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34章 渔翁

第1章 生产

在如菊拦着安慕雪的时候,安慕锦就起来了,等她们进来,她的衣服刚好穿好,正在穿鞋子。

“锦儿妹妹,你的身体如何了?”安慕雪笑着问道。

安慕锦抬头看了她一眼,好像不认识她似的,盯着看了许久。安慕雪被安慕锦看的莫名其妙,又笑一声问道:“妹妹你怎么了,还是我今天和平常有什么不一样的,让你这样盯着我看?”

安慕锦摇头,穿上鞋子站起来,请两人坐在烤炉前。

凝翠已经坐在那里了,看到安慕雪和安慕琴过来也没有起来的意思,这让安慕雪不禁皱了眉头,看向了安慕锦道:“妹妹,你的丫鬟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不懂规矩了?”

安慕锦只是笑着,走到凝翠身边,做了一个让安慕雪吃惊的动作,弯下腰亲手挽起了凝翠的裤子,露出了里面已经肿到青紫的小腿。

看到这里,安慕雪倒吸一口气,捂着口道:“这是怎么回事?”

安慕锦挑挑眉,看向了一脸淡定的安慕琴,见她不肯主动承认错误,伸手直直的指着她。

“她不小心滑了一跤,关我何事?”到了现在,安慕琴还在坚持凝翠是滑到的,这让安慕锦气的想要一口咬死她。

“林妈妈,你是这里最大的,你来说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安慕雪转头看向了站在安慕锦身边的林妈妈,安慕琴的脸色才有了稍微的变化。

林妈妈弯了弯腰,认真的讲述了当时的情况。安慕琴的两个丫鬟,推着凝翠将她按在雪地里,一阵猛打。

听完林妈妈的叙述,安慕琴仰头怒道:“那林妈妈你怎么不问问我的丫鬟为什么要打她呢?还不是因为她对我出言不逊……”

说到出言不逊,安慕琴的声音就小了下去,后面的声音小的都听不到了。

凝翠哽咽道:“三小姐,奴婢只是说小姐身体不舒服,刚睡着,请你改日再来,或者等小姐醒了让小姐去你那里,结果……”

凝翠红了眼睛,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安慕锦恨恨的看着安慕琴,安慕雪这时做了和事老了,一边拉着安慕锦,一边拉着安慕琴,左右看了看,劝道:“我的两位好妹妹,你们因为这些丫鬟们置气是何故啊?我们是亲亲的姐妹,不要再为了这点小事而闹脾气了。”

安慕锦听安慕雪这样说,心里有气,若是她可以开口说话,她就会告诉安慕雪有时候她觉得安慕琴还不如一个丫鬟对她好呢。

安慕琴的丫鬟也没有吃亏,听安慕雪这样一劝就好了。可安慕锦却不依了,也不能开口,就是瞪着怨恨的眼睛看着安慕琴。

见安慕锦如此,安慕雪松开安慕琴的手,转过脸来拉着安慕锦的双手,笑道:“好妹妹,你别再生气了,一会我让凝喜去和母亲说一声,找一个大夫给凝翠看一看就好了。只是她到底只是一个丫鬟,主子们都还站着,她怎么能坐着呢?”

在安慕雪的眼里,奴才就是奴才,即使对主子再好的奴才,那也还是奴才,根本就不能享受到一点特殊的待遇。

安慕锦也不和安慕雪多说什么,让如菊将凝翠扶回房间。

凝烟给三人端来热乎乎的茶,安慕锦还没有喝,安慕琴尝了一口,又连忙呸出来,表情苦涩道:“这是什么茶啊?全是沫!雪儿姐姐你看,她一定是故意的,有好茶不给我们,给我们喝这样的茶。”

对于安慕琴的指控,安慕锦连眉头都没有动一下,她的嗓子不好,不能喝茶,所以她和管事的妈妈说以后锦绣苑所有的茶都换成其他的东西。就是这点茶,还是她特意留下来的。

只是叶子小了一点,哪里是沫了!

安慕雪瞧着安慕锦的神色,觉得她好像越来越沉稳了,若是之前她被人欺负,肯定会来找自己讨回公道的。可如今,她不仅没有,反而沉静的坐在那里,仿佛没有听到一样。

“琴儿妹妹,这是今年的新茶,所以叶子小了一点。你用心尝尝,味道不错呢。”安慕雪抿了一小口,笑着对安慕琴道。

安慕琴又喝了一口,脸色还是一样的难看,不过看在安慕雪的面子上她勉强一笑:“雪儿姐姐说好喝就是好喝了。”

说完,她重重的将茶杯往旁边的桌子上一放,屋子里的气氛再次冰了下来。

安慕锦端着茶盏,一口一口的喝着白开水,就当作没有听到安慕琴的那番话,也没有看到她那置气的动作。

小坐了一会儿,安慕琴就闹着说要和安慕锦一起学医。

安慕雪挑了挑眉,笑道:“琴儿妹妹,你当真要学医?”

安慕琴认真的点头,一脸甜蜜的笑道:“当然是当真。在我们大顺也不是没有出现过厉害的医女,我也想当一个非常厉害的医女,光耀我们侯府。”

听安慕琴这番话说的那么好,让人以为学医真的很简单呢,只要认真学就能成为医女。

殊不知在大顺医女是要经过重重考核的,只有那些考核成功的人才能被称为医女。而且考核的内容一般都比男大夫的严厉,一百个人里面不知道能不能出一个医女。

就安慕琴这个性格,她能静下心来认认真真的学医,安慕锦不相信。

再说了安慕锦看医书,可不是为了什么医女,她单纯的就是为了给自己方便,为了省钱。

“琴儿妹妹真是好志向,我相信父亲和母亲知道这件事,一定会为你高兴的。”安慕雪嘴上这样说,眼里的嘲讽一闪而逝,心里想着就她这样的还想当医女,她真是做梦。

安慕琴被夸了,心情十分好,不过想到安慕锦不给她医书看,她就不高兴道:“雪儿姐姐,平日里你和她的关系最好,你就和她说说,让她将那些医书借给我看看吧。我保证我绝对会爱惜那些医书,不会弄破了的。”

闻言,安慕雪看着安慕锦,正要开口,林妈妈在一旁温和的说道:“大小姐,你有所不知,那些医书已经不在这里了。刚刚老奴就将这件事告诉三小姐了,只是她不相信罢了。”

“那医书呢?我不是听人说父亲将医书全部还给锦儿妹妹了吗,怎么会不在这里?”安慕雪拿着帕子轻轻掩了一下口,自觉说错了话。

仔细一瞧安慕锦的神色,她并没有有什么变化,安慕雪这才放下心来,也许安慕锦没有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吧。

安慕锦当然听出她话里的意思了,只是她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锦绣苑里有安慕雪的人,当时侯爷带着这些医书来的时候,可都是将医书装在箱子里的。就算侯爷在来的路上,被人看到,但是也不会有人猜到里面的东西就是医书吧。

“回大小姐的话,那些医书都是小姐找一个老大夫借的。现在那个老大夫已经离开了京城,所以医书都还回去了。”林妈妈平和的解释。

“我不相信!”安慕琴当即反驳道,杏眼一睁,看着林妈妈道:“林妈妈,你敢让我们搜吗?”

林妈妈被安慕琴看的心虚一般的低着头,嗯都不敢嗯一声了。

安慕琴指着林妈妈,对安慕雪道:“雪儿姐姐你看,林妈妈心虚了,医书一定还在锦绣苑。就让妹妹来搜吧,妹妹一定可以将那些医书搜出来。”

“凝红,凝绿,你们进屋里搜,务必要将医书给我找出来!”安慕雪还没有说话,安慕琴已经命令她的丫鬟们动手搜屋了。

安慕锦气的忍无可忍,突然拿起旁边的火钳,夹起一块烧红了的红碳,往安慕琴的脸上一送。安慕琴吓了一跳,她的两个丫鬟也都吓了一跳,就是整个屋子里的人都愣住了。

安慕雪一看这个情况,完全是她没有预料到的。

之前安慕锦若是被欺负了,她要么是找自己诉说,要么是一个人躲着哭泣,像现在的情况真的是第一次见到,安慕雪也才十二岁而已,一下就慌了起来。

“妹妹,你别冲动啊!”安慕雪连忙站起来,想要拉安慕琴,又想着来拉安慕锦,结果两头忙,谁都没有拉到。

安慕锦举着火钳,一步一步的逼着安慕琴,再次将她逼到门口。

下人们都守在她们的身边,安慕锦的人在劝着她不要冲动,安慕琴的人护着她不要让她受到了伤害。

看着这一幕,安慕雪小跑着跟在后面,帕子当着嘴巴,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斗吧,斗啊,最好安慕锦的火钳狠狠的往安慕琴的脸上戳,戳出一个大洞来。安慕琴就会被毁容了,那以后这侯府里又少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了。

安慕琴若是真的被烫伤了,那安慕锦也不会逃脱责任。像她这种恶毒到连自己的亲妹妹都要伤害的人,那父亲应该就不会再对她好了吧。

说实话,早上在沁香苑的时候,看到父亲对安慕锦那么的好,她嫉妒死了,嫉妒的发狂了。

她是侯府的嫡女,像安慕锦这样的庶女只是比奴才好那么一点点而已,她根本就不配得到父亲的爱。

所以,安慕雪只是明面上担心安慕锦会将安慕琴怎样了,心里特别的希望安慕锦将安慕琴给怎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