏州一样,也是被限制了出府的次数,所以每次都是换上小厮的衣服,和哥哥们一起出去。”

说到在苏州的时候,孔融雪脸上都带着甜甜的笑容。

苏州也很热闹,而且规矩没有京城的多。女孩子出府的次数有限,却也还是能出府的,才不像这京城的大户人家,就是出去一次也要受到这样那样的阻拦。

一听到孔融雪答应带着自己了,她高兴的立刻跳了起来,拍着小手,围着孔融雪转了一圈。

“锦儿妹妹啊,你一定要听话,别让母亲发现了。否则,她一定又要责罚我了。”孔融雪千叮咛万嘱咐。

安慕锦都记在了心里,不停的对孔融雪点头,让她放心。

第二天一早,孔融雪穿着淡雅的服装,带上面纱,早早的来看安慕锦穿戴好了没有。

见安慕锦穿上丫鬟的衣服也掩盖不住那清秀可人的脸蛋,孔融雪拿起未干的眉石,在安慕锦的脸上轻轻画了两下,接着用手匀开。

安慕锦就变成了一个货真价实的黝黑丫鬟了。

看着镜子里黑黑的自己,安慕锦咧嘴笑了一下。

跟在孔融雪的身后,安慕锦是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因为孔融雪的旁边就是安云瑶,要是被安云瑶发现了,她就惨了。

一直到出府,安慕锦的心还是提着的。

直到安云瑶和孔融雪都上了轿子,安慕锦的心才放了下来,随着丫鬟们一起在轿子外面走着。

安慕锦毕竟才十岁,个头又小,,短胳膊短腿的,走了一会儿就觉得腿脚生态,渐渐的慢了下来。

孔融雪的丫鬟小蝶看到了,赶紧扶着安慕锦,小声道:“二小姐,你可要撑住啊,这还没有走到大街上呢。”

安慕锦也知道这还没有到大街上啊,只是她真的好累哦。

擦了一把头上的汗,她强忍着脚上的疼痛,对小蝶笑了笑。小蝶也给了安慕锦一个笑容,还没有松开安慕锦,突然一个汤碗从天而降,啪的一下砸在了安慕锦和小蝶的面前。

安慕锦是走在外面的,而且那碗里还有药汤,几乎有一半都是洒在安慕锦的身上的,那浓浓的、刺鼻的药味熏的安慕锦睁不开眼睛。

是谁啊,这么没有公德心,往大街上扔东西。

根据那碗下落的姿势,安慕锦猜到一定是楼上的哪个无良的人扔的。

这一抬头,正好看到二楼的窗户上站着一个清秀异常,柔柔弱弱,看样子随时会被大风吹走的病态少年。

刚刚那个碗就是他扔下来的。

“少爷,还是喝了这药吧。”他身后站着的一个老仆,手里正端着和地上碎成片一模一样的药碗。

那个被称为少爷的人,毫不客气的一扬手,又将那个碗扔在了安慕锦的面前。

药汤再一次洒在身上,安慕锦气的脸都黑了,指着那少爷的脸,特别的想要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