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62章 好多

第62章 好多

守岁结束,安慕锦打着哈欠,困倦的往锦绣苑走。

这一天可真的快将她给累垮了,她要早点回去睡觉。

如菊在门口等着安慕锦回来,远远的看到有灯笼来了,她急急忙忙喊道:“小姐回来了,小姐回来了。”

这时林妈妈和惠妈妈从屋里出来,林妈妈手里拿着一个卷起来的纸筒,惠妈妈抱着一只浑身雪白的鸽子,也是急急忙忙的往外走。

当看到只有远处的一些灯笼时,林妈妈好笑的骂道:“如菊,你真是越来越会谎报军情了。”

如菊反驳道:“林妈妈,我这不是谎报啊,那就是小姐。”

林妈妈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远处。

今天晚上突然飞进来一只白鸽,惠妈妈当即认出这是人养的信鸽,又看到白鸽脚下有绑着的纸筒。惠妈妈好奇的让林妈妈打开看看,林妈妈看了之后,心跳都漏了半拍,这个信可是从宫里传出来的呢。

所以她看了内容之后,谁都没有告诉,只是说上面的字太小了,她根本就看不清楚。

这一晚上,她都在等安慕锦回来。现在安慕锦回来了,她这心也算是放下了一小半。

安慕锦回来一看,林妈妈她们都等在门口,纳闷道:“不是说不用等了吗,怎么都站在门口?”

“小姐,你看看这是什么?”惠妈妈将怀里的白鸽抱出来,安慕锦吓了一跳,待看清是一只白鸽后,高兴道:“惠妈妈,这是你抓的吗?”

“不用抓,它自己飞进来的,好像是来找小姐你的。”惠妈妈笑呵呵的说道。

安慕锦疑惑极了,鸽子怎么会来找她呢。

就在她准备开口问的时候,林妈妈将那卷纸筒递给了安慕锦。安慕锦打开一开,见上面写的是:安平侯府的二小姐,别来无恙?七皇子。

看到留名是七皇子,安慕锦的心跳快了一些,看着大家叮嘱道:“这件事谁都不能说出去。若是不小心说了出去,我的名声,大家的性命就都不保了。”

惠妈妈正期待安慕锦告诉她那上面到底写的是什么呢,听到安慕锦这样一说,心凉了一点。

又想到之前送信的是只小黑鸟,现在又变成了大白鸟,这到底是谁给安慕锦传信息啊。先前时候安慕锦也是小心翼翼,可没有现在这样紧张。

惠妈妈还想问,林妈妈打岔道:“惠妈妈,你快去给小姐准备热水。小姐累了一天了,该休息了。”

惠妈妈有点不情愿的哦了一声,快速走回了屋子。

安慕锦捏着那张纸,沉默了许久,这是一个通过七皇子给孔美人传话的机会。

把握住,她就可以暂时打消安云瑶想让她进宫陪孔美人的念头,但是这件事一旦被人知道,她和七皇子的关系就会被暴露。她的名声是小事,关键是七皇子,他遭受的肯定要比自己多的多。

不把握,那她就还有可能被安云瑶各种算计,让她进宫陪孔美人,同时也不会整天担心她和七皇子通信的事情败露。

思考了一夜,安慕锦还是没有能够理出一个头绪来。

等她醒来,惠妈妈又抱着一只白鸽子,笑容满面的看着安慕锦道:“小姐,这是早上刚飞过来的。”

安慕锦取下鸽子脚下的纸卷,打开一看,依然是七皇子的字迹。

只是这上面是质问安慕锦是不是将她的小白一号给烤着吃了,安慕锦看到这里扑哧一声笑了,突然什么都不考虑了,只想着和七皇子回信。

见安慕锦笑了,惠妈妈好奇的问道:“小姐,这给你写信的人是谁啊?”

“一个十分无趣的人。妈妈不用打听了,这件事知道了对你不好。”安慕锦知道惠妈妈好奇什么。

惠妈妈听安慕锦这样说,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衣服,指着怀里的白鸽道:“小姐,这一只还是关起来吗?”

安慕锦点头,继续关着吧。

安慕锦以为七皇子丢了两只白鸽,他就会放弃了,可让安慕锦没有想到的时候,不到中午,又飞来两只白鸽。

信上的内容大同小异,都是再问他的小白一号,二号,三号跑哪里去了。

安慕锦依旧是没有回信,而是让惠妈妈将鸽子给关起来了。

在接到第六只白鸽的时候,惠妈妈笑道:“小姐,你是不是想等到这些鸽子养的肥一点,好煮了吃啊。”

安慕锦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只是呵呵笑着。

七皇子一连丢了六只雪白的鸽子,安慕锦倒要看看这个七皇子究竟有多少鸽子,竟然在知道第一只没有回去的时候还放第二只,第三只……第六只鸽子来。

安慕锦坐在屋里正小小的开心着呢,突然听到外面有人说大夫人身边的徐妈妈来了。

安慕锦不知道徐妈妈来的目的是什么,赶紧出来迎接,徐妈妈走进门看到安慕锦出来了,激动的跑过来:“二小姐,大皇子和七皇子来拜年了。”

听到这个消息,安慕锦脑袋嗡的叫了一声,直觉一定是七皇子来讨厌他的鸽子了。

不过有一点很疑惑啊,今天是正月初一,大皇子和七皇子怎么会这个时候来,这不符合规矩啊。

不管他们是为了什么来的,反正人已经来了,而且还说要见一见安平侯府的小姐们,所以徐妈妈就来找安慕锦了。

听徐妈妈这样说,安慕锦更加奇怪了,哪有皇子到臣子家里要看臣子的小姐的,这也太,太奇怪了吧。

安慕锦想不通原因,徐妈妈就在旁边催着了,絮絮叨叨道:“二小姐,你过了年才十二岁,见一见外男,无妨的。”

安慕锦想着这句无妨是指哪方面啊,没有摸到头绪,路上遇到了一同前往的安慕琴,安慕玉,还有珍姐儿。

看到大家都去了,安慕锦的心这才放下来,只要他们不说只看自己,她就放心了。

安慕琴的心情极好,看到安慕锦也不冷眼相对了,还对安慕锦微笑,主动招呼道:“锦儿姐姐,你今天很漂亮呢。”

听到安慕琴莫名其妙对自己夸了这么一句,安慕锦这才注意到安慕琴化了妆,点了胭脂,抹了唇红,整个人看上去比平时是好看许多。

安慕玉在一旁咯咯的笑着,也引起了安慕锦的注意。安慕锦发现就连安慕玉也是化了妆了,看上去更加好看了。

看着这两人都是精心打扮的,好像这是去参加选美一样,安慕锦心中不由得为这两人感到悲哀,简直就是丢侯府的脸啊。

到了前厅,七皇子看到安慕锦来了,激动的从椅子上坐起来,正要说话,大皇子沉声道:“七弟。”

一声七弟就将七皇子的脚步给说的停住了,他只是笑着看着安慕锦,并没有走过来,也没有说话。

安慕锦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就当作是从不认识七皇子。

“锦儿给父亲,母亲请安。”安慕锦给侯爷和大夫人请安。

身后的安慕琴和安慕玉的目光都放在了大皇子和七皇子的身上,两人在侯爷的咳嗽声中回过神来,才想起来这样看着别人太失礼,而且她们也忘记了请安。

连忙给侯爷和大夫人请安,在听到侯爷说坐吧的时候,两人又抬起头来,总是忍不住的偷偷瞄着对面的大皇子。

大皇子今年不过十五岁,正是说亲的年龄。不过他是皇子,不用说亲,只需要皇上准许他成亲,就会有各色美女送到他的面前供他挑选。

看着安慕琴和安慕玉不停的瞄着大皇子那个眼神,安慕锦都觉得作为她们的姐姐很丢脸,只好拿着茶杯挡着面,真的是太丢人了。

不过坐了一会儿,安慕锦并没有等到安慕雪来,这才想起来安慕雪已经到了议亲的年龄,这个时候出现恐怕不合适。

大皇子和七皇子也是将安慕锦四人打量一番,最后大皇子咳嗽一声,七皇子立刻笑道:“侯爷,我看五小姐比较合适。”

“那好,那好。”侯爷笑着开口,大夫人对珍姐儿招招手,珍姐儿不明所以的上前。

安慕锦诧异的看着七皇子,他说珍姐儿比较合适,是什么意思?

在她看着七皇子的时候,七皇子正好也看着安慕锦,对安慕锦一咧嘴,笑了。

安慕琴紧紧的抓着锈帕,以为七皇子是对自己笑呢,激动的心里跟有个小鹿在乱撞一样,小声道:“七皇子……”

“不知道二小姐有没有看到侯府有鸽子飞过?”七皇子突然对安慕锦开口,安慕琴一愣,随即仔细看七皇子那笑分明就是冲着安慕锦去的,看向安慕锦的眼神不由得怨恨了几分。

安慕锦感受到两道浓烈的眼神都在盯着自己,一道是询问的,一道是怨恨的。她低着头,不敢抬起来,但是却恨不得将七皇子的舌头拔出来,他怎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问她。

“二小姐,二小姐……”七皇子走近了一些,安慕琴见安慕锦一直不回答,站起来回答道:“七皇子,二姐姐她是个……”

小哑巴三个字正要说出,安慕琴突然想到安慕锦已经会说话了,硬生生的忍住了,后面的话变成了:“二姐姐她比较害羞,不过七皇子你是问鸽子的话,我见过了。”

“是吗?”七皇子戏虐的目光从安慕锦的身上移开,平淡的看着安慕琴,“那三小姐看到的是几只,都是什么颜色的呢?”

“我看到好多鸽子从侯府上空飞过,什么颜色的都有。”安慕琴见七皇子看着自己了,和自己说话了,绘声绘色的和七皇子描述着,好像她真的亲眼看到了一样。

“哈哈!”七皇子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看着安慕锦的目光更是多了一些戏谑。

而此时安慕锦只想找个地洞钻起来,安慕琴丢人,连带着她也跟着丢人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