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30章 强逼

第1章 生产

“锦儿,你雪儿表姐为侯府争气,进宫不过半年已经是正六品宝林了。要知道在宫里位份越大,这就越引人注目……唉,我和侯爷商量过了,将你送进宫去,一方面帮助孔宝林,一方面也好让你多学一点宫里的规矩,以后大了也好寻一户好人家嫁了。”

老夫人长篇大论下来,无非就是想要安慕锦去给孔融雪当奴才了。

看她看自己的那种担忧的眼神,好像自己不进宫就嫁不出去一样。她还真的不知道要想先嫁人,必须进宫当宫女了。

安慕锦看着老夫人直直的摇了摇头,千言万语都在这一个动作上了。

老夫人一看安慕锦摇头,脸色当即就变了,指着安慕锦道:“你这个傻瓜,你进宫比你在侯府里强。孔宝林在宫里很得宠,你跟着她,日后的荣华富贵岂是你在侯府当个哑巴庶女所能得到的。”

安慕锦还是摇头,她也不是爱慕虚荣的人,只想着好好生活,为什么这些人非要抓着她不放!

“安慕锦,你是我侯府的女儿,你的命运不在你的手里!”老夫人双眼一瞪,话音不由得抬高了许多。

安慕雪一边给老夫人捏着肩膀,一边看着安慕锦,轻笑道:“祖母你别气坏了身子,锦儿妹妹很懂事,她一定不会违抗祖母的意思的。”

老夫人被安慕雪这一劝,气性才消了一些。

安慕锦冷眼看着上首的祖孙,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

老夫人说的真好,她的命运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的,所以她前世才会和安慕雪一起嫁给了金元堂。一个是妻,一个是妾,那一生她都只能是妾,只能是半个奴才……

这一世,老夫人直接要求她进宫当宫女,成为那货真价实的奴才……

为什么,侯府也不是养不起一个庶女,为什么非要让她进宫呢?

安慕锦不想再看上面的两人说着好听的话,她气的起身就走,却不想早上的积雪早已化成水,这一猛然站起来,一下摔倒在地。

还未抬头,就感受到面前多了一个影子,抬头一看,看到安云瑶正温柔的对她笑着呢,并伸手对她道:“锦儿摔倒了吧,姑母扶你起来。”

狠狠的将安云瑶的手给甩开,安慕锦抽噎一声,从地上狼狈的爬起来。

“锦儿,这件事侯爷也答应了,明天就要随着新宫女一起进宫。到时候你会被分给孔宝林,到时候你就可以和雪儿姐姐一起学刺绣了,难道你不高兴吗?”安云瑶弯着腰,低下头和安慕锦平视着。

安慕锦吸了吸鼻子,用袖子狠狠的擦着眼泪,用力抿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她才十岁而已,爹不疼,姨娘又懦弱,这些人都是豺狼虎豹,一个一个都想吃她的肉喝她的血。她该怎么办,怎么办?

“锦儿,和雪儿姐姐一起学刺绣,好不好?”安云瑶又问了她一边,她张开嘴,猛然一口咬在了安云瑶的手臂上。

她当初用学习刺绣接近孔融雪,不是真的想学刺绣,而是阻止她被安齐凌迷惑。没想到她是成功的让孔融雪摆脱了安齐凌的迷惑,却将自己送进了这个坑里。

她还没有学会说话,还没有强大起来,在侯府里就生存困难,若是去了那吃人不流血的皇宫,她还能好好的活着吗?

不,她不能进宫,她不能。

安云瑶疼的尖叫一声,狠狠的将安慕锦给打在了一旁,也露出了她的真面目,指着安慕锦恨声道:“一个小贱人而已,竟然咬我。”

说着安云瑶上前狠狠的踢了安慕锦一脚,指着她的鼻子道:“小贱人,你在秘密喝药的事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就是想说话吗,我偏偏不让你说话。你的药方已经被我撕了,所有的医书都被我给扔了,我看你拿什么开口说话……”

毁了她的药方,她不怕,因为她已经记下了那药方上所有的药材了。可安云瑶竟然毁了她的医书,她低吼一声,朝着安云瑶狠狠的撞了过去。

安云瑶没想到安慕锦会用这样大的力气撞她,在倒下去的时候伸手抓住了安慕锦的头发,安慕锦疼的眉头深锁,出手迅速的在安云瑶的手上狠狠一划,一道血痕出现,瞬间染红了安云瑶整只手。

“啊。小贱人……”安云瑶疼的一手甩开安慕锦,安慕锦头上的簪子掉下来,头发散乱,双眼发狠的瞪着安云瑶。

“母亲,这……”安云瑶伸着手让老夫人去看,老夫人白了安云瑶一眼:“只是一个孩子,你就弄成了这样。”

“女儿也没有想到她竟然这样的狠戾,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小小年纪,竟然连亲姑母都敢刺,这要是长大了还了得……”安云瑶喋喋不休的说着。

听到这些话,安慕锦气的浑身发抖,若不是自己还有着一份理智,她真想一刀刺死了安云瑶,然后再自杀。

她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可以自私成这样,为了想让她进宫当宫女,竟然完全不顾别人的思想和反抗。

安云瑶的血被止住了,但是她看着安慕锦的时候还是带着一股深深的恨意,指着安慕锦道:“她这个样子,我也不想让她进宫服侍雪儿了。只是她这个样子,留在侯府,说不定哪天这些人都被她给杀死了。”

这话对一个小孩来说太过狠绝了,简直是不给安慕锦留任何的活路啊。

安慕锦抽噎的厉害,但还是没有让自己哭一声出来。凝烟和凝翠都在旁边看着,害怕的不敢上前安慰安慕锦一句。

她安云瑶算什么,只不过是一个侯府嫁出去的女儿,是一盆泼出去的水,她有什么资格主宰侯府的事情。

安慕锦想质问安云瑶,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怨恨的看着安云瑶。

“母亲,你看看这个孩子,看人的时候都是带着恨的。即使她不愿意去,说一声就是了,怎么能咬我,还拿刀划我呢?”安云瑶颤抖的指着安慕锦,那一句话一句话犹如刀子一样的从她的嘴里说出来。

老夫人也是冷眼的看着安慕锦,安慕雪则是继续给老夫人捶背捏肩,好像这里发生的事情和她没有关系一样。可从她那微微紧绷的神情可以看出,她被刚刚的安慕锦给吓到了。

说到底她也只是一个比安慕锦大半岁的孩子,她受到惊吓也是应该的。

“这事是你闹出来的,说要她给雪儿做宫女的是你,说不要她的也是你。侯爷已经将宫女的名单交上去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老夫人也动了气,她也被安慕锦刚刚的那股狠劲给吓到了。

被老夫人这么一提醒,安云瑶这才想到宫女的人数和名字一旦确定就不能轻易更改了,若是改了被发现了,会牵连到侯爷的。牵连侯爷也不怎么打紧,关键是别牵连到她的女儿。

反正安慕锦才十岁,进了皇宫,无依无靠的,她不靠着孔宝林还能靠着谁啊。再说了,又不是真的让她去做那些粗使宫女做的活,只是让她守在孔宝林的身边,给孔宝林出主意,防着点人心也是好的。

思前想后一番,安云瑶沉下心来,对依旧僵直站在屋子中央的安慕锦道:“锦儿,你的名字已经在这批宫女里了,所以这件事由不得你,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去了,你的医书我都会给你,还会让你跟着宫里的医女学医。不仅如此,还会让你有钱抓药,治好你的嗓子。不去的话,你这是欺君,只有死路一条。”

安云瑶说的阴狠,字字句句都在将安慕锦往死路上逼。

安慕锦等她说完,突然笑了,将不过三寸的小刀往脖子上一抵。

看着这屋子里的人,老夫人,安云瑶,还有她一直报仇而没有机会报仇的安慕雪,安慕锦的心I一下沉入谷底。

她这一刀子下去,她的这一生又简简单单,窝窝囊囊的结束了!

也许,死了,一切都会得到解脱吧!

看着安慕锦将刀子放在了脖子上,想要自杀,安云瑶慌了,连忙道:“锦儿,你想清楚了。如果你这么死了,你的姨娘怎么办?”

“姨娘?”安慕锦的眉头皱了一下,事到如今,安云瑶还想要她对这个世上多一分留恋,好给她的女儿当宫女吗?

她休想,她安云瑶休想!

将刀子往里用力了一下,血顺着刀子往下流,流到了她的手上,她感到她的血是温的,是热的。

凝烟和凝翠一看到流血了,连忙跪了下来,给安云瑶磕头:“二姑奶奶,求你放过小姐吧。她还只是一个孩子,才十岁,什么都不懂,进了宫也不一定能够帮到姑表小姐。”

“求二姑奶奶放过小姐,求老夫人开恩,不要将小姐送进宫去。她是侯府的小姐啊,怎么能进宫当宫女呢?”

看着凝烟和凝翠为自己磕头求饶,安慕锦的心都要碎了,想开口让她们起来,喊了两下才明白过来她只是一个哑巴。

“锦儿,你放下刀子,放下……”安云瑶每说一句话,安慕锦往脖子上刺的就更加厉害了,血也越流越多,滴在地上,染红了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