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31章 父亲

第1章 生产

“都给我住手!”随着侯爷的一声怒吼,帘子挑起来,屋里的光线明亮了一瞬。

安慕锦再也撑不住的,小身板一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凝烟和凝翠跑上前,抱着安慕锦哭喊着:“小姐,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关于他们说的,安慕锦都听不到了,她的脖子好疼,她这是要死了吧。

侯爷的到来让老夫人,安云瑶和安慕雪变了脸色,安云瑶看着侯爷那难看的脸色,半响才喊道:“大哥。”

“别叫我大哥!”侯爷一口拒绝,安云瑶的身子抖了一下,随即看着地上的安慕锦道:“锦儿她,是她自己拿着刀子,和我们无关,我们什么都没有做。”

“哼!”侯爷拿起旁边茶几上的茶盏猛然一下扔在了安云瑶的面前,指着她的脸道:“你再说一遍你们什么都没有做。她是侯府的女儿,才十岁,你们竟然瞒着逼着我卖了她?这个家,你们是当不存在是吧?”

闻言,老夫人的脸色也是难看的很,想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看着流血不止的安慕锦道:“唉,先将她的血止住吧。快过年了,别晦气了。”

听到老夫人这样说,侯爷看了看老夫人,最后只是无奈的叹息一声,什么都没有说,弯腰将地上的安慕锦包起来。

“侯府再穷,还没有到卖女儿的地步。你们孔家再荣耀,那也和我们无关。安云瑶,你现在是孔家的人,过完年你就回去吧。”侯爷抱着安慕锦离开时对安云瑶说道。

安云瑶猛然一颤,随即拿着帕子哭了起来,对老夫人叫道:“母亲,大哥,大哥误会我了。我,我那样做也是为了锦儿好啊。若是日后雪儿母仪天下,那侯府的荣华,锦儿的富贵……”

“别说了,孔宝林已经因为对皇后不敬,降为御女了。”侯爷冷冷的扫了一眼屋里无知的妇女,抱着安慕锦大步离开。

侯爷一走,安云瑶彻底的瘫了,坐在老夫人的脚边,无声的看着侯爷离开的方向。她好像没有听到侯爷走时的那一句话一样,问着老夫人道:“母亲,大哥走时没有说什么吧?”

老夫人见安云瑶这样,伸脚踢了她一下,怒道:“都是你,说什么雪儿一定会母仪天下,这才进宫多久就被降了位份。”

“不,大哥一定是骗我的。我的雪儿那么聪明美丽,知书达理,温柔娴淑,她怎么会对皇后不敬呢?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一定是的。”安云瑶被踢了一脚,也不觉得疼,又爬过去抱住了老夫人的双脚。

老夫人厌烦的看着安云瑶,当时自己真的是鬼迷心窍,居然相信安云瑶说的那些鬼话。孔融雪是漂亮,是温柔,但是比她漂亮温柔的人还多的很呢,难道每个人都能母仪天下吗?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老夫人认清了,她本来就是侯府的老夫人,根本就不需要靠着孔融雪享受那些荣华富贵。她只要保持着这种富贵就好了,就够了。

“就算是有误会,那也是皇上对她有误会,这事你去找皇上理论吧。”老夫人冷冷的看了安云瑶一眼,伸手将她的手给拿开。

安云瑶的手一拿开,又迅速的抱住了老夫人的双脚,擦着眼泪道:“母亲,大哥不心疼瑶儿,难道连母亲你也不心疼瑶儿了吗?”

老夫人看着安云瑶无奈叹息,“这女儿和儿子就是不一样,你已经是那一盆水被泼出去了,你还是回苏州过你的安稳日子吧。你当初嫁那么远,不就是为了求所谓的安逸吗?苏州,小门小户的,安逸吧?”

听老夫人这样说,安云瑶知道老夫人是不会再站在她这边了,慢慢的松开了手。

锦绣苑内,侯爷皱着眉头问那大夫为什么安慕锦还不醒来。

大夫倍感压力啊,在侯爷面前低头回答:“二小姐失血过多,天又寒冷,所以才会一直昏迷。”

“本侯爷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赶快将她救醒。”侯爷发了话,大夫连忙应了一声是,开始给安慕锦用针。

安慕锦是被针扎醒的,醒来就看到侯爷正站在床前,睁着大眼睛正认真的看着她。

她不是死了吗,怎么还能看到侯爷?

伸手想要往脖子上一摸,旁边的凝烟赶紧抓住她的手,劝道:“小姐,你的伤口刚刚才止住血,还不能碰。”

她没有死,太好了!

只是侯爷这样看着她是何故?

“锦儿,你别怕,你不会进宫当宫女的,以后别再做这样的傻事了。”侯爷弯下腰,在安慕锦的额头上摸了摸。

安慕锦觉得侯爷的手真大,真温暖……

侯爷一直都是安慕雪的父亲,好像不是她的父亲一样,她还从未感受过侯爷给她父亲的温暖。今天的这种温暖,就应该是带着父亲味道的温暖吧。

“锦儿你好好休息,爹明天再来看你。”侯爷走了。

他说明天他还会来看自己,这一刻安慕锦忘记了之前的伤心难过无助,有的只是开心,从未有过的开心。

醒来喝了药,安慕锦又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的特别香甜,整个梦里都是鸟语花香,她在花丛里玩的可开心了。

第二天醒来,喝了药之后,林妈妈拿出一张极小极小,只有一根手指大小的纸条递给了她。

“小姐,这是五色鸟给你的信。”

安慕锦疑惑什么是五色鸟,见信打开,认真的看了看,只见上面写着:侯府二小姐,别来无恙?

小小的纸条上就只有这一行字,而且字迹很小,根本就判断不出那是谁写的字,这让安慕锦的疑惑更加深了。

这个给她写信的人,会是谁呢?

一个知道她身份,而她却不知道对方身份的人。

“小姐,你也给他回一封信吧。”林妈妈笑着说道。

抬头看了看林妈妈,安慕锦咬着唇摇了摇头,对于这种来历不明的信,她还是不要理会的好。打了个手势,问林妈妈五色鸟在哪里,她要看。

林妈妈说五色鸟将信传过来就飞走了,听林妈妈这样说,安慕锦虚弱的笑了。传信的鸟儿都走了,林妈妈居然还要她写信,要怎么拿给那个人看呢。

主仆在屋里烤火,帘子从外面掀起,披着貂皮披风的侯爷从外面进来了。看到安慕锦,侯爷脸上露出一丝慈爱的笑容,走到安慕锦身边,伸手在她的额头上摸了摸,笑道:“锦儿,今天感觉如何?”

安慕锦对侯爷点点头,想对他像安慕雪那样天真无邪的笑,可她发现自己做不到,是不敢做,不好意思做。

“事情我已经查清楚了,是你姑母鬼迷心窍了。你放心,这样的事情以后都不会再有了。你好好在屋里养伤,天冷哪里都不要去,有什么需要尽管和下人们去说,让下人们去做。如果下人们不听话,让人告诉你母亲。她对你是不错的。”侯爷说完,安慕锦沉默了。

“父亲太忙,没有顾及到你的感受,很对不起。”侯爷突然给安慕锦道歉,这让她震惊了一下。

抬头看着侯爷,好像刚刚那个跟她说对不起的人不是侯爷一样。

“你长的真像她,真像!”侯爷又摸了摸安慕锦的头,起身对外面的人道:“将二小姐的医书全部拿过来。”

安慕锦还没有从那句你和她真像中反应过来,就看到两个丫鬟抱着她的医书进来了。看到失而复得的医书,安慕锦对侯爷露出了一个高兴的笑容。

这些医书可都是安慕锦所有的依靠了,在得知这些医书都被安云瑶毁了的时候,她难过死了。现在书又回来了,她真是高兴的想要跳起来,想和侯爷说谢谢他。

侯爷看到安慕锦的笑容,情不自禁的说道:“笑起来更像了!”

安慕锦被这句话说的愣住了,侯爷说的她应该是姨娘吧。她是姨娘的女儿,当然长的很像姨娘了。

只是从刚刚侯爷说像她时那种温柔的神情,让安慕锦猜到侯爷很爱很爱那个女人。但是呢,侯爷并不喜欢姨娘啊,对她一直都是淡淡的,甚至连一句话都不会多和姨娘说。

想到这些,安慕锦就更加疑惑了,那侯爷嘴里说的她是谁啊。

安慕锦想的太入神了,侯爷什么时候走的,她都不知道。

“小姐太好了,这些书又回来了。”林妈妈高兴的声音打断了安慕锦的沉思。

安慕锦看到笑的开心的林妈妈,对她点点头,拉着她的手,快速在纸上写下:妈妈,对不起,差点将你的书弄丢了。

“小姐,妈妈从来没有怪过你。”林妈妈道。

医书又回来了,安慕锦让凝烟将医书拿到箱子里藏起来,看哪本再拿出哪本来看。免得下次还发生这样的事情,她的医书就不真的不保了。

因为安慕锦的伤口很深,要修养很长一段时,所以她这几天都在锦绣苑离。直到除夕那一天,她才到饭厅,和大家见面。

姨娘好像还不知道她发生的这些事情,当看到她脖子上的伤口时,姨娘担心的眉头蹙起,“锦儿,你的脖子怎么了?”

凝烟正要说,安慕雪走过来,亲切的拉着安慕锦的手,关心的说道:“锦儿妹妹,听说你受伤了,姐姐很担心。只是父亲说我要好好练字,所以一直没有机会去看你。”

其实安慕雪是被禁足了,原因不知,应该和那件事有关吧,毕竟那天她也是在场的证人。

听到安慕雪说的这样假惺惺的,安慕锦也懒得敷衍,不动声色的将手抽回来,在衣服上擦了擦,对安慕雪笑了一下。

安慕雪将安慕锦的动作都看在了眼里,可想而知她都快被气疯了。

不过她还是保持着美好的形象,说别人找她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