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49章 深埋

第49章 深埋

search;

瑞雪苑名字的由来很简单,因为生安慕雪的时候下了大雪,那一年也下了很多的雪。瑞雪兆丰年嘛,所以老侯爷就给起了一个名字叫瑞雪苑。

锦绣苑的名字也是老侯爷起的,因为安慕锦出生在六月的晚上,正子时。六月是最热的时候,不过子时却是最凉爽最舒服的时候,所以老侯爷就给安慕锦的小院起了锦绣苑的名字,希望她以后锦绣一生。

在老侯爷的眼里,这些孙女都是一样的,没有什么嫡庶之分,都是他的后人。而且老侯爷对安慕锦的喜欢比安慕雪的多,这也是为什么安慕锦八岁那年才会落水,才会变成小哑巴。

因为啊,老侯爷已经在前一年去世了!

没想到只是来到瑞雪苑就能让安慕锦想起这些,过去从未想过的事情,她有点莫名的呵呵一笑,拉着害怕的珍姐儿往前继续走去。

进入瑞雪苑,中间是一条笔直的路,左右两边是两个小小的花园,再之后是一处回廊。从回廊转过去,穿过一处假山做的墙壁,就是安慕雪生活的地方了。

到了假山后,安慕锦就能听到打板子的声音,而此时珍姐儿吓的双脸发白,扯着安慕锦的衣服不肯再往前走一步。

看到珍姐儿吓成了这样,安慕锦拍拍她的脸,小声问:“让凝烟在这里陪你好不好?”

珍姐儿防备的看了凝烟一眼,见凝烟对她笑了,她才敢将小手递给了凝烟。一手被凝烟握着,一手紧紧的抓着凝烟的衣服,珍姐儿才对安慕锦甜甜一笑:“姐姐,你一定要保护我哦。”

“放心吧,姐姐说到做到。”安慕锦也对珍姐儿一笑。

前世她和珍姐儿的接触不多,唯一印象深刻的是她出嫁的前一天,十岁的珍姐儿送了两套自己亲手缝制的小孩衣服。她还记得珍姐儿当时很腼腆,解释道:“二姐姐对不起,我手脚笨,做大人的衣服肯定来不及了,我就给你做了两套小孩的衣服。以后二姐姐有了孩子,就给小孩穿。希望,希望二姐姐不要嫌弃。”

那是因为安慕锦的婚事只是从安慕雪的嘴里一溜烟说出来的,说完之后不到半个月她就要跟着安慕雪嫁人了。按照当时珍姐儿的手速,她的确是无法做出一套成人的衣服。

可是啊,珍姐儿送给孩子的衣服,她都还没有来得及为孩子穿上,还没有告诉孩子那是他小姨一针一线为他缝制的,她和她的孩子就都被安慕雪给害死了。

想起这些,安慕锦觉得胸口好像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难受的她想抓狂。

一步一步绕过假山,看到了曲妈妈正指挥着下人按着珍姐儿的丫鬟凝冬和凝波,有人拿着板子一下一下,重重的打在这两个人的屁股上。

这还是安慕锦重生之后第一次看到曲妈妈,她现在不用闭眼,就能看到曲妈妈是怎么对付她那刚出生的孩子的。

恨,恨啊!

安慕锦每走一步都感觉是走在刀尖上一样,脚底在流血,心口也在流血。

如果她有能力,她定会冲上前去,掐住曲妈妈的脖子,质问她:为何要对一个刚出生的婴孩那么的残忍!

“小姐,你怎么了?”感受到安慕锦身体的变化,凝翠抓着安慕锦的衣服小声问道。

被凝翠这么一问,安慕锦才发现她已经全身紧绷,停下来看了曲妈妈许久。不过这个变化只是短暂的,她不是刚重生时的毛躁丫头了,她现在可以将所有的仇恨深深的埋在心底。

“没事!”安慕锦叹了一口气,抬脚继续往前走去。

“曲妈妈在忙着呢。”看到曲妈妈看到她们了,安慕锦立刻上前几步,笑着问道,似乎没有看到那两个被挨打的丫鬟一样。

“二小姐,你怎么来了?”曲妈妈抬高了眉头,不屑的看着安慕锦。

“好久没有看到姐姐了,我想她了。”安慕锦违心的说道,一说这话,她的心就很难受。

“是吗?小姐正在书房里练字呢,夫人交待任何人都不得打扰。”曲妈妈这意思很明显了,让安慕锦知道安慕雪在干嘛之后赶紧滚蛋。

安慕锦似乎没有听出曲妈妈话里的意思,目光一转落到两个丫鬟身上,惊呼一声道:“呀!这不是珍姐儿身边的凝冬和凝波吗?她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

“凝冬,凝波见过二小姐。”即使在受到这样的重罚之下,两个丫鬟还很规矩的给安慕锦请安,这让安慕锦觉得珍姐儿身边能有这样的丫鬟是她的福气。

“锦儿在这里恭喜曲妈妈了。”安慕锦突然给曲妈妈福了福身,曲妈妈吓的一愣,看着安慕锦疑惑道:“二小姐,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妈妈怎么听不懂呢?”

“曲妈妈还跟锦儿装糊涂呢。侯府的规矩是当家主母才能教训下人,责罚下人更是经过老夫人的批准,而曲妈妈这样直接教训这两个不懂事的丫鬟……那岂不是说明曲妈妈,你现在已经是侯府的半个当家的了吗?”安慕锦笑的很贼,在别人看来,她这是恭喜曲妈妈呢。

曲妈妈一听,脸色立刻变了,解释道:“我想二小姐误会了,这两个不懂事的丫鬟冲撞了大小姐,是大小姐让我……”

“哦,我明白了。曲妈妈你不用害羞了,是姐姐给你的权利啊。不过我想,日后你肯定会在侯府得到重用的。”安慕锦依旧是在笑,笑的曲妈妈脸色都变了。

曲妈妈对身旁愣着的丫鬟瞪了一眼,让她去叫大小姐出来。

不一会儿安慕雪和凝喜从书房里出来,看到安慕锦时笑嘻嘻的跑过来,伸出一双带着墨水的手拉住安慕锦的衣服道:“锦儿妹妹,你终于来看我了。我现在天天在屋里练字,连门都出不去,就快要发霉了。”

“姐姐,曲妈妈是不是要升为主子了?”安慕锦不去接安慕雪的话,继续说自己的。

“啊?”安慕雪眉头一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看了看曲妈妈,又看了看地上躺着的两个人,疑惑道:“曲妈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曲妈妈一直都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沉默了一下解释道:“小姐,这两个丫鬟是珍姐儿的人,她们一直在瑞雪苑附近鬼鬼祟祟的。老奴觉得很奇怪,将她们喊过来问话,谁知道她们不好好回答,却骂了大夫人和小姐您。老奴一时气不过,也是糊涂了,就让人教训了她们。”

“小姐,一切都是老奴的错。老奴在侯府几十年,一直都知道侯府的规矩,却没想到今日自己糊涂犯了这么大的错。老奴不该自作主张惩罚她们,都是老奴的错,请小姐责罚。”说着曲妈妈双腿一弯,给安慕雪跪下了。

曲妈妈都说自己在侯府几十年了,就是一个不喜欢她的主子,也会念在这个情分上不敢对她怎样。更何况她的主子是和她一样狼狈为奸的货色。

安慕雪赶紧将曲妈妈拉起来,给曲妈妈拍了拍膝盖上灰,很识大体的说道:“曲妈妈,我明白你的一片好心。你这样做也是为了这两个丫鬟好,若是她们说的那些话被别人听去了,在老夫人面前嚼了舌根,那下场肯定不止是被教训一番了。”

“不过,既然她们已经被曲妈妈教训过了,就让她们离开吧。”安慕雪一顿,看着地上的两个丫鬟:“你们知道出去之后该怎么说吧?”

凝冬和凝波立刻异口同声道:“对不起大小姐,都是我们的错,是我们的嘴巴太碎。那些话也是我们听来的,就没有心机的说了出来。”

没有人问曲妈妈说的事情是真是假,也没有人为这两个丫鬟辩解一句,只需要看安慕雪和曲妈妈一起演戏就够了。

凝冬和凝波出去之后,安慕雪拉着安慕锦道:“锦儿妹妹,你来陪我看看我写的字怎样,好不好?”

安慕锦点点头笑道:“好啊。”

进入安慕雪的书房,安慕锦才知道大小姐就是大小姐,这享受的待遇真好。书架上有很多藏书,不过看上去都很新,估计安慕雪没有翻过几本吧。

目光落到书桌上的白纸黑字上,安慕锦只想笑,安慕雪的字真的是不怎么好看。

“怎么样?锦儿妹妹觉得我写的如何?”安慕雪拿着自认为写的最好的给安慕锦看,安慕锦奉承道很好。

在书房里呆了半个时辰,安慕雪才放安慕锦回去。

安慕锦一到锦绣苑就看到珍姐儿和凝烟站在门口等着呢,她快步迎上去,珍姐儿扑到安慕锦的怀里,哭了。

“姐姐对不起,我差点给你惹麻烦了。”珍姐儿哭了一会儿道歉道。

安慕锦不理解这话是什么意思,凝烟才说了珍姐儿的事情。

在曲妈妈说是凝冬和凝波在锦绣苑外鬼鬼祟祟的时候,珍姐儿就因为曲妈妈胡说想要进去和曲妈妈讲理。被凝烟给拦住了,凝烟告诉她生气是没用的,只会给安慕锦带来麻烦。

珍姐儿不明白什么是有用没用,但是她明白不能给安慕锦带来麻烦,所以她才会对安慕锦道歉的。

安慕锦摸了摸珍姐儿的小脸,还是个小孩子而已!

凝冬和凝波在惠妈妈那蹩脚的医术下擦了点草药,又被惠妈妈强行按着留下来好好休息,至于珍姐儿就在锦绣苑先住着。

反正珍姐儿还是一个孩子,她自己一个人住着玲珑苑也害怕,不如在这里有安慕锦陪着她,还能让她的丫鬟得到休息。

安慕锦刚和珍姐儿去了她的玲珑苑拿东西,就看到五姨娘慌慌张张的跑过来,看到珍姐儿问都没有问,一巴掌将珍姐儿给打倒在地,嘴里骂道:“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