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65章 是非

第65章是非

珍姐儿睡的不好,安慕锦自然也没有睡好,快要天亮的时候她才睡的踏实一些。

“五姨娘,小姐们正在睡觉。”看到五姨娘沉着脸过来了,凝烟连忙上前一步拦住了五姨娘的去路。

五姨娘抬头看了看凝烟,冷笑道:“这主子的地位上升了,身边奴才的地位也不得了了哈,是不是眼里也没有我这个五姨娘了?”

说罢,五姨娘将凝烟直接一推,掀开厚重的帘子,走进屋去。凝烟等人只得在后面跟着,解释安慕锦她们为何还没有起来的原因。

五姨娘哪里听得进去这些,她走到床边,将躺在里面睡的正香的珍姐儿提着胳膊就拽到了地上。珍姐儿眼睛还没有睁开,五姨娘啪啪两巴掌打在她的脸上,打完之后,又狠狠的在珍姐儿的肚子上踹了一脚。

珍姐儿疼的大哭起来,人也清醒了,看到五姨娘正凶神恶煞的瞪着她呢,小身板吓的一抖,想要寻找什么,身后什么都没有。

“你还敢躲!”五姨娘怒吼一声,再次上前,揪着珍姐儿的头发。

“姨娘!”两个字还没有从珍姐儿的嘴里说全,五姨娘大手一挥,又是啪啪两巴掌狠狠的打在了珍姐儿的脸上。

珍姐儿粉嫩的脸蛋瞬间高高的肿了起来,被打成这样,五姨娘也不心软,左手提着她的耳朵,手伸进她的衣服里,狠狠的拧着。

“啊!”珍姐儿忍不住尖叫一声,接着又挨了五姨娘一巴掌:“让你嚎,让你嚎!给我闭嘴!”

五姨娘太过凶恶了,珍姐儿脸上也疼,耳朵也疼,身上也疼,哪里都疼,可她小小年纪还是忍住了哭声,只发出一种很小的呜咽之声。

安慕锦被迷迷糊糊的吵醒,她还以为自己这是在做梦,正想睡被凝烟给喊起来了。

这不是梦,真的是珍姐儿在哭。

安慕锦一咕噜从**爬起来,看到五姨娘正朝着珍姐儿的身上狠狠的打着,她急的大叫:“五姨娘,你这是干什么?凝烟,你们都是死人吗?怎么不知道拉一把?”

凝烟等人这才敢上去,只走了一步,五姨娘突然转身,狠狠的瞪着这几个人,怒道:“你们想要干什么?我教训我的女儿,关你们什么事?”

“五姨娘,你糊涂了。珍姐儿的母亲只有一个,就是大夫人,也就是说只有大夫人可以教训她,可以叫她为女儿。”安慕锦冷声说道,迅速下了床,朝着五姨娘走过去。

在快要接近五姨娘和珍姐儿的时候,五姨娘突然后退,指着安慕锦道:“珍姐儿年纪小,人又老实,她是没有二小姐那么多玲珑心窍,能够得到老夫人的重视。纵然她再不聪明,她也不能找皇子和公主要东西吧。”

听到这话,安慕锦才明白过来,五姨娘是为了这件事来教训珍姐儿的。真不知道五姨娘是真笨啊,还是假笨,为什么在听到别人说珍姐儿找皇子和公主要东西的时候不来问一问珍姐儿,反而相信了别人的话。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安慕锦的胸口才不那么闷了,开口道:“五姨娘,你这话是从何处听来的?”

“幸好三小姐和她是一起进宫的,不然我们这些人还不知道怎么被她瞒在鼓里呢。下贱的胚子,我让你张口要东西,手也不干净,偷拿东西?”说着五姨娘又生气了,用力的揪着珍姐儿的嫩肉使劲的扭了一圈。

珍姐儿这次疼的没有忍住,哇的一下哭了起来,抽噎道:“我没有,我没有!”

“你还敢犟嘴,看我不打死你!”五姨娘的手高高的扬着,正要打下去,林妈妈从外面过来抱住了五姨娘的胳膊,笑道:“五姨娘是贵客,林妈妈给五姨娘准备了一些糕点,五姨娘请过来吃一些吧。”

面对林妈妈的笑脸,五姨娘愣了一下,随即恨的咬牙,左手使劲的扯了一下珍姐儿的耳朵,将她扯的摔倒在地,五姨娘才觉得心口的那股恶气消散了一些。

“谢谢林妈妈的好意,我不饿!”五姨娘打完了珍姐儿才说道。

林妈妈也不恼,拖住五姨娘道:“这是小姐特意为五姨娘准备的,五姨娘快来尝一下。”

安慕锦看着林妈妈拖住了五姨娘,连忙跑过去将珍姐儿扶起来,看到她的右手指缝里全是血。将她的手拿开,看到她的耳朵下面已经裂开了一条口子,鲜血直流。

看到珍姐儿受的这么多的苦,安慕锦忍不住湿润了眼睛,紧紧的抱着珍姐儿,心痛的不得了。

林妈妈和凝烟将五姨娘拽到了外间,惠妈妈指挥着凝翠帮忙珍姐儿清理耳朵的伤口。

安慕锦看着发呆的珍姐儿,轻轻摇着她的身体,心酸道:“珍姐儿,你说一句话啊?”

她知道珍姐儿一定很疼,刚刚哭的还很厉害,这一下突然安静下来,肯定是有什么问题。

珍姐儿看了看安慕锦一眼,眼泪瞬间充满眼眶,但她并没有发出一声的呜咽之声:“姐姐,我没有。那些东西真的是他们给我的,我说过我不要……”

“姐姐相信你,姐姐永远相信你。”安慕锦紧紧的抱住珍姐儿,这一切都是安慕琴捣的乱,不知道她到底怎么和五姨娘说的,让她生了那么大的气。

“姐姐,人死了会不会就不会感觉到痛了啊?”珍姐儿突然开口,吓了安慕锦一跳。

安慕锦从来没有这么心酸过,搂着珍姐儿更加用力了一些,眼泪直流却笑着说:“傻瓜,你还小,不要说这样的话。”

“可是我想死!”珍姐儿无比平静的说道,这时外面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接着帘子掀开,侯爷愤怒的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的是得意洋洋的安慕琴。

“珍姐儿,你为什么要偷拿宫里的东西?”侯爷一进来,不问青红皂白的质问着珍姐儿。

不过在看到珍姐儿脸上的伤时,他明显一愣,也心疼了一下。不过现在不是心疼的时候,他来是有正事要问珍姐儿的。

安慕锦感觉珍姐儿的小身体狠狠的抖着,她赶紧擦了擦眼泪,松开珍姐儿,站起来面向侯爷。

“父亲,你误会珍姐儿了,她并没有偷拿宫里的东西,那些都是……”安慕锦的话还没有说完,侯爷面无表情的打断道:“淑言公主和七皇子现在就在外面等着呢,珍姐儿你将淑言公主的夜明珠放在哪里了,赶紧拿出来。”

珍姐儿看到侯爷这么的严厉,有点吓傻了,小手不由自主的拉住安慕锦的衣服,她不知道什么夜明珠啊。

“妹妹,那夜明珠虽然好看,但是也不是我们这样的人能够拥有的。所以你还是快点将夜明珠还给淑言公主吧,听说那是她周岁时,皇上送给她的礼物,珍贵的不得了。”安慕琴适时的开口。

珍姐儿虽然小,但还不笨,她知道这件事多多少少有安慕琴在后面说嘴。所以安慕琴一开口,珍姐儿就愤怒的看着她。

安慕琴看到珍姐儿如此看着她,冷哼一声:“妹妹,别说出了事姐姐不帮你。昨天回来的时候,你还向我炫耀淑言公主给了你一颗夜明珠呢。”

“你胡说!”珍姐儿哑着嗓子,手指着安慕琴恨恨的说道。

“我怎么胡说了?”安慕琴一怒,就想要和珍姐儿吵。

“都住嘴!”侯爷也生气了,都这个时候了安慕琴还跟珍姐儿吵什么吵,争什么争。

瞪了安慕琴一眼,她才知道闭嘴。

不过想到安慕琴前日的表现,侯爷也是不舒服的很。安慕琴才多大一点,现在就知道讨好皇子,难道她还指望着能够嫁给他们其中的哪位吗?

“父亲,我相信珍姐儿不会偷拿别人的东西的。”安慕锦见侯爷不说话了,立刻说道。

侯爷也不愿意相信珍姐儿偷拿东西,可是淑言公主说的话还能有假吗?

昨天除了珍姐儿和安慕琴进了她的寝殿,其他人都没有去过了,而她们走了,她的夜明珠也不见了。又加上安慕琴说珍姐儿找公主和皇子要东西,看到什么好的都敢开口,安慕琴劝她,她也不听,所以侯爷就认定了那个夜明珠一定是珍姐儿拿的。

“只要珍姐儿将夜明珠拿出来,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侯爷看着珍姐儿说道。

“我没有拿!”珍姐儿坚持,这时五姨娘从外面进来,指着珍姐儿骂道:“小蹄子,快说你到底将夜明珠放在哪里了?”

惊恐的看了五姨娘一眼,珍姐儿紧紧的抓着安慕锦的衣服,头也不敢抬,低声道:“我真的没有见过夜明珠。”

五姨娘看珍姐儿死活不承认拿了夜明珠的事情,她气的着急上火,若不是看到侯爷在这里,她早就上去狠狠揍珍姐儿一顿了。

“父亲,五姨娘,珍姐儿说没有拿一定就是没有拿。如果淑言公主执意说是珍姐儿拿了的话,那我去和她说。”安慕锦搂着珍姐儿就往外走,没有去看侯爷和五姨娘的脸色。

等安慕锦走到侯爷的身边时,侯爷突然抓住了安慕锦的胳膊,柔声道:“锦儿,这件事和你无关。”

安慕锦抬头看着侯爷,父亲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想让她淌这趟混水,不想让她受到牵连吗?

虽然她很感激侯爷这么为她着想,可是她的心里还是不舒服。

她们都是侯爷的女儿,为什么侯爷会这么的偏心,怎么一点也不相信珍姐儿,反而和别人异样怀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