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48章 认定

第48章认定

知道姨娘就和奴才差不多,可是亲眼看到自己的姨娘像是奴才一样的伺候老夫人,安慕锦的心里多少有一些不舒服。可她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恨规矩的往里走,给老夫人和二姨娘请了安。

老夫人慢条斯理的看着安慕锦,道了一声坐下吧,又看着安慕锦坐下才正式开口道:“锦儿,我找你来有两个事情。第一件事,我想看一看你的翡翠蝴蝶。第二件事,我想知道那个蝴蝶到底是不是雪儿的。”

安慕锦低头看了一眼二姨娘,二姨娘给了她一个平和的笑容,安慕锦心中了然,看着老夫人道:“老夫人误会了,那个翡翠蝴蝶我已经还给雪儿姐姐了。是她记错了,掉在了路上,被姨娘捡到,然后姨娘已经还给她了。”

这件事不是已经过去很久了吗?而且对于当时的处理结果,老夫人并没有什么疑问啊,为什么到现在她又想起那件事了?

“你真的当我是老了,瞎了。虽然两块翡翠蝴蝶在做工上几乎一致,可我还是能够看的出来,二姨娘捡到的那块比我给雪儿的那块小了一些。就像雪儿说的一样,它们一公一母,是两个不一样的蝴蝶。”

“老夫人,锦儿年纪小,不明白您说的是什么意思。”安慕锦没有好的说辞,就装糊涂,抠着手指甲,仿佛没有看到老夫人那凌厉的目光一样。

老夫人见安慕锦如此,伸脚将二姨娘踢开,怒道:“锦儿,这件事事关重大,你说还是不说?”

安慕锦小声嘀咕着:“不明白老夫人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老夫人被安慕锦的态度惹火了,指着安慕锦喊了半天的你,最后将目光放在了二姨娘的身上,“都是你教出来的……”

“老夫人误会了,锦儿自从三岁之后就一直跟着大夫人。姨娘只是一个奴才,哪里有本事教二小姐呢。”二姨娘低着头,小声回答。

“你,你们!”老夫人用手指着二姨娘,又指了指安慕锦,“你们真当我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吗?如果真是大夫人教的,为何锦儿的字要比雪儿的好看。就是胡写的,雪儿也赶不上锦儿一半的水平。”

“老夫人,锦儿还是一个孩子,有什么事情你冲着我来,不要吓到她了。”二姨娘连忙磕头,她在这里半天了老夫人都没有说找她是为了什么,就连鸳鸯去叫安慕锦她也是不知道的。

“当年侯府和孟家的婚约是我和老侯爷一起定的,当时的孟家虽然不是太有钱,但是也是书香世家,和我们侯府也配得上。可是没想到一场大火,让孟家只剩下了一个女儿。当时我就不同意这门婚事了,谁知道这个孟家女儿很有本事,拿着婚书来到了侯府。老侯爷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听说了孟家只剩下一个小姐和一个丫鬟之后,他一边缅怀好友,一边张罗着你们的婚事。就是我在旁边阻止,他都听不进去。”说到这里,老夫人缓缓的叹了一口气。

安慕锦偷偷看了老夫人一眼,发现她的目光有点空洞,只是看着前方,不知道在看什么。再去看二姨娘,她的表情也是呆滞的,似乎随着老夫人的话,进入了当年的回忆。

“你是孟家的丫鬟,你也知道当时我是多么的反对这门婚事。当时我是真的很气,气的连一眼都不想看到那个孟家小姐。一晃时间过去这么多年了,她也给我们侯府开枝散叶,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我渐渐的对她有了点喜欢,毕竟我老了,侯府也需要人打理。她的能力也是不错,小事自己做主,大事还来征求我的意见,这让我很满意。相处了快二十年,我也认定了她是我们侯府的儿媳妇。只是……”

老夫人突然一顿,看向了二姨娘,二姨娘此刻正好抬头看着老夫人。两人四目相对,二姨娘立刻别开头,不知道是吓的,还是怎么的,再也不敢抬头了。

“二姨娘,你也是个有本事的,不然也不会让大夫人为了你一直和侯爷闹别扭。”老夫人这么一说,二姨娘更是将头低的不能再低了。

安慕锦坐在下面,手握着杯子,寻思着老夫人叫她来一开始说为了知道翡翠蝴蝶的事情。现在又回忆了这么多过去的事情,目的是什么呢?

“锦儿。”老夫人一叫,安慕锦才从沉思中回神,呐呐一笑:“老夫人,我在呢。”

看到这个笑容,老夫人拿着帕子的手扬了一下,似乎想让安慕锦过去,不过她什么都没有说,安慕锦也当做不明白她那个动作是什么意思。

“岁月不饶人啊!”老夫人又是一叹,最后道:“我只认大夫人是侯府的大夫人,二姨娘只是侯府的二姨娘。二姨娘,你明白吗?”

二姨娘这时立刻点头:“老夫人,二姨娘都明白。”

“明白就好!你们都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老夫人叹了一口气,拿起桌上的佛珠,不再看这对母女一眼。

老夫人问二姨娘明白吗,二姨娘说她明白,到底明白了什么呢,为什么她一点都不明白呢?安慕锦想不通啊,感觉自己就像是来看热闹的一样,可这热闹也是她的,她却一点都不懂。

“老夫人,你说的明白是明白什么?”安慕锦不是一个好奇之人,不过这件事既然和她有关,她还是问清楚的好。

老夫人睁开眼睛,手里的佛珠不停的转动,看着安慕锦道:“到底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不懂最好,你扶着你的姨娘回去吧。”

“老夫人……”安慕锦一开口,二姨娘就打岔道:“锦儿,扶着我回去吧。”

安慕锦心有不甘,知道依照二姨娘的性格,她是不会告诉自己的。可现在问老夫人,看她的样子也不想告诉自己啊。

“你的身子好的差不多了吧,记得明天开始来请安。”在安慕锦她们刚走到门口时,老夫人加了一句。

安慕锦心不在焉的哦了一声,又要请安了啊。

路上安慕锦问二姨娘老夫人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二姨娘让安慕锦什么都不要打听,好好的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了。

而且二姨娘并没有让安慕锦将她送到明阁,在岔路口就将安慕锦给打发了。

看着二姨娘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假山之后,安慕锦的心思还在老夫人的那些话里。

大夫人不就是大夫人,二姨娘不就是二姨娘吗,这句话能明白什么呢?

“凝烟,凝翠,你们能明白老夫人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吗?”安慕锦想了一会儿,问身边的人道。

“奴才愚钝,小姐都不明白,奴才更加不明白了。”凝烟回答。

安慕锦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心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约莫着二姨娘回到明阁了,安慕锦才慢慢的往锦绣苑去。这一路看见花园里的花儿都开放了,她心里烦闷,就去花园小坐了一会儿。

刚坐下没多久,就听到一阵脚步声,接着就停了,然后听到一个丫鬟躲在花园边上的假山那里哭呢。

那声音听上去很脆,似乎是一个孩子的哭声。

凝翠好奇心重的很,得了安慕锦的同意就跑过去看了看。不一会儿,凝翠就从假山处牵了一个小女孩走了过来。

那小女孩粉嘟嘟的,很是可爱,面容有几分五姨娘的样子,正是安慕锦最小的妹妹珍姐儿。

“珍姐儿,你怎么一个人在那里哭呢?你的丫鬟们呢?”安慕锦不问还好,一问珍姐儿哭的更加凄惨了。

“呜呜,嗝,呜呜,嗝……”珍姐儿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还打着嗝儿,让人看了好不心疼。

安慕锦将珍姐儿抱在怀里,用帕子将她的脸和手都擦干净,轻声安抚道:“珍姐儿别哭了,有什么话和姐姐说,姐姐帮你做主。”

听到安慕锦这样说,珍姐儿仰头问:“姐姐,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是不是你的丫鬟不听话,欺负你了,姐姐现在就去揍她。”安慕锦信誓旦旦的说道,捏着小拳头,朝着空中一挥,好像一下就能将坏人打倒一样。

“是大姐姐。”珍姐儿抽噎了一声,继续道:“大姐姐说我是扫把星,说我命中带煞,小小年纪连老侯爷都冲撞了,以后一定是嫁不出去,只能上山当姑子。”

“呜呜……”似乎那个姑子对珍姐儿的打击甚大,她一说到上山当姑子就忍不住再次痛哭起来。

“姐姐,我不想去当姑子,我也不想嫁人,我想陪着娘,也不行吗?”珍姐儿仰着头,看着安慕锦天真的问道。

安慕锦听到珍姐儿哭是因为安慕雪时,就气的不行了,安慕雪真是一个好姐姐啊,居然对一个六岁的小孩说出这样的话来。

不过,珍姐儿到底是年纪小,很容易就说错了什么话,比如庶女是不能叫姨娘为娘的。

“珍姐儿,你是庶女,不能叫姨娘为娘,只能叫姨娘,知道吗?”安慕锦决定先改正珍姐儿对姨娘的称呼。

珍姐儿揉揉眼睛,害怕的看着安慕锦道:“姐姐,你不会将这件事告诉母亲吧?求求你,不要告诉母亲,不然母亲又要为难姨娘了。我不想再看到姨娘落泪了,她每次哭,珍姐儿的心都好痛,好痛……”

“你放心,姐姐是不会告诉母亲的。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丫鬟们去了哪里了吗?”安慕锦问。

“她们,她们被大姐姐的人按住,打了板子,我不想挨打,就跑出来了。”珍姐儿指着瑞雪苑的方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