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24章 好险

第1章 生产

背后是一处死角,右边是小蝶所在的地方,前面也是一面墙壁,从左边跑出了两个凶神恶煞的男人。

面对着这两个男人,安慕锦不害怕那都是假的,她怕死了。

看着他们一步一步朝着自己逼来,安慕锦吓的连忙后退,一直退到安齐凌的身边,突然紧紧的抱住了孔融雪的身体。

孔融雪被安慕锦这么一抱,神思也终于回了过来。

安齐凌给她的印象一直都是温尔儒雅的,说话不紧不慢的,偶尔带出一两句诗词,显得非常的有才华。孔融雪也就是被他这种装的外表给迷惑住了,没想到今日安齐凌对她表露了真相,她的心一下就沉入到了谷底。

天啊,她都做了什么。

为了一个道貌岸然的男人,她竟然忘记了父母的期望,忘记了家族的兴亡。

她真是一个笨蛋!

将安慕锦拉到身后,孔融雪护着安慕锦道:“表哥,这件事妹妹一定不会说出去的,求你放过她!”

安齐凌想解决掉安慕锦,可不是简简单单的因为安慕锦撞破了他们的事情。他就是看安慕锦不顺眼,一直都不顺眼!

“表妹,你快让开。这个小贱人没有你看到的那么好,她的心眼坏着呢。”安齐凌伸手对孔融雪说道,孔融雪却是害怕的不停后退。

“表哥,妹妹还小,还是一个哑巴,她一定不会说出我们之间的事情的。请表哥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她吧。”孔融雪继续求情,一双眼睛苦苦的看着安齐凌。

安齐凌冷笑一声,道:“表妹,这是我的家事,你还没有嫁过来呢,先不要多管了吧。”

说着安齐凌猛然一上前,这时孔融雪的动作也是出奇的快,很轻松的就躲开了安齐凌的手,并离他更远了。

安齐凌呲着牙看着孔融雪,见她如此护着安慕锦那个小贱人,不由得气的想要骂人。

安齐凌平时都是斯斯文文的,孔融雪也迷恋他的美貌,从来没有见过他呲牙的样子。今日看他呲着牙,孔融雪心里一阵难受,好像是要吐了。

安齐凌似乎等不及和孔融雪在这里耗下去了,对那两个人使了一个眼色,两人从孔融雪的背后抄过来。

安慕锦不由得缩了一下身子,若是被那两个人抓住,她就真的没有命可以活了。

不能死啊,她好不容易才摆脱了给人陪葬的命运,若是现在又被安齐凌的人给打死了,那她真的是太倒霉了。

看着那两人从后面接近自己,孔融雪一时间也没有了主意,正急的满头是汗,小蝶跑过来猛然喊道:“小姐,原来你在这里呢。小姐,你别怕,夫人马上就要来了。”

看到又多了一个人,安齐凌有些慌了,狠狠的瞪了安慕锦一眼,指着她道:“小贱人,今天算你运气好。”

说罢,安齐凌带着他的人一转身就消失在拐角处了。

孔融雪和安慕锦都同时松了一口气,安慕锦想笑,却听到孔融雪说了一句糟了,才明白过来,她现在衣衫微微有些不整,头发也乱了。若是这个样子被安云瑶看到,安云瑶肯定会起疑心的。

“小姐别担心,夫人根本就没有来。”小蝶看出了孔融雪的心思,一边给她整理衣装,一边笑着说道。

闻言,孔融雪这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

大家彼此整理了一番之后,正要离开,看到安齐凌站在拐角处,正阴森森的看着她们呢。

“好啊,一个小丫鬟竟敢连本少爷都敢骗,你是不想活了吗?”安齐凌走过来,狠狠的剐了小蝶一眼。

小蝶被他看的倒退一步,想到若是小姐们有了什么,她也脱不了关系了,又上前两步,将孔融雪和安慕锦都护在了身后。

“表哥,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我是不会和舅母说的。只是,你要放我们离开。”孔融雪本以为她这么说,安齐凌会有所顾忌。

却没想到她刚说完,安齐凌就哈哈大笑起来,“表妹,你真是天真啊。你们孔家在苏州也算不上是大户人家,所以你根本就不知道大户人家的规矩吧。”

孔融雪抿嘴轻轻笑了一下,那本该清澈的笑容此时全部被苦涩填满。她的母亲就是侯府长大的,又怎么会不知道大户人家的公子哥的那些坏毛病呢。只是她眼睛浅,看不透世道,被安齐凌的好样貌一迷惑,加上他的甜言蜜语一哄,她就认为安齐凌和那些公子哥们不一样。其实安齐凌和那些公子哥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一样的。

“表哥,你还是放我们走吧。母亲知道是雪妹妹喊我离开的,若是许久等不到我,她肯定会到处找我,还会派人告诉舅妈。到时候这件事情闹开了,对你,对我都不好。”

“表妹,你忘记我和你说的话了吗?我们说好了,若是长辈们不同意,我们就浪迹天涯啊。”安齐凌朝着她们靠近一步,她们连忙吓的连忙后退。

在孔融雪和安齐凌对话的时候,安慕锦悄悄的将临出门时凝烟给她的一把短刀,还有一包灰包紧紧的握在了手里。

短刀是用来防身的,灰包是用来迷惑对方,好逃跑的。

凝烟给安慕锦准备的灰包很好用,只要朝着对方伸过去,那灰包就会自动打开,里面的灰就会洒出来。最好的办法就是朝着对方的眼睛扔过去,在对方双眼短暂失明的时候逃跑是最保险的。

作战的计划已经想好了,可是凝烟就只给了她两个灰包,对方却是有三个人。

安慕锦想了一下,孔融雪和小蝶的个头都比她高,灰包给她们的话,命中率会比自己高一些。但是她还有一点不放心,就是自己不会说话,给了她们灰包,也不知道她们会不会用。

“表妹,你过来吧,表哥一定会娶你为妻的。”安齐凌嘿嘿笑着,伸着手要来抓孔融雪。

孔融雪尖叫一声,慌忙的想要后退,可是回头一看,路已经走到了尽头。

就在孔融雪和小蝶都要绝望的时候,安慕锦突然将一个灰包交给了小蝶。然后拿着小刀在灰包上用力一滑,手中的灰包朝着安齐凌三人丢了过去。

安齐凌是会武功的,在灰包打到他之前,他用手一挡,将那灰包打在了地上。灰包里的灰只洒出来了一点,就阵亡了。

小蝶也是一个聪明的丫鬟,她见安慕锦朝着安齐凌扔东西,就明白手里的东西是作何用的。她都已经想好要保护两位小姐安全了,趁着安齐凌不备,扑到安齐凌的面前,拿着灰包就朝着他的头上砸去。

那灰包一碰到安齐凌的脑袋,灰尘纷纷扬扬的往下落,落进了安齐凌的眼睛里,鼻子里,嘴巴里……

“啊……”安齐凌痛苦的揉着的眼睛,眼泪也流出来了,可却一点作用都没有。

见状,三人快速钻进了右边的巷子,眼看着快跑出去了,听到后面安齐凌等人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母亲,快救我。”孔融雪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朝着前面的一个妇人喊道。

那妇人扭头过来,看了看孔融雪正要走,小蝶也喊了起来:“夫人,你终于来了。”

妇人就更加疑惑了,索性站着没有走,而是看着三个跟逃命似的姑娘们。

跟在她们身后的安齐凌听到她们在叫母亲,夫人的,吓的不得了,赶紧带着人转身跑的飞快。

安慕锦她们也趁机逃出了那条阴暗的小巷子,出来之后,孔融雪对着那个还在莫名的妇人千恩万谢,还给了她不少的银两。

“好险!”孔融雪拍着胸口,一手拉着安慕锦。

安慕锦手里的小刀还在,嘴角勾着,露出一道不属于她现在年龄的笑容来。

凝烟给她准备这些东西的时候,她还觉得没有必要,现在却觉得太有必要了。即使以后在侯府,她也要随身带着这些防身的玩意儿。

刚走了没一会儿,就看到安云瑶的人找来了。

安云瑶看着三人狼狈的样子,就知道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不过在大街上,她什么都没有问。

回到侯府,孔融雪和小蝶被安云瑶叫走了,安慕锦一个人丢了魂儿似的往回走,不知道这件事孔融雪是否会包庇安齐凌。

一看到安慕锦回来,凝烟和凝翠赶紧迎出来,跟着出来的还有林妈妈。

“小姐,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林妈妈早上没有看到安慕锦,这一看到她,整个人都成了灶台底爬出来的了,整张脸都是黑黑的。

安慕锦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她就只是出去了半天而已,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真是一言难尽啊。她想即使她会说话,她现在也没有力气说什么了吧。

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正准备用饭,小蝶红着眼睛,跑过来,哽咽道:“二小姐,夫人请你过去一趟。”

拿起的筷子再次放下,安慕锦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道安云瑶这时候找自己是为了何事。

路上,安慕锦见小蝶还在忍不住的抹眼泪,她也没有好意思问小蝶到底怎么了。

一进入安云瑶的房间,安慕锦就觉得那气氛冷冰冰的,好像进入冰窖了一样。而一向很受安云瑶疼爱的孔融雪此刻也是跪在地上的,小蝶走进去之后,自动的跪在了孔融雪的身旁。

“啪!”戒尺打在桌子上的声音,安慕锦被惊了一下,抬头一看,安云瑶的双眼也是红红的,看着孔融雪直掉眼泪。

安慕锦纠结的拧了一下帕子,还是乖巧的走到孔融雪的身边,学着样子跪了下来。

“锦儿,你起来!”安云瑶擦了一把眼泪,声音生硬的很。

安慕锦看了看安云瑶,摇了摇头,她不起来,这件事她也有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