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67章 禁闭

第67章禁闭

在五姨娘第十次来接珍姐儿的时候,安慕锦第一次和她发生了口角,态度十分坚定的告诉她以后不用来了。

五姨娘之前还对安慕锦客客气气的,这一次再也忍不住了,自己的女儿凭什么看一眼都不可以啊。

而在安慕锦看来,五姨娘可曾真的拿珍姐儿当亲女儿看过。

五姨娘一直抱怨珍姐儿为什么是庶女,可她也不想一想,珍姐儿是庶女的原因还不是因为她。因为她之前是庶女,所以才成了姨娘,所以她的孩子也是庶女。

别人可以看不起珍姐儿是个庶女,可是作为亲生母亲,她竟然也这般看不起珍姐儿。珍姐儿只要说了一句让她不高兴的话,做了一件让她不开心的事情,她就对珍姐儿又打又骂。

珍姐儿不是出气筒,就算是吧,出气筒也有选择不被打的权利吧。

所以安慕锦态度强硬,也不顾什么姑娘家不姑娘家的了,站在锦绣苑的门口和五姨娘吵开了。

不知道被哪个多事的人,将这件事告诉了大夫人。

大夫人正为侯爷埋怨她没有管教好子女而生气呢,一听到安慕锦和五姨娘吵起来了,顿时跟打了鸡血一样的往锦绣苑跑。

安慕锦这个小贱人甘愿做第一个试验品,那她这个母亲就成全她!

气势冲冲的来到了锦绣苑,看到安慕锦正和五姨娘吵的欢快呢,她冷笑一声,走上前,喝道:“都给我住嘴!”

安慕锦和五姨娘看到是大夫人来了,两人都是很有默契的闭上了嘴巴。

沉默了一会儿,五姨娘就将事情说开了,说安慕锦强行阻止她和珍姐儿见面。

大夫人听完了五姨娘如泣如诉的陈述之后,又转头看着安慕锦,问她:“锦儿,你有什么话要说?”

只要一想到五姨娘暴打珍姐儿的情景,她就生气,当下也不否认道:“五姨娘说的很对,我就是不想让珍儿认她那个姨娘。因为她不配!”

“锦儿!”大夫人对安慕锦喝了一声,安慕锦才闭上了嘴巴。

“母亲,五姨娘对珍姐儿做的事情你也看到了。一个月过去了,珍姐儿的脸还没有好,就是耳朵,也有一个口子,这让珍姐儿长大了还怎么嫁人?”安慕锦说两句又激动起来。

有几次夜里,珍姐儿捂着耳朵说梦话,梦里都是喊着:姨娘,我错了,姨娘我错了,求求你别再打我了。

安慕锦曾经感叹自己的命运悲催,可是和珍姐儿比起来,至少她还有一个爱着自己的姨娘。若是她的姨娘也和五姨娘这样,那她还真不如死了算了。

一想到死,安慕锦浑身紧绷着,不让五姨娘将珍姐儿接走的念头就更加坚定了。若是五姨娘再对珍姐儿怎样,她真的担心珍姐儿也会选择轻生。因为珍姐儿不止一次的问她人死了之后会怎样了。

“大夫人,珍姐儿是我十月怀胎,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看到她犯错,我这个做姨娘的是心里难过,所以才打骂了她两句。不也是想着为珍姐儿好吗?若是她长大了,像三小姐那样管不住了,我这个做姨娘的才难过伤心呢?”五姨娘哭哭啼啼的,还提到了安慕琴。

是了,自从那件事之后,安慕琴就被关起来了。

即使关起来,一到半夜,整个侯府还能听到安慕琴在弦乐苑大哭大骂的声音,谁去劝了都没有用。

久而久之,大家也就都习惯了,也不再去劝她了,就让她骂吧。

大夫人沉吟片刻,对安慕锦道:“锦儿,这件事是你做的不对。珍姐儿是五姨娘的孩子,你只是一个晚辈怎么能阻止五姨娘看望珍姐儿呢。还有,你父亲因为琴儿的事情还在责怪我,你现在也这样和长辈说话。若是我不管管你的话,你父亲又要责怪于我了。”

所以呢,安慕锦挑眉看着大夫人。

大夫人这样说是什么意思,是想要告诉她不仅要将珍姐儿交给五姨娘,还要惩罚她是吗?

“无论母亲怎样惩罚我,我都愿意。只是珍姐儿,我绝对不会让她跟着五姨娘走的。”在大夫人的惩罚下来之前,安慕锦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大夫人为难的看了安慕锦一眼,叹息道:“锦儿,你这又是何苦呢。等二姨娘抬为平妻,你的庶女身份也会变成嫡女,到时候你……”

“谢谢母亲的好意,我不在乎什么嫡女和庶女,我只在乎珍姐儿。”安慕锦突然打断了大夫人的话,这让大夫人更为的为难,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安慕锦这是你逼我的,我本来还想对你从宽处理的,可你偏偏不要。

转头看着五姨娘,大夫人还未开口。五姨娘先说道:“算是我这个姨娘做的失败了,竟然连亲生女儿都不想看我。那就先让珍姐儿住在这里吧,我,我走了。”

没想到刚刚五姨娘还闹死闹活的说一定要将珍姐儿接走,现在突然一反常态很轻松的改变了主意,这让安慕锦愣了一下。

五姨娘不接珍姐儿走了,安慕锦本来该高兴的,可看着五姨娘潇洒走掉的背影,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那就和琴儿一样,关你两个月的禁闭,佛经两百篇。”大夫人开口拉回了安慕锦的视线。

安慕锦回神,小小的请求一下道:“母亲,我想先去和姨娘解释一下,可以吗?”

这时大夫人是仁慈的,点头笑道:“可以。”

即使是去看二姨娘,安慕锦也是将珍姐儿带着的。珍姐儿知道五姨娘走了,心也就踏实了,在去云文苑的时候还和安慕锦笑了一下。

“姨娘,我做了一件错事,大夫人关了我两个月的禁闭。这期间,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安慕锦对二姨娘简单的解释道。

二姨娘自然关心到底是犯了什么错,安慕锦只是说和五姨娘吵架,具体原因并没有说,怕珍姐儿会多想。

二姨娘看了看珍姐儿,也明白了安慕锦不说的原因,也不怪罪安慕锦,只是说:“你别担心姨娘,姨娘现在很好。只是两个月有点长了,你若是烦闷就让丫鬟来说一声,我去看你。”

安慕锦摇头,对二姨娘笑道:“姨娘,不用担心我。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我可以好好沉淀一下自己,多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

听安慕锦这样说,二姨娘也觉得有道理。可一想到两个见不到安慕锦,她这心里还是很难受的,于是留着安慕锦在这里吃了晚饭,又聊了一会儿天才让安慕锦回去。

安慕锦站在门口让二姨娘快点进去,现在天还很冷。二姨娘突然抱住安慕锦,心里难受道:“锦儿,是姨娘太没有用了。”

安慕锦松开二姨娘,给她擦了眼泪,自己的眼泪又掉下来:“姨娘,锦儿从来都不会这么认为。虽然你总是让我不要问你原因,那我就不问,但是你也不要太自责。人各有命,命怎样就怎样,想要反抗命,除非能预知未来。”

或者像她一样,死了一次还能重生,并且重生到过去,这样她才能有机会更好的改变自己的未来。

依依不舍的和二姨娘告别,走了很远,回头还能看到云文苑门口的那盏灯笼。安慕锦想二姨娘一定还站在那里,远远的看着自己吧。

“姐姐,你和二姨娘的关系真好。”珍姐儿突然说了一句,安慕锦低头看到她也在偷偷的擦着眼泪。

安慕锦弯腰将珍姐儿抱在怀里,心疼的说道:“以后姐姐的姨娘也给你做姨娘,好不好?”

“好!”珍姐儿笑着答应。

关禁闭的生活开始了,安慕锦本来就喜静,而珍姐儿更是个安静的孩子,两人或者一天都在书房,或者一天都在屋里刺绣。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着,天气也在慢慢的回暖。

离四月上山挖药的日子近了一些,惠妈妈已经在背着安慕锦默默的准备着了。

偶然间听珍姐儿说惠妈妈的**有一个大包袱,安慕锦这才意识到惠妈妈要上山采药了。

“惠妈妈!”来到惠妈妈的房间,安慕锦甜甜的叫了一声。

正在收拾的惠妈妈一惊,连忙将包袱放在被子下压着,转身对安慕锦笑道:“小姐找我啊,怎么不让凝翠姑娘通报一声呢?”

“惠妈妈,你别和我装了,你知道我是为什么来找你的。”安慕锦笑眯眯的。

安慕锦笑起来很好看,可惠妈妈却觉得安慕锦笑的很贼。

“小姐,不是妈妈不想带你。实在是上山采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危险,比如毒蛇,毒蝎子,还有老虎豹子……”惠妈妈再次和安慕锦说采药多么的危险。

安慕锦都听过很多遍了,在她一说到豹子的时候立刻打断道:“有惠妈妈在我身边保护着,我相信那些豹子也不敢咬我的。”

惠妈妈微囧,沉思一下,故意不高兴道:“小姐,不是妈妈碎嘴。就你这小身板,去了也是找死。”

知道惠妈妈是为了阻止自己进山采药,才这样说的,安慕锦也不恼,继续缠着惠妈妈,要和她一起上山采药。

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安慕锦拍拍手,凝翠耷拉着脸将安慕锦的包袱拿了过来。打开一看,里面采药用的东西齐全的很。

看到安慕锦都准备到这个份儿上了,惠妈妈真想一口答应她,可一想到林妈妈的话,她又焉了。

“小姐,只要你能说服林妈妈让你去,我就敢带着你。”惠妈妈松口,豪气万千的说道。

“好,一言为定!”安慕锦高兴的搂了搂惠妈妈,在凝翠难看的脸色下跑去找林妈妈了。