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52章 差别

第52章差别

在安慕琴撞过来的时候,安慕锦拿着大扫把已经来不及往旁边躲了,她只觉得肚子上重重的被撞了一下,接着她就踉踉跄跄的后退,噗通一下倒在了地上,头重重的磕在了身后的石头上。

脑袋什么感觉都没有,只看到蓝天白云飘飘忽忽的,似乎离自己很近,又似乎离自己很远。

“啊,二小姐流血了。”杏儿叫了一声,二姨娘等人快速上前将安慕锦从地上扶了起来。

看到安慕锦的头被撞的流血了,而且双目发呆,似乎是撞傻了,安慕琴回过神来,赶紧跑回去将三姨娘扶起来,两人跑回明轩,迅速关上了大门。好像大门一关上,安慕锦流血的事情就和她们无关了一样。

这时候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安慕锦的身上,并没有注意到三姨娘和安慕琴已经不在了。

“锦儿,锦儿,你不要吓姨娘啊。你怎么了,你说说话让姨娘放心……”二姨娘伤心的哭喊道。

安慕锦听到二姨娘在耳边说话,但是却什么都听不到了,只觉得耳边好像有个人在那里嗡嗡的叫着。

“二姨娘,小姐撞的是脑袋,我们先别晃她,让她好好的,好好的……”凝烟劝道。

二姨娘不敢再哭的用力,手也慢慢松开了,不过眼里的泪水还是不停的往下流。

过了许久,安慕锦感觉头上一疼,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才想起刚刚发生了什么。

“锦儿,我是姨娘……”二姨娘趴在安慕锦的面前说道。

“姨娘,安慕琴呢?”安慕锦一回过神来就要找安慕琴算账,可这时候她们回头去看,哪里别说没有安慕琴的影子了,就是三姨娘的影子也没有。

此时的明轩内,三姨娘一边喝着凉水解暑一边让丫鬟扇的再用力一些,对安慕琴道:“安慕锦那个小贱人,凭什么有这么好的运气,让老夫人对她这样好?”

“姨娘快别说了,我刚刚将她撞倒了,她的头碰到了石头,流了很多血,不知道会不会死掉?”安慕琴有些紧张的说道,毕竟她也不过是个十一岁的孩子而已。

三姨娘却不以为意道:“怕什么?她死了更好,死了之后就没有人再挡在你的前面了。”

“可……”安慕琴怎么不怕,若是安慕锦死了,那人就是她杀的了。

她看着自己的手,这双手曾经杀过人,她好像看到了有血从手里流出来,吓的她连忙将手给拿开了。

“瞧你这点胆子,等人要是问起,我们就说我们不知道。再说了那时候没有其他人在,谁能说小贱人是被你撞的。”三姨娘看着安慕琴吓成了那个样子,就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安慕琴听三姨娘说的有道理,端起茶杯,喝了点凉茶,这心才慢慢的放下来。

一墙之隔的明阁内,二姨娘正在安慕锦小心的清理着伤口。伤口不大,却很深,是一个尖锐的石头扎进去伤到的。

伤口包扎好之后,安慕锦想用手摸摸伤口在哪里,被二姨娘阻止了:“锦儿,你觉得现在怎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安慕锦想了一下,除了刚摔下头碰到石头那一下的迷症之外,其他都没有了。她现在就是头疼,一切正常。

从明阁回来,惠妈妈看到安慕锦的头伤到了,慌忙过来看了看。

“惠妈妈,你看看小姐的伤没事吧?”凝烟问,惠妈妈白了凝烟一眼:“我又不是大夫,你问我干什么?”

凝烟被惠妈妈说的不知道如何回答了,而且惠妈妈平时都是这样说话的,本以为她会习惯的。可此刻听惠妈妈这样说,凝烟觉得委屈,心里难受。

“没事,我觉得头已经不疼了。等伤口好了,就好了。”安慕锦笑着说道。

惠妈妈又盯着安慕锦的头看了一会儿,不确定的问道:“小姐,你在摔倒的时候有没有觉得想要昏过去的感觉?”

安慕锦摇头:“没有啊。”

惠妈妈哦了一声,又笑道:“也许是我多虑了。我是担心你会昏过去,然后醒不过来了。”

安慕锦啊了一声,没有那么严重吧。

惠妈妈和安慕锦解释她的头伤的地方很奇怪,在往旁边偏一点点,就真的伤到大脑,说不定就摔死了。

听到惠妈妈这样说,安慕锦顿时有一种后怕的感觉,她刚刚是从鬼门关溜了一圈,又回来的吧。

“我有一个孩子,就是这样摔死的。”惠妈妈叹息着说道,转身走了。

看着惠妈妈萧瑟的背影,凝烟很为自己刚刚的反应感到抱歉,她不应该有讨厌惠妈妈的感觉的。

安慕锦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见惠妈妈只是回房了,安慕锦的心才放下来,回到自己的房间。

安慕锦本来也不想将这件事闹大,告诉大夫人或者老夫人之类的,可老夫人他们还是知道了。

老夫人是和侯爷一起来的,安慕锦那时候正歪着**,因为头有点疼,一直都没有睡着,刚要睡着,他们就来了。

“老夫人,父亲……”安慕锦从**起来,正要下床,被老夫人拦住了道:“锦儿,你怎么还叫我老夫人呢?叫我祖母吧,祖母老了,难道你连这点要求都不愿意满足祖母吗?”

安慕锦看了看老夫人,又看了看侯爷,侯爷对她点点头,她才喊道:“祖母,你突然对锦儿这样好,锦儿很惶恐。”

就因为老夫人突然对她比对其他庶女好,安慕琴和三姨娘才特意闹事的,不然她的头也不会遭到这样的撞击,还差点死掉。

“这孩子……”老夫人笑着看了看侯爷,又拿着安慕锦的小手道:“锦儿啊,祖母对你好是因为祖母喜欢你。你那几个妹妹若是都像你这样招人喜欢,我也会让她们叫我祖母的。可是……”

老夫人话锋一转,语气一顿道:“你看看那个琴儿,只比你小了两个月,不懂事就算了,还跟她那个姨娘一样能闹事。再看看玉儿,虽然是个闷葫芦,不爱说话,也不惹事,可是肚子里也没有什么好水。珍姐儿还小,但是身体怯弱,唉……”

说罢老夫人长声一叹,手摸着安慕锦的小脸,笑了:“看看她们,再看看你,祖母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你就像是侯府的嫡女一样,乖巧懂事有礼貌,而且字也写的漂亮。”

面对老夫人这么一顿夸,安慕锦心中的疑惑更加大了。

老夫人之前对她的态度如何,她可都是看在眼里的,这突然的差距让安慕锦好像走在路上捡到馅饼一样,太不真实了。

“祖母,你真的是因为喜欢锦儿才让我和雪儿姐姐一样叫你祖母的吗?”安慕锦笑着问道。

“当然是真的了。”老夫人也笑了,祖孙两个说了几句话,感情迅速升温,这让站在一旁的侯爷也是心里高兴的很。

等大夫确定安慕锦的伤没事后,老夫人和侯爷才一起离去。

“母亲,谢谢你也喜欢锦儿。”出去后,侯爷对老夫人说道。

老夫人幽幽一叹,目光看向远方:“越看她,真是越像。之前,我就怎么没有发现呢。”

“母亲,我想……”侯爷的话还未说出来,老夫人立刻打断他:“别想了。你想的越多,你失去的也就越多。”

“可是……”

“侯爷,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也想想她的好。”老夫人再次打断侯爷,看了看他认真的说道。

侯爷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对老夫人道:“母亲,我知道了。”

老夫人也不管侯爷是真的知道了还是假的知道了,反正她不想让侯府出现这样荒唐的事情。

等老夫人走了,侯爷又看了看锦绣苑的方向,才慢慢的回去。

安慕锦现在还沉浸在老夫人对她的宠爱中呢,要说这小女孩啊就是喜欢被家人宠爱着,安慕锦也是这样的。只是她还是觉得不太真实,太不真实了。

她本来就有点缺爱,这猛然间得到爱,应该高兴。可是一想到这份爱不结实,有一天会瓦加,安慕锦的心就一阵一阵的疼。

正在幻想着未来某天老夫人不喜欢的场景,安慕雪和安慕玉一起来了。

“妹妹,听说你摔了一跤,现在怎样了?”安慕雪笑着走过来,丝毫没有被安慕锦拒绝送礼物而影响到心情。

安慕玉也是小心翼翼的问候了安慕锦,还说了安慕琴已经被老夫人责罚,让安慕锦放宽心。

安慕锦笑着笑着,心里就咯噔一下,这是谁告的密啊。安慕琴本来就对她诸多不满,现在又因为她而被责罚,只怕以后会更加对她不满,处处和她作对的。

“妹妹,你还在生姐姐的气吗?”安慕雪摇着安慕锦的手,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可怜巴巴的看着安慕锦。

“姐姐,你误会了,妹妹从来都没有生过你的气。”安慕锦笑着将自己的手抽回来,刚刚被安慕雪那样一摇,她的头又开始疼了。

安慕雪见安慕锦抽回了手,心中不爽了一下,眼底的愤怒也是一闪而过,不过只一会儿她就又笑了起来,让凝喜将她准备的燕窝粥拿过来。

燕窝粥啊,那可是只有老夫人和大夫人才能享受到的东西,她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庶女,一个比奴才高不了多少的小丫头而已,她能享受到这个?

“姐姐,你送这个给我吃,太贵重了?”安慕锦往外推,她可不敢乱吃安慕雪的东西。

一旁的安慕玉看到安慕雪竟然带燕窝粥给安慕锦吃,心中又是嫉妒又是怨恨,嫉妒安慕锦的好运气,怨恨安慕雪刚刚欺骗了她。

她问安慕雪给安慕锦带来了什么,安慕雪说是鸡汤。

鸡汤和燕窝的差别何止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那也是地位的差别,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