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64章 庶女

第64章庶女

一听到安慕雪这话,安慕锦就知道这件事安慕玉已经告诉她了,心里抽筋的厉害,可脸上也不敢表露分毫,笑的傻兮兮的问道:“姐姐在说什么白鸽子,妹妹不知道啊。”

“妹妹,你就不要和姐姐装傻了。我知道昨儿个你的院子里飞来了几只白色的鸽子,凝喜都看到了。对吧,凝喜?”最后一句话是问凝喜的,凝喜立刻很狗腿的点头道:“是的。二小姐,你就别藏着了,拿出来看看吧,正好也让奴婢沾点光,看看那鸽子到底是如何的好看。”

安慕锦一阵头疼,继续傻笑:“姐姐说的哪里话,妹妹要是真有那鸽子的话,肯定不用姐姐亲自跑一趟了,而是立刻给姐姐送过去了啊。”

“妹妹,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有这么好的宝贝,怎么不跟姐姐分享呢。你放心吧,即使那鸽子再好看,再可爱,姐姐也不会和你争的。”安慕雪拉着安慕锦的手轻轻拍了两下,推着安慕锦往屋里走。

安慕锦心里那个抽痛啊,真不知道该如何说了。不过幸好她昨天动作快,早就将那些鸽子都给处理了,不然的话……

“凝翠去倒茶。”安慕锦一进屋就对凝翠说道,凝翠立刻去倒茶,安慕锦又让凝烟去准备点心。

将屋子里所能叫的人都叫了,安慕锦就是不敢去看安慕雪那急切的想看鸽子的眼神。

没有人可叫了,安慕锦坐在椅子上,怎么坐怎么觉得不舒服。都怪七皇子,他干嘛当着安慕琴和安慕玉的面那样问她呢。

“妹妹,你别紧张,姐姐就是想看一眼。听凝喜说那鸽子通体雪白,简直和雪一样的颜色。正好这雪还没有化,鸽子在天上飞简直就像是一团雪花在天上飞舞一样,很是好看。所以姐姐就特别想看一看那鸽子到底是怎样的白法,飞起来的样子是怎样的好看……妹妹,你就别藏着了嘛,拿出来给姐姐看一看吧。”安慕雪看着安慕锦笑着说道。

安慕锦低着头没有说话,在安慕雪快要等不及的时候抬头认真的说道:“姐姐你真的误会妹妹了,妹妹这里真的没有你说的那种鸽子。别说是白色的鸽子了,就是黑色的鸽子,其他颜色的鸽子也是一只都没有啊。”

“是妹妹小气了!”安慕雪指着安慕锦嗲怪的说道,然后不依不饶的晃着安慕锦道:“反正妹妹不给我看,我就赖在这里不走了,午饭在这里吃,晚饭也在这里吃,就是睡觉我也要睡在这里。”

“姐姐能来寒舍是妹妹的荣幸!”安慕锦微笑着说道,心里都快郁闷死了,安慕雪真的打算一直在这里和她耗下去吗?

安慕雪还真是耐心十足、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午饭在这里吃的,晚饭也是在这里吃的,就是天黑了,她也没有要回去的意思。

安慕锦一和她说话,她就问鸽子什么时候能够拿给她看,最后害的安慕锦都不敢主动和她说话了。

这样的局面维持到安慕雪打了第一个哈欠,安慕锦觉得她是困了,立刻笑道:“姐姐困了就睡吧,我也困了。”

“不,妹妹,我还是坚持要看鸽子。”安慕雪很是坚持的说道。

等安慕雪一说完,安慕锦的耳里猛然一下炸开了,好像有无数人在她的耳里念着:鸽子,鸽子,鸽子……

“我要疯了!”安慕锦真想大吼一声,她都快被安慕雪给逼疯了。

“那再坐一会儿吧。”见安慕雪一直看着自己,安慕锦只好笑着这样说。

“恩!”安慕雪恩了一声,又开始念叨:“妹妹,你为什么不肯将鸽子拿给我看呢?”

“因为我这里根本就没有鸽子啊。”安慕锦摊手,真的没有,在昨晚都已经吃光光了。

“我不信!”安慕雪摇头,话题再次回到原点。

安慕锦专心的挑着火盆里烧的通红的木炭,又添了两根新的,这时帘子从外面撩开,如菊笑着道:“小姐你看谁来了。”

来人正是珍姐儿,她被大大的披风裹着,头顶的帽子上全是雪花。

“外面下雪了?”安慕锦惊呼一声,赶紧将珍姐儿拉到火盆前,让她烤烤。

“珍姐儿的这件披风不像是府里的啊,这皮毛像是貂身上的?”安慕雪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凝翠手里的披风。

凝翠一听安慕雪这样说,也多看了两眼披风,又听到珍姐儿笑道:“这是淑言公主送给我的,当做新年礼物。”

这披风是公主赏的啊,那岂不是很珍贵,凝翠觉得这手里的都不是披风了,而是一坨坨很重的金子银子,她都快拿不动了。

“凝冬快进来,将七皇子哥哥送给我的礼物拿过来。”珍姐儿脱了披风和外套,整个人显得轻便多了,走到火盆前烤着小手。

凝冬和凝波进来,一人手里提着一个鸟笼,笼子里各有一只通体雪白的鸽子。

看到珍姐儿手里的鸽子,安慕锦顿时有一种得到解脱的感觉,指着鸽子兴奋的对安慕雪道:“姐姐你不是一直说想看白色的鸽子吗,看这里就有。”

安慕雪也是奇怪的看着安慕锦和珍姐儿,难道说这是她们两个商量好的。安慕锦一直不肯将鸽子拿出来,原来是想让珍姐儿带给她啊。

“姐姐,妹妹真是佩服你啊。莫非你有什么神奇的预知能力,所以才会知道会看到白色的鸽子。你看,现在珍姐儿不是给你带过来了吗?”

安慕锦实在是太高兴了,话不由得也多了起来。

安慕雪也是柔柔一笑,并没有多么关注那些白色的鸽子,而是将目光放在了珍姐儿的身上,笑道:“珍姐儿,七皇子是皇子,身份尊贵,你怎么能叫他哥哥呢?”

安慕雪话里有责备的意思,珍姐儿一愣,本来还笑着的小脸立刻紧绷起来,害怕的解释:“那是因为,因为七皇子哥……七皇子让我这样叫的。”

七皇子说了如果她不叫他哥哥的话,他就派人将她锁在冷宫里。虽然她年纪小,不知道冷宫是什么地方,但是光从名字就可以听出那里一定很冷了。

不,她最怕冷了,所以她很没有骨气的立刻就叫了他七皇子哥哥。

“他是皇子,他可以要求你做,但是你要记住你的身份。”安慕雪像大姐姐一样的教育珍姐儿。

虽然安慕雪说的有那么几分道理,可是安慕锦还是觉得安慕雪说的有些严厉了。珍姐儿才不过七岁而已,七皇子让她做什么,她还不是只有遵命的份儿,哪里顾虑到那么多呢。

珍姐儿低着头,都快哭了,哽咽道:“雪儿姐姐,我知道了。”

安慕雪还不罢休,继续道:“记住自己的身份,他不是你能接近的。若是你总是想着接近他,不仅不会给侯府带来荣耀,还会让侯府受辱,知道吗?”

安慕雪说这话,安慕锦更是不喜欢听了。安慕雪说那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珍姐儿记住自己的身份,难道作为一个庶女,就不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了吗?

如果是她自己的话,七皇子让她叫他哥哥,她肯定会很高兴的,也不会想到什么身份不身份的了。

珍姐儿这次是真的委屈的哭了,即使是哭她也不敢大声的哭,只敢小声的抽噎着。安慕锦心疼的抱着珍姐儿,静静的看着火盆里的木炭,本来珍姐儿得到了皇子公主的赏赐是件高兴的事情,可没想到却被安慕雪教训了一番,搞的大家心情都不好了起来。

“还有啊,不能别人给你东西你就要。这件披风太珍贵了,你收公主的礼物,你有没有送她?”安慕雪严肃的问道。

珍姐儿委屈到不行,还是回答了安慕雪的话:“没有。”

“想必你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送给他们的,即使是送了,皇子公主的身份尊贵,他们也未必能够看的上。”安慕雪刻薄的说道,珍姐儿哭的更加厉害了,趴在安慕锦的怀里一抖一抖的。

“姐姐,珍姐儿还小。”安慕锦忍不住说道。

安慕雪看了安慕锦一眼,十分认真的说:“就因为她还小,所以要从小教育。若是等她长大了,管不住了,那还不是将侯府的脸面都给丢尽了啊。”

安慕锦耳里听着这些话,心里想着到底是谁给侯府丢脸了啊,但是嘴上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将珍姐儿搂的更紧了。

安慕雪又说了两句,末了说道:“这些东西一定要好好收着,不要弄坏了。明天要拿给父亲,母亲过目,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还要进宫谢礼的,知道吗?”

珍姐儿哭的眼睛红了,鼻子也红了,嘴巴随着鼻子一抽一抽的应道:“我知道了,雪儿姐姐。”

送安慕雪离开,珍姐儿再也忍不住了,趴在安慕锦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锦儿姐姐,为什么我是庶女?为什么?”

那一夜,安慕锦搂着珍姐儿,安抚了好一会儿,她才慢慢睡着。

即使是睡着了,珍姐儿睡的也不踏实,小小年纪,眉头一直皱着,还会时不时的发出一两声抽噎。

听在安慕锦的心里,她的心都要碎了。珍姐儿才多大,本来该是天真烂漫的时候,却因为庶女的身份而受到这样的痛苦。

为什么她们都是庶女呢?

庶女到底和嫡女有什么差别呢?

这,恐怕要交给规矩了吧!一切都是因为规矩,所以庶女在嫡女的面前永远都是矮上一大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