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42章 偷人

第42章 偷人

search;

在惠妈妈的监督下,安慕锦的气色一天比一天好了,虽然脸色还是一样的带着些许的蜡黄,但是比之前好太多了。

安慕锦刚跟着惠妈妈做完一圈动作,就累的全身是汗,只好停下来。

刚一停下来,惠妈妈就严肃的说道:“小姐,你可不能停下来。你这一停下来,身体里的气不能出来,就会堵在胸口,堵塞你的气管,日积月累,你的气就会不通。气不通,身体就坏了。”

最近听惠妈妈说太多关于气的话语,安慕锦就是做梦都能看到自己变成了一团气,然后大夫人让人来抓她的气。大夫人将她的气抓完了,她也就散了。

“妈妈,让我歇一会儿,一小会儿就好。”安慕锦真的是累到不行了,若是再跟着惠妈妈跳下去,她相信她的气一下会爆体而出的。

“歇一会儿也是可以的,只是不能停下来,要绕着院子慢慢的走。”惠妈妈拉着安慕锦,强行让安慕锦跟着自己走。

惠妈妈是个话唠,边走边说,说了很多关于安慕锦身体的问题。

安慕锦不知道大夫人是如何想的,也清楚大夫人这时候给她加一个教习妈妈准没有好事,但是现在她却觉得惠妈妈来对了。

跟着惠妈妈慢慢的绕着院子走了一圈,凝翠抱着两只老母鸡跑过来,苦兮兮的说道:“惠妈妈,这老母鸡都饿瘦了,什么时候可以做给小姐吃啊?”

惠妈妈听了笑哈哈道:“我的鸡吃惯了药子,这里没有药子,当然会瘦的了。不过小姐的身体还是太虚,虚不受补,不能做给小姐吃。不过妈妈我也馋了,不如今晚杀一只,给我们吃吧。”

安慕锦觉得这个不错,至少不会让老母鸡自己将肉瘦掉。

可当她坐在满屋子飘香的餐桌前,看着那飘着黄橙橙油的鸡汤时,她咽了好多好多唾沫。她想吃啊,特别的想吃。

“小姐,你的身体还太虚了,只能慢慢补,这个鸡就只有我们能吃了。”林妈妈第一次和安慕锦这样说话呢,明显的是带着点点的幸灾乐祸的啊。

安慕锦撅着嘴巴,捧着小瓷碗,眼巴巴的看着她们吃的香甜。

“林妈妈,惠妈妈你们最疼我了,让我尝一下吧。”安慕锦放下碗,口水又流出来了。

“那不行!”惠妈妈一直都是说话很直的,想都没有想的直接拒绝。

安慕锦的心揪啊,早知道这老母鸡做出来的味道这么的香,她就让老母鸡再掉点肉好了,至少等她能吃了,再让她们吃啊。

“小姐,我拿个鸡骨头给你闻闻吧。”凝翠喝了点酒,就开始没大没小了,说话也是飘着的。

安慕锦含恨的看了凝翠一眼,好啊,这些臭人啊,有了好吃的就将她这个小姐给忘记了。

“来,小姐我这个是刚啃完的骨头,还带着香味呢,也给小姐闻闻。”如菊也没大没小了,安慕锦气的笑了出来,拿着筷子指着她们两个道:“好啊,我记住你们了。”

“哈哈……”饭桌上一起飘出了一阵欢快的笑容。

“二小姐,二小姐……”一道带着哭腔的声音打破了这种欢闹,接着看到披头散发,左边脸上肿的老高,还在流鼻血的如兰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

“二小姐,二姨娘出事了。”如兰跑进来就跪在了门口。

安慕锦一听是姨娘出事了,连忙放下碗筷跑过来问是怎么回事。

路上,安慕锦还在想大夫人怎么这段时间这么的沉默,原来是在策划着这件事。

二姨娘爱不爱侯爷,安慕锦不知道,但是安慕锦知道她的姨娘绝对不会偷人,绝对不会!

还未走进明阁,就看到那里灯火通明,彷如白昼。

安慕锦又加快了速度,急急忙忙的跑过去,看到二姨娘衣衫不整的正和一个光着膀子的男人跪在大夫人和侯爷的面前。

大夫人的脸色怎样,安慕锦不关心,她关心的是侯爷的脸色。侯爷的脸色可谓是如石灰一般,在烛光的照耀下,白的像是一个鬼。

光膀子的男人,趴在地上,一直说是二姨娘勾引他的。二姨娘虽然狼狈,但是还算是气定神闲,淡淡的说她根本就不认识这个男人。

在进入明阁的时候,安慕锦的脚步慢了下来,心也静了下来。

“父亲,母亲。”安慕锦走到侯爷和大夫人面前,乖巧的请安,仿佛没有看到二姨娘一般。

二姨娘在看到安慕锦来了,脸上的表情终于有了点变化,那是为难的。她不想让这件事被安慕锦知道,给安慕锦添麻烦。

“锦儿你来了。”侯爷语气疲惫,不过对安慕锦还是和蔼可亲。

“锦儿妹妹……”安慕雪刚喊了一个锦儿妹妹,眼泪就流出来了。

安慕锦看着她,真不知道她在哭什么。不过看到她那一副伪装的样子,安慕锦就恨,恨不得当场掐死她!

“锦儿姐姐,二姨娘偷人了。”安慕琴好像不知道安慕锦已经知道了一样,还这样大声告诉了安慕锦。

安慕锦看着安慕琴,她的身后是得意洋洋的三姨娘,再看四姨娘,她的脸上也有着得意的笑容。五姨娘抱着珍姐儿站在最后面,冷漠的没有任何表情。

安慕锦将这些人的表现都看在眼里,才转身将二姨娘扶了起来:“姨娘,你别跪着了。既然偷了人,那就和这个男人一头撞死吧。”

安慕锦的话让大家一愣,谁都没有想到,这样的话会从一个十一岁的小孩嘴里说出来。

最呆愣的就数那个光膀子的男人了,大夫人只说让他配合演这场戏,可没有想过让他去死啊。

一想到这里是侯府,要他一条人命还不简单吗,就吓的浑身抖如筛子一般,身上的冷汗直流。

“锦儿,姨娘死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二姨娘擦着眼泪,看也没有看侯爷。

侯爷喉咙一动,不知道是愤怒还是什么,捏着拳头道:“你真的偷了人?”

二姨娘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地上的男人道:“既然你说你和我偷情,那陪着我去死,你也愿意的吧?”

男人听二姨娘这样问,看了看大夫人,又看了看一脸严肃的侯爷,艰难的磕头道:“侯爷,大夫人饶命啊,我上有老下有小,我不能死啊,不能死!”

大夫人上前一步,指着那个男人道:“偷情这样下流的事情你都做的出来,你想过你还有妻儿老小吗?”

男人抬头求助的看着大夫人,又是猛烈的一番磕头:“大夫人,求你看在我在府中做事多年的份儿上,饶了我吧,饶了我啊。”

闻言,侯爷转身看着大夫人道:“他是府里的人?”

大夫人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这个男人,气的几乎咬碎了一嘴的银牙,这个男人真不中用,一听到要死就怕成这样了。

“不知道。府里的人太多,我也不都是全认识的。”大夫人解释道,脸色有了一些变化。

安慕锦搂着二姨娘对那个男人道:“不想死的话,就告诉大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当我的姨娘温柔好欺负是不是?”

“你快点说出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然你死了都没有人给你收尸。”大夫人严厉的说道,在男人抬头看着她的时候,猛然喝道:“下贱的奴才,谁给了你的胆子让你敢这样看着我。若是再这样看着我,我现在就让你去死。”

大夫人的话像是一盆冷水,猛然浇醒了男人。他想清楚了,即使他说这件事是被人指使的,估计也没有人相信,到最后说不定他还是要死。

思虑良久,男人爬着对着二姨娘道:“二姨娘,我知道我在**的功夫不好,所以让你嫌弃我了。可事到如今,我和你的事情已经败露,不如就让我们在地下做一对夫妻吧,我愿意和你一起去死。”

听男人这样说,安慕锦倒吸一口气,她帮了倒忙了。

本来她以为用这话恐吓一下男人,谁知道他竟然不怕,还真的愿意去死。

“死就死吧,我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什么意思了。该相信我的人却不相信我,我活着真没有意思。”二姨娘摇摇头,真有一种活不下去的感觉。

安慕锦抱着二姨娘,哭了:“姨娘,你真的活不下去了,我也不活了。我陪着你去死,我们到了地下,去找阎王,让他还我们一个公道。”

“姨娘的好锦儿。”二姨娘搂着安慕锦一顿痛哭。

“不过姨娘,这个人是从哪里发现的?”安慕锦掉了两滴眼泪,才正式问关于这件事的所有疑点。

她才不会想着死呢,她可是好不容易重生过来的。她刚刚那样说,只不过是为了麻痹敌人而已,若是能够得到侯爷的一点同情,那是更好的。

“我也不知道。”二姨娘也擦了眼泪,身边的丫鬟杏儿接话道:“回二小姐的话,我们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突然闯进来说让二姨娘将他的腰带还给他。二姨娘的东西都是我们收拾的,并没有看到有男人的腰带。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安慕锦追着问道。

“不过,在二姨娘的枕头下面还是找到了一条男人的腰带。估计是二姨娘刚拿回来的,我们不知道罢了。谁知道今天这个男人就找上门来了,不然二姨娘的事情也不会这么早暴露。”杏儿看了看二姨娘的脸色道。

之前侯爷问的时候,她可是没有说的这样有条有紊呢。而且还会不知不觉的给二姨娘加了罪行,不会这么早暴露这句话分明就是告诉大家二姨娘和这个男人保持这种关系很早了。

二姨娘瞪着杏儿道:“你胡说!”

杏儿赶紧给安慕锦磕了一个头:“杏儿没有胡说,就是在二姨娘的枕头下发现了男人的腰带。而且那腰带十分的粗糙,一看就是下人用的腰带。”

安慕锦凝眉看着杏儿,这个人就是大夫人安排在二姨娘身边的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