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50章 祖母

第50章祖母

安慕锦还没有来得及护,五姨娘将地上的珍姐儿抓起来,又是抽了两个巴掌。

这期间珍姐儿只是捂着脸,眨着眼,流着泪,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甚至连看都不敢看五姨娘。

见五姨娘发了如此大的火,安慕锦也有些慌了,正要说话,五姨娘提着珍姐儿的胳膊,将她几乎从地上提起来,怒声道:“走,跟我去向大小姐道歉去!”

“五姨娘,你,你误会了……”安慕锦拉住五姨娘的衣服,五姨娘好像才看到安慕锦一样,叹口气道:“对不起啊,二小姐,珍姐儿太小了,不懂事,给你添麻烦了。”

“不是,五姨娘,我想问你珍姐儿做了什么,你非要带着她去给大小姐道歉?”安慕锦问道。

等安慕锦一说完,五姨娘脸色难看的瞪着珍姐儿,珍姐儿吓了一跳,缩着脖子不敢再看她了。

在五姨娘眼里,安慕锦也只是一个比珍姐儿大的孩子而已,所以有些话她也不想和安慕锦说。就这样一句话都没有解释,拉着珍姐儿就往瑞雪苑去。

安慕锦在后面紧紧跟着,跑到五姨娘面前拦住她道:“五姨娘你误会了,珍姐儿并没有做错什么。”

“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曲妈妈会教训她的凝冬和凝波,分明就是珍姐儿做错了,所以……”

“五姨娘,你是这样教育孩子的吗?就是教她是非不分?”安慕锦一着急,打断了五姨娘的话。

五姨娘深深的看了安慕锦两眼,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二小姐,教育小姐的事情向来都是大夫人做主的,你这样说是在折煞姨娘我。”

“对不起五姨娘,是我说话太着急了,我说错了。只是今天珍姐儿的事情我都知道,这件事不是珍姐儿的错,是大小姐……”安慕锦的话还没有说完,五姨娘着急打断道:“二小姐,这是我和珍姐儿的事情,请你不要操心。”

说罢,五姨娘推开安慕锦,提着珍姐儿就走了。

这一次安慕锦没有追上去,只是站在原地,气的以后都不想再看到五姨娘了。

珍姐儿是多么可爱的一个孩子啊,五姨娘怎么可以这样不分青皂白就将错误推到珍姐儿的身上呢。而且她都和五姨娘说了,那件事不是珍姐儿的错,可五姨娘却一点听她解释的意思都没有。

“小姐,五姨娘这样做也有她的道理,我们还是回去吧。”凝烟见安慕锦的脸色缓和了一点才开口道。

“凝烟,你说五姨娘这样做的道理何在?”安慕锦问。

凝烟小声道:“五姨娘家世清贫,在侯府无依无靠,珍姐儿得罪了大小姐,就是她得罪了大夫人。你想一个贫家女,她敢得罪侯府的当家主母吗?”

安慕锦扭头看了凝烟一会儿,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只化作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五姨娘的身份在那里,即使真的是大小姐做的不对,可珍姐儿也不该去瑞雪苑附近走动,所以这一切只能是珍姐儿的错,只能是她先去给人家道歉。不然以后这侯府的日子,只怕是更为的艰难。

无精打采的回到锦绣苑,如菊过来说五姨娘已经带着人将凝冬和凝波接走了。

其实如菊用词还是想过的,刚刚五姨娘的人来接人的时候那个样子简直就是抢。惠妈妈和林妈妈两个人拦着,还是让她们将人给带走了。

安慕锦也想到五姨娘不会让凝冬和凝波留在这里的,又是一声长叹,这侯府的人啊各个都不是那么简单的。

想着明天还要给老夫人请安,安慕锦今晚就早早的歇息了。

好久没有去请安了,从一大早起来,凝翠就念念叨叨的给安慕锦穿什么衣服好看。安慕锦揉着眼睛,坐在**,无奈道:“就是请安而已,又不是去选秀,穿那么好看给谁看啊。”

“小姐,你是很久都没有出门了吧,所以对外面的事情不了解。三小姐因为没有能够参加上次的宫宴,现在努力打扮自己,展露风头呢。”凝翠小嘴一撇,那样子好像是在埋怨安慕锦太不注重打扮,就快要输给一个三小姐了。

安慕锦揉着头,将凝翠的话自动忽略。她才多大啊,这么早就打扮,以后还不得累死。

穿戴整齐之后,在惠妈妈的要求下,安慕锦吃了一碗稀粥。等她去老夫人那里的时候,果然是比其他姐妹都要晚了一些。

“老夫人,锦儿给你请安。”安慕锦走上前去,给老夫人福了福身,老夫人说了一句起来吧。

安慕锦才直起腰来,然后退回去,走到自己原来的位置,却发现安慕琴已经大摇大摆的坐在那里了。再往下看,安慕玉紧紧挨着安慕琴坐着的,珍姐儿头埋在胸口里,也一声不吭的爱着安慕玉坐着。

只有最后面的一张椅子是空着的,也就是说安慕锦要坐到珍姐儿的后面。

也没什么,不就是一个座位吗,只要不让她站着就行了。安慕锦抬脚绕过安慕琴,开始往最后一个椅子走去。

刚走两步,老夫人喊道:“锦儿,坐到我身边来。”

安慕锦回头,看到老夫人指着她左边下首的一个位置,那个位置正好和安慕雪是平行的位置,通常是大夫人坐着的。

安慕锦犹豫了一下,老夫人让她坐到那里去,岂不是告诉大家她的身份和安慕雪是一样的了。

“过来吧。”老夫人又喊了一句,安慕锦这才挪着步子,上前走了两步,看到安慕雪看着她时,目光中带着深深的嫉妒。

本来安慕锦是不想坐在那里的,可现在看到安慕雪那一脸嫉妒的样子,她非常乐意坐在那里。

“谢谢老夫人。”安慕锦对老夫人道谢,走过去坐下。

这时丫鬟们重新给安慕锦倒茶,那茶杯用的是和安慕雪一样的茶杯,就是那杯子里的茶水也是上等的龙井。

这一切的待遇和安慕雪这个嫡女是一样的!

安慕雪看到安慕锦居然享受到和自己一样的待遇,气的小脸都扭曲了,手里的帕子也成了她的出气筒。安慕琴就坐在她的旁边,也是瞪着一双牛眼看着安慕锦,恨不得她去将安慕锦拉下来,自己坐在那个位置上。

安慕玉的表现平平,不过也是忍不住的多看了安慕锦一眼,不明白老夫人怎么会突然对安慕锦这么好了。不过树大招风,她相信过不了两天安慕锦的这些荣耀就都会消失的。

珍姐儿还小,而且昨晚受了五姨娘的批评,到现在精神都不太好。不过她在老夫人开口让安慕锦坐到她的身边时,她还是抬起头看了看安慕锦,眼里都是羡慕。

“祖母,您刚刚不是说有话要对我们说吗?现在锦儿妹妹也来了,您是不是可以说了呀?”安慕雪转移话题,掩饰眼底的嫉妒,心里的不爽。

听到安慕雪这样说,老夫人才呵呵笑道:“对啊,看我这记性,才多久就忘记了。这件事是要对锦儿说的,锦儿啊。”

“啊!”安慕锦有些不在状态,听到老夫人叫她愣了一大跳。

“以后你也和雪儿一样叫我祖母,不要再叫我老夫人了。”老夫人将心中的打算说出来,眼睛看向了安慕雪等人。

安慕雪只一片刻的愣神,在接触到老夫人的目光时,连忙对安慕锦恭喜道:“恭喜妹妹啊,以后我们就是亲姐妹了。”

安慕琴不情愿的跟着安慕雪道:“恭喜锦儿姐姐。”

“恭喜姐姐!”安慕玉和珍姐儿异口同声道,两人脸上都是挂着笑容,是在对安慕锦真心的祝福。

安慕锦知道珍姐儿是真心的,至于安慕玉恐怕是装的吧。

“老夫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锦儿还小,不懂。”安慕锦低头害羞的说道。

老夫人笑了起来,“怎么还叫我老夫人呢,叫我祖母。”

安慕锦抬头看着老夫人,认真的摇了摇头道:“老夫人,侯府的规矩就是庶女要像其他人一样称呼老夫人。只有嫡子、嫡女才能叫您祖母。锦儿只是一个庶女,只能叫您老夫人。”

“锦儿,这就是你的不懂事了啊。我说让你叫我什么,你就叫我什么。”老夫人有些生气了,沉声说道。

“为什么呢?”安慕锦问,老夫人脸色的喜悦彻底没有了,取而代之是一种愤怒。

她这样好心抬高安慕锦的身份,她不领情就算了,还追问她为什么?

看到老夫人快要生气了,安慕雪连忙道:“妹妹,祖母让你叫她祖母,那是疼你,爱你。祖母对你的宠爱是没有原因的,完全的发自内心。”

“对,雪儿说的对。”老夫人感激的看着安慕雪,起身道:“好了,你们姐妹自己玩去吧,我要屋歇一会儿。”

老夫人走了之后,安慕雪第一个来到安慕锦的面前,脱下手腕上的胭脂玉环。那玉环是由一粒粒的珍珠似的圆珠子拼在一起的,看上去就像是一粒粒珍珠在上面一样,十分的好看,也很宝贵。

“锦儿妹妹,这对手镯叫玉珠环,是姐姐的一点心意,请你一定要收下。”安慕雪真诚的对安慕锦说道。

安慕锦看着那对玉珠环,笑了笑,抬头对安慕雪道:“谢谢雪儿姐姐的好意,可是锦儿不敢要。”

见安慕锦这样说,安慕雪的脸色一下变得不自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