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51章 中暑

第51章中暑

之前安慕锦就是因为安慕雪送的翡翠蝴蝶而被冤枉,她可是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呢,以后不管安慕雪给她什么,她都不会要的。除非那个东西本来就是她的,比如说翡翠蝴蝶。

安慕雪楞神着将玉珠环收回来,这个可是她认为最好的东西了,而安慕锦不要,她是什么意思?

而其他妹妹看到安慕雪都主动讨好安慕锦了,她们也都纷纷送上礼物,说了一些恭维的话。

安慕锦谁的都没有接,在她看来,老夫人给她的这一切并不算是什么好事。

回去的路上,安慕锦看到一个丫鬟拉着珍姐儿走的飞快,珍姐儿才六岁,小胳膊小腿的,双脚几乎是贴着地面在滑动。

安慕锦快步走上前去,对珍姐儿道:“珍姐儿,你要不要去姐姐那里玩?”

珍姐儿不敢回答,而是看了看身边的丫鬟,最后还是摇摇头,咬着唇一句话都没有。

“二小姐,姨娘还在家里等着珍姐儿去学刺绣呢,我们先走了。”丫鬟是个陌生的丫鬟,说话却是理直气壮的,似乎在说安慕锦不应该拦着她们一样。

安慕锦点点头,觉得五姨娘到底是太小心翼翼了。

想到五姨娘,安慕锦就想到了自己的姨娘,她该去看看姨娘了。

刚到明阁,就听到三姨娘站在一墙之隔的明轩内对着这边吵吵嚷嚷的。

丫鬟看到安慕锦来了,赶紧将安慕锦拉进了房间,“二小姐,三姨娘又在没事找事了,你别在意啊。”

安慕锦轻轻笑了,有人欺负她的姨娘,她怎么能不在意呢。

以前知道姨娘和三姨娘住的最近,而三姨娘时不时的会找二姨娘的麻烦,可那时都没有被自己撞见,今日撞见了,她定要问问清楚三姨娘这次又是为了什么事情而吵闹。

见了二姨娘,她正坐在绣墩下发呆,手下的针迟迟不肯落下,安慕锦走过去,轻声唤了一句姨娘。

二姨娘才回过神来,看到是安慕锦,又笑道:“锦儿,怎么来了?”

“姨娘,外面的人在吵什么?”安慕锦问道。

二姨娘呵呵笑道:“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这么多年我都习惯了,别管她。”

“可是我不习惯,她骂人骂的太难听了。”安慕锦说道。

“好了,姨娘的好锦儿,你来看姨娘,姨娘非常高兴。今天中午就不要回去了,在我这里吃吧。”二姨娘摸了摸安慕锦的头,安慕锦笑了起来,姨娘真是好脾气,别人那样骂她,她都忍了。

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三姨娘已经不想只在明轩那里骂了,而是搬着小板凳来到了明阁的门口,开始骂。

看到三姨娘这个架势,让安慕锦忍不住的想到了安慕琴来。那日安慕琴去找她要医书时也是这般,不停的骂。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

“我就看着你们吃,你们吃了就给我死。”三姨娘的那些脏言秽语,安慕锦自动忽略,只听到这么一句实用的话。

她走过去对三姨娘道:“三姨娘,你也饿了吧,不如一起吃?”

“吃死你这个小娼妇,不知道你做了什么迷惑老夫人的事情,让她对你这般好。你们母女都是作死的娼妇,在侯府里做一些下三滥的事情……老的找男人,小的就在后面学着……”

三姨娘越骂越难听,还将之前那个男人的事情给扯出来了,这让安慕锦很生气。

安慕锦冷着脸,指着沁香苑的方向道:“如果三姨娘有什么不满意的,可以直接去找老夫人。不要自己的女儿得不到老夫人的喜欢,做姨娘的就在这里骂骂咧咧。若是有几分本事的,还用骂吗?别人想给自然会给,别人不想给你要也没有用。”

“二小姐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三姨娘的声音不由得抬高了几分,指着安慕锦的脸继续骂道:“小娼妇,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偷偷出府就是为了会你的小情郎的。可怜老夫人,侯爷,大夫人都还被你蒙在鼓里呢。你就是个不要脸的小娼妇,和你姨娘是一个德行。一个在府里偷人,一个去外面偷人,你们一个个……”

安慕锦这时候不是生气了,而是震惊,去年她出府的事情,三姨娘是从何处得来的。

那件事只有安云瑶,孔融雪,小蝶几个人知道啊,而且听她说的那么信誓旦旦的样子,似乎还知道她在外面见了男人。

一想到在外面见到男人,安慕锦就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那个病怏怏的少爷。不知道一年过去了,他的身体怎样了?或许说当时他就不治身亡了。

“怎么?是不是被我说中了,你们这一老一小,没有一个好东西……”三姨娘骂人的声音还在,而安慕锦是一个字也听不下去了。

姨娘说的对,和这种人计较,简直就是拿着大便往自己的身上扔,那是自触霉头。

安慕锦扭头看了看明轩的方向,安慕琴应该还在吧。

“锦儿,回来吧。”二姨娘在门口叫了一声,安慕锦笑着跑了回去,不再理会三姨娘。

饭间,母女俩聊天,安慕锦问道:“姨娘,三姨娘这样骂你,多久一次?”

二姨娘想了想:“其实我也不怎么记得,她一骂我,我就看书,或者刺绣,转移注意力。”

“二小姐,你不知道。就我来这两三个月,三姨娘就骂过五次了。”杏儿笑着开口道。

这个杏儿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杏儿了,她是侯爷专门从外面买来照顾二姨娘的新丫鬟,不过名字还是杏儿。

“每次都骂什么?”安慕锦好奇的问道。

杏儿撇撇嘴,想了一下道:“每次都是无理取闹,不是这边的树叶子掉到明轩去了,就是她的东西找不到了……反正只要是她不顺心,她就会来骂。好在我们二姨娘心好,若是和她一样脾气的人,那这侯府都会被她们给吵出一个大窟窿出来。”

“哈哈……”听到杏儿说的这么形象,安慕锦和二姨娘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二姨娘指着杏儿对安慕锦道:“自从这个丫头来了之后,我觉得我这日子就不怎么闷了。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学来的那些词语,说出来总是能逗的人忍不住想笑。”

“二姨娘喜欢就好,不然奴才连这点说话的兴趣都没有了。”杏儿一本正经的样子再次将二姨娘和安慕锦给逗笑了。

二姨娘身边能有杏儿这样开朗会说话的丫鬟陪着,那么她的生活也不会寂寞了,这一点比较让安慕锦欣慰。

饭快要吃完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抢天喊地的哭声,安慕锦和二姨娘都是一愣,随即放下筷子,正要出去看看,杏儿拦着道:“二姨娘,二小姐,你们先吃饭,我去看看。”

杏儿跑出去看了看,发现三姨娘昏倒在了地上,而刚刚那阵哭声是安慕琴发出来的。

一看到三姨娘昏倒在了明阁的门口,杏儿就知道出事了。这个三姨娘也真是的,大中午的太阳这么大,非要在这里吵闹,现在中暑了吧。

回去将事情说了一遍之后,杏儿问道:“二姨娘,要不我们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吧?”

二姨娘摇摇头:“琴儿的性格像她姨娘,她姨娘都昏倒了,她是不会善感罢休的。”

二姨娘的话刚说完,安慕琴就哭着骂了起来,将明居的四姨娘,明楼的五姨娘都给吵了出来。

大家一看三姨娘昏在了明阁前,顿时都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了。

三姨娘都快骂了一上午了,这会儿才昏过去真的是太……太能挺了。

不过三姨娘是昏了,可是她还有女儿啊,安慕琴的嘴可是比她姨娘的还要厉害啊。

“二姨娘,安慕锦你们都给我出来。你们对我姨娘做了什么,为什么她会昏倒在明阁的门口?”安慕琴哭着大声质问。

安慕锦觉得安慕琴真的有做贼的潜质,因为贼喊捉贼嘛。

出来一看,三姨娘脸色红的不正常,嘴唇失血已经泛起了白皮,整个人就是热的中暑了。

这都快六月天了,三姨娘趁着中午开骂,简直就是自讨苦吃。

“凝翠你腿脚快,去书香苑找大夫人,让大夫人找大夫过来。凝烟你去沁香苑,将这事报告给老夫人。”安慕锦对身边的两个丫鬟吩咐道。

凝烟和凝翠正要出去,安慕琴就拦住她们两个,对安慕锦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将我的姨娘给弄成这样,就想找大夫了事吗?”

“那你想怎样?”安慕锦挑眉问她,她昂头看着安慕锦一字一句道:“我要你们付出一样的代价。”

安慕锦真想说不可能,可二姨娘已经开口了:“琴儿,三姨娘这是中暑了,你再不将她扶回去,她会死的。”

“不要你在这里假惺惺的!”安慕琴立刻不客气的回了一句,二姨娘看了看地上的三姨娘直叹气。

“琴儿,你还是听二姨娘的吧。三姨娘这样,真的会死的。”四姨娘开口道。

安慕琴扭头对四姨娘狠狠一瞪眼,四姨娘闭上嘴巴,不再说话了。

五姨娘就是看了一会儿,自己回去了。看五姨娘走了,四姨娘也一起走了。

“安慕琴,三姨娘是怎么昏倒的你心里一清二楚。之前你们母女俩欺负我们,我们都忍了。现在还想欺负,我告诉你不可能了。你赶紧将她抬走,不然我就要用扫把扫了。”安慕锦说罢就去找扫把,拿着扫把就要往三姨娘身上扫。

安慕琴跳起来,朝着安慕锦一头撞过来:“安慕锦,我和你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