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27章 做奴

第1章 生产

要说人都是有私心的,安云瑶也不例外,她的私心可都是为了自己的女儿。

御女在只是一个六品的妃子,位份不高,而且孔融雪的祖家离京城甚远。之前安云瑶想的是让孔融雪借着侯府的名义,自从知道大夫人从中阻拦孔融雪入宫之后,安云瑶就不再相信侯府了。她现在将主意打在了安慕锦的身上,安慕锦虽然才十岁,可却十分激灵,只要她愿意呆在孔融雪的身边,那孔融雪在宫里就相当于多了一双眼睛,多了一份依靠,多了一分把握。

安慕锦实在是没有想到安云瑶为了孔融雪要牺牲她,尽管安云瑶给了她很多诱惑。比如说会对她的姨娘好,更为重要的是安云瑶愿意告诉她当年落水的事情,还有愿意为她找寻名医治疗她的嗓子,让她再次开口说话。

这些诱惑对于一个十岁的小孩来说已经很大了,可安慕锦不是十岁,她是未来重生回来的,她已经十七岁了。

再说了,治疗嗓子的事情,她已经有了门路,她相信那个老爷爷开的方子会将她的嗓子给治好的。

委婉的谢绝了安云瑶的好意,安云瑶说安慕锦太傻了,在这侯府她只是一个庶女而已,而且还是一个哑巴,还会被人欺负,只要她去了皇宫,帮助孔融雪母仪天下,安云瑶承诺她给她意想不到的荣华富贵。

安慕锦还是没有同意,不是她不想要那份荣发富贵,只是她觉得她不想给别人做嫁衣裳。再说了孔融雪能否母仪天下,不是一个得道高人一两句话就能决定的。

她觉得安云瑶是魔障了,怎么会因为一个得道高人的话就那么深信孔融雪必定会母仪天下呢?

安慕锦回到锦绣苑的时候,看到如菊正一边扫地一边探头探脑的往外看呢,看到她来,连忙将扫把放在一旁,跑上前来,“小姐,你可算是回来了。”

安慕锦知道如菊要说的是什么,带着她一起进入了内室。

“二少爷是侯府的男丁,老夫人,侯爷都不希望他出什么事情。老夫人已经劝住二姑奶奶了,说只要姑表小姐能够进宫,侯府愿意做姑表小姐的后盾。”如菊说完,安慕锦本来清明的心一下疑惑了起来。

对于侯爷说安齐凌是和他一起回来的事情,安慕锦是一点也不相信,不过一会儿她就猜到这一切只不过是为了保全按起来的名声而已。

她所疑惑的是安云瑶,既然老夫人都说了侯府会做孔融雪的后盾,为何她还要找到自己,让自己给她女儿做丫鬟呢。

这件事安慕锦怎么也想不通,又让如菊去打听。如菊应了一声好,走的时候又回头对安慕锦道:“小姐,鹅毛每天早上都会到这里来,被人打走后,也不去玉姐儿那儿,就在锦绣苑旁边的花丛里呆着。”

安慕锦对如菊点点头,那意思是随便如菊怎么处理吧,反正她是不想看到那猫了。

玉姐儿找她要那猫的时候,她就觉得奇怪了。现在猫儿回来了,玉姐儿也不来找猫,她就更加奇怪了。

只要那猫不生出事端来,安慕锦觉得她就没有必要为她多操一份心。她现在的心思都在学说话上了,那药吃了几天,麻麻甜甜的感觉渐渐的没有了。

安慕锦觉得那麻麻甜甜的感觉应该是药起了作用,现在那种感觉没有了,就是药没有作用了。

她拿着药方研究了半天,除了能认识上面的字以外,其他都不知道了。

想要解读了这张药方,唯一的途径就是她要学会识药,知道这张药方上的每一位药是起什么作用的。

为了能够早点出去看医书,安慕锦连续几天都在认真的抄写佛经。

佛经都抄写完毕,她还没有来得及将这些佛经拿给侯爷过目,就被人请到了沁香苑。

来请她的人是老夫人身边的鸳鸯,鸳鸯虽然才十六岁,但是说话办事牢靠,很得老夫人的喜爱,是老夫人面前的得脸的奴才,比孙妈妈高了不知道多少去了。

孙妈妈就仗着自己是跟着老夫人的时间最久,经常在府里欺负人,老夫人睁一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她这几年越发的不知道收敛,做事是越来越不将这些庶女放在眼里。

要说这鸳鸯可比孙妈妈强了很多倍了,而且还年轻还好看,但是她一点都不拿乔,对谁都是毕恭毕敬,和和气气的,好像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惹她生气似的。

有一次安齐凌想要吃她的豆腐,她也只是对安齐凌笑着说这件事她得问问老夫人的意思,一下将安齐凌给吓到了。自那以后,安齐凌对她也恭敬起来,再也不敢轻薄她了。

跟着鸳鸯到了沁香苑,凝烟和凝翠本是要跟着的,却被鸳鸯留在了门外,言称老太太只想见安慕锦一个人。

安慕锦给了两个丫鬟一个安抚的眼色,提着裙摆和鸳鸯走进了有些昏暗的内室,看到老夫人正歪在**,睁着还算明亮的眼睛,一瞬不瞬的注视着她。

老夫人的旁边坐着是玉姐儿,只看了一眼,安慕锦就感觉到玉姐儿在哭。

“这只猫可是你的?”老夫人陡然一问,安慕锦这才注意到身旁的孙妈妈脚下有一只被打的奄奄一息的猫。

看那毫无杂色的毛发,安慕锦认得,那就是玉姐儿从她手里要走的鹅毛。

对老夫人点了点头,老夫人猛然就怒了,指着安慕锦道:“你可知道这只猫差点害死了我?”

安慕锦摇头,她不知道这些。她祈求老夫人将事情的经过都说出来,她是一个哑巴,身边没有一个帮助的人,她不好问话啊。

看出了安慕锦的疑惑,鸳鸯将事情给详细的讲述了一遍。

原来鹅毛不仅赖在锦绣苑不走,还几次回到沁香苑来,每次都来偷东西吃。来偷东西吃就算了,就在今天早上猫突然发起狂来,见着谁就咬,差点就将还在睡觉的老夫人给咬了。

听鸳鸯叙述完,安慕锦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来了。

“老夫人,这猫儿是锦儿姐姐送给我的。自从上次她离开之后,我找了她大半夜,虽然猫是找到了,但是她再也不肯和我回白玉苑了。听丫鬟们说,这段时间猫儿一直都是在锦儿姐姐那里的,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过她了啊……”玉姐儿抹着眼泪,一声一声的说着,矛头全部指向了安慕锦。

可恨安慕锦自己是个哑巴,在这个时候也不能为自己辩解分毫。

她绝望的看着老夫人,祈求让老夫人拿纸给她,她要将心中的疑问问出来。

可这些人好像不明白安慕锦的意思一般,没有一个人来给她帮忙。

“锦儿,玉姐儿说的这些话可都是真的?”老夫人沉声问道。

安慕锦摇头,这些话有真有假,她不知道该如何判断。

玉姐儿一见安慕锦摇头,从椅子上起来,走到安慕锦面前,拉着她的衣服哭泣:“锦儿姐姐你可别害我啊,我说的这些没有一句虚言。鹅毛本来就是你送给我的,我还有白纸黑字可以证明。这段时间,鹅毛都不在白玉苑,而是在锦绣苑,你的丫鬟和我的丫鬟都是可以作证的。”

见玉姐儿将她曾经写过答应让玉姐儿养猫的白纸黑字拿出来,安慕锦这才明白当时玉姐儿为何执意要她留下证据了,原来就是为了今天啊。

可才只有九岁的玉姐儿,她又是如何知道这些的呢?她的背后一定是有高人指点,是四姨娘吧。

只是她和四姨娘并没有什么冤仇,四姨娘这样算计她,难道是因为姨娘。听闻姨娘和四姨娘一直都不和,姨娘那么和气的一个人都能和四姨娘吵起来,那只能说明四姨娘这个人比较的不好相处。

想到这些,安慕锦只觉得冷汗直流,四姨娘的手真长啊,玉姐儿才九岁,她就将手伸向了玉姐儿。

而且玉姐儿也是沉住气的,居然用这只猫甩出这么长的线,目的就是让她狠狠的栽倒在这个坑里。

身边没有能帮助自己的人在,自己又不会说话,安慕锦气的脸色发黑。

难怪鸳鸯会不让凝烟和凝翠进来,为的就是让她像一座孤岛一样接受这一切。

“锦儿,你太让我失望了。”老夫人狠戾的看了一眼安慕锦,随即让孙妈妈带人家法处置。

孙妈妈一上来,早有几个老妈妈等在外面,看到这情形立刻围上来,将安慕锦死死的按在了地上。

安慕锦小小的身体被她们用力按着,竟然一点都挣扎不动,只能任由那一下下的戒尺狠狠的打在了屁股上。

在这一刻,安慕锦竟然仿佛回到了前世一样,她刚生产虚脱,被曲妈妈和安慕雪欺负的那一幕。

趴在地上,随着戒尺一下一下的打在屁股上,安慕锦好恨,好恨啊!

打了足足有二十下,老夫人才怜悯的让孙妈妈住了手,接着就是二话不说的将安慕锦给抬了出去,然后扔在了门口。

凝烟和凝翠一见安慕锦是这样出来的,连忙跑上前来扶住安慕锦。

安慕锦流着泪,用手捂着屁股,一言不发想要快点回去。

还没有走两步,安云瑶笑着从沁香苑走出来,对安慕锦笑道:“怎样,锦儿答应姑母的要求吧?答应了,你就不会受到这样的苦了。”

安慕锦抬头深深的看了安云瑶一眼,即使安云瑶给她金山银山,她也不想答应了。

因为安云瑶太自私了,为了孔融雪她自私的想让安慕锦放弃一切,化身为奴,就是为了辅助孔融雪母仪天下。

安云瑶说的好听,说孔融雪一旦母仪天下,就会给安慕锦许诺的荣华富贵。可安云瑶却没有说孔融雪一旦败了,那所谓的荣华富贵就都会变成一把把锐利的尖刀,狠狠的刺在自己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