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61章 不救

第61章不救

“哈,我当这地上打滚的是哪里饿疯了的小乞丐呢,原来是安平侯府的二小姐啊?”高头大马上的七皇子,戏虐的看着安慕锦,笑哈哈的说道。

安慕锦正在打滚的动作猛然一滞,仰头艰难的看着他,眼中带着祈求:七皇子,你没看到我这是在被人欺负吗,你倒是救救我啊。

七皇子似乎没有看出安慕锦的求救讯息,而是对身旁的太监道:“小华子啊,这位是安平侯府的二小姐,你快来行礼。”

小华子尴尬的看了自家主子一眼,又看了看地上已经滚了一声灰的安慕锦,皱了皱眉头,还是过来用蚊子般的声音道:“小华子给二小姐请安。”

“哈哈,我们走吧。”七皇子哈哈一笑,双腿一夹,马儿轻快的跑了起来,朝着皇宫相反的方向去了。

安慕锦趴在地上,看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七皇子就那样走了。

“你认识她?”七皇子从始至终的没有和安云瑶打招呼,这让她很没有面子,同时又觉得那个人的身份一定十分的高贵。

听到安云瑶的问话,安慕锦这才回过神来,“见过一面,他就是皇上最疼爱的七皇子。”

安云瑶哦了一声,随即睁大眼睛,看着安慕锦道:“你说什么,他就是七皇子,被寄养在皇后名下的七皇子。”

“对啊!”安慕锦点头,七皇子的身份全国皆知,他的母妃在生下他时难产而死,他就被寄养在皇后名下。

不过皇后对他很好,视如亲子,比对大皇子还要好。

“没想到你这个小家伙运气这么好,居然能够认识这么尊贵的人。”安云瑶莫名一笑,让安慕锦心中更加的不安了。

“姑母,皇宫不似别的地方,只怕我们还没有见到孔美人就会被人赶出来。而且说不定,皇上还会怪罪侯府,怪罪老夫人,怪罪父亲……”安慕锦趁机劝着说道。

安云瑶看了看宫门一眼,那里把守森严,想要进去的确是不容易。

“罢了,姑母不勉强你进宫陪你雪儿姐姐了。不过姑母有一个要求,你一定要答应姑母。”安云瑶突然用力,安慕锦觉得手腕被安云瑶捏在手里就跟要断了似的。

“姑母,锦儿只是一个孩子,恐怕不能……”

“不,这件事除了你,谁都不能做到。”安云瑶立刻打断安慕锦的话,并轻柔的为她拍着身上的灰尘,“你不是认识七皇子吗,就麻烦你让七皇子想办法见到孔美人,让她在宫里好好的,孔家还需要她。”

这只是一句简单的话,若是之前肯定会直接找到孔美人本人了,但是现在她人在宫里,想要传进去确实很难。

不过安云瑶认定安慕锦和七皇子的关系匪浅,所以才让安慕锦帮忙传话。

安慕锦拧着脑袋,听着安云瑶的算盘噼里啪啦的响着。她真想问安云瑶知不知道私自和七皇子传书信那可是大逆不道的,若是被皇上知道了,再被人冠上勾引皇子的罪名,她安慕锦真是不要活了。

再说了,她只是认识七皇子,和他说上话那得看机遇的。就像刚刚那也是个机遇,可是安云瑶没有把握住。

安慕锦直接拒绝了,这让安云瑶双眼一眯,又要生气。

安慕锦看她那个样子,嘟着嘴巴,问出了心中的疑问:“姑母,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你一定要我进宫陪孔美人?”

安云瑶看着安慕锦沉思了半响,突然嘿嘿笑了起来。

安慕锦听她笑的那么阴森,顿时有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也是当年那个得道高人告诉我的,他说雪儿身边要是有一个不会说话的人帮着,雪儿母仪天下会省下不少的麻烦。”安云瑶笑罢才对安慕锦说道,在安慕锦诧异的目光中她继续道:“本来我之前是没有想过你的,只是你表现的太激灵了,让我觉得你就是雪儿的贵人。可是你后来会说话了,我就放弃了这个念头。不过最后我又想到将你的嗓子划破,再次让你不能说话,那你岂不是……”

听到安云瑶这样说,安慕锦紧张的捂住脖子,好像眼前的安云瑶就正拿着刀子来划她的嗓子一般。

“你别害怕。我不会再逼着你了,只是你必须要给我传话。否则的话……”安云瑶后面的话没有说,但是安慕锦也知道问题的严重性。

“可以是可以,但是必须得我能够进宫。”安慕锦妥协了,反正她觉得她是没有机会再进宫了。

安云瑶见安慕锦同意了,也没有多想一口答应了,并叮嘱安慕锦多和安慕雪走动走动。下次安慕雪进宫的时候,让安慕锦也跟着一起去,而且她自己也会做大夫人的思想工作的。

安慕锦听安云瑶说的那些,只觉得好笑。

她现在是孔家的人了,因为她的女儿成了皇上的妃子,为了帮助她的女儿母仪天下,她竟然将所有能利用的人都利用上了。

幸亏安云瑶不是男人,否则那一定会比现在要可怕的多。

来的时候是坐着马车的,最后也是跑着来的,回去的时候两人都累了,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前挪。

从天灰灰亮一直走到了天大亮,在经过街市的时候,再次遇到七皇子。

这次他还是坐在高头大马上,身旁跟着的是小太监小华子,身后是一顶轿子,轿子旁不紧不慢的跟随的人是荣叔。

看到荣叔,安慕锦就想到那轿子里的人一定是小王爷无疑了。

她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想要将透过那层厚厚的轿帘看到里面的小王爷。

安云瑶这时却推着她追着七皇子,鼓励道:“这次是个机会,你快上去和七皇子说话。”

安慕锦刚要接近七皇子,就被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人给推开了。试了几次,安慕锦都没有能够接近七皇子,最后七皇子走远了,她也没有能追上去。

“刚刚你为什么不喊?”安云瑶气急败坏的质问。

安慕锦撇撇嘴:“在大街上,那么多人看着,我开不了口。”

其实安慕锦也有点故意的,她现在这么狼狈,被七皇子看到了肯定会被他嘲笑的。若是被小王爷看到,即使小王爷不嘲笑她,她也会无地自容吧。

唉,一想到小王爷,安慕锦就想到他病的快要死的情景了。

回到安平侯府,安慕锦才知道大家都快找她找疯了,看着流泪冲过来的二姨娘,安慕锦愧疚不已。

二姨娘抱着安慕锦,眼睛却是盯着安云瑶看。安云瑶见二姨娘看着她,一点也不愧疚,反而更凶狠的瞪着二姨娘道:“怎么了?你的女儿就是我带出去的,我的女儿不好过,你的女儿也别想好过。因为你的女儿和我的女儿,她们的命运早就牵连在了一起。”

二姨娘什么都还没有说呢,就被安云瑶这样一阵抢白。她本来就不善于吵架,此时更是着急的厉害,憋了半天回了一句:“你胡说!”

“我胡说不胡说,你问问你的女儿。”安云瑶丢下一句,不顾其余人难看的脸色,潇洒的走了。

侯爷无奈的看着安云瑶离去的背影,哀伤的直叹气。

今天就是除夕了,本来是多么喜庆的一天,因为安云瑶一切都乱了。

若不是老夫人拦着,他又想到她是自己的妹妹,他真想现在就将安云瑶给赶出安平侯府去。

反正当年她执意要嫁给进京赶考的苏州秀才时,她就说过了她以后要和安平侯府脱离关系。他,早就应该当做没有这个妹妹!

生气归生气,不过侯爷也知道若是他现在就将安云瑶给赶走,老夫人肯定也会生气的。

见安慕锦没事,安抚了她几句,侯爷就去忙了。

安慕锦和二姨娘回去,二姨娘问安慕锦安云瑶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安慕锦只想翻白眼啊。安云瑶真的是太相信那个得道高人的话了,若是孔融雪不能母仪天下,安云瑶是不是才能知道那个得道高人其实是个骗子啊。

这些事情安慕锦没有告诉二姨娘,只是让她别相信安云瑶的话,还说安云瑶就是受不了孔美人的孩子没有了才会这样的。等她好了,一切就都好了。

除夕夜,大家团团圆圆的坐在一起吃年夜饭,本来气氛十分的融洽。在发红包的时候,安云瑶突然伸手对老夫人道:“我家雪儿的呢?难道母亲就只知道疼爱孙子孙女,连外孙女外孙子都不疼了吗?”

一句话说的老夫人半口气差点没有喘上来,整间屋子的气氛一下凝聚一起,大家都望着安云瑶,屋子静悄悄的都能听到针掉在地上的声音。

“有,都有!”老夫人缓了一会儿才说道,对鸳鸯使了一个眼色,鸳鸯连忙去准备红包。

听到老夫人说有,安云瑶这才笑起来,不过又开口找侯爷和大夫人要了红包。就连几个姨娘,安云瑶都没有放过。

今天是侯府一家的团圆日子,按理说安云瑶这种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就不应该坐在这里。

让她坐在这里就对她很是仁慈了,没想到她还得寸进尺,破坏团圆的气氛。这让本来就对她有意见的安家人,更是看她不起,讨厌她的很,而安云瑶本人却一点都不知道。

安慕锦想安云瑶不是不知道,她这是在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