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63章 鸽子

第63章鸽子

果然,七皇子笑了之后,又发出一阵十分夸张的大笑。

这笑声实在是太大了,将正在说话的大皇子和侯爷,还有大夫人和珍姐儿,以及所有下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安慕琴还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好笑的话,惹的七皇子这么开心。她娇滴滴的对七皇子幽幽的看了一眼,手中的帕子轻轻的往七皇子身上一甩,抿嘴笑道:“七皇子,你在笑什么呐?”

七皇子这才收住笑容,双眼盯着安慕锦看了一会儿,转头对她道:“我觉得侯府的三小姐真可爱!”

说罢,七皇子转身走向若有所思的大皇子身边,叫了一声大哥之后,又对侯爷道:“侯爷,小妹也就五六岁,宫里没有和她一样大的小孩,她一个人比较寂寞,总是朝着要出宫。所以我们才不得已向侯府借一个爱女,进宫陪一陪小妹。”

七皇子说的小妹是皇上和皇后的女儿,也是最小的公主,今年刚好五岁。而珍姐儿今年七岁,两人相差两岁,应该相处的来。

听完七皇子的话,安慕锦才明白过来,他们来侯府不是专门为了鸽子,而是为了找一个可以陪小公主的人。

珍姐儿第一次进宫,很多规矩都不懂,大夫人怕她惹事,千叮咛万嘱咐了很多遍。

在上马车的时候,大夫人还在祝福珍姐儿做事规矩一些。

七皇子拉着珍姐儿的手,一脸笑意,而大皇子则是坐在他们的对面,表情很沉稳。

安慕锦随侯爷和大夫人一起站在马车外,听着大夫人说的那些话,她真想大夫人快点说完啊,她不想站在这里。

终于决定要走了,安慕锦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这口气刚松出去,轿帘突然掀开,七皇子抱着珍姐儿一齐看着安慕锦,珍姐儿小声要求:“姐姐,我,我想你陪我,可,可以吗?”

安慕锦知道珍姐儿是害怕,可是她也害怕啊,那是皇宫,她这辈子最烦进去的地方。若是珍姐儿去其他地方,她肯定毫不犹豫的就答应陪同,可是现在……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安慕琴上前一步,握住了珍姐儿的小手,笑道:“姐姐愿意!”

说着安慕琴不顾其他人怎么看她,顺势抓着马车边缘,上了马车。

看到安慕琴上了马车,侯爷的眼皮子一跳,只在心里叹着气,面上却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笑着道:“琴儿进宫之后,要照顾妹妹,不要惹事知道吗?”

安慕琴幸福满满的点头,偷偷的看了七皇子一眼,见他依旧是笑意盈盈的,而大皇子也没有反对,心里高兴极了。

马车走了,安慕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总觉得安慕琴进宫会惹出什么事情一样。

她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马车已经走了。

安慕锦沉默的回到锦绣苑,这一天的精神都不大好。

到了晚上,刚吃过饭,安慕玉来了。

“锦儿姐姐,我有话要对你说。”安慕玉好像一直都是一个直接的人,只要是她想说的她一定会直接说出来的。

安慕锦挑着火盆里的火,看着那火星一闪即逝,闷声道:“玉儿妹妹,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吧。”

“我觉得琴儿姐姐是抢了你的机会,珍姐儿本来是问你愿不愿意陪她去的,可是……”安慕玉正要继续往下说,安慕锦猛然一咳嗽,打断了她的话。

安慕玉奇怪的看了安慕锦一眼,安慕锦只看着火盆里的火,咳嗽了一会才轻声道:“珍姐儿叫的是姐姐,我们都是她的姐姐,所以谁进宫都是一样的。”

“当然不一样!”安慕玉扭着手里的帕子,声音不由得大了一些。如果一样的话,她也想像安慕琴那样不知羞耻的自告奋勇的爬上马车。

安慕锦抬头看了安慕玉一眼,安慕玉脸色一红,随即又恢复正常,“在七皇子问你有没有看到鸽子的时候,我就知道他问的是白色的鸽子,而琴儿姐姐居然说看到很多五颜六色的鸽子。真是不知羞耻!真不知道她怎么敢对七皇子说出那样的谎话来,难道她不知道这种谎话已经被七皇子识破了吗?”

安慕锦又看了安慕玉一眼,没想到她也看到了白色鸽子,那么说她一定知道鸽子是飞到自己这里来了吧。

“什么白色的鸽子?”安慕锦故意装糊涂。

安慕玉笑了,“锦儿姐姐,你在我面前就不要装糊涂了。那白色的鸽子现在还在锦绣苑吧?姐姐是想利用这些白色鸽子和七皇子暗通情义吗?”

“休要胡说!”安慕锦眉头一抬,面露愠色。

看到安慕锦生气了,安慕玉又忙着讨好道:“好姐姐,玉儿说错话了,你别生气了。若是你生气了,就打玉儿两下解解气吧。”

安慕锦看着安慕玉伸过来的手,忍着心里的难受,笑着将她的手推开:“你可以问一问我锦绣苑的人,可是看到那白色的鸽子飞过来。再说了,七皇子的东西谁敢留着,除非那人不想要脑袋了。”

安慕玉见安慕锦说的如此认真,还拿着生命说话,也有些怀疑了,莫非那些鸽子没有飞到锦绣苑。可她早上跟着鸽子过来的,明明看到鸽子飞进了锦绣苑了啊。

在安慕玉沉思着不说话的时候,安慕锦也是看着她的,心里想着她该不会是不相信自己的话吧。

若是这件事从她的嘴里传了出去,就是安慕锦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啊。想到这里,心中不由得有些着急了,但是脸上却还是一副平静的样子。

安慕玉还是没有说话,安慕锦不由得长长的一叹,用自嘲的口气说道:“妹妹既然不相信我说的话,那就算了。谁让姐姐比较老实呢,被人误会也就误会了吧。只是那鸽子我是真的没有看到,若是妹妹下次再看到,麻烦妹妹帮姐姐问那鸽子一声,它到底飞到哪里去了呢。”

听到安慕锦这样说,安慕玉扑哧一声笑了,拉着安慕锦的手道:“好了姐姐,你千万不要这么说。我刚刚也是在想那些鸽子到底飞到哪里去了呢?”

安慕锦眉头深锁,叹气道:“妹妹,这鸽子的事情以后还是少提的好。毕竟这件事牵扯到皇子,在背后议论皇子可是大罪啊。若是被皇子知道了,那后果会怎样,可不是你我能承受的。”

安慕玉明白的点点头,随即将话题扯到了安慕琴的身上。她嘴上说着安慕琴无耻,心里其实是很羡慕安慕琴的。如果她有安慕琴一半的大胆就好了,那现在进宫和皇子公主们接触的人可就是她了啊。

又说了一会儿的话,凝春提醒太晚了,安慕玉才恋恋不舍的和安慕锦道别。

一走出锦绣苑,安慕玉回头狠狠的朝着大门瞪了一眼,嘴里恶毒的说道:“小贱人居然骗了我!”

凝春听到安慕玉这句话,冷不防的打了一个寒颤,不知道是因为刚出屋子冷到了,还是被安慕玉这句话给吓到了。

安慕玉看了凝春一眼,伸手在她的胳肢窝里狠狠的一拧,骂道:“你是不是还当我是两年前那个懦弱,怕事的四小姐?”

凝春疼的手心出汗,可是她一点也不敢躲,还诚心诚意的对安慕玉道:“小姐误会了,奴才一直都觉得小姐是最勇敢,最聪明的一个。”

“哼!”安慕玉冷哼一声,她本来是想找安慕锦排泄心中的气愤,再顺便抓住安慕锦的一条小辫子,谁知道安慕锦竟然不承认鸽子飞进了锦绣苑。

哼,等着吧,只要鸽子真的飞进了锦绣苑,她一定会找出证据的。到时候卡她安慕锦怎样说。

而与此同时,安慕锦将所有的人都喊了过来,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今晚就将这些鸽子给烧着吃了。

惠妈妈一听说可以吃鸽子了,开心的很,而林妈妈却知道安慕锦为什么要杀鸽子。

现在安慕玉已经知道鸽子飞进了锦绣苑,若是她将这件事说出去,恐怕小姐的名声和七皇子的身份都将受到威胁。

“惠妈妈,你最会吃。吃鸽子的事情就交给你,不过一定要在今晚吃完,而且明天早上不能让我看到一根鸽子毛,和一小块鸽子骨头。”安慕锦对惠妈妈嘱咐道。

惠妈妈一时没有明白过来,林妈妈这时道:“惠妈妈我和你一起。”

吃鸽子,安慕锦没有参与,但是那香味她还是闻到了。即使闻到了香味,她也不想吃,因为她一吃鸽子就会想到七皇子那张大笑的脸来,好像是在嘲讽她一般。

对,他是皇子,他完全有能力嘲笑她这个侯府的二小姐,还是个庶女!

尽管知道鸽子已经被解决了,可是安慕锦这一夜睡的并不踏实。

早上刚醒,林妈妈就过来趴在安慕锦的耳边汇报昨晚的事情。

听林妈妈说处理的一干二净,安慕锦的心这才放下来。有林妈妈在旁边看着,安慕锦很放心。

又是一年正月初二,安慕锦想到去年的时候,她去找二姨娘,听到她小声的哭泣。今年她还想去看一看二姨娘,看看她是不是还在祭拜。

刚要去二姨娘,安慕雪笑意盈盈的从外面走进来,看到安慕锦第一句话就是:“听说妹妹得了五只漂亮的白色鸽子,姐姐想要看一看,不知道妹妹愿不愿意拿出来让姐姐欣赏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