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28章 换药

第1章 生产

这件事之后,安慕锦仔细想过了,即使她能够开口说话,她也不能够免得了这一顿打。因为参与这件事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依照她现在的能力,她还反抗不起。

躺在**,看着林妈妈从家里带来的医书,安慕锦感慨她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林妈妈真是个奇怪的人,明明说自己家里穷,却还藏着这些好书。问她她还说找人借的,安慕锦不相信。

这每本医书上都详细的很,还有病例加以介绍,而且每本书还被镶上了金边。像这样的好书,谁会借给一个老妈子啊。

不过安慕锦是个聪明的人,她知道林妈妈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她。既然林妈妈不想说,那她也就不会多问。

几乎是琢磨了一个月,安慕锦才将老爷爷给她的药方给琢磨透。现在她一闭上眼睛就能将老爷爷给她的药方背下来,并且知道每一味药的作用。

老爷爷给她开的药方已经没有了之前的作用了,喝着就跟喝水一样,所以安慕锦想在老爷爷那张药方的基础上改了一些药,看看效果。

这也是为什么她要看医书,学医理的原因。

知道了安慕锦的想法之后,林妈妈是第一个反对的,“小姐,是药三分毒,这药方不是说改就能改的,还请小姐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看林妈妈说的那么严肃,安慕锦却笑了,在纸上一笔一划的写道:林妈妈请放心,这药方上的药多数都是消炎止痛,清肺解渴的,我只换这些简单的常见的药,至于其他的一些比较偏门的药我是不会换的。

林妈妈见安慕锦说的头头是道,还是担忧的说道:“药方可以改,但是必须要找人来试药。只要那人喝了没事,再给小姐你喝。”

这个简单,安慕锦很快就答应了。

第一次改药方,她只敢动用一味清热解毒的药,然后按照相同的比例写上去,让人去抓药。

第一包新药来了之后,熬好的药汤,林妈妈问谁愿意试一下,如菊说她愿意。如菊喝了之后,一个上午都没事,还说自己感觉很好,嗓子也不痒了,很清爽。

看如菊没事,林妈妈才敢让安慕锦喝。安慕锦喝了之后,那种麻麻甜甜的感觉又来了,她对林妈妈笑了笑,快速在纸上写下:有用。

林妈妈见了,脸上也是一喜,夸赞的说道:“小姐真有天赋,要是能有人指点一二,相信小姐就会成为神医了。”

听林妈妈这样说,安慕锦笑了,她哪里是什么神医,不过是在别人的基础上改了一下药方而已。

新药方果然和安慕锦预料到的一样,吃了半个月左右,药效又没有了。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安慕锦现在已经得心应手了,又动手改起了第二个药材。等熬了药,如菊试了之后,安慕锦才喝下去,效果又回来了。

药方的问题是解决了,可是有一样却一时半会无法解决,那就是银子问题。

安慕锦的这个药是一天都不能断的,吃了这么久,安慕锦的小金库已经见了底。凝烟和她说这些事情的时候,她这才想起来是有这么回事。

府里的银子都被大夫人掌控着,除了每个月五两银子的月钱,再要花钱那就得和大夫人开口。一旦开了口,大夫人肯定要问原因,一次两次找个其他理由,次数多了,大夫人也就不相信了,还会派人来查她的钱到底花在哪里了。

所以安慕锦不能和大夫人开这个口,但是她的银子就剩下不到一两了。一两银子还不够抓一副药呢……

安慕锦吃的药可都是有讲究的,看着每一个药材都不多,可是三十六道药材加起来那分量就多了,银子也就多了。

安慕锦想过将其中几个作用相同的药材给减掉,被林妈妈给制止了。林妈妈说老爷爷开的药方看似古怪,其实都是有理由的。

林妈妈支持安慕锦换药,却不支持她减药。

就在安慕锦为银子的事情发愁的时候,二姨娘过来了。

那天下着雨,二姨娘进屋衣服湿了一半。安慕锦一边给二姨娘擦着身子,一边抱怨的看着她,似乎在问:为什么不等雨停了再来。

二姨娘见到安慕锦就高兴起来,拿眼色看了看左右的人,安慕锦知道二姨娘有话和她说。

屏退了两边的人,二姨娘还不放心的将冬天才用到的帘子给打下来,这才安心的从怀里掏出一个足足有一个筷子那么高,碗口那么大的钱袋来。

眼下是秋天,二姨娘因为生小弟弟落下了病根,怕冷的很,天刚刚一冷,她就会穿上厚衣服。刚刚那钱袋就是裹在她的怀里,竟然没有让人看出来。

钱袋一打开,安慕锦看着里面的金银元宝愣住了。

在二姨娘还未开口时,安慕锦一把按住了二姨娘的手,将钱袋给系上了,对二姨娘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锦儿……”二姨娘不解的看着安慕锦。

姨娘的月钱是比小姐的还要少的,每个月只有三两银子。二姨娘这十八年来再省吃俭用,一分钱都不花,她也只能攒下几百两银子啊,哪里够买那些东西。

“锦儿,这些东西都是二姑奶奶让我交给你的。她说只要你帮她一个忙,她给的还会更多。”二姨娘看着安慕锦时,眼睛都是亮着的,那是对金钱的渴望。

她的傻姨娘啊,她想过没有啊,安云瑶能够拿出这些东西来,那么要她办的事情肯定是不简单的啊。

她本以为这段时间安云瑶已经忘记了这件事了,谁知道她竟然已经对姨娘下手了。

深深的看了二姨娘一眼,安慕锦将那个钱袋藏起来,拍拍手,凝烟就进来了。

安慕锦让她去拿笔和纸来,凝烟拿来之后,自动又退下去了。

在纸上和二姨娘将这其中的利害关系给分析一遍,二姨娘这才惊吓的捂着胸口,直言自己差点害了安慕锦,还要说去找安云瑶讨个说法,为何这样害她的女儿。

听到二姨娘这样说,安慕锦笑了。

哪个母亲不是为自己的子女好的,二姨娘也是为她好所以才会听信了安云瑶的话吧。现在知道安云瑶是想害她,就说要去找安云瑶算账。

对二姨娘摇了摇头,安慕锦告诉她不用找安云瑶算账了,只需要将钱还给她就行了。

二姨娘一想也是,如果因为这件事和安云瑶吵起来了,那以后她又想其他办法算计安慕锦怎么办。

在安慕锦这里离开,二姨娘一刻也忍不住了,带着钱袋去了绿苑。

在经过沁香苑的时候,被孙妈妈看到了。

孙妈妈将二姨娘到沁香苑而不来和老夫人请安的事情告诉了老夫人,老夫人本来就不怎么喜欢这些个姨娘,听到孙妈妈添油加醋的说了很多二姨娘的坏话,她脸色阴沉着让人去绿苑叫二姨娘。

二姨娘刚将钱袋拿出来,将里面的东西和安云瑶对了一个数,还没有说出什么话来,孙妈妈就来到了绿苑,幸灾乐祸的和二姨娘说老夫人请她过去一趟。

二姨娘天生就害怕这个老夫人,不知道是为什么,一听孙妈妈这样说,顿时没有了个主意。

安云瑶走近二姨娘,在她的耳边用只有她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二姨娘,只要你答应我好好劝劝锦儿,以后你就不用再怕老夫人会怎样你了。”

若是之前,二姨娘肯定还会有所动摇,可她已经知道安云瑶是想让安慕锦干什么了。那是去做奴才啊,一辈子都是抬头看人,跪着走路,二姨娘是不会答应的。

尽管,安慕锦在侯府只是一个庶女,也算是半个奴才,可那也比给人当个正儿八经的奴才好的多。

二姨娘找不到别的话来应付安云瑶,这边的孙妈妈已经等不及了,鼻孔朝天的对二姨娘道:“二姨娘走吧!”

二姨娘应了一声,和孙妈妈去了老夫人那里。

老夫人不说话,只是坐在那里,就给二姨娘很大的压力。更何况是老夫人冷声问她为何冒雨到沁香苑来,只去了绿苑却不来给她请安。

二姨娘吓的一抖,支支吾吾的说是下雨没事做,来找安云瑶聊天的。

老夫人看二姨娘那样,也知道她不敢欺骗自己,说了她两句就让她回去了。

二姨娘回到明苑,左想右想还是觉得不对劲。她去找安云瑶正好被老夫人看到,若是她问了安云瑶,安云瑶将这件事情告诉了老夫人。老夫人强行将安慕锦送进宫当奴才该怎么办啊?

她刚换好一身干净衣服就又去了锦绣苑,到锦绣苑的时候,衣服又湿了一半。

见二姨娘慌慌张张的来,安慕锦就知道出事了,对左右看了一眼,她们自动退出。

“锦儿,姨娘担心,担心老夫人会逼着让你进宫照顾姑表小姐。”二姨娘对安慕锦说出了自己的担心,还将刚刚在老夫人那里发生的事情和她说了。

安慕锦听了之后笑了,在纸上写下一串话,劝二姨娘别担心。

老夫人不会让侯府的女儿去给别人做奴才的,不过有些事情谁能说的准呢,所以她也留了一个心眼。不过却让二姨娘放心,老夫人不会这样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