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55章 讨厌

第55章讨厌

马车停在了皇宫门口,安慕锦好奇的想去掀开帘子看一看,安慕雪拉住她道:“妹妹别心急,等一会我们就可以进去了。记得姐姐的话,进宫之后一定要处处小心,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恩,我都记住了。”安慕锦重新端坐好,根本就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只能听到不时有马车轱辘转动的声音。

终于到了安平侯府的马车,一个太监挑起帘子,往里看了看,问了句:“可是安平侯府的大小姐和二小姐?”

“正是。”安慕雪说的极其简短,而且坐姿不变的拿出一个银疙瘩,顺手递了过去。

那个太监也没有露出笑容,只是将银疙瘩顺手塞进了袖子里,然后放下帘子,说了句起。

接着马车就开始走了,等走了好一会儿,安慕雪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而安慕锦则是十分好奇的看着安慕雪,问:“为什么要给他银子?”

“这是宫里的规矩,而且不给的话,就会有人小瞧了我们安平侯府。妹妹,你的钱袋里也有银子,记得看到别人打赏的时候,你也不能落后了,知道吗?”安慕雪解释道。

安慕锦扭了扭身体,扶了扶头上的东西,尴尬的笑了。这宫里的规矩就是多啊,而且看安慕雪刚刚给那位太监的银子并不少,若换做是她,她还真有一些舍不得呢。

这就是嫡女和庶女的区别,嫡女见的东西都是好的,自然对那几分银子也不看在眼里。可安慕锦就不同了,她曾经可是为了几分银子奋斗不已,天天对着那白布刺绣呢。

想起过去那段为了挣银子买药的事情,安慕锦觉得又是心酸,又是温暖的。因为日子虽然苦了点,但是大家都齐心协力,看到绣品真能换来钱,那也是一种成就感啊。

安慕锦想了一会儿,马车就到了一个地方,安慕雪告诉她该换乘轿子了。

换轿子也是有规矩的,安慕雪不仅递了银子,还多说了几句好话,和那宫女嬷嬷说笑了起来。

安慕锦只当自己是哑巴,什么都不懂,默默的跟在了安慕雪的后面。却被一个宫女拉住,笑道:“二小姐,你的轿子在后面呢。”

安慕锦这才知道她要和安慕雪分开了,初次到了这么一个陌生,而且还有一些恐慌的地方,安慕锦是不想和安慕雪分开的。而且她还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那就是她和安慕雪一分开,就会有别的事情发生。

“二小姐,请随我来。”小宫女对安慕锦又道,安慕锦看着安慕雪已经上了轿子,问道:“我不能和姐姐坐一起吗?”

“看来所言不假,安平侯府的大小姐和二小姐感情真深呢。二小姐请放心,等到了地方你就可以和大小姐在一起了。”小宫女解释道。

安慕锦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觉得宫里的规矩好奇怪,不让人带丫鬟就算了,连坐轿子也要被人控制。

坐上轿子,安慕锦还想往外看看,是否跟上了安慕雪的轿子。可她又担心这样做有什么失礼之处,就一直端坐着没有动。

又走了好长一段路,安慕锦都坐的全身发麻了,轿子才停下来。

下了轿子,安慕锦看到一个很华丽的宫殿前站了很多妙龄少女,年龄也就在十一二三岁之间。

安慕锦常年在侯府,也没有随大夫人参加过什么宴会,自然的对这些人也不怎么认识。她在人群中找了一圈,却没有看到安慕雪,这让她有一些慌了。

“你就是安平侯府的二小姐?”突然一个打扮脱俗的女孩走了过来,她的身上有着一种特殊的香味,闻着甘甜,让人很舒服。

安慕锦仔细打量着这个女孩,微笑道:“是的。不知你是?”

“哦,我是张晓慧。我好像和你姐姐一样大,你叫我晓慧姐姐就好了。”张晓慧高傲的看着安慕锦。

安慕锦立刻福身道:“晓慧姐姐。”

“你今天的打扮很特别嘛,也很好看,相信太后和皇后看了一定会喜欢的。”张晓慧捏着帕子笑道。

安慕锦呵呵傻笑,她也知道她的打扮挺特别的。来的女孩打扮的都很清淡,唯独她是粉妆艳抹,不奇怪才怪呢。

不过她权当听不出张晓慧的嘲讽,还认为张晓慧这是在夸赞她呢。

张晓慧见安慕锦连好歹话都听不出来,更觉得这个安平侯府的二小姐好欺负了,拉着她的手道:“太后和皇后正在用膳,不如让我带着你去认识几个人吧。”

安慕锦乖巧点头,随着张晓慧往人群中去。

女孩们本来在做着自己的事情,或三三两两不说话,或站立不动,猛然看到张晓慧带着安慕锦过来了。看安慕锦的妆扮真是太惊世骇俗了,不是说太后一向喜欢朴素吗,她怎么还敢穿成这样就进宫了。

“晓慧,这位小姐是谁啊?打扮的好……特别。”一个粉衣女子轻移莲步,走过来好奇的问道。

张晓慧微笑道:“这位就是安平侯府的二小姐,安慕锦。”

“哦,就是那个小哑巴啊!”不知道谁喊了一句,顿时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安慕锦的身上。

安慕锦也不窘迫,抬头笑着看着大家。

“她不是小哑巴,她会说话。”张晓慧听到有人说安慕锦的坏话,似乎有一些着急了,急忙辩解道。

“不是小哑巴,为什么她不开口说话?”有人又问道。

“妹妹,你说一句话来证明自己不是个哑巴。”张晓慧看着安慕锦说道。

安慕锦正要开口,突然两个宫女急忙跑出来道:“众位小姐请跟我们来吧。”

大家一听这话,也不再追究安慕锦到底是不是哑巴了,各自整理仪容,然后风态万千的往里走。就是张晓慧,此刻她也丢下安慕锦不管了。

安慕锦只好跟在众人身后,不过她还是有些担心,这安慕雪到底去了哪里了呢。

眼前除了这些小姐们,就是两个宫女了,想找个问话的人也找不到。

在宫女催着安慕锦走快一些的时候,安慕锦趁机将银子递过去问道:“请问一句,安平侯府的大小姐来了吗?”

那宫女接过银子又交还给了安慕锦,冷笑道:“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安慕锦一愣,捏着银子,一时不明白宫女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宫女见安慕锦呆呆的傻样,冷声道:“你是想大家都等你一个吗?”

安慕锦回过神,发现大家都已经走远了,她连忙提起裙子,快步追了上去。

宫女看着安慕锦小跑的样子,十分的鄙夷,心想这人真的是安平侯府的二小姐吗?简直和大小姐差别太大,真不知道大小姐为什么还能对这个妹妹这么好。

到了大殿,安慕锦随着众人给太后、皇后请安。她跪在最后面,本来是最不突出的,可是因为她的发型,因为她的跪姿不标准,所以太后和皇后还是一眼就能看到她。

“跪在最后面的那个抬起头来,让哀家瞧瞧。”一个老太太的声音在前方响起,安慕锦猜测这个人应该就是老太太吧,只是还不知道老太太这话就是对她说的。

太后等了一会儿也没有见安慕锦抬起头来,不由得有些皱眉,这时旁边的宫女走过去,用大家都可以听到的声音道:“安平侯府的二小姐,太后让你抬起头呢。”

安慕锦咬着唇,心里默哀一句,还是将那张画的很浓的脸抬了起来。

安慕锦这一抬头,太后和皇后都吃了一惊,这妆容实在是太艳丽了。别说太后和皇后吃惊了,就是安慕锦也是吃惊不小,太后和皇后穿的衣服明闪闪的,好晃眼,在晃眼的旁边还恭敬的站着一个安慕雪。

安慕锦揉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那个人就是安慕雪。

她不知道该如何用语言形容她此刻的心情了,只觉得心里闷闷的。真让她没有想通,安慕雪上次在宫里闯了祸,竟然还能得到太后和皇后的青睐。可见安慕雪的本事不小,不知道说了什么话,将两位哄的开开心心的。

“安平侯府的二小姐?”过了许久,太后才幽幽的叹了一声,随即转身对安慕雪道:“雪儿,那个人真的是你的妹妹?”

安慕雪立刻上前,福身恭敬道:“回太后的话,此人正是臣女的妹妹。”

“那为何你们有如此的差别,难道她不知道哀家最不喜别人打扮的过分艳丽吗?”太后这话虽然是对安慕雪说的,可是那份责备却是针对安慕锦的。

安慕雪又福了福身,十分委屈的说道:“臣女也曾劝过她,可是妹妹却十分喜欢这样打扮。作为姐姐,我不忍见她伤心,就让丫鬟们给她打扮的稍微淡了一些。”

“这样还淡?”太后惊呼出声,显然无法相信比这还浓的妆是什么样子的。

“对不起太后,这一切都是臣女的责任,是臣女太纵容妹妹了。让太后看着不舒服,是臣女的错,亲太后责罚臣女吧。”安慕雪及时揽下了这个责任,一副好姐姐的摸样,领罚的跪在了太后的面前。

“雪儿,你真是一个好姐姐。这件事和你无关,哀家自有判处。”太后宠爱的看着安慕雪,伸手将她拉了起来。

安慕锦平静的跪着,抬着脸,丝毫不敢低头。心里却在冷笑,安慕雪你演的真好啊,若是我可以鼓掌的话,我一定会给你鼓掌的。

不过你这也是帮我,这宫我进过一次就不想再进第二次,最好太后和皇后都讨厌我,那我以后就可以不用再来这个地方了。

“哀家不想看到她,让她去别的地方吧。”能让太后说出这样的话,可想而知太后是多么的讨厌安慕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