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54章 进宫

第54章进宫

闷了几天了,终于在早上的时候下了一场大雨。

安慕锦坐在门口看着外面的大雨,心中得到从未有过的宁静。

“小姐。”惠妈妈欲言又止,这和她平时的性格很不像啊。

不对,自从看到安慕锦的头上的伤之后,惠妈妈就好像变成了一个人一样。凝翠说有时候会看到惠妈妈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抹眼泪,大家都在猜测那是惠妈妈在思念她的孩子。

“妈妈,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安慕锦笑着对惠妈妈说道。

惠妈妈深呼吸一口气,还未开口,泪已经流了下来。安慕锦连忙拿着帕子递过去,惠妈妈赶紧用袖子擦了擦,又笑道:“让小姐笑话了。”

“要不是因为妈妈你,说不定我现在还躺在**,走一步就会喘一会,说一句话就要忍半天,才能说出下一句话呢。妈妈,你对锦儿有再生之恩,所以妈妈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和我说,我能做到的都会为你做的。”安慕锦诚恳的说道。

惠妈妈擦着眼泪,看着外面的大雨才平缓的说道:“是我想起了那过世的小儿子了。他去了已经十年了,可我现在还有一种感觉,好像他才离开我一样。那天也是下了很大的雨,我从外面回来,他高兴的要来迎接,才五岁的他不小心滑到了,头磕到石头。小孩子嘛,磕磕碰碰的很正常,我也以为没事,可他第二天就死了。”

“我对不起他,要不是我不懂这些,要不是我为了省钱,我早就带他去医馆了。可后悔有什么用,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妈妈,过去的事情不能再改变。我想他在天之灵也不想看到你这样伤心……”安慕锦刚说劝慰的话,惠妈妈笑道:“小姐,妈妈知道的。妈妈就是想和你说说,那天看到你伤到头了,就特别的想他。”

“妈妈,以后我就是你的孩子。”安慕锦抱住惠妈妈,惠妈妈搂着安慕锦道:“小姐,妈妈可不敢当啊。”

“那妈妈以后别再一个人伤心了好吗?有什么事情都要和锦儿说,锦儿为你排忧解难好吗?”安慕锦仰头看着惠妈妈,惠妈妈点点头。

从那以后,惠妈妈对安慕锦更为上心,还教安慕锦怎么识别药材。趁着空闲的时候,还回家拿丈夫不用的药方来给安慕锦。安慕锦在那些药方的基础上,进行改药,试药,竟也有不小的成就。

日子就这样慢慢的过着,一晃也进入了八月。

一进入八月,就让安慕锦想到了八月十五的宫宴,她实在想不通为何皇后会让她进宫。

在八月初十那天,安云瑶带来了一些小玩意过来,都是小孩子用的。安慕锦一看就明白安云瑶的意思,她这是让自己将这些东西送给宫里的那位呢。

“锦儿,你真是有出息,能够让皇后点名要见你。这次进宫,你可要好好表现,说不定皇后高兴了,将你许给哪位皇子了。”安云瑶高兴的说道,好像她就是皇后一样,能够替皇后决定事情。

安慕锦客套的笑着,没有接话。

即使安慕锦不说话,安云瑶也有一大堆的话说。一会说这些玩意都是她特意去有卖苏州货的铺子买的,一会说一定要将这些东西送给孔融雪,一会又说她想孔融雪了,要是她也能进宫就好了。

在这期间,凝翠为她上了两杯茶,她都喝完了,而话却还没有说完。

看了看外面的日头,安云瑶叹息道:“哎呀,麻烦你了啊,锦儿。这次进宫好好表现,别像那个安慕雪一样,做出那样不知羞耻的事情。”

安慕锦点头,见安云瑶起身,也没有留她,将她送出了锦绣苑。

不知道侯府是因为过节,还是因为她要进宫,大夫人身边的徐妈妈早早的将新衣服送过来,还有一些首饰,看上去都是上好的。在某个头钗上看到一个赏字,安慕锦才明白过来这些东西都是恐怕都是宫里赏赐的东西呢。

一想到这些东西都是宫里的,都是名贵的东西,安慕锦对这些东西更是小心翼翼,却没有想往头上戴的想法。

八月十四,侯府提前过了中秋节,大家团聚在一起。

在家宴上,老夫人亲自宣布从明天起二姨娘移到云文苑,享受了独门独院的待遇。

二姨娘起身对老夫人说了谢谢,也接受了其余几位姨娘的恭喜。二姨娘在这方面的表现像是一个大家闺秀,进退得度,礼貌周全,谁都没有得罪。

安慕锦看着二姨娘比她要落落大方的多,别人给什么,很淡然的就接受了。不像她似的,拧巴着不想要。

看着其余几个姨娘都是满面含笑,就是之前经常和二姨娘吵吵嚷嚷的三姨娘也是露出和善的笑意,和之前的态度真是千差万别,安慕锦这心里也是舒服。

以后二姨娘单独住了,和三姨娘的差别就远了,她也不用担心三姨娘会没事找二姨娘的麻烦了。

“妹妹,以后我们姐妹住的就近了。”大夫人拉着二姨娘的手笑的一脸开心。

大夫人装的很好,可是安慕雪就做不到这么淡然了,她低着头,看着面前的东西,沉默的一言不发。

安慕锦也没有理会安慕雪的不开心,只要二姨娘开心,二姨娘能过的好就好。

散场时,安慕雪主动找到安慕锦道:“妹妹,今晚我们一起睡吧。”

安慕锦想拒绝,这时大夫人也过来道:“好啊,就让雪儿和锦儿一起睡吧,明天我会让徐妈妈带着人去锦绣苑给你们姐妹俩好好打扮一番。锦儿,你没有进过宫,进宫之后一定要多听姐姐的,知道吗?”

安慕锦乖巧点头:“是,母亲。”

因为有安慕雪在旁边躺着,安慕锦一夜都没有睡好,一直都在想安慕雪为何突然要和她一起睡,是不是想害她之类的。

这样迷迷糊糊到了三更天,安慕锦才沉沉的睡过去,谁知道还不到五更天,她就被人给叫起来了。

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安慕锦看到安慕雪都已经在穿鞋子了。安慕雪对她微微一笑道:“妹妹,我们要起来开始打扮了。”

“不是说晚上才去的吗?”安慕锦揉眼睛啊,外面的天还没有亮呢,这是要干嘛啊?

“不是啊,要一道早就进宫去请安啊。”安慕雪笑着道。

安慕锦再次揉了揉眼睛,还是觉得装傻比较好,往**一趟,又继续睡着了。

“小姐,小姐,起来了。”凝烟和凝翠合力将安慕锦从**拉起来,为她穿衣服。

安慕锦都要哭了,不就是进宫吃个饭嘛,为何要这么折磨人啊。

“妹妹,这次进宫的不止我们安平侯府的女孩要去,就是其他三品以上官员的女孩儿也要去的。所以,妹妹你快醒醒吧,别让我们落了人后了。”安慕雪在一旁催促着。

安慕锦揉眼睛揉啊揉,眼里的眼泪都被自己给逼出来了。她到三更天才睡,现在不过五更天,才睡了这么一点时间,这不是要她的命吗?

“姐姐,我不想去了,可以吗?”安慕锦商量着问道。

“那怎么行。若是妹妹不去的话,就是违抗皇后的命令,违抗皇后就是违抗皇上。抗君者,死!”安慕雪说完最后一个死字,安慕锦的眼睛也睁开了,人也清醒了不少。

她这是要进宫的,不是要去哪座庙的,说不去就不去了。

她坐在**用力的拍拍自己的脸,这时惠妈妈拿着一盆水来,二话不说的往安慕锦的脸上揉。

安慕锦只觉得脸上一片清亮,顿时人也清醒了不少,接着就是火辣辣的感觉,还有那刺鼻的薄荷味。

“妈妈,别弄了,我是真的清醒了。”在惠妈妈还要来给她洗脸时,安慕锦赶紧叫道。

清醒之后,就是穿衣服,梳妆打扮。

这衣服不是普通的衣服,而是能够穿进宫的衣服,梳妆打扮更是讲究的不得了。

望着镜子里的那个木偶,安慕锦扯扯嘴角,镜子里的人也跟着扯扯嘴角。她这才确定自己就是镜子里的人,只是那个人和自己平时差别很大,像是个妖怪,艳丽的妖怪。

再看安慕雪,虽然打扮的也和平时不一样了,比平时漂亮了一些,但是却没有自己的艳。

安慕锦说自己不适合这个妆扮,可是丫鬟们却按着她说这是最适合她的。

安慕锦撇撇嘴,很怀疑这些丫鬟们的审美。尽管这些丫鬟是府里专门化妆的丫鬟,但是安慕锦还是怀疑。

这一打扮耽误了两个时辰,那时天也大亮了,安慕锦想着终于可以吃口饭了,却被告知在进宫之前是不能任意吃东西的。

安慕锦想天啊,这规矩太多了。

和安慕雪一起走出安平侯府,在上轿的时候,安慕雪对她说道:“妹妹,你要笑,微笑,像我这样。”

安慕锦抚了抚头上一个大大的盘发,还有那盘发上的头饰,苦笑道:“姐姐,我觉得好累,笑不出来。”

“不行,进宫是一件开心的事情,若是你不笑的话,别人还会以为你对皇后不满呢。所以,即使心里不开心也要笑知道吗?”安慕雪像个小大人似的对安慕锦说道。

安慕锦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再看安慕雪的打扮,明显和自己差了很多。她还是平时的发型,妆也不浓,就是衣服华丽了一点而已。

大夫人故意给她这样打扮,目的就是让皇后不喜欢她吧。既然如此,那她就如大夫人的心愿,希望皇后讨厌她,以后再也不喊她进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