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25章 看错

第1章 生产

安云瑶看了看地上跪着的那个小人儿,微微叹了一口气,起身将安慕锦拉了起来,并抱在了怀里。

“锦儿,姑母叫你来没有要怪罪你的意思,相反的姑母还想请你帮一个忙,你可愿意?”安云瑶柔声问道。

安慕锦坐在安云瑶的腿上,将近距离的安云瑶给打量了一番。

安云瑶不到四十岁的年纪,脸上已经攀上了一些皱纹,尤其是眼角的鱼尾纹。她一笑,那皱纹深的明显。

在安慕锦看着安云瑶的时候,安云瑶也是看着安慕锦的。她怎么看安慕锦就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孩,可从安慕锦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些气息,却又和普通的十岁小孩有所不同,带着些许的沉稳。

也许是侯府长大的姑娘吧,心思到底是比别人多一些。

两人互相打量了一番,然后安慕锦点了点头,一脸严肃的看着安云瑶。

“锦儿,这件事姑母不会善罢甘休的,可也不会拿着女儿的名声去赌。所以姑母需要你的作证,到时候你就说……”安云瑶趴在安慕锦的耳朵里说了一会儿。

等安云瑶说完,安慕锦双眼睁的大大的,要是她能够说话,她一定会赞叹安云瑶好计谋的。

这个办法真好,既不用毁了孔融雪的名声,又将安齐凌给拉下水了。

大夫人生平最得意的就是她给侯爷生了两个儿子,老大十七岁,文武双全,已经开始帮忙打理家业了。老二十五岁,整天无所事事,但是却深得大夫人的喜爱,也颇得大夫人的真传。

侯爷也就只有这两个儿子,其他的都是女儿,安慕锦记得她的姨娘曾经怀了一个哥儿,生下来不到一个时辰就断气了。侯爷回来连看都没有看到一眼,那个哥儿就被大夫人给处理了。

那时安慕锦才三岁,什么都不懂,只知道自己有一个弟弟,然后又没有了。

其他姨娘也有怀哥儿的,可要么就是生不下来,要么就是生下来养不活的。安慕锦之前以为那都是各人的命,现在她不这样认为了,她觉得一定是大夫人在背后做了手脚的。

如果说安云瑶能够将安齐凌给拉下水,那么这无疑就是在大夫人的心口上挖一块肉。虽然不能要了大夫人的命,但是安慕锦觉得也是大快人心的。

姑侄两人在上面坐着笑着,下面跪着的人却是一副愁眉苦脸的。

孔融雪老老实实的将事情的经过都说了,而且还表明了心意说以后再也不会喜欢安齐凌了。小蝶之所以跪着是因为私自带着安慕锦出府,并且还差点丢了性命。

安云瑶听了两人的诉说之后,气的不得了,在还没有给两人宽恕的时候她又让小蝶将安慕锦给叫了过来。

一开始两人以为安云瑶是要说教安慕锦呢,可没想到安云瑶只是让安慕锦来帮忙的。而且安云瑶对安慕锦可好了,还拿着点心给安慕锦吃。

这让跪着的两人都是一阵的羡慕,孔融雪又惊又吓,又跑了那么长的路,现在也是饿了。

“母亲,小蝶早上都没有吃饭,这会都中午过去了,您就让小蝶起来先去吃点东西再来跪着吧。”孔融雪低着头,小声含糊的说道。

屋子里除了安慕锦吃东西的声音,基本上是没有其他声音的,孔融雪说的是小,可安云瑶还是听的一清二楚。

女儿的话,安云瑶明白的很,心里一阵好笑。她也是从小就受了很多规矩摧残的人,所以她现在很能体会跪着的两人的心情。

“起来吧。”安云瑶淡然的说道。

孔融雪哎了一声,和小蝶互相搀扶着从地上起来了。

见两人起来了,安慕锦看了看安云瑶的脸色,悄悄的将一盘点心送到了两人的面前。

孔融雪只看了安云瑶一眼,见她当做没有看到,拿起一块递给了小蝶,然后自己拿了一块飞快的塞在了嘴里。

见三人吃的差不多了,安云瑶才道:“和我一起去老夫人那里一趟吧。”

到了老夫人那里,安慕雪正在给老夫人捶着腿,还一边讲笑话给老夫人听。老夫人听着安慕雪的笑话,笑的很是开心。

看着如此和谐的祖孙二人,安慕锦捏着小拳头,气到不行。

安慕雪啊安慕雪,你现在还有空和老夫人说笑话,等会你的母亲受到惩罚的时候,看你还笑的出来吗?

安慕锦真的很恨安慕雪,恨不得什么时候看到她,都是见到她哭泣伤心的样子。像现在这么高兴的笑着,真是碍眼!

“姑母,雪儿姐姐,锦儿妹妹!”看到来人,安慕雪并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甚至连姿势都没有换一下,依旧坐在那里,对着安云瑶,孔融雪,安慕锦三人打招呼。

安慕锦嗤笑一声,安慕雪你现在所有的荣耀,待会老天就全部会收回去的。

果然,安云瑶没有理会安慕雪的招呼,而是冷淡的说道:“慕雪,你和融雪的名字里都有一个雪字,本应该做最好的姐妹才是。可是你怎么能够做出这样不堪的事情呢?”

“姑母,怎么了?是在怪上午我不小心和雪儿姐姐走散的事情吗?对不起,是因为我太贪吃了,所以光顾着看那糖人,因此忘记了雪儿姐姐。姑母惩罚我吧,这件事老夫人已经知道了。”安慕雪连忙停下手里的动作,小跑着来到安云瑶的面前,伸着小手,让安云瑶责罚她。

安云瑶看着眼前这个才十岁半的女孩,真不愧是侯府里长大的,这般小小年纪,心机就如此深厚了。

“雪儿,姑母说的并不是这件事。你故意从我身边喊走了融雪,为的不就是让你二哥好欺负……”安云瑶故意没有将欺负谁说出来,而是仔细的看着安慕雪的表情。

安慕雪好像没有听懂一样,反问道:“二哥怎么了?二哥不是和大哥在庄子上查账吗?”

“哼,事到如今你还想瞒着我吗?你二哥他竟然欺负融雪的丫鬟小蝶,小蝶是长得好看,可他……”安云瑶的话还没有说完,小蝶就适时的哭了起来。

她本来就哭过一次,这一次只是哼了两声,揉了一下眼睛,那样子就够委屈的了。

闻言,安慕雪和老夫人都是一惊。

安慕雪还以为安云瑶说安齐凌欺负的是孔融雪,结果却没有想到她说的是一个丫鬟小蝶。小蝶算什么,只是一个丫鬟而已,她二哥的房里要多少这样的丫鬟没有啊。她捏着手中的帕子,眼底滑过一丝厌恶,一个出嫁的女儿有什么资格在她的家里质问她的不是。

老夫人震惊的是没想到安齐凌会好色到这个地步,居然连别人家的丫鬟都不放过。她素来听闻大夫人的两个儿子,老大还正经一点,可老二却不一样,房里的丫鬟几乎都收为暖房丫鬟了。却没想到他还不知足,竟然将手伸到了别人家里的丫鬟。

老夫人早在一年前将府里的大小事务都交给了大夫人,有什么事情大夫人只需要来和老夫人报备一下就可以了,决定权还是在大夫人手里的。她一直以为大夫人会将自己的儿子好好管管,却没想到还是生出了这样的事端。

“这事是真的?”老夫人沉着声,脸上的表情也是阴晴不定的。

安慕雪低着头,谁都没有看,小嘴动着:“姑母一定是看错了,二哥还没有从庄子回来呢,怎么会对雪儿姐姐的丫鬟轻薄呢?”

说着安慕雪抬起了头,看向了小蝶,目光自然而然的扫到了站在一旁的安慕锦,笑着问:“小蝶,你莫不是看错了人,误将那人认作是二哥?”

小蝶摇头,自信满满的说道:“小蝶不会认错的,那人就是表二少爷。”

见小蝶如此说,安慕雪也闭上了嘴巴,却还是带着委屈的看着老夫人,随即跑向了老夫人身边,跪在了老夫人的面前。

“求老夫人做主啊,二哥就算是再糊涂,也不会对姑表小姐的丫鬟下手啊。”安慕雪如泣如诉的说着,估计心里恨死了安云瑶了吧,也不再称呼孔融雪为雪儿姐姐了,直接生疏的变成了姑表小姐。

老夫人沉默了片刻,随即对身旁的孙妈妈道:“孙妈妈去请大夫人来,如今这府上的事情都是她来处理的,这件事也交给她来处理吧。”

孙妈妈应了一声,步履很快的走出了屋子。

过了一会儿大夫人笑容满面的回来了,身后还带着四个丫鬟,每个丫鬟的手里都捧着两匹布匹,花花绿绿的很是好看。

“老夫人,二姑姑,刚刚凌儿从庄子上回来,说前几天铺子上刚进了一批上等的布料。这不,他刚将布料拿回来,我就迫不及待的带着布料回来了。”大夫人进来的时候好像没有感受到气氛的变化一样,依旧是说着自己的。

安慕锦很是佩服的看着大夫人,她相信孙妈妈已经将事情都告诉了大夫人,不过她没有想到大夫人会是这样的应对方式。

安云瑶冷冷淡淡的看着大夫人道:“嫂子,二公子轻薄我家丫鬟的事情,想必你也知道了吧?”

大夫人甩着帕子,掩嘴一笑:“二姑姑一定是在说笑呢,凌儿刚从庄子上回来,这马车再快也要半天的时间呢。丫鬟被欺负那会,凌儿还在路上呢。”

安云瑶冷哼一声,指着安慕锦道:“锦儿可以作证,就是安二少爷欺负的小蝶。”

安慕锦适时的站出来,对老夫人和大夫人重重点了点头,用手比划了几下。

老夫人也看不懂,摆摆手让安慕锦停了手上的动作。

安慕锦有一种想要出全力,却发现还没有使出力气别人就帮她做完了的感觉。虽然心中不是很情愿,但还是听话的退了回去。

大夫人的目光在安慕锦的身上扫了一圈,随即笑道:“锦儿莫不是看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