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41章 无恙

第41章无恙

凝翠只是为惠妈妈拿衣服而已,一会到了安慕锦的屋里请安,还有凝烟为惠妈妈端茶倒水呢。这惠妈妈享受的待遇简直就是主子们的待遇啊。

惠妈妈也不懂得大门大户的这些规矩,别人给她端茶她就喝,别人让她吃点心,她就吃。

这四五天下来,惠妈妈开心的不得了,肉也长了不少。

等大夫人叫她回话的时候,她只说二小姐人很好,什么活儿也不让她做,什么好吃的都给她吃,这日子简直就像是进了皇宫一样了。

听着惠妈妈的汇报,大夫人气的不得了,瞪着徐妈妈问这是从哪里找来的乡村野妇,竟然连一点规矩都不懂。

可大夫人当时的意思不就是说想找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去当安慕锦的教习妈妈吗,徐妈妈头上冒着虚汗,再一看惠妈妈不顾大夫人的脸色坐在那里喝茶吃东西,这头上的汗冒的更加多了。

她这是做的什么孽啊,竟然找来了这么一个不懂规矩的人。

“母亲,你也别生气,我看惠妈妈就挺好的。”安慕雪笑着放下茶盏,走到惠妈妈的身旁道:“惠妈妈,这点心还合胃口吗?”

“若是之前没有吃过,肯定觉得很好吃,可是最近今天在二小姐那里吃了太多,再吃这些只会觉得一般了。”惠妈妈思量了一会儿,用自认为最得体的话回到了安慕雪。

安慕雪掩嘴微笑,又说了几句让惠妈妈回去了。

惠妈妈一走,徐妈妈就担心的问道:“大小姐,你这样让她回去,她不会乱说吧?”

“放心吧,徐妈妈,她什么都不懂,要说估计也只会说一些没有重点的。我现在担心的是小贱人,她为什么突然对惠妈妈这么好?”安慕雪拧着眉头,看向了大夫人。

大夫人也是愁眉满面的,母女两人互看了一会儿,大夫人才道:“雪儿你最聪明,你说说接下来我们怎么整那对小贱人母女?”

安慕雪笑了:“母亲不是已经有了计划了吗?就按照那个计划来吧,我相信这次小贱人母女一定会……呵呵”

母女两人相视一笑,彼此明白了心中所想。

再说锦绣苑,如菊一眼看到惠妈妈回来了,赶紧跑进屋通报。

林妈妈但笑不语,让如菊继续忙着去。安慕锦更是低头刺绣,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惠妈妈,您这是从哪里来啊?累不累,渴不渴,饿不饿,我这就去给你倒水拿点心。”凝烟夸张的献着殷勤,惠妈妈受宠若惊道:“不用了,刚刚在大夫人那里已经吃过了。”

“大夫人?”凝烟迟疑了一下,问道:“惠妈妈你和大夫人是什么关心啊?”

“唉,我和凝烟姑娘说实话吧,其实我也是为生活所迫,想找个活干。正好徐妈妈要找一位妈妈,说是给小姐当教习妈妈的,我这就来了。嘿嘿,其实我在家里除了会种菜,弄点药材卖,其他的都不会做,就是做饭也是勉强,更别说那些女工之类的了。我也不知道我能教小姐什么,不过徐妈妈和我说小姐还有一位教习妈妈的时候,我才敢来的,不然我这不就是犯了欺君大罪了吗?”惠妈妈爽朗一笑,一点都没有顾及到其他人听到会怎样想。

安慕锦听到惠妈妈这样说,双眼咕噜一转,对林妈妈招招手,林妈妈弯下腰来。安慕锦小声道:“妈妈,有空你问问她都认识一些什么药材。”

林妈妈也是欣喜一笑道:“小姐,你和妈妈想到一块去了。”

林妈妈当时为安慕锦找医书时就有了这个念头,安慕锦是个哑巴,做女工,学习琴棋书画,那些对一个正常的女孩都是好的,可对她有一些虚浮。若是安慕锦懂一点医术,不说成为什么医女了,至少可以让自己多一点技术,说不定就能帮到自己了。

惠妈妈挑着帘子进来,什么话也不藏的和安慕锦汇报了去大夫人那里的情况。惠妈妈在家的时候就喜欢和别人东家长西家短的碎嘴,到了这里忍了几天,现在也忍不住了,就问安慕锦会不会因为她什么都不会将她给打发了。

在这里一个月有一两银子呢,要知道她在家的时候,累死累活的挖药材卖,一个月最多也就半两。而且在这里不辛苦啊,也不累,就是给她们传传话而已。

“小姐,大夫人对你真好,找我进府的那个徐妈妈说每隔一段时间向她们汇报一下你的情况就好了。还有啊,小姐,听人说你之前是个哑巴,你怎么又会说话了呢?”惠妈妈的这张嘴啊,还真是碎。

安慕锦听完她的话,笑道:“惠妈妈,你认为大夫人对我很好?”

惠妈妈认真点头:“当然好了。你们住的这么远,她还想着知道你的情况,这不是关心你吗?”

“她是想知道我的动向,然后抓住我的小辫子,好害死我呢。”安慕锦认真的说道,说这么长的话,她还是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弯着腰咳嗽了几声才好一些。

“害你?”惠妈妈瞪大眼睛,猛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着一屋子的人都在对她点头,她连忙摇头:“不会的,我看大夫人挺好的,应该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我看是小姐误会了吧。”

“小姐身子不舒服要休息了,惠妈妈,走,我们去外头看看。”林妈妈对惠妈妈道,惠妈妈应了一声,和林妈妈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了看安慕锦,担忧的问道:“我看小姐这是体内带虚啊,得吃点药补补。”

“惠妈妈,你会看病?”林妈妈激动的抓住了惠妈妈的手,力气大的让惠妈妈皱了眉头,还是老实回答:“我经常给药铺送药,听那些大夫们这样说的。不过看小姐的样子,似乎虚的很。这人啊就是一股气,气没有了,人也就没有了。刚刚听小姐说了一句话,小姐就气短咳嗽,肯定是虚,虚的很。”

一个外人都这样说她虚了,安慕锦这一刻才明白过来,即使有侯爷在后面护着她。可是侯爷终究很忙,不会时时刻刻的护着她,就是那个大夫,一直都在说她的身体无恙。

无恙,无恙,真是无恙他十八代祖宗。

这一刻,安慕锦很气,气的全身都在冒着火。

“惠妈妈,你会把脉吗?”林妈妈将惠妈妈带回来,让惠妈妈给安慕锦把脉。

惠妈妈摆手笑道:“我可不会把脉,不过我会看。你们相信我,小姐的身子就是虚了,赶紧让厨房给炖一只老母鸡。”

“老母鸡?厨房里没有啊。”凝烟着急的说道,她们也觉得安慕锦的身体很弱,又听大夫说没事,好好休息就是了,以为就真的没事。要不是惠妈妈这嘴碎的,她们还不知道安慕锦的问题出在哪里呢。

“我家的老母鸡多的很,而且都是吃药子的老母鸡,我现在就回家抓两个过来,给小姐补补。”惠妈妈做事风风火火的,说走就走。

林妈妈一把抓住她,笑道:“惠妈妈你是妈妈,这种小事还是让凝翠去做吧,她经常出府抓药的,认识京城的路。”

怎么能让惠妈妈出府呢,她一出府,大夫人的小尾巴们就跟上了。到时候别说是吃了药子的老母鸡了,就是普通的老母鸡也没有。

惠妈妈一听林妈妈这样说,顿时觉得自己这个妈妈做的真好,高兴道:“那好,我告诉凝翠姑娘,我家在什么地方。这是我的发簪,经常不离身的,只要拿着这个去就好。”

凝翠仔细听着惠妈妈的讲述,将她家的位置理清楚之后,拿着惠妈妈的发簪出去了。

安慕锦靠在椅子上,闭目沉思,原来她只是虚了点而已,而大夫人就让大夫什么都不和她说,这是想让她慢慢的虚死吗?

“小姐,你累了,就躺一会吧。”林妈妈见安慕锦挺累的,就说道。

惠妈妈一听,连忙阻止道:“小姐,你可千万不能躺着啊。有多少人都是这样,一累就躺着,结果这气啊就越躺着越不顺,然后人就会越来越虚,到最后虚的连气都没有了,人就死了。”

听惠妈妈说的这么严重,林妈妈吓了一跳,连忙问道:“那要怎么办呢?”

“出去走走,走两步也是好的。”惠妈妈说完就去扶安慕锦,她的力气大,安慕锦不受控制的往她的怀里撞。

“哎呀,小姐怎么虚到这个地步了,竟然像个浮萍一样,人一拉就倒了。”惠妈妈好像是在做实验,又猛然一推,安慕锦那小身板再次往后退,碰到桌子,后腿疼的不得了。

不过她没有吭声,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任由惠妈妈这样拉拉推推。

“不行,小姐这身体太虚了。我看吃老母鸡太补了,身子会受不了,得慢慢的补才行。”惠妈妈思索着说道。

林妈妈和凝烟都崇拜的看着惠妈妈,这个惠妈妈简直是太厉害了,就是她们的“活神医”啊。

惠妈妈所知道的这些都是从那些大夫嘴里听来的,但是和大夫的话却有着十万八千里的差距,不过呢却也说的十分在理。其实人的身体就是靠气支撑着,气没有了,人也就没有了。

那些虚的人,走几步路就会喘,就是因为气不足的缘故。

惠妈妈这歪打正着了,将安慕锦的身体一下看出了问题,她因此也成了锦绣苑的大人物了。

为了给安慕锦补身体,惠妈妈可谓是想了很多种办法,不仅天天吃饭补,还要吃药补,还要锻炼身体补。

安慕锦也说不出惠妈妈哪里好,哪里不好,只是觉得这个人可以帮助自己,那就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