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66章 珍珠

第66章珍珠

前厅,有大夫人带着安慕雪和安齐凌在陪着小公主和七皇子。

当安慕锦带着珍姐儿来的时候,淑言公主粉嫩的小脸上立刻露出了欣喜的表情。只是在看到珍姐儿脸上的伤时,她吓的离开了安慕雪的怀抱,跑到了七皇子的身边,指着珍姐儿不说话。

七皇子正在和安齐凌说话,被淑言公主一打扰,扭头看着珍姐儿,也是倒吸一口气。

不过七皇子到底是比淑言公主大一些,一下就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了。

他气的暗暗握着拳头,没想到安慕琴这么无耻,竟然将这件事冤枉到了珍姐儿的身上。

珍姐儿在看到七皇子和淑言公主都用同情惊恐的眼神看着她的时候,她幼小的心灵也是受到了刺激,将脸躲在了安慕锦的身后。

七皇子和淑言公主的表现,安慕锦都是看在眼里的,心中更是生气。虽然夜明珠很珍贵,但珍姐儿也很珍贵啊。

“淑言公主,珍儿说她没有拿你的夜明珠。”安慕锦径直走到七皇子面前,没有看他,而是看着淑言公主冷冷的说道。

淑言公主被安慕锦的气势吓到,小手紧紧的抓着七皇子的衣角,这时也意识到珍姐儿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全都是因为夜明珠。

一刹那,她恨了那个夜明珠,再也不想要了!

只是在看到安慕锦瞪着她的时候,她不敢将心里的话说出来,只是躲在七皇子的身后。

“妹妹!”安慕雪冷喝一声走过来,想将淑言公主拉在身边,可是淑言公主躲了一下,这让安慕雪很尴尬。

不过安慕雪很快就恢复了常色,对淑言公主道:“淑言公主,你别生气。锦儿妹妹不是有意这样对你说话的。”

安慕锦双眼猛然一眯,盯着安慕雪看了一会儿,她都要快被安慕雪的话给气吐血了。这里需要安慕雪在这里为她道歉吗?就算她得罪了淑言公主和七皇子,那也是她的事情,和她这个伪善的人无关。

淑言公主抬头看着安慕锦,小声道:“我没有说是珍儿姐姐拿的。”

说和不说有关系吗,都到侯府来亲自过问了,那意思还不明显吗?

安慕锦冷笑一声,正要说话,七皇子站起来,看着安慕锦道:“二小姐,我想你是误会了。那颗夜明珠是南海的贡品,是父皇送给小妹的生日礼物。就在昨天,三小姐和五小姐去了小妹的宫殿,夜明珠就丢了。我们来侯府也只是想问一下三小姐和五小姐,有没有看到那颗夜明珠。”

在七皇子看着安慕锦的时候,安慕锦也是看着七皇子,嘴角的冷笑更甚了起来。若不是想到两人的身份差距,安慕锦真想对他说:“你以为你现在这样解释,我就会相信吗?”

狠狠的别开目光,安慕锦扭头对身后的凝烟和凝翠道:“将皇子和公主送给珍姐儿的东西都拿过来,还给他们。我们侯府虽然穷,但是也没有接受别人不要的东西的习惯。”

“你!”七皇子有些怒了,安慕锦到现在还不明白吗,珍姐儿是被安慕琴设计了。

安慕锦哪里不明白,只是将事情弄清楚,丢的都是侯府的脸。

若是她真的不在乎侯爷了,她肯定会不惜将安慕琴拉下水,再狠狠的补上一刀子。可如今,她不能这样做,侯府还要脸,侯爷还要继续为官……

看着自己送给珍姐儿的东西又被退了回来,淑言公主难过极了,小嘴扁着,好想哭。

安慕雪看到淑言公主很是难过,弯下腰安慰道:“淑言公主,你别难过了。锦儿妹妹她就是这样,说话刻薄,不顾别人的想法。”

淑言公主抹着眼泪,没有说话。

七皇子低头看了淑言公主一眼,微微叹息,淑言公主因为是皇后的女儿,和其他公主并不热诺。可珍姐儿昨天刚一进宫,淑言公主一下就喜欢上了她。

若不是安慕琴在宫里公然勾引四皇子,七皇子也不会不顾淑言公主的反对将两人提前送回来。

现在安慕锦将她送给珍姐儿的东西都还了回来,她一定会很伤心吧。

再看了看珍姐儿,她也不过才七岁,那脸肿的就像不是她的一样,右边脑袋绑着纱布,不知道是伤到了哪里。看着看着,七皇子心中升起一种心疼来。他想但凡是有点同情心的人看到珍姐儿这样,都会心疼吧。

“淑言公主,我妹妹并没有拿你的东西,为什么你非要说她偷了你的夜明珠?”谁都没有想到安慕琴会突然走上前来,用力抖了抖淑言公主送给珍姐儿的貂皮披风,接着一个闪闪发亮有鸡蛋大小的夜明珠从里面滚了出来。

看到夜明珠出来了,全场寂静,而珍姐儿的脸色也在瞬间惨白。

安慕锦回头狠狠的瞪着安慕琴,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安慕琴好像没有注意到大家是怎么看她的一样,故作惊讶的指着那个还在滚动的珠子道:“呀,那是不是夜明珠?”

淑言公主突然大哭起来,指着安慕琴道:“你放屁!那不是夜明珠,那是珍珠。”

淑言公主第一次骂人,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的人骂人。一骂完,她就哭的更加厉害了,搂着旁边的宫女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不知道是不是难为情的。

“对,那是珍珠!”七皇子立刻接口道,快速将夜明珠捡起来塞进了怀里。

安慕锦奇怪的看着七皇子和淑言公主,那个明明就是夜明珠,不过他们这么做好像在帮珍姐儿。

安慕琴的表情狰狞的厉害,最后还是化为一笑:“那珍珠好大好亮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那样的珍珠呢。不知道七皇子愿意不愿意将珍珠拿出来让我们看一看?”

七皇子若有所思的看了安慕琴一眼,厌烦的不想回答。

“放肆!”这时侯爷厉声喝道,瞪着安慕琴,让大夫人将她给拉到一旁去了。

若不是安慕锦说这件事她会处理好,不让侯爷插话,侯爷早就在安慕锦对淑言公主说那番不客气的话时就开口了。

这件事他看的清清楚楚,七皇子和淑言公主是不想连累珍姐儿,而偷拿了夜明珠的人就是安慕琴。安慕琴竟然偷了东西,还诬赖到珍姐儿的身上,快要气死他了。不过现在也不是教训她的时候,不然抖出来侯府的颜面何在。

“七皇子,淑言公主,这都是微臣教女无方,所以才……”侯爷的话还没有说完,七皇子伸手打断道:“侯爷别说了,这件事就当作没有发生过。”

说罢,七皇子拉着淑言公主要离开,侯爷说我送送你们,也被七皇子冷淡的拒绝了。

淑言公主被七皇子拉着,一步三回头,期待的看着珍姐儿。可珍姐儿躲在安慕锦的身后,并没有看到。

七皇子和淑言公主一走,侯爷立刻怒了,指着安慕琴道:“还不给我跪下!”

“父亲,琴儿又没有做错什么!”安慕琴嘴硬的说道,看向安慕锦的目光还带着浓烈的仇恨,都是她坏事。

“啪!”侯爷被安慕琴顶的胸口翻腾的厉害,第一次打了安慕琴一巴掌。

安慕琴捂着脸,震惊的看着侯爷,双眼立刻红了,指着安慕锦道:“父亲为什么不打她?她刚刚那样和公主说话,难道公主哭不是因为她吗?若是公主回去说什么,父亲,你就不担心自己的候位不保吗?”

安慕琴不认错就算了,还拿着候位来威胁侯爷,这让侯爷更加的生气。他气的想找什么东西来狠狠的教训安慕琴一番,看到桌子上有一个东西,拿起来就要往安慕琴的身上打。

安慕琴吓了一跳,赶紧往后躲,嘴里还叫着:“父亲你偏心。为什么都一样是庶女,为什么安慕锦可以叫老夫人为祖母,我们却都不可以?”

听到这话,侯爷气的更加厉害,面部狰狞的非要抓着安慕琴将她打死不可。

大夫人见状,一边拦着侯爷,一边对安慕琴道:“琴儿快少说两句,雪儿快将你琴儿妹妹拉走。”

侯爷追了两圈,都没有能够打到安慕琴,反倒自己又跑又气的累的不行,站在那里不停的喘着粗气。

安慕锦搂着珍姐儿冷眼看着这一切,大夫人这时候知道护着安慕琴了,可她却觉得有大夫人护着,安慕琴只会更加的得寸进尺。

果然安慕琴看到侯爷一停下来,又开始说着侯爷这样不好,那样不好了。

侯爷气的更加厉害,指着她道:“我真恨不得没有你这个女儿!”

安慕琴双手叉腰,毫不害怕的看着侯爷道:“现在晚了,你已经将我生出来了,想不要我没有那么简单。你若是真的将我赶出去,我立刻到京城里宣布你暴打姨娘,殴打庶女……”

听着安慕琴的话,别说是侯爷了,就是安慕锦也很生气。侯爷对庶女是冷淡了一些,可关于打人,侯爷还是没有做过的,所以听到安慕琴这样说,安慕锦十分的为侯爷打抱不平。

“安慕琴,你说话别太过分了。”安慕锦提醒一句,哪有子女敢这样和父亲说话的啊,安慕琴她绝对是个特别典型的例子。

安慕锦不说话还好,她一说话,安慕琴直接开口大骂了起来。

将二姨娘偷人,安慕锦出府偷人的事情添油加醋的又说了一遍,安慕锦心里那个气啊。

“你再说一遍试试!”侯爷追了两步,大夫人一拦,安慕琴跑开了,

看到安慕琴跑了,侯爷气的将大夫人狠狠的推开,又是气愤又是难过,对大夫人发火道:“都是你,你平时都是怎么教导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