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33章 最怪 谢谢青鸟飞鱼的捧场

第1章 生产

安慕琴住的离沁香苑最近,可她却是安慕锦在路上遇到最晚的一个。

安慕琴看到安慕锦已经请安回来了,对安慕锦嗤笑一声,不知道她在嘲讽安慕锦什么。

安慕锦就装作没有看到她,也没有听到她的那一声嗤笑,想从她的身边绕过去,谁知道她一把抓住安慕锦的胳膊,冷冷的质问:“姐姐,这么着急去做什么啊?”

安慕锦看着她,还能做什么不就是回家吗,这人看不出来吗?

“哦,我忘记了,姐姐还是一个哑巴。哑巴是不能说话的,我都忘记了。”安慕琴嘲笑着说道,

看着她笑的那么开心,安慕锦不由得抿紧双唇,打开她拉着自己胳膊的手,不高兴极了。

“听府里的下人们说,哑巴的脾气最怪了。果然啊,我还没有说什么呢,她就气成这样了。姐姐,你别再生气了,妹妹给你道歉。”安慕琴松开手,故意大声的说道,她身边的丫鬟们都跟着笑。

听到有人这样说小姐,凝翠气的不行,瞪着眼睛想要教训那些嘲笑安慕锦的丫鬟们。

凝烟咳嗽一声,拉住了凝翠,对安慕琴道:“三小姐,老夫人还等着你给她请安呢。眼下小姐们都去过了,你还是别在这里耽误了。”

安慕琴冷冷的看了凝烟一眼,哼一声道:“主子的事情,你一个奴才插什么嘴。”

嘴上这样说,安慕琴还是拿开小腿朝前走了,“姐姐,妹妹先去请安了,等会再去锦绣苑看你。”

我不稀罕。

安慕锦想对安慕琴说,可她知道自己说不出话来,也就走了。

对于安慕琴说来看她的话,安慕锦没有放在心上,只是交待丫鬟,一看到她来就说自己病了,睡觉了。

小睡了一会儿,安慕琴就过来了。

安慕锦躺在**听着凝翠和安慕琴说她在睡觉,让安慕琴改天再来。可安慕琴却不听,嚷嚷着叫道:“你一个奴才竟然敢拦着我,快给我让开。”

不知道外面是发生了什么,听到重重的一声声响,然后就看到安慕琴掀开帘子进来了。

“姐姐,你睡着了吗?”安慕琴明知道安慕锦是装睡的,却还是这样问,并走过来将手伸进了安慕锦的衣服里。

安慕锦被凉的一惊,然后就睁开了眼睛,迷茫的看着安慕琴。

“姐姐,你该不会是还在为我刚刚叫你哑巴的事情生气吧?”安慕琴低眉顺眼,好像是在为刚刚的事情道歉呢。

安慕锦就势坐起来,认真的看着安慕琴。

她素来和自己不和,像今日这样主动来找自己,还是第一次呢。

“听说姐姐这里有很多医书,妹妹也想学医,请姐姐将医书借给我看看,好不好?”安慕琴拉着安慕锦的手用力的摇。

安慕锦用力推开她的手,摇头。

那些医书可都是林妈妈的,珍贵着呢,她谁也不借!

“姐姐,你怎么这样小气呢?妹妹是真心想学医,你就当可怜可怜妹妹,借给我吧。”安慕琴可怜巴巴的看着安慕锦。

安慕锦厌烦她这种讨好的语气,还不如听她叫自己小哑巴呢。

拍了拍手,凝烟走了进来,对安慕琴道:“三小姐,小姐的书都被人拿走了……”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父亲又将那些书拿给了姐姐。姐姐,你的丫鬟什么时候学会骗人了,她是不是连你也骗啊?我要将这件事告诉母亲,让母亲再给你找几个老实的丫鬟来。”安慕琴撅着嘴巴,气呼呼的说道,好像是在为安慕锦打抱不平一样。

可安慕锦需要她为自己打抱不平吗?不需要,她这是多管闲事,而且还是乱管闲事。

“三小姐,奴才并没有骗你,那些书真的不在小姐这里。而且医书哪里都有卖的,三小姐你可以自己出去买啊。”凝烟听安慕琴那样说也不害怕,还将话给顶了回去。

“好啊!好一个大胆的狗奴才!”安慕琴突然站起来,指着凝烟对安慕锦道:“姐姐,你听听你的丫鬟说的是什么话,她欺骗你就算了,她还怂恿我出府。”

安慕锦怎么忘记了呢,安慕琴的这张嘴啊就是能说,能瞎说。捕风捉影,根本就没有的事情都能被她说的跟真的一样。

之前凝烟听她说自己是骗子,凝烟还不觉得什么,现在又听她这样说,顿时吓到了。

“小姐,凝烟不是那个意思。”凝烟连忙向安慕锦求饶。

这时林妈妈和一瘸一拐的凝翠也进来了,林妈妈没有看安慕琴,只是对安慕锦道:“小姐,凝翠姑娘刚刚在外面不小心滑了一跤,伤到了骨头。”

林妈妈只是平静的陈述这件事而已,而安慕琴却拿自己当主人一样的对林妈妈批评道:“林妈妈,你是一个妈妈,这么小的事情你怎么能来烦扰姐姐呢?再说了,这下雪天的,路滑谁都有摔倒的可能,她只是一个丫鬟而已,身体这么娇贵,只是摔了一下就伤到了骨头。”

听到安慕琴这样说,凝翠忍下的泪水,再次充满了整个眼眶。她这不是普通的摔,是人为的。

听他们说话,安慕锦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刚刚那一声响声应该就是凝翠摔在地上的声音吧。而且听声音很重,应该是有人将凝翠推倒的吧。

安慕锦轻轻咳嗽一声,然后从**下来,推着安慕琴就往外走。

安慕琴不是说哑巴的性格都是最怪的吗,那她就怪一次给她看看,让她知道她的怪。

一口气将安慕琴推到门外,然后再一用力,安慕琴脚下一滑,摔下了只有两三个阶层的台阶。安慕琴摔的狼狈,也摔的懵住了。

趴在地上,恨恨的看了安慕锦好几眼,最后才一跃而起,指着安慕锦就要大骂。

这时安慕锦转头就走,她没有穿外衣,风一吹都觉得自己掉进冰窟窿里一样。

“安慕锦,你欺负我,我要告诉母亲去。”安慕琴见安慕锦走了,气的脸色绯红,跳起来就要追过去,被她身边的丫鬟拉住了。

“小姐,我们还是回去吧。”

安慕琴狠狠的瞪着两个丫鬟,怒道:“你们都是死人吗?在她推我的时候,为什么你们不帮我?”

丫鬟们低着头不敢说话,刚刚安慕锦那狠戾的表情吓到她们了。再说,安慕锦是小姐,她们也不敢上去劝啊。而且安慕锦的身边还有三个人在呢,在别人的地盘,肯定是斗不过别人的。

显然安慕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她以为这是她的地盘呢,站在外面对着屋里的人吵了很久。

林妈妈和如菊守在门口,看着安慕琴骂,等她骂累了自然就会离开了。

不过她们低估了安慕琴的耐心,安慕琴一直骂到中午,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这让屋里的凝翠又开始急躁了,想要出去和安慕琴她们吵,凝烟横了她几眼,她才消停一点。“伤筋动骨一百天,你现在伤成这样,还想着惹事,你是不是嫌小姐不够烦是吧?”

凝烟这样一说,凝翠忍不住去看安慕锦的神色。

安慕锦抱着双腿,坐在**,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的脚尖,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姐,你别生气了,凝翠错了。”凝翠对安慕锦道歉,也没能让安慕锦抬起头来。

外面又吵吵闹闹的过了半个时辰,才慢慢的安静下来。

安慕锦以为没事了,刚抬头,就看到如菊掀帘子进来,整张小脸都纠结在了一起,“小姐,三小姐带着人去厨房,将我们的饭吃了。”

听到这,安慕锦唯有叹气,摆摆手,随她们去吧。反正饿一顿,不会怎样。

若是安慕锦和安慕琴计较的话,别人肯定会说是她这个姐姐欺负幼小了,到时候又有许多嚼舌根的出来了。

忍着等安慕琴吃完了饭,她们又在外面骂起来了,如菊出去看,回来说:“小姐,她们在院子里起了一个火炉。”

安慕锦头疼啊,揉揉眉心,索性躺了下来,捂住耳朵,不想再听外面的声音。

如菊换林妈妈进来时,林妈妈的脸冰的很,一点生气都没有,“小姐,我看还是将这件事告诉大夫人吧。”

安慕锦摇头,凝烟接话道:“林妈妈有所不知,今天侯爷就是关心了一句小姐的衣服怎么这么薄,和大夫人闹了不愉快,老夫人也对小姐有了意见。若是因为这点事情再去和大夫人说,又不知道大夫人会怎样想呢。肯定觉得我家小姐事多,大正月里的也不让人消停。”

“那算了。”林妈妈默然不语,只是希望外面的那个快点消停下来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安慕锦已经适应了安慕琴的声音,就快要睡着了,外面突然响起了安慕雪的声音。

安慕锦一下坐起来了,这时候安慕雪怎么会来?

“琴儿妹妹,你怎么在外面站着?”安慕雪关心的问道。

安慕琴蓦然回身,眼泪瞬间滴落,哽咽道:“雪儿姐姐,琴儿说错话冲撞了锦儿姐姐,她生气将我赶出来了。琴儿都在外面向她道歉好几个时辰了,她的丫鬟拦在门口,不让我进去,呜呜……雪儿姐姐,琴儿真的不是故意,真的不是!”

“好了,先别哭了。正月里是喜庆的时候,若是被别人看到了,又要笑话了。”安慕雪擦了擦安慕琴的眼泪,拉着她的手一起往屋里走。

见安慕雪将她这个门神当摆设,就要往屋里走,如菊伸开手臂道:“对不起,小姐正在休息,谁也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