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22章 检查

第1章 生产

“少爷,你的身子不好,还是关上窗子吧。”老仆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穿在了安慕锦的耳朵里。

在安慕锦的眼里,那个老仆才不是关心那个病怏怏的少爷呢,他是怕自己会找他麻烦。

可恨的是安慕锦不会说话,不然非指着这对老仆少爷的脸狠狠的骂一通。

而小蝶是个不想惹事的,见安慕锦并没有伤到,拉着她就走。车里坐着的安云瑶和孔融雪只听到碗摔在地上的声音,还以为是这附近谁家打了碗,也并没有在意。

安慕锦鼓着腮帮子,气都要气死了,指着楼上的那个快要被风吹走的少爷,一直指着。在那一刻,她真希望这只手指头带着巨大的魔力,朝那个少爷一指,那少爷就倒下去了。

安慕锦和马车走了好一会儿,楼上的少爷才缓缓的开口:“那个丫鬟挺好玩,我想要她。”

老仆一听这话,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着:“这件事交给我去做吧,只是少爷,这药……”

不等老仆说完,少爷端起老仆手里的药碗,一饮而尽。

到了正经的街市,安云瑶就让马车停在了路边,然后和孔融雪下了马车。

孔融雪对街市上的东西很好奇,按理说安慕锦才十岁更好奇才对,可她却都不看这路上的东西,一直在默默的找着林妈妈和她说的老药堂。

将街市上的每个店铺都看完了,安慕锦也没有找到林妈妈说的老药堂。眼看着这一上午的时间就要过去了,安慕锦有些着急了,将写好的字拿给孔融雪看。

孔融雪一看安慕锦要单独离开,吓的魂儿都没有了。

若是安慕锦单独离开,出了什么意外,侯府的人还不将她剥一层皮啊。

没有思考的时间,直接就给拒绝了,安慕锦看了孔融雪一眼,随即哭了起来。

在大街上,还有安云瑶在,孔融雪可没有那么多功夫多想,看到她哭,立刻就慌了。迫不得已就答应了这件事,并让小蝶跟好安慕锦,在中午之前赶回去。

一得到孔融雪的允许,安慕锦拉着小蝶就跑。

即使在前世,安慕锦也只有嫁人的那天出府过,对京城情况可谓是一点都不了解。

和小蝶在大街小巷转了一圈之后,安慕锦有一种想要放弃的念头。早知道那个地方那么难找,就让林妈妈给她画一张地图了。

“小姐,你到底想找什么地方啊?”小蝶也看出来了,安慕锦不是出来玩的,她是出来找地方的。

安慕锦没有回答,拉着小蝶继续往前走。

走着走着,两人来到了一处比较偏僻的地方,往前走了两步,就看到一处寒酸的大门前。大门的门头上没有牌匾,却在左边的一块石头上看到了一块掉落的牌匾,那牌匾上写着的就是老药堂三个字。

在看到那三个字时,安慕锦激动的跳了起来,笑着对小蝶比划着。

小蝶苦笑道:“小姐,别闹了,这里是别人的家吧,我们还是走吧。”

安慕锦却不动,抬脚正要往里走,听到身后有马车的声音,扭头一看,正看到那个病怏怏的少爷掀开帘子往这里看。

两人四目相对,安慕锦的小眉头紧紧的皱着,那少爷的眉头也是皱着的。彼此看了一会儿,安慕锦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转身朝着老药堂走了进去。

老仆也看到了安慕锦,笑着对少爷道:“少爷,等会老奴就将那丫鬟买回府里。”

少爷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只是盯着安慕锦那一蹦一跳的背影,看的出神。

进入老药堂,安慕锦发现这里曾经是一个药铺,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里不做药铺的生意了。只能看到屋子里还留着那高高的药柜,还有那柜台,还有称重的东西……

安慕锦从大堂一路往里走,刚进入院子,就看到两个七八岁的药童在院子里翻晒药草。

看到有人进来,两个药童严肃着走过来,问:“你们是来做什么的?”

安慕锦将林妈妈给她的药牌拿出来,那药牌其实就是一个简单的长方形牌子,前后各写了一个老字。

药童检查药牌无误之后,正要带着安慕锦去见老大夫,这时少爷和老仆也走了进来。

药童将药牌还给安慕锦,都跑向了刚来的两个人,恭敬的问候:“天成少爷,你可算是来了,家师已经等候好些时日了。”

见两个药童抛弃了自己,直接跑向了那个病少爷,安慕锦不淡定的很。绝对的不淡定!

紧紧的抓着小蝶的手,安慕锦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她们是先来的,为什么这两个药童要先接待那个病少爷。

如果她能开口说话,她一定会质问那两个小药童的。认识怎么了,看病救人也要讲究一个先来后到吧,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安慕锦大步走了上去,拉住其中一个小药童,将药牌送到他的面前,逼着他给自己带路。

“这位姐姐,你且少等。天成少爷是家师一直在等的人,等家师看完了天成少爷的病,马上就会给你看病的。”那个小药童一点都没有觉得不好意思,一本正经的和安慕锦解释着。

如果说安慕锦有充足的时间来等待的话,她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可一想到孔融雪让她中午之前赶回去,她就气愤,明明是她先到的。

小蝶见安慕锦要和人家吵起来了,这时也忘记安慕锦是个哑巴了,很担心的小声说道:“小姐,我们还是先回去吧。等回府了,再让妈妈来抓药就可以了。”

这要是能用抓药来解决的,安慕锦就不会费这么大的功夫出府了。

她深呼吸一口气,伸手拉住那个小药童,推着他让他给自己带路。

小药童还没有见过这么不讲道理的人呢,在前面转了一圈,绕到旁边去,指着安慕锦道:“我说你这个姐姐怎么听不懂话呢?天成少爷的事情比你的急,你再等等吧。”

安慕锦柳眉一动,指着小药童,脸色气的酱紫,想要骂却一句都骂不出来。

“云儿,你又在欺负生人了。”突然,从屋里走出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

那老爷爷不仅头发是白的,就是眉毛和胡子,也都是白的。

他一说话,那眉毛和胡子都生动的动起来,看着特别的有感觉。

安慕锦不由得看的愣了一下,随即想到自己的时间就要到了,赶紧走到老爷爷的面前,将林妈妈的药牌拿给老爷爷看,又将事先准备好的纸条拿出来。

老爷爷看了之后,眉目舒展开来,伸手顺着长到胸前的胡子,笑道:“原来你就是她口中所说的人。”

安慕锦一听这话,以为老爷爷会先给她看病,结果老爷爷却道:“不过,你要稍候一会儿。我先给这位小少爷看了病,再给你看。”

若是一个不着急回去的人,肯定就会答应了,可安慕锦真的很着急回去。

她若是回去晚了,被老夫人和大夫人知道她是跟着孔融雪出府的话,那孔融雪一定会遭殃的。

一想到这里,安慕锦就着急的跑向了屋里。

那叫云儿的药童看到安慕锦跑向了屋里,急的大喊:“喂,那里是你不能进去的。”

安慕锦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她现在口不能言,唯一依靠的就是写字了。她想这院子里没有笔和纸,屋里应该有吧。

找到笔和纸之后,安慕锦伏在案子上认真的写下一段话。

不等那墨水干透,安慕锦急忙跑出来将那白纸黑字放在老爷爷的面前看。

“你是说你要急着回去是吗?”老爷爷为难的问道,安慕锦认真点头,她真的很急。

就在老爷爷为难的时候,少爷开口了,“请老先生先给她看病吧,我再等等,也不要紧。”

“可是,少爷!”老仆紧张的开口,又被少爷打断道:“荣叔,什么都不要说了。”

说罢,少爷咳嗽一声,扶着荣叔走向了一旁的椅子。

荣叔体贴的扶着少爷,扶着他慢慢的坐下,眉头皱的很深。看着安慕锦的时候,眼里的目光深邃的可怕。

安慕锦只看了一眼,就心虚到不行,感觉像是自己抢了属于别人的东西一样。

可一想到是她先来的,再想到她要在中午之前赶回去,她就不再心虚了,也不内疚了,和老爷爷走向了屋里。

老爷爷让安慕锦喊一嗓子,安慕锦开口大喊一声,只有那微弱的呜呜之声,并没有其他。

老爷爷用手捻着丝线,不一会儿就捻成了一根有安慕锦小手指粗的粗线,在火上一点,那粗线嗤嗤的燃烧起来。

安慕锦还没有反应过来,老爷爷捏住她的嘴巴,她张大嘴巴,那带着火光的粗线就进入了嘴里。

安慕锦惊吓的想往后躲,老爷爷用力捏着她的嘴巴,她是动也不能动一下。

感觉嘴里的温度越来越高,好像要被烧破一层皮的了,这时老爷爷将粗线拿出来,上面的火已经熄灭了。

“你的嗓子受过伤,伤口不大,却因为在嗓子里面,经常受到唾液的湿润,所以一直都没有好。”老爷爷简单的陈述安慕锦的病情。

安慕锦眉头拧着,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在外面的伤口都很难治愈,更何况是在湿润的嗓子里了。

“别担心,总会有办法的。”老爷爷宽慰一句,低头写着什么。

这时那个云儿的药童跑了进来,着急的大喊道:“师父快来,天成少爷晕过去了。”

闻言,安慕锦的心莫名的一紧,想要跟着老爷爷一起出去,却看到荣叔抱着瘦弱的天成少爷进来了。

他双目紧闭,眉头拧着,双颊深深的陷了下去,嘴唇被鲜血染的红红的,像那熟透了的诱人的红樱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