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26章 御女

第1章 生产

让安慕锦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本来可以稳妥妥的将安齐凌拉下水的,可却因为侯爷的突然回来,证明了安齐凌在进府之前都是在路上。

侯爷的这一证人直接击垮了安云瑶和安慕锦所有的计划,并且大夫人倒打一耙说她平日里对安慕锦如何如何的好,结果却被安慕锦白眼狼似的给反咬一口。

安慕锦无法猜测侯爷是怎么看她的,但是却还是被侯爷下令禁了足,抄写佛经一百篇,什么时候抄完什么时候出来。

安慕锦的辈分比较低,没有等到最后的结果就被老夫人的人给请出来了。

她刚一出来,就看到林妈妈带着凝烟和凝翠抱着她这几天带来绿苑的东西,站在门口正等着她呢。

从沁香苑回到锦绣苑,安慕锦的精神一直都不是很好。她真的想不通,为何看起来那么容易的事情,偏偏就容易半路出一点岔子。

如菊不是说侯爷最近很忙,白天基本上都看不到他出府,晚上却也看不到他回府吗?为何今日他这么早的就出现了,还和安齐凌一起回来的?

隐隐约约的,安慕锦觉得大夫人好像和侯爷串通一气了。

也对,他们才是结发夫妻,串通一气是很正常的事情。

看来她将扳倒大夫人的事情想的太简单了,以后还要重新计议才可以啊。

“小姐别多想了,先休息一会儿吧。”林妈妈为安慕锦铺好床,对安慕锦说道。

安慕锦困倦的打了一个哈欠,脱了外衣,躺下了,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她本以为这一天发生了很多事情,她也累到不行了,应该可以睡个安稳觉,却没想到一闭上眼睛,眼里全是那吐血昏迷的少爷。

在梦里,她趴在少爷的身边一声一声的哭着,荣叔面色狰狞的拿着刀子要来杀她,让她给少爷陪葬。她求着荣叔放她一命,等她为自己,为孩子报了仇再去陪少爷。

哭了不知道多久,安慕锦猛然发现自己会说话了,可以开口求荣叔了。这一个发现让她心里一惊,人就醒了过来。

醒来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黑下来了,林妈妈正拿着帕子给她擦眼泪。

“小姐,你是不是梦到了什么伤心的事情?”林妈妈将帕子递给安慕锦,安慕锦自己拿着帕子擦了擦眼泪,心情失落的很。

梦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难道说那个少爷真的不治而亡了?

正在这样想着的时候,林妈妈突然问:“小姐今天去找那个老大夫看病了吗?为何没有药方?”

被林妈妈这么一提起,安慕锦这才想起来老爷爷正在给她写药方的时候,少爷突然发病,然后……一切就都乱了!

小手不自觉的抓紧了手里的被子,安慕锦靠在床头,眼里全是浓浓的苦涩。

她安慕锦的一生就真的早已注定,不能改变了吗?

“小姐是不是忘记拿了?没关系,明天我出府一趟,去问问老大夫就是了。”林妈妈好脾气的说道。

闻言,安慕锦的眸子又亮了起来,惊喜的看着林妈妈,她不仅想要药方,还想要知道那个少爷到底好了没有。

次日一早,林妈妈就起来出府了,刚从后门出去就看到云儿等在门外。

“老妈妈,这是家师让我给你的。家师还有一句话交待老妈妈,他此次一去,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请老妈妈勿挂,也别再去老药堂了。那里不安全。”云儿交待玩,打着哈欠就走了,他可是在这里等了将近一夜呢。

林妈妈将药方塞进怀里,看着云儿消失的方向,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身回府了。

安慕锦醒来的时候,林妈妈已经熬好了药。

安慕锦喝了那药,觉得嗓子里又是甜甜的,又是麻麻的,有点黏,又有些痒。

“这是老大夫给小姐开的药方,小姐喝了之后感觉如何?”林妈妈期待着问道。

一听这话,安慕锦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随即兴奋的在纸上写下一句话,问林妈妈那个少爷是否救活了。

林妈妈一头雾水,她连府都没有离开,哪里知道什么小少爷,大少爷的。

于是就将她早上如何取得这个药方的事情和安慕锦说了一遍,安慕锦听了之后,有些无奈。她到底还是无法知道那个人的生死了。

“唉!”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安慕锦用完了饭,开始抄写佛经。

凝翠在旁边研磨,凝烟在一旁给安慕锦摇着扇子,林妈妈在一旁时不时的提醒安慕锦要记得张嘴。

安慕锦写了一上午,才写了十篇,写完端详了一会儿,她将这些佛经全部给撕碎了。

“小姐,你这是为何?”凝翠不解,第一个着急的问道。

安慕锦微微笑了一下,并没有解释什么。

这样的日子过的不快也不慢,八月十五那天还是到来了。那天是个节日,老夫人允许安慕锦出来。

安慕锦出了锦绣苑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老夫人请安,然后给大夫人请安。

大夫人似乎已经忘记了安慕锦曾经指控安齐凌的事情了,对她还像往常一样的和蔼,还关心的问安慕锦写了多少篇佛经了。

安慕锦用手比划了一下,才写了十篇而已。

看到安慕锦伸出十个手指头,安慕雪笑了,“妹妹是不是不想写啊,这么长时间怎么才写了十篇呢?”

安慕锦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话,急的直抓头发。

这一幕被大夫人和安慕雪看到,两人相视一笑,不再说什么。

在大夫人的眼里,安慕锦是那个女人的女儿,那个女人有多笨,她的女儿就有多笨。所以大夫人一早猜到安慕锦之所以会给安云瑶做证,就是安云瑶吓的。

不过可惜了啊,大夫人本来以为她会阻止了孔融雪进宫,却没想到这中间发生了许多事。自从那件事之后,安云瑶就和孔融雪呆在绿苑,哪里都不去了,而孔融雪这时候也已经去了皇宫。

尽管如此,大夫人的心里还是在诅咒孔融雪不要当选。

安慕锦笨拙的表现让大夫人和安慕雪对她放松了警惕,说了两句话就让她离开了。

安慕锦刚回到锦绣苑,小蝶匆匆忙忙跑了进来,拉着安慕锦的手激动的好半天才说出话来,:“二小姐,小姐,小姐被皇上看中了,留在了皇宫。”

皇上选秀是一件大事,一般礼部的人要准备几个月之久,但是在面见皇上的时候,只需要几眼就决定了一个女子的命运。被看上的就会留在宫中,等待着皇上的临幸。看不上的则是被打发了回去,这辈子再也不会入宫门那道坎了。

孔融雪入宫了,这对安慕锦来说是一件好事,因为大夫人的计划失败了。

小蝶欢喜的说了许多话,甚至将安云瑶为何带着孔融雪参加选秀的事情都说了。原来在安云瑶进京的前一个月,她遇到了一个得道高人,那个高人告诉她孔融雪是大富大贵之相,将来是要母仪天下的。

安云瑶就是听了这个,所以才会带着安云瑶进京的。

听小蝶这样说之后,安慕锦打心眼里笑了起来,她不是认同安云瑶的做法,她只是觉得孔融雪的确能够母仪天下。她的性格温和,嘴角总是带着笑容。

听老人家说,爱笑的女孩的命都是极好的。

她相信孔融雪就是那极好中的极好。

“你家小姐入宫了,为何你没有跟着入宫?”凝烟好奇的问道,一般不都是小姐进宫,会带着一两个贴身的丫鬟吗?

说到这个,小蝶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哀哀的叹了一口气。自从府里传出她被二少爷轻薄,不,最后证明那个轻薄她的人不是二少爷之后,她的名声就坏了。

如果她要跟着孔融雪的话,日后这些事情被其他人知道了,其他人拿着这事做文章进而做对孔融雪不利的事情来,那岂不是糟糕了。

所以在孔融雪进宫选丫鬟的时候,安云瑶使了一个小手段,让小蝶离开了。

孔融雪怕误了时辰,才选了其他两个丫鬟。

小蝶知道安云瑶对孔融雪的用心,只是她服侍小姐近十年了,心里到底是有一些不舍的。

“如果你想留在京城,就呆在我的身边吧。”安慕锦在纸上写下这一段话,小蝶看了之后,惊喜的问:“可以吗?”

安慕锦认真的点点头,小蝶高兴极了,“那我回去问问夫人,她如果同意的话,我就留下来。说实话,我是舍不得我家小姐的,总觉得我要是走了,这京城里就没有她熟悉的人一样。好歹我也是从小在苏州城长大的,留在这里算是彼此做了一个念想。”

小蝶和安云瑶说了这件事,安云瑶当即就答应了,还赠送了几套孔融雪不穿的衣服给小蝶。小蝶感激涕零的对安云瑶磕了三个头,将自己多年攒下来的私房钱拿给安云瑶,让她带回去给自己的老爹老娘。

安云瑶没有接那钱,而是说:“你从小跟着雪儿一起长大,你们的情分我也是知道的。你放心,这次回去,我会让人好好照顾你家里的。”

小蝶又对安云瑶千恩万谢的拜了几拜,最后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绿苑,来到了锦绣苑当差。

第五天,孔融雪被封为正七品御女的消息传进侯府,侯府上下都热闹起来。

安慕锦也得空出去吃了一顿家宴,不过在这场家宴上大夫人她不是主角,大夫人也不是,主角是安云瑶。

安云瑶的高兴没有写在脸上,反而还带着淡淡的忧愁,话也不多,吃晚饭,大家就都散了。

在安慕锦正要走出饭厅的时候,安云瑶叫住了安慕锦,“锦儿,随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