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23章 香袋

第1章 生产

“如果少爷死了,你就给他陪葬!”荣叔狰狞着脸,修长的大手狠狠的拽着安慕锦的衣领,直接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

安慕锦就只是一个十岁的女娃,纤细的双手紧紧的抓着荣叔的大手,眼睛却是望向了那个双目紧闭的少年。

“荣叔,她还只是一个孩子。”老爷爷开了口,荣叔哼了一声,用力一抖,就将安慕锦像抖落灰尘一样的给抖在了地上。

安慕锦的屁股落地,狠狠的摔了一跤,双眼还是死死的盯着那个躺在木板上一动不动的少年。心里默念着:你可千万不要死啊。

到底是个十岁的小孩,从小养在深宅大院里,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被荣叔狠狠瞪了一眼之后,她再也忍不住的流下两行清泪来。

一盏茶,两盏茶……

不知道过了多久,少爷的眼睛突然睁开,再次吐出一口鲜血,人再次的昏迷过去了。

荣叔也会一点医术,用手往少爷的脉搏上一搭,心下一沉,几乎呜咽着道:“少爷没救了。”

说完这句话,荣叔的目光再次落到安慕锦的身上。安慕锦坐在地上,看到荣叔看着自己,感觉荣叔就像是那地狱里来的恶魔一样,很可怕。

“你,要给少爷陪葬!”荣叔指着安慕锦,一字一句的说道。

安慕锦颤巍巍的站起来,往前走了一步,看到少爷的双眼还是紧闭的,她的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害怕来。

她好不容易接受了重生的事实,好不容易想要改变这一生的命运,老天却还是和她开了一个玩笑。难道她真的要给这个才见过两面的少爷陪葬吗?

不,她还不想死,不想死!

“你家少爷本来身体就不行,他病死了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不能让小姐给他陪葬。”小蝶这时也理清了头绪了,若是安慕锦莫名其妙的给人陪葬了,她就是有一千个脑袋也不行啊。

这边还有一个小丫鬟呢,荣叔从安慕锦的身上移开目光,狠狠的瞪着小蝶。小蝶被他看的十分紧张,说话的时候上牙都在打着下牙,哆哆嗦嗦的和这人解释。

“你知道我家小姐是谁吗?她可是安平侯府的小姐,安平侯府,你,你得罪的起吗?”荣叔一直盯着小蝶看,小蝶被吓的话都说不好了,但是还是准确的将安慕锦的真实身份传达给了这些人。

“安平侯府?”荣叔的一边嘴角斜斜的上扬着,脸上的表情显得更加狰狞了。

“别说只是一个小姐了,就是安平侯来了,我也敢得罪。”荣叔说罢不再看安慕锦和小蝶,目光悲戚的看着桌子上的少爷,心情悲痛的难以复加。

而小蝶和安慕锦听到荣叔的这句话,彻底的吓傻了。

这人的口气很大,好像不怕得罪安平侯府。若是那个少爷真的死了,他会不会生气的拿着整个安平侯府的人给这位少爷陪葬。

想到这里,安慕锦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和小蝶紧紧的靠在一起,两人相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里看到了惊恐。

看来不知道安慕锦这样想,就是小蝶也是这样想的。而且小蝶想的比安慕锦想的多,她本来不是安平侯府的人,却因为这件事而受牵连,她若是死了,苏州城的老爹老娘都还不知道呢。

安慕锦难得重生一次,她知道生命的可贵,很珍惜这种来之不易的机会。她不想死,虽然觉得对不起这个少爷,但是她不想给他陪葬。

默默的对着这个少爷的方向鞠了一躬,安慕锦拉着小蝶的手就要往外走。

她们刚一动,荣叔就发现了,伸手一抓,安慕锦的身体就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一直退到了荣叔的跟前,她都还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怪不得少爷能够看得上你,原来你根本就不是丫鬟。”荣叔说了一句安慕锦不懂的话,安慕锦仰头惊恐的看着荣叔,小手毫无章法的打着荣叔的身体,让他放开自己。

老爷爷和两个药童正在忙着给少爷治病,根本就没有功夫管这边的事情。

安慕锦见老爷爷他们都还没有放弃,心里还是有着一丝希望的,朝着少爷指了指,安慕锦啊啊呜呜的叫着。

听到这种怪声音,荣叔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正要让她别叫了的时候。木板上的少爷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这一次不像刚才那是猛然的睁开了眼睛。

看到少爷醒了,荣叔很不客气的将安慕锦摔在了一旁,走到少爷跟前,老泪纵横道:“少爷,你可算是醒了?”

安慕锦被摔的四脚朝天,小手还别在了背后,简直疼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小蝶胆战心惊的将安慕锦扶起,准备进行第二次逃走。

看到安慕锦疼的直眨眼间,少爷的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抹和善的笑容。

“再走一步,我现在就杀了你们。”荣叔突然不客气的冲着安慕锦和小蝶吼了一句,一高一低的两个人立刻站住不动了。

少爷脸上的笑容也一闪即逝,随即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了。

“荣叔,让她们走。”

“少爷,老奴已经知道她是谁了,只要老奴开口,她一定会给少爷做丫鬟的。”荣叔轻柔的说道,心中却是难过的很,不知道少爷这次醒来,还能支撑多久。

安慕锦听到他们主仆对话,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那个少爷想要自己给他做丫鬟。

回头看了看桌子上的少爷,正好和他四目相对,安慕锦很快又移开了目光,不知道在想什么。

“让她们走。”少爷的声音低低的,柔柔的,好像那随时会挂了的人一样,气息不匀。

“天成少爷,老夫刚将你从鬼门关上拉回来,请你爱惜着自己一些,别再说话了。”老爷爷满脸是汗的说道,同时深深的看了荣叔一眼。

荣叔明白老爷爷的意思,也不再说什么,摆摆手让安慕锦和小蝶离开。

本来就迫不及待离开的安慕锦在得到可以离开的消息时,应该高兴才对,可她有着一股莫名其妙的,浓浓的不舍。

她松开小蝶的手,快速跑到少爷的跟前,将自己的做的一个香袋留在了他的身旁,在心里说道:“你快点好起来,千万不要死。”

也不知道少爷是激动的,还是怎么的,突然呼吸加速起来,又将安慕锦吓了个半死,恨不得立刻就离开这个地方。

而荣叔看安慕锦时的眼神再一次变得冷冽,抓着她的香袋,扔的远远的,怒道:“还不快走!”

来不及为那个香袋哀怨,安慕锦赶紧和小蝶跑出了老药堂。

两人一出老药堂都是惊魂未定的,慌不择路一样,就怕荣叔后悔了,又追出来让她们给少爷陪葬。

跑了一会儿,安慕锦才反应过来,好像跑错方向了。

因为她们在进入老药堂那个巷子的时候,往前面一点就是闹市,可现在她们跑了许久也没有看到闹市在哪里,相反的是越来越安静了。

不仅安慕锦发现了问题所在,就是小蝶也发现了不对路。

就在两人准备倒回去重新找路的时候,一道女子求饶的声音从前面传了过来。

两人面面相觑一下,安慕锦当即决定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多管了,回去要紧。

刚一转身,就被小蝶给拉住了,小蝶看着安慕锦的神色有些怪异,“那好像是小姐的声音?”

安慕锦眉头一挑,震惊的看着小蝶,她不会是听错了吧,孔融雪不是和安云瑶在一起吗,怎么会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

“没错,一定是小姐的声音。”小蝶竖起耳朵听着。

安慕锦对小蝶招了招手,让小蝶跟在自己身后,她小心翼翼的顺着墙根往前走。

走了大概两百米,有一个拐角。拐角是往左边拐的,她小心翼翼的伸头往那拐角里一看,发现那里是一个天然的凹形的方形空地。

而孔融雪就是被一个粗鲁的男子推着按在墙壁上,双手在孔融雪的身上任意粗鲁的滑动着。

看到这一幕,安慕锦的心跳一下一下的快了起来。

那个男人看上去比孔融雪高了一头,力气很大,将孔融雪抱着靠在墙头,丝毫的不费力气。

“表哥,不要,我们这样是不行的。”孔融雪小声的求饶着。

听到这一句,安慕锦耳朵嗡的一声好像要失去了听觉一样。再看小蝶,她的脸色也是难看到了极点。

“若是这件事被夫人知道了,小姐的人生就完了。”小蝶急的都要哭了。

安慕锦却在这个时候异常的冷静,大夫人无非就是想要孔融雪自己说不去参加选秀,应该不会真的让安齐凌对孔融雪做了什么吧。

若是安齐凌是个好人的话,安慕锦觉得她还会顺水推舟,让孔融雪嫁给安齐凌。可一想到安齐凌那天生好色的性子,她就觉得这样做是在害孔融雪,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可她现在不能说话,身边又没有笔和纸,和小蝶沟通都有一些困难。和小蝶做了几个手势之后,小蝶似乎都懂了,这才让安慕锦放下心来。

安慕锦先是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悄无声息的靠近安齐凌,离的还有五步的时候,往他的头上狠狠的一丢。

安齐凌吃痛,回头一看,看到安慕锦正笑着站在他的身后。

安慕锦睁着一双好奇的眼睛看着安齐凌和孔融雪,好像不明白他们在做什么一样。

“死哑巴,你怎么在这里?”安齐凌在看到安慕锦来的时候,丝毫的慌张都没有,反而还有一些得意。

孔融雪看到安慕锦的时候,羞愧的头都抬不起来,软绵绵的靠在安齐凌的身上。

“来人啊,将这个小哑巴给我打死。”

安慕锦不知道安齐凌所笑何事,在听到他说了这一句话之后,一下就明白过来了。今天大夫人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连她一块铲除掉。

只是她不明白的很,大夫人是何时对她动的杀心,又为何非要杀了她,非要处处和姨娘作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