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38章 中邪

第38章中邪

安慕锦是被人拉着走出明阁的,她最后一眼看到的人只是一个不认识的小丫鬟而已。

她的嗓子还不能说话,能够说出刚刚那几个字已经是费了她好大的力气了。若是再让她开口,她得先将肚子里的气给储存满了。

“小姐,听妈妈一句劝吧,侯爷在那里呢,一定会秉公处理的。”林妈妈的力气大,在前面拽着安慕锦,凝烟和如菊在后面推着。

就这样,安慕锦很是狼狈的回到了锦绣苑,她甚至连最后的判处都不知道。同样被赶出来的还有其他几个庶女,她们同样没有资格在那里等到最后的结果。

安慕锦被强迫着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迅速裹进了被子里。

简单的吃了一个午饭,出去打探消息的如菊还没有回来,安慕锦也是睡不着,一直歪着头,看着外面。

“小姐若是心急,就继续练习吧,争取早日出口成章。”林妈妈看出了安慕锦担忧的心思,就在一旁开解道。

“啊,啊,啊……”安慕锦只是大张着嘴巴,并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林妈妈突然拿着一根筷子,用力戳进了安慕锦的嗓子,安慕锦没有防备,被戳中了,嗓子痒的难受,趴在**剧烈的咳嗽起来。

“咳,,咳……”

林妈妈的举动吓坏了一旁的凝烟,她十分不解的看着林妈妈道:“妈妈,你这是做什么?小姐,她不是能够说话了吗?你为什么还要拿着筷子戳她的嗓子?”

林妈妈没有回答凝烟的问题,而是让她去准备盐水来。

安慕锦咳的很厉害,几乎将嘴里的唾沫全部咳出来了,见到凝烟拿了水来,当即就猛喝下去。

结果,那是盐水。喝了盐水,就等于是在伤口上撒盐!

“啊……”安慕锦捏住嗓子,痛苦的发出一声哀嚎,接着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林妈妈见她咳的差不多了,将她从**拉起来,帮着她挺直了腰背,口气平淡道:“小姐,你现在已经暴露了自己的实力,若是再不加强练习说话,以后吃的苦头更多。”

安慕锦流着泪看着林妈妈,想了一下,还是用力点头。

是的,现在老夫人她们都知道自己能够开口说话了,但是她们哪里知道她一天最多能说出的字不会超过五个。不过她们才不会关心这些,她们只知道安慕锦现在能说话了,一定会想其他办法来为难她的。

所以在新的为难来之前,安慕锦要迅速成长自己,让自己的——出口成章。

见安慕锦点头,林妈妈也不客气,捏着安慕锦的嗓子,拿着筷子先是在喉咙那里戳戳,然后戳进里面去。

安慕锦感觉到嗓子里滑进去一个东西,又痒又难受,只坚持了一会儿就咳嗽起来,咳出来的唾沫里都是带着血的。

看到这一幕,凝烟咬着唇,心疼的看着安慕锦,在一旁念叨:“菩萨保佑,一定让我家小姐快点好起来。”

“凝烟姑娘,你在念什么呢,快去准备盐水,大量的盐水。”林妈妈见凝烟在那里祈求菩萨,她心中明白有时候必须要靠自己,即使菩萨帮忙,也没有自己努力有成效。

反反复复的被戳嗓子,接二连三的被灌盐水,安慕锦这受的苦可比之前每次都要苦的多,也要疼的多。

到了晚上,安慕锦的整个嗓子都肿了,人也憔悴了不少。

“小姐,你张开口让妈妈看看。”林妈妈端着油灯,往安慕锦的面前凑。

安慕锦微微张开嘴巴,就感觉到嗓子那里火辣辣的疼,好像要吞噬了她一般。但是为了能够让林妈妈看的清楚,她就用力张大嘴巴。

“咳……”嘴巴一张大,伤口再次裂开,接着嗓子里面就流出血来,再一次呛到安慕锦,让她情不自禁的咳嗽起来。

“凝烟姑娘,药好了吗?”林妈妈问,凝烟连忙点头,飞快的跑出去,不一会儿就端来一个药罐和一个药碗。

林妈妈倒了一碗药,只稍微冷了一会儿,就拿来给安慕锦喝。

安慕锦的伤口都还没有好,别说是喝这么烫的药了,就是喝凉水,她也受不了。林妈妈这一勺一勺的灌进去,安慕锦喝的还没有吐的多。

“小姐,你若是连这碗药都喝不下去,以后还会遇到这种有口说不出的事情。到时候,你还想看着自己被冤枉,被屈辱吗?”林妈妈看着安慕锦道。

安慕锦坚定的摇头,她不想再这样了。

她要说话,要喝药!

主动拿过林妈妈手里的药碗,拿掉勺子,仰头将那一碗药全部喝了下去。

那一刻,她的嗓子不止是疼了,而是麻了。

过了一会儿,嗓子好像才知道恢复知觉一样,疼的安慕锦在**打滚,热汗直流。

看到安慕锦在**疼的直打滚,凝烟担心的想上去帮忙,林妈妈拦住道:“凝烟姑娘,这才是刚开始。若是你都受不了的话,那你就是在拉小姐的后腿。”

凝烟被林妈妈这样一说,赶紧停住脚,她比谁都清楚小姐有多么的希望自己能够再次开口说话。

这样在**滚了半个时辰,安慕锦的疼痛才减轻一点,她从**爬起来,热泪盈眶的看着林妈妈道:“再,来!”

声音沙哑的像是从肚子里挤出来的一样,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姑娘能发出来的声音。不过这声音听在林妈妈和凝烟的耳里却是分外的好听,小姐又朝着前路迈进一步了。

林妈妈点点头,换了一只前头削的更为尖锐的筷子,朝着安慕锦的嗓子刺去。

凝烟是真的不敢看这样的场景了,默默的出去准备一些林妈妈所需要的东西。

到了天黑,安慕锦身上的衣服全部都湿了,她坐在**按照林妈妈的交待,即使再疼也要一动不动,将那能量储存下来,等到实在忍不住的时候大吼一声。

“我要忍,我要忍!”安慕锦每次在疼的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都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这样忍了十几次,安慕锦再也忍不住了,双手按在**,朝着前方大吼一声:“啊……”

凝翠居在下人房里,猛然听到这一声嘶吼,惊吓的从**爬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往外走。

刚走到门口,正要往安慕锦那里去时,看到外面有一群人提着灯笼过来了。

凝翠还未看清那些人是谁,接着眼前一晃,就看到一个人影从安慕锦的房子里冲出来,全身上下只穿着白色的亵衣,竟然连脚都是光着的。

那人披头散发,对着天空大声吼着,好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了一样。

接着就看到林妈妈和凝烟也从屋里跑出来,凝翠蹦蹦跳跳的靠近,在听到林妈妈唤那人小姐时,她才回过神来,刚刚那声叫声是小姐发出来的。

那声音真的是太大了,恐怕是半个侯府都能听到吧。

“小姐,你怎么了?”林妈妈抱着发狂的安慕锦,安慕锦抓着自己的头发,嗓子里好像有东西流出来,又好像有东西流进去,痒痒滑滑的,好不难受!

“啊……”回应林妈妈的只有安慕锦的叫声,这让林妈妈慌了。

林妈妈见她爹娘对弟弟的手段并不比她今日的差,可是也没有见到她弟弟有这样抓狂的情况发生啊。

“妈妈,外面冷,先扶小姐回房吧。”凝烟提醒一句,林妈妈这才回过神来,抱着安慕锦要往屋里走。

安慕锦猛然推开林妈妈,光着脚丫子往雪堆里跑,然后拿着那雪直接往衣服里塞。

看到安慕锦这样,光是用想的就知道那有多凉。可是安慕锦就跟感觉不到一样,手上的雪还是不停的往衣服里塞,塞的她全身都冰下来了,她还是没有知觉。

这时,侯爷和大夫人也来到了锦绣苑,见到的正是安慕锦发疯的这一幕。

“锦儿,锦儿,你这是怎么了?”大夫人走近了,才慌忙跑到安慕锦的身边,要拉她起来。

安慕锦仿佛不认识大夫人一般,伸手将她推倒在地,大夫人哎呦一声,躺在地上,两个丫鬟都没有能将她拉起来。

侯爷快步走过来,将大夫人扶起来,看到安慕锦已经全身躺在雪地里,开始打滚了。

怒目看着这几个站着的奴才,侯爷愤怒道:“还不快将二小姐扶进屋去。”

林妈妈和凝烟也想啊,可是安慕锦的力气出奇的大,她们怎么扶都扶不起来啊。

看到她们笨手笨脚的根本就接近不了安慕锦,侯爷骂了一声废物,亲自过去将安慕锦从雪堆里抓了出来。

安慕锦在侯爷的手里还在剧烈的挣扎着,可她到底是个孩子,挣扎了两下就挣扎不动了。

侯爷将安慕锦脸前的头发拨开,看到她的嘴里,下巴,脖子里全是血,再一次愤怒起来:“林妈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妈妈上前一步,冷汗直流,弓着身子道:“老奴,老奴也不知道。”

“废物!”侯爷一脚踢开林妈妈,抱着安慕锦进了屋子,大夫人从后面跟着,小心翼翼的问道:“侯爷,看锦儿这样莫不是中邪了,冲撞了老侯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