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43章 腰带

第43章腰带

杏儿的话就像是荒草里的一个火星,嗤的一声,就随风蔓延开来了。

侯爷听到她的话之后再无怀疑,也一样认定了二姨娘和眼前的这个男人有染。

“绣娘,你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侯爷短叹一声,别开脸不再看安慕锦母女俩。

安慕锦抬头看到侯爷别开脸了,也感受到二姨娘浑身一颤,接着僵硬异常。她知道二姨娘是在乎侯爷对自己的看法的,她想要挽回这样的局面,不知道该怎么办。

愤怒的看着地上的杏儿,安慕锦瞥眼看到她身旁的腰带,问道:“杏儿,你说的那个腰带就是你手上的那个腰带?”

杏儿不知道安慕锦怎么会突然关心腰带来了,这个时候不是应该为二姨娘开脱吗?心中虽然疑惑,但是杏儿还是点点头。

安慕锦让凝翠将腰带拿过来,借着灯光,她仔细的看了看,笑了:“母亲,你看这个腰带上面的手法。”

大夫人也是一愣,没有想到安慕锦突然这样和她说,却还是将腰带接过来,仔细看了看。

这手法不是一般的手法吗,而且布料一般,丝线一般,一看就是个下人的东西。大夫人想将腰带扔了,却看到侯爷也凑过来看,于是就往侯爷那里递了递。

“这种手法粗糙,但是却十分的有规律。每隔两针绣一针,为的就是装出那种穷人家为了省线才这样做的。可是呢,这条腰带选用的布料,虽然破,但也是有名的苏锦,虽然是个半成品,但是还是能够看出来苏锦的样子。”安慕锦为大夫人解释道。

大夫人一听说是苏锦,手一抖就将腰带给抖掉在了地上。凝翠捡起来,又放到了安慕锦的手里。

安慕锦仔细摸索着这腰带上面的配珠笑的就更加深了,“这个配珠也不是我们京城特有的,也是苏州的。”

这侯府和苏州有联系的只有安云瑶了,自从孔融雪被降了位份之后,安云瑶就安分多了。每日都在沁香苑里陪老夫人,哪里都不去。本来侯爷打算让她过完年就回苏州的,可是最近在忙,又看她乖巧,还可以陪老夫人解闷,就没有再提这话。

所以现在安云瑶依旧住在侯府里,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今日安云瑶竟然对二姨娘做出了这样的陷害之事。

侯爷很生气,但是有一点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安云瑶要针对二姨娘。

当他的目光注视到安慕锦的时候,他一下醒悟过来,一定是为了安慕锦进宫的事情。她这是将仇恨转移到了二姨娘的身上,所以用这个腰带陷害二姨娘。

“父亲,这个腰带不是我们侯府的。那这个男人听他的口音,应该是京城人无异吧。”安慕锦自信的说道,男人这时又气弱了,小声道:“小人祖祖辈辈都在京城。”

“说,这件事是谁在背后指使的?”侯爷走上前来,一脚狠狠的踢在了那个男人的肩膀上,男人当时就趴在地上了。

大夫人被侯爷的盛怒吓了一跳,脚步忍不住的往后退,身旁的安慕雪拉了大夫人一把。大夫人看了看安慕雪,心神才稳定下来。

姨娘们除了五姨娘带着珍姐儿回去了,三姨娘和四姨娘,安慕琴和玉姐儿都在这里看着呢。大家也都被侯爷这个样子给吓到了,平时侯爷可一直都是斯斯文文的呢。

“侯爷,小人,小人没有受谁的指使。小人真的和二姨娘,和二姨娘有苟且之事。”男人趴在地上,断断续续的说道。

侯爷又是一脚踢上去,拿着腰带问他:“这个可是你的腰带?”

“是。”男人吃了一口土,吐出来又说不是,接着又说是。

侯爷见他这样犹豫不决,又是一脚踹上去,男人的脸全部都埋在了泥土中。

“父亲,你且息怒,这个腰带既然是杏儿找到的,我想她应该知道这个腰带是谁的吧?”安慕锦将话头转移到了杏儿的身上。

杏儿跪在地上,全身抖的厉害,看到侯爷对男人动脚的时候就吓住了。若是侯爷那一脚踹在她的身上,她不死半条命也没有了。

“杏儿,这个腰带是谁给你的?”安慕锦俯下身,盯着杏儿看了一直看。

杏儿猛然抬头,和安慕锦的眼神对视,又是吓了一跳,一下瘫坐在地上,傻傻的看着安慕锦道:“二小姐,这个腰带真的是在二姨娘的枕头下找到的。”

“杏儿,你不乖,你不说实话!”安慕锦将腰带扔在了她的脸上,冷笑起来:“你知道为什么我知道这个腰带上的配珠是苏州的吗?因为这个配珠是孔御女送给我的,我又送给了小蝶,至于小蝶又送给了谁,那我就不知道了。”

杏儿的脸色难看至极,不相信的看着安慕锦道:“二小姐,你看错了,这种配珠京城里多的是,怎么可能是苏州的呢?”

“凝翠,回去将小蝶叫过来。”安慕锦没有理会杏儿,而是对凝翠说道。

凝翠清脆的应了一声,转身飞快的跑走了。

看到凝翠走了,安慕雪对身后的丫鬟凝喜使了一个颜色,凝喜也跟在凝翠身后去了。

见凝喜追着凝翠去了,安慕锦低头笑了笑,再抬头又是一脸严谨的样子,“父亲,我相信姨娘,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在进门之前我没有为姨娘辩驳,是因为我知道敌人在暗处等待着我为姨娘辩驳,如果我一旦辩驳了,就是进了敌人的圈套。”

“绣娘,是我错怪你了。”侯爷看着二姨娘,沉声道歉。

二姨娘对侯爷摇摇头,轻声道:“只要侯爷不继续错怪就好了。”

大夫人这时说:“侯爷,我就知道妹妹不是那样的人。既然现在已经将事情弄清楚了,不如就将这个男人给……省得他以后出去乱说,坏了妹妹的名声。”

光膀子男人听到大夫人说要杀他,震惊的瞪大了一双眼睛,死死的看着大夫人。她怎么可以这样对他。

见侯爷没有说话,大夫人就当侯爷是默认了,很担心侯爷再改变主意,立刻道:“来人啊,将这个男人给我带下去打死。”

大夫人刚说完,就来了两个下人将男人从地上抬起来,正要走听到安慕锦道:“慢着!”

“父亲,现在还不能带他走,最好等小蝶来了,问问清楚,才能知道他们背后的指使人是谁。”安慕锦故意看着大夫人,大夫人被安慕锦看的一阵恼火。

这侯府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小丫头在这里插嘴了。

“侯爷,锦儿还小,有些事情知道是知道,但是说出来又是另外一个意思了。依我看,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吧。只要能够证明二姨娘是清白的不就可以了,如果闹的大了,宫里的……”

大夫人不用将话说的那么直白,侯爷就明白了大夫人的意思,摆手道:“将他带下去。”

“侯爷,侯爷,小的是冤枉的啊。大夫人,小的是冤枉的啊,小的是大……”男人被人塞了东西在嘴里,最后的话都变成了呜呜之声。

等那个男人走了,安慕锦的拳头才松开。她知道侯爷好面子,如果她真的强行拦住了那个男人,逼出了幕后的主使,也许会适得其反,丢了侯爷的面子。

凝翠再回来时,气喘吁吁的说小蝶已经收拾包袱离开了,这一切又证明了那个腰带是小蝶做的了,用来陷害二姨娘的。

杏儿一听小蝶逃走了,吓的小便失禁,嘤嘤的哭了起来,给安慕锦磕头道:“求二小姐饶了我,这件事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安慕锦将目光看向了大夫人,将问题抛给了她:“母亲才是侯府的当家主母,有什么事情你去求她吧。”

大夫人深深的看了安慕锦两眼,见她只是扶着二姨娘不说话,讪笑着接话道:“徐妈妈,府里的丫鬟不懂规矩,陷害主子,该怎么处理你去办吧。”

“是,老奴明白。”徐妈妈让人带着杏儿,捂住她的嘴巴,拖着下去了。

处理了这两个,又跑了一个,侯爷让大家都散了。大夫人对二姨娘说了几句安慰的话,也要离开,二姨娘突然抓住大夫人的手问:“夫人,我的翡翠蝴蝶,你是不是该还我了?”

大夫人一听这话,脸色瞬间苍白,看着二姨娘哆嗦道:“妹妹,你说什么啊?你肯定是受到的惊吓太多了,好好休息吧。我明天再来看你,明天再来。”

大夫人几乎是逃着离开明阁的,走的时候连侯爷叫她,她都没有停下来。

关于那个翡翠蝴蝶,大夫人是不会还给二姨娘的了,永远都不会。

二姨娘也知道大夫人不会还给她,也没有逼着她一下还给她。可是下次大夫人再想着对她如何你,她一定会不客气的将那个东西要回来的。

侯爷是跟着大夫人一起离开的,安慕锦守着二姨娘,看她精神没有什么异常才开口问出了关于那个翡翠蝴蝶的事情。

二姨娘淡淡的笑着道:“翡翠蝴蝶大夫人拿了我的,不过锦儿你别担心,翡翠蝴蝶是我的终究是我的,我一定会拿回来的。只是眼下大夫人已经对我动了这样的心思,我有点担心她会对你怎样。”

“这件事不是姑母做的吗?那些东西可都是苏州的东西啊。”安慕锦有些震惊了,她一开始也怀疑过大夫人,不过在看到那个腰带的时候才知道这件事可能是安云瑶指使的,大夫人应该只是参与知道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