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36章 搜身

第1章 生产

安慕雪昨晚回去就不高兴,一直到早上去老夫人那里请安,还是闷闷不乐的,导致老夫人几次和她说话,她都没有听清。

见安慕雪这样魂不守色,老夫人就问:“雪儿,你今天是怎么了?”

安慕雪伸手在脖子上摸了一下,见老夫人一直看着她,才幽幽的叹息道:“祖母,你昨天才给我的翡翠蝴蝶,我一早起来发现不见了。”

“不见了?”老夫人的声音抬得有些高,屋里的人都听见了,都好奇的看着安慕雪。

“你让奴才们好好找了没有?”老夫人神色紧张,似乎很在意那个东西。

安慕雪又在脖子上摸了一下,低头道:“都找遍了,瑞雪苑的各个角落都找过了,就是茅房也是找了好几趟,依然没有看到翡翠蝴蝶。”

老夫人的脸上流露出痛惜之色,那个蝴蝶可是珍贵的东西,材质也用的是翡翠中的顶级——玻璃种翡翠。像玻璃一样透明,却又带着一种浓郁的绿色,两者结合在一起,隐隐约约像是那碧绿清澈的湖水,还泛着点点荧光。

“回老夫人的话,昨天晚上小姐从锦绣苑回来,那个项链就不见了。路上也找了很多遍了,依然没有看到那个项链。”凝喜趁机说道。

老夫人的眉头一皱,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锦绣苑的那个小哑巴给拿走了。

“凝喜不要胡说。”安慕雪这时瞪了凝喜一眼,还让她住了嘴,这在外人看来那个丢失的翡翠蝴蝶和安慕锦的关系更大了一些。

“老夫人,凝喜并没有胡说。当时小姐只是将那个项链拿出来给二小姐看看,二小姐就看的爱不释手,总是不还给小姐,不知道是不是她……”

“凝喜,都说了让你不要再胡说了。”安慕雪发了脾气,随即对老夫人道:“祖母,凝喜胡说的。锦儿妹妹不会拿我的翡翠蝴蝶,我记得她最后是还给我了。”

凝喜这边委屈的跟什么似的,擦了一下眼睛,没有人注意到她眼里的一抹狠戾。

“雪儿你什么都不要说了,这件事我心里有数。”老夫人一脸愤怒。

年前因为安慕锦进宫的事情,侯爷对她已经有了意见,昨天又因为安慕锦穿的少了,侯爷明面上给了大夫人脸色看。

就因为一个贱人生出来的小贱人,侯爷连她的脸面也不顾了。昨晚找到她说,以后安慕锦不用再来沁香苑请安了。这不,大家都来了,就是她安慕锦还没有到。

想到这里,老夫人气的一阵转着手里的佛珠。最近她总是因为这些事情而弄得心烦气躁的,就连手里的佛珠都不能让她的心静下来一点。

“走,大家和我去锦绣苑,问一问锦儿那个丫头她到底拿没有拿雪儿的翡翠蝴蝶。”老夫人一起身,鸳鸯和安慕雪连忙扶住老夫人,孙妈妈在前面开路。

其余的人都跟在后头,大家浩浩荡荡的往锦绣苑去了。

锦绣苑,林妈妈一看老夫人和安慕雪她们都来了,心想大事不好了。可是她们来到底是为了何事,她心里也没有个谱。

林妈妈上前请安,孙妈妈趾高气扬道:“一个提恭桶的,你退一边去。”

林妈妈也不恼,依旧是笑着,“老夫人,您屋里请,我这就让人给你倒茶去。”

老夫人哼了一声,气沉丹田道:“让锦儿出来见我。”

林妈妈面露难色,还是老实相告安慕锦现在去了明阁,在二姨娘那里呢。

听到这个信,老夫人也不停留,带着人再次往明阁去。只是走的时候,让孙妈妈将锦绣苑里所有的丫鬟,妈妈都带着。

一听到这个信,林妈妈暗道一声糟了。如果老夫人不带着她们的话,她们还可以提前给安慕锦报信。现在的话,也只有听天由命了。

想到那些医书已经找了一个地方藏好了,林妈妈也没有什好担心的,拍怕身上的灰,淡然的和老夫人她们一起去了明阁。

明阁内,安慕锦正站在柴房门口,正要伸手去推柴房的房门。

突然听到一阵响动,看到孙妈妈打头推着林妈妈,如菊,小蝶,还有两个粗使的妈妈走了进来。孙妈妈看到安慕锦,脸上带着讥讽的笑容,冷嘲热讽道:“二小姐,老奴给你请安!”

看着孙妈妈那一脸的讽刺,安慕锦厌烦的别了一下头。

这时安慕雪扶着老夫人也走进了明阁,看到老夫人和安慕雪在一起的时候,安慕锦的心微微沉了一下。她好像知道她们来的目的是什么了。

“锦儿!”老夫人看了安慕锦一眼,随即走向了屋里。

安慕锦站在柴房门口,听到里面二姨娘的哭声也没有了,她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给凝烟一个眼神。凝烟点点头,安慕锦这才放心的和孙妈妈一起去了屋里。

老夫人似乎也没有问二姨娘在什么地方,只是等着她的到来。

安慕锦一进入屋子,就被孙妈妈用力一推,安慕锦没有站稳,一下跪在了老夫人的面前。

安慕锦想回头瞪一眼孙妈妈,早就被旁边的两个人压着,按在了老夫人的面前。身后也是几声扑通,林妈妈三人紧跟着跪了下来。

安慕锦不会说话,此时连个开口问话的机会都没有,她只是跪在那里。

过了一会儿,老夫人放下手里的茶盏,问道:“你可是见过雪儿的翡翠蝴蝶?”

翡翠蝴蝶,果然是因为这个才来找她的。

她太大意了,因为前世自己也有一个那样的蝴蝶,所以她就想要拿着这个蝴蝶来问一问二姨娘。可她还没有问呢,老夫人和安慕雪就找上门来了。

“说话。”老夫人一声怒吼,安慕锦仰着头,直直的看着安慕雪。

安慕雪被安慕锦的眼神吓了一跳,但只是咬着唇一句话都没有说。

“老夫人,你忘记了吗?锦儿姐姐是不会说话的,她是一个哑巴。”安慕琴掩口轻笑着提醒。

老夫人看了安慕琴一眼,谁让她多嘴了。安慕琴感受到老夫人的愤怒,连忙低下头,心中不满级了,她也是好心才会提醒的,老夫人那是什么态度啊。如果这句话是由安慕雪说的话,老夫人一定不会瞪安慕雪的。

心中对老夫人再不满,安慕琴也不敢表露出来。她只是将心中的怨恨全部转移到了安慕锦的身上,让她偷拿安慕雪的东西,等会看老夫人怎么收拾她。

安慕锦跪着地上,被人按着头,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但她还是感受到了不知何时多了一道凌厉的仇视的目光。

“祖母,锦儿妹妹不会说话,就让她写字吧。”安慕雪说道,老夫人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让人去取笔墨来。

安慕锦在写字的时候,脖子上的手还没有拿开,她只能低着头,潦草的写着翡翠蝴蝶是安慕雪送给她的。

“胡说。雪儿只是拿出来给你看看,你竟然拿着不给她了。你可知道那个翡翠蝴蝶是我送给雪儿的,你可知道那个翡翠蝴蝶的名贵?”老夫人看到安慕锦写下的这些话,气的不行,猛然一巴掌拍在了太师椅上就要站起来。

“老夫人,您息怒。”鸳鸯伸手按住了老夫人,平静的为老夫人顺气道:“老夫人,二小姐年纪小,不懂事,她肯定是因为喜欢才拿了的。现在找到她了,让她将翡翠蝴蝶还给大小姐就是了。”

听到这话,安慕锦又着急的在纸上写道:我没有偷她的,是她送给我的。

鸳鸯见安慕锦这样嘴硬,心里直叹气。激怒老夫人是没有好处的,她只能帮安慕锦到这里了。

果然老夫人看到这句话气的不轻,让孙妈妈打林妈妈的嘴。

林妈妈是教习妈妈,安慕锦犯了错还不承认,就是教习妈妈的错。

林妈妈被打了也是一声不吭,等孙妈妈几个巴掌打完,她给老夫人磕头道:“老夫人,是林妈妈没有教导好二小姐,都是老奴的错。请老夫人不要怪罪二小姐,看在二小姐年纪还小的份儿上,就让二小姐将东西还给大小姐吧。”

连林妈妈也这样说,安慕锦的心只沉了一下,这才意识到大家是在帮她。

只是让她担着偷了安慕雪的东西,她也不乐意。

看着纸上的一行字,安慕锦到现在还死不承认,说那个翡翠蝴蝶是安慕雪送给她的,老夫人很是生气。

指着安慕锦的手都在颤抖着,“好一个嘴硬的丫头,孙妈妈给我掌嘴,搜身。”

孙妈妈得到指示,就要打安慕锦,安慕锦往旁边一闪,猛然往地上一趴,让身后的那只压着自己的手一个不妨,她贴着地面爬了出去。

“反了反了。”看到安慕锦要跑,老夫人气的不得了,早有人拦住了安慕锦的路。

安慕锦很快就被两个妈妈给按住了身体,拖着她回来,安慕锦抬头狠狠的瞪着老夫人,这一刻她恨不得将老夫人的血给喝干净。

老夫人被一个晚辈这样瞪着,心里也是不舒服,甚至是愤怒。就是侯爷,她的儿子也不敢这样看着她,没想到一个丫鬟生的孩子居然敢这样瞪她。

这时候老夫人的气不仅仅是因为安慕锦偷了安慕雪的东西了,而是因为安慕锦对她大不敬。

安慕锦再被抓回来,心绪也才定下来。

她本来是想告诉老夫人,她的姨娘也有这样的翡翠的,现在看到老夫人那愤怒至扭曲的脸,她不敢将这个话说出来了。

就在老夫人第二次问她到底偷没有偷安慕雪的翡翠蝴蝶时,安慕锦被人压着在纸上写字。她的一个“偷”字刚写了一半,二姨娘从外面进来,轻声道:“老夫人,二小姐没有偷拿大小姐的翡翠蝴蝶。”

听到二姨娘的声音,一屋子的人都静了下来,抬头看着她,发现她的手里正拿着一个翡翠蝴蝶。

“这个翡翠蝴蝶是我昨晚从二小姐那里回来的路上捡到的,贱妾眼拙,不知道这个东西的珍贵,还以为是哪个丫鬟丢的,就留下了,也没有当回事,却不知道是大小姐丢的。贱妾该死,一切都是贱妾的错,求老夫人放了二小姐吧。”二姨娘走过来,朝着老夫人跪了下来。

安慕雪没有想到二姨娘来了这么一手,指着她道:“你撒谎!”

二姨娘抬头看着安慕雪,语气柔和道:“大小姐,贱妾说的句句属实。这个翡翠蝴蝶真的是贱妾在路上捡到的,不信你可以问我身边的丫鬟。”

“问你的丫鬟,她们还会不帮着你说话吗?”安慕雪伶牙俐齿的说道,指着安慕锦对老夫人道:“祖母,您忘记了吗,这个翡翠蝴蝶一共有一对,一公一母。锦儿妹妹偷了我的那个是公蝴蝶,而二姨娘偷了我母亲的这个是母蝴蝶。”

一听安慕雪这样说,二姨娘的身体忍不住一颤,声音都变了调:“老夫人,贱妾并没有偷拿大夫人的翡翠蝴蝶。这个蝴蝶,真的是贱妾在路上捡到的。”

老夫人没有理会二姨娘的话,冷着脸对一旁的孙妈妈道:“搜!”

安慕锦这时再想反抗,早有人死死的压着她,她是动也不能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