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40章 成话

第40章成话

二姨娘变了,变了很多,而且原因不明。

若是之前,她只有让安慕锦低调行事,好生说话,尊敬大夫人,友爱大小姐的份儿,她才不敢说出对大夫人或者对大小姐不敬的话呢,更别提是从大小姐的手里抢东西了。

对于二姨娘的变化,安慕锦没有多想,选择了默默的接受。这么多年,二姨娘她也该发生点改变了。

对于大夫人和大小姐的做法,二姨娘都是心里清楚,她不是没有选择应对方式,只是她选择了一个最为乌龟的应对方式,那就是缩着自己的脖子,讨好她们,让她们看在讨好的份儿上放了她们母女。

这一夜因为二姨娘的那些话,安慕锦睡的很香甜。

第二天一早,二姨娘很早就过来看安慕锦了,她亲眼见识了林妈妈对安慕锦的残酷。她心里很疼,但是嘴上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在旁边默默的看着,默默的支持着安慕锦。

安慕锦发狂的消息在侯府里只传了一个晚上就自动消失了,因为侯爷不准别人说二小姐一个不字。

侯爷对安慕锦的关心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之前侯爷最疼爱的可是安慕雪啊,这一下侯爷转而疼了安慕锦,安慕雪这心里什么滋味都没有了。

“母亲,父亲为什么突然对那个小贱人那么好?”安慕雪不甘心啊,一个丫鬟生的孩子而已,凭什么得到父亲的爱。

大夫人也正在为这件事头疼呢,她现在极力在找寻当年给她秘方的那个江湖郎中。可是江湖之大,这个事情也已经过去两三年了,那个江湖郎中早就跑的没影儿了,好几天了一点音讯都没有了。

见大夫人没有理会自己,安慕雪知道大夫人还在纠结于安慕锦为什么会说话这件事,有些不高兴道:“母亲,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还在意它做什么。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安慕锦就要会说话了,父亲也对她有了关注。她和我只差了半年而已,难道母亲想看着父亲为她找一门好亲事,而不为我找一门好亲事吗?”

安慕雪说的有些远了,不过这些话都是大夫人最在意的。

因为大夫人她自己就非常的注重门第,她知道女孩子不管之前在娘家怎样,只有嫁给一个好人家才是真的。她就是一个特殊的例子,即使娘家不好,但是她能够嫁给侯爷,就能享受到这些之前想都不敢想的荣华富贵。

“雪儿,你别着急。母亲现在就是想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当年他可是跟我承诺过的,那个小贱人一辈子都不会再开口了,可是……”

“母亲难道你还没有将这件事弄清楚吗?林妈妈说是她知道的一个偏方,在我看来,这都是林妈妈坏了我们的好事。没想到去年母亲选了一个老夫人的提恭桶的妈妈去给小贱人当教习妈妈,本以为林妈妈什么都不懂,就是一个粗婆子,肯定会将小贱人教的什么都不懂,谁能想到她竟然还会这些歪门邪道。”安慕雪一说到小贱人,就是咬牙切齿的刻薄形象。

“对,是林妈妈!雪儿真聪明,一语惊醒梦中人。”大夫人对安慕雪夸赞道,又笑道:“看来我要找那个林妈妈说点事情了,徐妈妈,你去看看府里哪里还有闲余的妈妈,让她顶了林妈妈的位置。”

“是,夫人!”徐妈妈恭敬的说道,随即就出去了。

半个月后,安慕锦的嗓子流的血越来越少了,疼痛也越来越少了,而且说话的字数也变得多了。

这一切都是林妈妈的功劳,还有二姨娘在一旁的鼓励,安慕锦她终于可以完整的说一句话了。

“小姐真不容易。”林妈妈看着都瘦了两圈了的安慕锦,偷偷的抹着眼泪。

“妈妈,我,我这是好事,应该高,高兴。”虽然说的断断续续,但是总比之前一个词一个词说的好。

安慕锦一开口,林妈妈果然笑了,擦掉眼泪道:“小姐说的是,妈妈我应该高兴才对。”

“锦儿,姨娘再也不让你受苦了。”二姨娘又对安慕锦道,安慕锦看着二姨娘,笑着摇头:“姨娘,你别自责了,我现在好了,就好。”

安慕锦越是懂事,二姨娘就越是自责。

若不是因为她的懦弱无能,安慕锦又怎么会受现在这样的苦。一切都是她的错!

不过她现在已经醒悟过来了,逃避,讨好都没用,唯一有用的就是让自己强大起来,这样才不至于让自己被欺负了。就像三姨娘一样。

从林妈妈到锦绣苑,也半年多了,大家的感情也都深厚了起来。就是一开始讨厌林妈妈的凝翠,她也是喜欢上了林妈妈,尊敬上了林妈妈。

突然听到徐妈妈说大夫人要换掉安慕锦的教习妈妈,如菊听到这个消息后就急忙回来禀告。

锦绣苑的人听到这个事情之后都愣住了,尤其是林妈妈,她想不通她到底是哪里得罪了大夫人,竟然让大夫人动了换掉她的念头。

“妈妈莫怕,这件事我来处理。”安慕锦首先安抚林妈妈。

林妈妈淡然一笑,理了理头发,“有小姐这句话,妈妈就放心多了。”

该来的总会来的,如菊上午刚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安慕锦,下午徐妈妈就来到了锦绣苑。

徐妈妈来的时候,身后还跟着一个年纪约莫四十来岁的中年妇人。妇人穿的很干净,小步子走的很稳,无比小心的跟在徐妈妈的身后。

“二小姐,徐妈妈来看你了。听说你能开口说话了,徐妈妈真是高兴,代大夫人向二小姐道谢来了。”徐妈妈说着客气话,身后的小丫鬟拿过来大夫人送的礼物,一样一样拿给安慕锦过目。

安慕锦笑着点头,没有说话。

徐妈妈见安慕锦不说话,而且那神情那样子和之前无异。若不是大夫人说安慕锦已经会说话了,她都以为安慕锦还是之前的那个小哑巴。

“二小姐,还有一件事也是大夫人交待的。大夫人说林妈妈一个人挺累的,就给二小姐你多加了一个教习妈妈。”徐妈妈一摆手,身后的妇人走上前来,规规矩矩的给安慕锦福身道:“二小姐,奴才是惠妈妈。”

“快来见一见惠妈妈。”林妈妈到底是老人,一看凝烟她们都愣住了,连忙拉着惠妈妈给她介绍锦绣苑里有哪些人。

在听到徐妈妈这样说之后,安慕锦也是震惊的,不过她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

既然是和林妈妈一起的教习妈妈,那正好省了她保林妈妈的那些话了。

彼此见过之后,徐妈妈才满意的离去了。

惠妈妈看着不像是府中的妈妈,倒像是哪个平常人家刚请来走门的亲戚一样。她小心谨慎,卑微到了极点,看东西的时候都好像没有看过一样。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她真的适合做教习妈妈吗?

只不过这样一个胆小的人也正是安慕锦所需要的,起码很好控制,不会给她惹事。

惠妈妈第一天来,也算是锦绣苑新添了一个人,新添了一件喜事,当晚安慕锦让小蝶多准备几个菜,欢迎惠妈妈。

惠妈妈的待遇好了,她回去和大夫人汇报的时候也会说那个二小姐很傻吧,将大夫人给她的眼线当做是贵客一样对待。

晚饭时,安慕锦故意拉着惠妈妈坐下,惠妈妈还真的就坐下来了。安慕锦看着惠妈妈,这人不会推让,看样子不是装的,而是她根本就不懂的什么规矩嘛。

“惠妈妈,你第一次来锦绣苑,可能这么多人你一下也记不住。我是凝烟,这杯酒就敬惠妈妈。”凝烟端着酒杯对惠妈妈道。

惠妈妈看到凝烟要敬酒,连忙站起来,拿着酒杯和凝烟的酒杯碰了一下,仰头喝了下去。

一圈人敬酒完毕,惠妈妈也喝了七八杯了,脸色红润,坐姿不稳,看样子是要醉了。

林妈妈又代安慕锦敬了惠妈妈三杯酒,惠妈妈说不出推辞的话,也都给喝了。

三杯酒喝完,惠妈妈咕噜一句,然后往桌子上一趴,睡着了。

凝翠调皮的推了推惠妈妈,问道:“惠妈妈,还有这些好菜没有吃呢,你快起来吃一口啊。”

惠妈妈扭了一下头,嘟囔道:“你们别吃完了,给我留一点,我明早上吃,吃……”

凝翠见惠妈妈都醉成这样了,笑呵呵道:“好了,她已经醉了,我们尽情的吃吧。”

“吃吧,吃吧。”看凝翠迫不及待的样子,林妈妈纵容的说道。

凝翠嘿嘿一笑,然后大家就吃开了,也说开了,只有惠妈妈一人趴在那里,呼呼大睡,偶尔会说一两句梦话,都太含糊了,也没有人听清她说的到底是什么。

第二天,惠妈妈醒来时头还是疼的,看到凝翠正在给她拿衣服,拿鞋子,她吓的赶紧从**下来。虽然她第一次来到大户人家做下人,不过她还是知道下人的事情要自己做,怎么能让别人做呢。

“惠妈妈,你是妈妈,这是我应该做的。”凝翠笑着道。

惠妈妈疑惑的看着凝翠,心想难道这就是做妈妈的待遇吗?

看来她这一趟是来对了,而且大夫人还给了她那么多钱,她真的是走运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