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29章 出卖

第1章 生产

刚进入腊月,孔融雪加封为正六品宝林的消息从皇宫里传了出来,侯府上下再次欢腾起来。

安慕锦清楚的知道,不管大夫人愿意不愿意拿侯府作为孔融雪的后盾,现在孔融雪的荣辱已经基本上和侯府牵连在了一起。

就在侯府热闹的时候,安慕锦的心一沉再沉。

孔融雪越是受宠,那么安云瑶就越会认为她的女儿能够母仪天下,那么她就越会想办法让自己去给她的女儿当奴才。

这不是安慕锦高看自己,实在是因为安云瑶每次在她去给老夫人请安的时候,看着她的那种眼神,让她不得往那方面想。

安慕锦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被安云瑶看上了,非要选自己去给她的女儿当奴才。

孔融雪加封的消息传来的第二天,宫里的赏赐就下来了。往常侯府也会得到宫里的赏赐,不过都会在腊八之后,不会像今年这样的早。

不仅皇上的赏赐来了,就是孔融雪的赏赐也来了。对了,孔融雪现在有了新的名号,叫做孔宝林。

孔宝林的赏赐比不上皇上的赏赐,却很全面,几乎每个人都有,就是像安慕锦这样的庶女也是有的。

这还不是最奇怪的,最让安慕锦受不了的是,那传话的小公公当着众人的面让安慕锦上前领赏,并将一封信递给了安慕锦,说那是孔宝林特意给她的。

安慕锦愣愣的接着书信,感受到大家对她别有深意的目光,她低着头,手不由得抓紧了那封让她想要扔掉的书信。

安慕锦一点都不好奇孔宝林到底有什么话要和她说,她现在觉得麻烦一大堆。安云瑶再次用那种别有深意的目光看着她,就连侯爷对她也是多看了一眼。

对于侯爷这个爹,安慕锦是没有多少感情的。在她十几年的生命力,她和侯爷说的话也用一双手,一双脚可以数的过来的。所以侯爷突然主动和她说话了,这让她有一点受不了。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安慕锦并没有将那封信拿给长辈们看,而是带回了锦绣苑。

孔宝林有话大可以让传话的公公告诉她,用写信的方式大概就是不希望别人看到吧。

回到锦绣苑,凝翠一连催了几次让安慕锦将那信拆开看看,安慕锦都跟没有听到似的。如果不是怕日后孔宝林问起,她真想现在就撕了那封信。

在天擦黑时,安慕锦才将信拆开,看了一眼,上面的话不多,说的也很隐晦。不过安慕锦却是看懂了,孔宝林夸赞安慕锦的目光准确,安齐凌的确不是她的良人,她现在在皇宫里过的很好,皇上对她很好,她喜欢上皇上。

看完这封信,安慕锦就让凝翠拿着给烧了。

信刚烧完,安云瑶笑呵呵的过来了,“锦儿啊,姑母来看你了。”

安慕锦刚起身,安云瑶就进来了,扫了一眼屋子里的丫鬟们,她笑着走过来拉着安慕锦的手亲昵的说道:“锦儿,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机灵。我果然没有看错,你雪儿姐姐进宫这么久,除了给我送来那些冰冷的东西,竟然没有给我带来任何的只言片语。她果然最疼你,还给你写信。”

一听这话,安慕锦赶紧将手从安云瑶的手里抽出来了,让凝烟去拿笔和纸来。

安慕锦挑着安云瑶想听的话写给她看,她看了之后笑的合不拢嘴,自言自语道:“我就说我家雪儿不是一般人物,说不定日后啊,还真的能……”

“锦儿,之前是姑母想错了。你虽然只是一个庶女,但是在这侯府里也不差,让你进宫做宫女实在是委屈你了。”安云瑶走的时候对安慕锦说道,安慕锦但笑不语,心想最好安云瑶能够想清楚。

安云瑶走的时候,是小蝶送的,一直送到安慕锦用完了晚饭小蝶才回来。

安慕锦擦了擦嘴巴,听着如菊的话,心里笑了,小蝶到底是孔家的丫鬟。现在看来当初她好心收留小蝶,未必是在做一件善事,是在给自己找麻烦啊。

好在身边的丫鬟都人精的很,只要她一个眼神,她们就知道她想要做什么。

“小姐,天越来越冷了,奴婢看很快就会下雪。这一下雪再去厨房那里拿饭拿菜,等到了这里都凉了,而且天冷路滑的也不好走,不如就像往年一样提前生火做饭吧?”凝烟笑着问道。

安慕锦赞许的点点头,这是一个好主意。

“之前做饭的小萍已经去了别的地方,那谁来做饭呢?”凝翠犯了难。

“小姐相信我,就让我来做吧。我还会做苏州菜,可好吃了。”小蝶从外面进来,带来一屋子的寒气。

安慕锦对小蝶点点头,这样最好。

小蝶的手艺不错,做出来的饭菜都是香喷喷的,而且还是带着江南的味道,安慕锦每次都吃的十分香甜。

小蝶应下了厨房的事情,就不用在安慕锦的身边晃悠了,而且她的自由时间多,有时候一天里都有几次找不到她。在找不到她的时候,她都是在绿苑的。

反正小蝶本来就是孔家的丫鬟,所以对于她的背叛,安慕锦并没有多少伤心。

腊月初十之后,天阴沉的可怕,当晚就下了大雪。

第二天起来一看,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白色。安慕锦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在空中变成了一道长长的白色的水蒸气。

“小姐,先吃了早饭再去给老夫人请安吧,饭我已经做好了。”小蝶从厨房里出来。

安慕锦对她摇摇头,锦绣苑离沁香苑比较远,若是她吃了早饭,等她去的时候,估计其他姐妹都已经请安完毕了。

扶着凝烟的手,安慕锦挪开了小脚,缓慢的朝着外面走去。

站着看安慕锦走远了,小蝶才进了屋里,看到林妈妈正在整理安慕锦的书籍,笑着上前道:“林妈妈,在忙呢。”

“小蝶姑娘,你过来了。外面很冷吧,快来烤烤。”林妈妈放下了手里的书,拉着小蝶坐在了火盆前。

小蝶搓了搓手,从怀里拿出一个荷包,递给林妈妈道:“妈妈,自从我来到这里就深受你的照顾,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你务必要收下。”

林妈妈笑着拿过荷包看了看,也从身上拿下一个锈帕递了过去,“姑娘你太客气了,这当做是妈妈的谢礼吧,你也要收下,不然的话这个荷包我就不要了。”

小蝶为难了一下,最后还是接过了林妈妈手里的东西,沉默了一会,道:“妈妈,小姐平时吃的药是什么药啊?”

“唉,小姐的身体不好,天一冷就受不了,那些药都是驱寒用的。”林妈妈解释。

小蝶将信将疑的看了林妈妈一眼,想要开口,却听到外面有人叫着妈妈,不一会儿就看到如菊从外面跑了进来。

“如菊姑娘,你干什么呢,怎么慌慌张张的?”林妈妈训斥道,如菊低着头,去看小蝶时笑的很开心,接着她的手从后面拿出来,手里正抓着一只小鸟呢。

这通体黑色,头顶上有一团五颜六色的毛,在如菊的手里颤颤发抖,一看就知道是天冷飞不起来才被如菊抓到的。

一夜大雪,所有的道路都被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积雪,安慕锦走了一会儿鞋袜就都湿了。风一吹,她在风中狠狠的打了一个冷颤,这天太冷了。

好不容易走到沁香苑,她只看到安慕锦一个人在屋里,也没有看到老夫人,她还以为她们都过来请安过了呢。

安慕雪早就看到安慕锦了,只是她并没有像之前那般热情的迎出去,而是坐在椅子上冷眼看着小小的安慕锦一步一步的走进屋子里。

安慕锦也早就看到安慕雪了,她权当做是没有看到,不紧不慢的走着,走到屋里,先是小心的跺了跺脚,脱下披风,然后才小心的走进了屋里。

“妹妹!”安慕雪喊了一声,安慕锦这才抬起头来,好像才看到安慕雪一样。

安慕雪认真的看着安慕锦,总觉得这个小丫头是在和她装呢。可是看着她那么无辜的眼神,安慕雪又觉得是自己多想了。

“妹妹,上次雪儿姐姐给你的信上都写了什么?你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亲密了?”前一句是好奇的询问,后一句就是赤果果的羡慕嫉妒恨了。

安慕锦装作听不懂安慕雪话里的意思,笑着摇摇头,然后低下头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见安慕锦这样无视自己,安慕雪捏紧了小拳头,如果不是母亲和她说忍耐,她现在就想不给这个小贱人好脸色看。

高傲的别过头,安慕雪看向了门外,安慕琴和玉姐儿也已经过来了……

老夫人被鸳鸯扶着从里面走出来,看到大家差不多都到了,咳嗽一声道:“天太冷,以后这请安就免了吧。”

“老夫人,我们给您请安是敬我们的孝心,这孝心怎么能取消呢?”安慕雪很懂事的说道。

老夫人就喜欢安慕雪的这些口是心非的甜言蜜语,笑着夸赞道:“雪儿真是越来越懂事了。只是今天的雪太大了,等雪化了大家再来请安吧。”

安慕雪又代替众位妹妹谢谢老夫人的疼爱,逗的老夫人呵呵直笑。

看着安慕雪很轻松的就将老夫人的眼球给吸引过去了,安慕锦在心里直叹气。有安慕雪这样的人在,其余人想出头,引起老夫人注意看来很难啊。

好在她是不希望得到老夫人的注意了,老夫人越是不注意她才好呢。

刚这样想,老夫人的目光就落在了安慕锦的身上,“锦儿,你等会留下来,我有几句话要问你。”

安慕锦一听老夫人这样说,神情就紧绷着,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等其他妹妹都走了,安慕雪也要走,也被老夫人留下来了。

看到安慕雪也被留下来了,安慕锦的心才放下来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