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37章 人情

第37章人情

孙妈妈对安慕锦是一点都不客气,又是掏,又是掐,又是拧的,安慕锦全身扭曲着,躲避孙妈妈对她的荼毒。

在外人看来,安慕锦这是反抗孙妈妈的搜身,只有她知道,她这是躲避孙妈妈对她的掐拧揪。

“不要,不要!”二姨娘从地上爬起来,踉踉跄跄的跑过来,拉开了孙妈妈,护住了安慕锦,“老夫人,求求你了,二小姐还小,你不能对她这样。”

“你说什么?”老夫人眉眼一怒,二姨娘天生胆小,从未和老夫人这样对峙过,被老夫人这样一看,顿时吓的浑身僵硬。

“老夫人,这个翡翠蝴蝶真的是我在路上捡到的。至于大夫人丢的那个,您可以找大夫人来问问清楚,就知道了?”二姨娘给老夫人磕头,老夫人吭都没有吭一声,只是对孙妈妈使了一个眼色,孙妈妈就对二姨娘动起手来了。

“二姨娘,你只是一个姨娘,小姐们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孙妈妈对二姨娘又是掐又是推的,二姨娘都忍着这些痛,死死的抱着安慕锦,哭着道:“孙妈妈,你还知道她是小姐,为什么老夫人让你搜身,你却对二小姐又是掐又是打的?”

孙妈妈被二姨娘一阵抢白,瞬间白了脸,发了狠,一把将二姨娘给拉开,怒道:“二姨娘,你眼花了,老奴就是在搜身。”

说罢,孙妈妈将安慕锦的衣服一拉,再一扯,外衣成功的就被脱下来了,露出了里面的夹心棉袄。

二姨娘还想来护着安慕锦,早有其他丫鬟将她给拉住。

安慕锦看到二姨娘被人拉住,心头一狠,一口咬在了孙妈妈的脖子,孙妈妈没有想到安慕锦会这样,疼的尖叫一声,手胡乱的推着,不仅推到了安慕锦,还推到了那两个按着的妈妈身上。

等身边的两个妈妈被孙妈妈推开,安慕锦就得到了解脱,又是一口用力,猛然将孙妈妈往前一推,安慕锦站在了老夫人的面前,吃力的说道:“父亲,去找父亲……”

安慕锦说的吃力,还很慢,但是屋里的人都看到了是她在说话。

见到安慕锦会说话了,二姨娘含泪微笑,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妈妈跪在地上,膝盖的疼痛让她清醒了许多,安慕锦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开口说话,恐怕以后的灾难只会更多,不会少!

安慕锦能说话了,最吃惊的就数安慕雪了。那人不是说安慕锦这辈子想再开口是没有可能的吗?

她为什么现在能够说话了,那人骗了母亲,骗了自己!

揪着手里的小帕子,安慕雪的心乱的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眼前的事情了。再看老夫人的脸色,她的脸色阴郁,看不出来什么。她担心老夫人真的会听了安慕锦的话,去请父亲,那到时候这件事就闹大了。

“祖母,这只是一件小事。既然知道是谁拿了我的翡翠蝴蝶,让她还给我就是了。眼下是正月,父亲也忙着应酬,就不要再为了这点小事去打扰他了吧。”安慕雪说的很是得体,可安慕锦知道她这是害怕。

安慕锦咬着唇,恨恨的看着安慕雪,重生到现在她很多次想这样光明正大的用怨恨的眼光看着安慕雪,可她知道自己实力不够都忍下了。如今她不需要再忍着了,因为安慕雪现在对她做的这一切就足够她恨一辈子的了。

安慕雪看到安慕锦那样看着自己,也不害怕,反而是笑了,“锦儿妹妹,姐姐昨晚真的只是将翡翠蝴蝶拿给你看一看,为什么你就拿着不给我了?”

安慕锦扭着头,不肯回答安慕雪的话。

即使安慕雪说的是自己拿着蝴蝶给她看的,为什么安慕雪还要说是她偷的?安慕雪的前后话都是自相矛盾的,难道她没有发现吗,还是说她只会这样欺负一个哑巴?

在一个月前安慕锦还在担心自己什么时候能够说话,可就在那天自杀的时候,等她醒来她就觉得嗓子里有什么东西一样,她每天都拼命的练习啊,啊,终于在几天之后能够发出一些音节了。她本想藏着这个秘密,等她说话流利一点了再展现出来。

可今天的事情,根本就容不得她藏着这个秘密了。若是再隐藏下去,再不为自己争辩什么,她今天不知道要遭受多少屈辱了,而且还会连累二姨娘。

“侯爷,您走慢些。”刚看到明阁的大门,凝烟就高声喊道。

侯爷微微愣了一下,真是个伶俐的丫鬟,这么大的声音恐怕屋子里的人都听到了吧。而且还提醒了他,让他再走快一些。

侯爷迈开大步,近乎小跑着走进了明阁,穿过院子,进入了屋子。

当他看到二姨娘被两个丫鬟按在手里,安慕锦的头发,衣服都乱了的时候,他好像再也无法忍住这种怒气一般。

“父亲,都是雪儿的错!”就在他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安慕雪突然哭着跑过来,拉着他的衣服,跪了下来。

“父亲,这件事都是雪儿的错。雪儿得了祖母送的宝贝,就高兴的和锦儿妹妹分享,谁知道她也很喜欢。雪儿就让她多看了一会儿,最后她竟然不还给雪儿了。雪儿很担心祖母会问起这件事情,于是就说丢了。可丫鬟们不懂事,说是锦儿妹妹拿的。祖母这般为我,也是为了我好……一切都是我的错,请父亲责罚!”

安慕雪哭的像是一个泪人一样,而且一字一句都跟之前说的不一样,还让人找不到一点差错。

安慕锦在一旁气的都要咬碎了一口银牙,这个安慕雪她真的是太会装了。

反观自己,她做人真的是太直接了,不会像安慕雪那样会伪装自己。

安慕雪,我真的很感谢你,你又给我上了一堂课!安慕锦在心里冷冷的说道。

“母亲,你都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为了这点小事操心?夫人呢,她为何没有来?”侯爷将安慕雪拉起来。

安慕雪擦了擦眼泪,回答道:“回父亲的话,母亲现在正在屋里哀伤呢。”

“对,今天是正月初二,回娘家的日子。她又是在想爹娘了吧,唉,都怪我太忙了,没有顾虑到她的感受。”侯爷自顾叹了一口气,没有注意到旁边的二姨娘因为这句话白了脸色。

别人没有注意到,可是安慕锦却注意到了。

因为她在柴房门口听到二姨娘说:爹娘,都是女儿不孝,女儿有苦难说,无法给你们好好的供奉牌位。今天又是回娘家的日子,爹娘我好想你们啊。

二姨娘说她是没有爹娘的孩子,从小就被孟家买了做丫鬟的。而且那个时候二姨娘也才十岁,那她现在如此偷偷摸摸的祭拜爹娘,又是怎么回事?

“侯爷,我是老了,但是眼睛还看得清,耳朵还听得见,嘴巴也还能说。锦儿丫头就算是再喜欢,但是也不能拿着别人的东西不给。雪儿已经十二岁了,明年就可以议亲了,我那个翡翠蝴蝶可是留着给她做嫁妆用的,价值连城。就这样被锦儿拿走了,我心里不舒服。”

老夫人的脸色难看,说话也是处处针对安慕锦。

安慕锦站在一旁,拿眼睛看着侯爷,眼神平静,嘴巴动了几次,最后还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锦儿,你当真拿了姐姐的东西?”侯爷走到安慕锦身边,为她穿好衣服,弄了弄头发。

安慕锦心中一暖,还有些委屈,可她都忍下了,对侯爷摇摇头。然后将地上的纸拿给侯爷看,侯爷看了,心里的愤怒再次上来,不过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平静的说道:“雪儿,这是怎么回事?”

安慕雪早就想好了说辞:“也许是锦儿妹妹误会了,我只是拿给她看看,她竟然以为我是送给她的。”

早就想到安慕雪会这样说,安慕锦又在纸上写道:是锦儿误会了姐姐的意思,只是那个翡翠蝴蝶被我弄丢了,又被姨娘捡起来。

这时侯爷看向了二姨娘,轻声问道:“二姨娘,锦儿说的都是真的吗?”

二姨娘擦了眼泪,收拾心绪,语气轻柔道:“回侯爷的话,锦儿说的都是真的。这个翡翠蝴蝶是我在路上捡到的……”

侯爷接过二姨娘的翡翠蝴蝶,仔细看了看,笑道:“这不是夫人的家传宝贝吗?听说她早就送给了母亲,原来母亲又拿着这个宝贝给雪儿当嫁妆,母亲,你真是会做人情啊?”

侯爷虽然是笑着说的啊,但是听话的人都听出了他话里的冷意。

将一个别人送的东西又转送给了别人的女儿,说是给她当嫁妆的,又说价值连城,这话怎么听怎么觉得那人有点小气啊。

老夫人的脸上露出一丝尴尬来,理了理头发道:“多久以前的事情了,侯爷不说我都忘记了。反正这是我先送给雪儿做嫁妆的,等以后她真的嫁人了,我自然会再补一些其他的东西。”

听他们一来一往的说着,安慕锦的心里只有震惊。

姨娘恐怕还不知道吧,她可是重生过的人啊,她前世是见过这个翡翠蝴蝶的,并且还知道翡翠蝴蝶是姨娘的家传宝贝。现在怎么又变成大夫人的家传宝贝了,那么这件事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大夫人要了姨娘的家传宝贝,说是自己的。

可是,很多小细节都想不通啊。二姨娘只是一个丫鬟,而且十岁去了孟家,她哪里还能藏得住这样珍贵的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