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32章 爱护 谢谢a58879576 的捧场

第1章 生产

明眼人一看都看的出来安慕锦对安慕雪的态度变了,二姨娘担忧的拉着安慕锦的手道:“她是嫡女,你应该对她尊重一些。”

安慕锦听了不置可否。

凝烟对二姨娘解释了安慕锦的伤口是不小心被猫抓破的,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二姨娘这才放下心来。

看着三言两语就将二姨娘给骗了,安慕锦只是在心里默叹她的姨娘真的是单纯,很好骗啊。

除夕夜,大家难得团圆一次。

安慕锦看的出来,今年团圆的位置和以往略微有些不同。平常时候,都是老夫人和侯爷,大夫人坐在主位上的,今年大夫人自动坐在了下首,而且没有人提醒她坐错了。

看到这样的变化,安慕锦有一点点明白了。

侯爷肯定猜到了什么,毕竟将侯府女孩的名字写进入宫宫女的名单里,没有当家主母提供那个丫鬟的证明,别人又怎么会受理,所以那件事有大夫人的参与。

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侯爷是怎么处置大夫人的,但是看到她被侯爷冷落,安慕锦的心情也很高兴。心情一好,饭量大增,不由得多吃了一碗饭。

守夜到子时之后,安慕锦还在撑着,今晚真的是吃太多了。

刚到锦绣苑,如菊飞快的跑过来对安慕锦道:“小姐,五色鸟来了。”

安慕锦挑了挑眉,如菊连忙将五色鸟带来的纸条拿给安慕锦看,上面还是同样的一句话:侯府二小姐,别来无恙?

这个人到底是谁啊,怎么会这么无聊,用小鸟跟她传递书信,还只问这一句,难道就不会问点别的吗?或者介绍一下他自己是谁,长什么样子,为什么要给她写信?

“小姐,这次五色鸟并没有离去,估计是在等待你的回信呢。”如菊高兴的说道。

安慕锦再次挑眉,如菊明白意思,解释道:“五色鸟在屋里吃东西呢,她很懒,不肯和我一起在外面等你回来。”

一只鸟儿而已,被如菊说的好像她很有灵性,能够听懂人话一样,拥有着人的思想一样。

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安慕锦还是快步走进了屋子。

一掀开厚厚的布帘子,就看到一只通体黑色,头顶五色毛发的小鸟正对着她吱吱的叫着,还挥着小翅膀指着旁边的笔墨,似乎在对她说:快写,快写,主人在等待你的回信呢。

一看到五色鸟做出人的动作和表情,安慕锦就忍不住笑了,伸手想在她的头上摸一摸,她似乎很嫌弃别人动她头上的毛发,歪了一下头,闪了过去。

“小姐,你看她在让你写信呢,你快写吧。”凝翠在一盘催促着。

安慕锦看了一眼凝翠,这个急性子。

“我才不写呢。”安慕锦快速在纸上写下五个大字,然后看到五色小鸟歪着头看着安慕锦,吱吱的叫着,好像在说:不行啊,字太大了。

安慕锦没有理会五色鸟的聒噪,反而是进了屋子。

“小姐,给你写信的人会是谁呢?而且看那小鸟的样子,应该是很珍贵的鸟种吧,此人一定不是平常人。”林妈妈猜测道。

安慕锦摇头,她认识的人很少,她也不知道给她写信的人是谁。

天色很晚了,她有点困了,没有理会外面的鸟叫,脱衣服要睡觉,明天还要早起呢。

一早,凝翠就用抱怨的口吻和安慕锦说话:“小姐,五色鸟等不及你给她写信,天还不亮就飞走了。”

凝烟给凝翠使了一个眼色,凝翠连忙笑着道:“小姐,新年快乐。”

安慕锦将昨晚和林妈妈一起准备的红包拿出来两个,分着给了凝烟和凝翠。

两人接了红包,一起弯着腰道:“谢谢小姐。”

安慕锦笑了,又拿出几个红包来,让凝烟分发下去。

凝烟看到有小蝶的红包在,纳闷的问道:“小姐,小蝶那样出卖你,你还给她发红包吗?”

安慕锦摆摆手,让凝烟去发。

这下凝烟有一些不情愿了,小蝶做了对不起小姐的事情,为什么要给她发红包啊。

见凝烟不乐意,林妈妈解释道:“小姐温柔善良,给她红包是为了答谢她这么久以来做的苏州菜。”

听到林妈妈这样说,凝烟的心情才好受一点,拿着红包转身跑走了。

一早去沁香苑,侯爷和大夫人,安慕雪已经都去了,安慕锦慢慢走到老夫人面前,早有丫鬟拿着跪蒲放在安慕锦的面前了。

安慕锦跪在跪蒲上,给老夫人,侯爷,大夫人都磕了头,接着就收到三个红包。

起身站立在一旁,侯爷突然对安慕锦道:“锦儿,你过来。”

安慕锦犹豫了一下,看到大夫人和安慕雪都是变了脸色,这才慢慢的朝着侯爷走过去。

安慕锦还没有走到侯爷的面前,侯爷就伸手拉住了安慕锦的小手,关切的说道:“怎么这么凉?”

又摸了摸安慕锦的衣服,惊道:“怎么穿的这么少?”

说完扭头看着大夫人,大夫人被侯爷那么一看,有点吓到了,不过还是挺直了腰板道:“今年是按照往年的制度,每个人都按照规定添置了新衣,锦儿也是有的。”

安慕锦低着头,大夫人是给她做了过冬的新棉衣,可不知为何,那过冬的棉衣不是短了,就是太薄了。

“是吗?”侯爷看了大夫人两眼,转过头看着安慕锦问:“这就是今年做的新衣吗?”

安慕锦咬唇摇头,随即又点头,最后还是摇头……

看安慕锦又是摇头又是点头的,侯爷不耐了,对大夫人道:“夫人,我将这偌大的侯府交给你打理,你就是这样对待本侯爷的子女的吗?你自己来摸一摸这新衣的厚度,你再摸摸雪儿新衣的厚度!”

大夫人不说话了,安慕雪当然和安慕锦不一样了。安慕锦只是一个庶女,她给安慕锦一点吃的穿的就算是对得起她了。安慕雪可是她心头的宝贝,她当然要将最好的给安慕雪。

再说了,庶女在哪一家都不是受欢迎的,大夫人不认为她有做错什么。

“夫人!”侯爷抬高了声音,老夫人咳嗽一声道:“好了。今天是初一,你前头还有事就先去忙你的吧。至于衣服的事情,你的夫人会处理好的,你就别再这里搅合我们娘们的事情了。”

老夫人说完,淡淡的扫了安慕锦一眼,那眼神凌厉的让安慕锦浑身一颤,整个人都僵直了。

侯爷感觉到了安慕锦的变化,看了看老夫人道:“那好,我这就去前厅。”

“锦儿,你身上还有伤,身子也弱,这天也冷,跟着父亲一起离去吧。”侯爷起身时,依旧是拉着安慕锦的手的。

安慕锦对此感激不尽,她也不想留在这里。

若是侯爷走了,老夫人和大夫人一定会为难她的。

看着侯爷将安慕锦带走了,老夫人想说什么,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只是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叹气,然后转过脸看着大夫人道:“锦儿是庶女不假,可你作为侯府的当家主母,你也不能这样亏待了她。而且还让侯爷发现了,你……”

“母亲,侯爷不相信我,你也不相信我吗?我真的让人给她做新衣服了,不信你可以用徐妈妈。”大夫人认真的说道。

徐妈妈听到大夫人这样说,立刻为大夫人辩解道:“老夫人,夫人说的都是真的,为二小姐量身裁衣还是我亲自看着的呢。”

“你们做的那点事情别以为我不知道,用陈年旧棉花,不是这里少一点就是那里少一点的,那能保暖吗?”老夫人横了大夫人一眼,大夫人不敢再说话了。

见老夫人这样训大夫人,安慕雪心疼了,笑着道:“祖母,今天是个好日子,一年的刚开始,就不要说这些事情了。”

老夫人爱怜的看着安慕雪道:“还是雪儿比较贴心。”

出了沁香苑,侯爷往外宅去,安慕锦往锦绣苑去,两人就此分开。

分开时,侯爷对安慕锦道:“锦儿,以后不想来请安就称病吧。父亲知道你最近在吃药,手头紧,没关系父亲会让人给你送银子的,你别再绣那些东西拿出去卖了。”

侯爷都知道这件事了,一定是觉得她作为侯府小姐,绣东西拿出去卖很丢人吧,丢侯府的脸了。

安慕锦默默的低着头,不知所措的看着地上的雪。

“父亲不是觉得丢脸,只是怕你辛苦。父亲没有照顾好你,让你成了哑巴,父亲对不起你。”侯爷轻轻的摸着安慕锦的头,安慕锦猛然抬起头看着侯爷。

侯爷看着安慕锦眼里的震惊,呵呵一笑,转身走了。

看着侯爷离开的背影,安慕锦的心在突突的跳着。

这个父亲并没有表面上的不疼爱她,这个认知让安慕锦很是高兴,这一路上都是笑眯眯的。

遇到其他人去向老夫人请安,安慕锦都很热情的和她们招手,这让她们都觉得安慕锦有病。

安慕锦是病了,她得了欢喜病。

以后有侯爷的帮助,她就再也担心吃药没有钱了。

她好不容易想出来卖绣品赚钱的这个路子的,但是真正在卖了绣品之后,她才发现卖绣品根本就不怎么赚钱。绣东西,几乎家家户户都会锈,所以导致了绣品的价格很低。

一个月忙的累死,还远远不够她的要钱,所以她将每副药给做了更改,给重要的药加了一点分量。本来一副药只吃三天的,她吃六天,这样才勉强够。

现在她不再为药钱担心了,这一切侯爷都会给她解决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